第1051章 主宠归来!


  高山瀑布,水幕溅开,在阳光de照shè下变得五彩缤纷。

  水潭在瀑布de冲击下隆隆作响,一只灵鹿轻易de跳过了露在水面上de石头,站在水潭de中央,目光好奇de打量着那个让水花不断冲★击自己de赤着上身de男子。

  水花凶猛de打在那个男子de身上,他de脸几乎在水de冲击下变形了。

  这个人正是连续遭到精神重击de太子朝冷川。

  他以为自己已经死在了黎鸿de手中,但是没有想到苏醒之后,自己却躺在一个陌生de地方,身上de伤被人涂上了药剂,万朝兽也已经从垂危中脱离了生命危险。

  只是活着,却让朝冷川感到更加de痛苦。

  魂宠师是不需要用这种瀑布de冲击方式修炼de,他所做de仅仅是想让自己de脑子变得更加de清醒冷静。

  但是无论瀑布多么汹涌,始终都无法将脑子里那些让自己悲伤、愤怒de事冲淡!

  水bīng冷de打在他身上de伤痕上,根本没有任何de痛觉,这种状态,让他几欲抓狂!

  “你在自暴自弃吗?”一个精神之音传入到了瀑布下de朝冷川耳中。

  瀑布朦胧,朝冷川睁开了眼睛,看着岸上站着de那个朦胧de人影。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朝冷川带着几分恼怒de吼道。

  “我只是和黎鸿有些私人恩怨。”那个岸上de人影淡然de说道。

  “你究竟是谁!”朝冷川质问道。

  人影chén默了片刻,缓缓de开口道:“我杀死一个宙尊,救活了一个宙尊,死de人让我敬重,活着de人让我感到不屑。你已经拥有了真正de尊位力量,变得强大,你de灵魂却变成一个蜷缩在角落de可怜虫。”

  这番话语缭绕在朝冷川de耳中,朝冷川de瞳孔扩大,想要看清岸上那个人de模样。但是说完这番话后他已经消失了!

  “杀死一个宙尊……”朝冷川从瀑布下走出,失神de看着那个人影消失de◇方向。

  他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只是内心de震撼让他忘记了思考。

  “魂盟在十日之后,处决所有不降者。有一个人。已经孤身前往了万象城……”

  朝冷川正在惊骇de时候,那个人d■e声音再一次传来,让朝冷川为之一颤!

  “孤身前往,这个人是……”朝冷川呆住了。

  整个城市已经沦为魂盟de地盘,能够孤身前往,需要de已经不仅仅是勇气!!

  ……

  ……

  阴雨连绵,寒冷de狂风充斥在晦暗不明de天地间。鞭策着那座冷bīngbīngde城市。

  雨越下越大,磅礴de雨幕已经遮蔽了视野,朦胧de根本看不清远方。

  黑云低矮,压在了一座刚刚修建de巍峨de刑台上,巨大de刑斧高高悬挂,绳索像是捆绑在云端,冷厉de斧刃直逼刑台,远远望去。就像死神披着灰色de斗篷一手托着刑台,另一手提着刑斧,只要他松一松枯老de手指。刑斧就会斩断他手掌上那些人de头颅。

  雨水拍打,狂风鞭击,浑身都被束缚得无法动弹de人排排de跪在悬斧锐利de刃下。

  他们浑身湿透,满眼疲惫,偶尔抬起头望一眼向着西面de天空,看见de却是一片昏暗。

  “腾少主,这种滋味如何,现在是不是非常恨你那大义凛然de父亲?”毒荒聂云宾趾高气昂de站在众刑犯de面前,讥笑de说道。

  腾浪缓缓de抬了抬眼皮,却没有开口说话。

  “向我求饶de话。我兴许会放你一条生路。”聂云宾笑着说道。

  聂云宾笑着笑着脸就僵了,因为他发现这个家伙居然连正眼都不看自己。

  “真有骨气,看看是你de骨头硬,还是刑斧锋利!”聂云宾一眼踢了他一脚。

  这个时候,一名侍从跑到了聂云宾de身旁,低声在聂云宾耳中说了一句。然后递给了聂云宾一个名单。

  聂云宾笑了起来道:“看来又有一批人不要死了。”

  腾浪爬起身来,看了一眼万象城西城门,果然又有一群归降者……

  “这群孬种!”腾浪低声骂道。

  “咳咳~~~~~”一旁de德老灵师咳嗽了一声,开口道,“算了,各人有各人de选择,他们也是被逼无奈。”

  ……

  雨幕连绵,茫茫de城外道路上原本总是车水马龙、络绎不绝,但如今除了陆陆续续de归降者之外,就只有排排罗列de魂盟士bīng,他们盛气凌人de看着那些低着头de三大宫☆殿de人,带着几分嘲笑之意。

  万象城de这条道路很长,一直穿过了西面de平原和长坡。

  长长de道路上人员稀稀拉拉,这已经是处决de最后几天了,归降de人也只剩下这些最后才做出决定d◎e人,再往后这条道路就是完全de空旷。

  长坡de尽头,也是道路de尽头,雨帘之中,一身白衣de男子缓缓de在这条笔直de道路上前行着。

  磅礴de大雨落在他de身上,每每与他de衣裳即将接触de时候,雨水就会莫名de蒸发,像是周围拥有一层特殊de保护。

  在他de身旁,一只乌色铠甲de战虎漠然de跟随着,雨水顺着它棱角分明de铠甲滑落……

  忽然,白衣男子停住了步伐,转过身去,目光注视着阴暗de长天!

