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邪恶屠戮兽


  封印塔,悠久的天链带着岁月的痕迹,贯穿在这天地之间。

  天地广袤,无边无际,却好像zhì始zhì终都被这些天链所桎梏着,带给人一种沉重压抑的感觉。

  封印塔的存在比不朽城还要◇悠久,这一级一级的封印塔上,zhì今都还没有统计清楚最高层究竟封印着怎样的生物,又究竟是死是活。

  穿过了重重的锁链,善恶女王和绫阐已经飞落到了锁链纵横的封印塔下。

  封印塔有无数锁链镶嵌,每一条锁链上都锁着一具灵魂,所以即便封印被破除了,被封印的魂宠要想逃脱也非常的困难。

  然而,可以看到的是,此时封印塔中绝大多数的锁链上都多了一根细细的花藤。

  这花藤如同汲取生命血液的血管,缠绕在每根天链上,然后又延伸到了封印塔之下的一个完全由善恶花组成的花图中。

  花图的最中央位置,一只浑身山下都透着杀气的狞兽趴在那里。它静止着,却好似随时都会凶猛的扑出,它哪怕是◆闭上眼睛,身躯上上下浮动的肌肉所透出了惊人力感,依旧拥有让人畏惧的震摄之力!

  雄首袁岁、天子吴邝、雄佐练延看到这只魂宠的时候,都不禁xīn中一颤,盟主绫阐的这屠戮兽确实可怕,仅仅是趴在那里就☆bìshàngyǎnjīng,shēnqūshàngshàngxiàfúdòngdejīròusuǒtòuchūlejīngrénlìgǎn,yījiùyōngyǒuràngrénwèijùdezhènshèzhīlì!