  远方de雨幕之中,一个青影渐渐de落入到了他de视线中。

  青影de速度极快,像是一道流星划破昏暗,朝着自己所在de这个位置飞驰。

  “呜呜呜呜~~~~~~~~~~”

  呜鸣声在雨声中响起,青色de身影速度慢慢de降下,扑打着那小小de翅膀,落在了白衣男子de怀里,像个受伤de孩子一样回归到自己家人de怀抱中,然后呜咽个不停。

  楚暮用手上de温度将这个小家伙身上de雨水全部烘干,嘴角却挂起了一丝欣慰de笑意——等待de终于归来了。

  “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楚暮抚摸着这个小家伙de脑袋,看着他在自己怀里呜呜呜de哭个不停。

  楚暮记得当初分开de时候,小蛰龙就哭得像个孩子,被天苍青蛰龙强行叼走de。

  而现在见到自己,却又哭得像个孩子,这么多年,这个小家伙de好像一点也没有成熟。

  小蛰龙可不怕被取笑,反正它就是一个孩子,尤其是趴在他de胸膛上,那种熟悉de味道和温暖de怀抱,让它即便已经成王也依旧是一个只知道尽情宣泄内心情感de孩子。

  看着在喜悦中伤心de小蛰龙,楚暮知道小蛰龙其实已经成长了。

  无论是它de力量还是它de心智,都已经成长很多很多。没有改变de只是它那颗充满依赖de心,只在自己最亲de人面前才会表现出de最真挚最孩子气de一面。

  小蛰龙在为自己de母亲天苍青蛰龙哭泣,这么长时间以来,它除了在无法拼凑起自己母亲身躯de那天痛哭后,就一直没有流过一滴泪水,直到现在找到了这个可以依赖de人后,那种伤心就止不住。

  当▲然,泪水更多de还是因为它回到了这个人de身边,看见他安然无恙……

  楚暮de心情和小蛰龙一样,不考虑亡梦de涅盘再造,真正意义上来说,小蛰龙是唯一一个自己看着它诞生,看着它破壳而出,然后慢慢☆de将它培养成长。

  它de一切都是依赖着自己,它de一切都是楚暮精心de雕琢,严厉de、温和de、宽容de……

  而现在,它在自己最需要力量de时候归来了,这些天来敌人de强大和事态de严峻,已经让他de心凉无比,唯有现在才被小蛰龙de这孩子气de哭闹烘暖。

  ……

  “吼~~~~”战也抬起头,朝着小蛰龙发出了一声吼叫。

  小蛰龙年纪最小,虽然经常被同伴们说成是长不大de孩子,不过这家伙没有一点觉悟,在楚暮de身上抹完眼泪之后,就跳到了战也de脑袋上,咧着小龙牙在战也头上跳来跳去。

  战也早习惯了这个家伙de捣蛋,镇定de摇了摇头,让这个家伙去找它de全职保姆。

  小蛰龙和战也打完招呼后,又跳到了楚暮de肩膀上,肆无忌惮de去扯小莫邪de尾巴。

  小莫邪刚才看到这家伙哭得稀里哗啦de,本来想安慰几句,结果这家伙这么快就摆脱了伤心,只能无奈de叫呜鸣了几声,表示欢迎归队。

  小蛰龙就是个孩子,高兴总是来得快。

  “现在就差夜了。”楚暮缓缓de开口说道。

  已经爬到楚暮脑袋上de小蛰龙点了点头,小莫邪和战也同样点了点头。

  楚暮不知道那个流浪者已经流浪到何方,这场战斗它是要错过了。

  不过,战也、小蛰龙都已经回归,楚暮de心也渐渐de填满。

  这一刻,他de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安宁,哪怕这条道路de前方就是满城de敌人,哪怕走上这条道路de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

  主宠归来之时,就是她噩梦降临之时!

  或许,那个女人也在重bīng以待,但这一战楚暮找不到半点退缩de理由。

  ……

  偌大de万象城,数以万计de军团,如云一般de魂皇强者!

  三十二痕、十六绝、八荒、四雄、帝姬、盟主,敌人变成了一座城市,变成了整个魂盟。

  而楚暮之所以穿上白衣,仅仅是为了能够让这些人de血溅洒在自己de身上de时候,自己可以清晰de看见!!

  ……

  (下有小单章~~~~~~~)(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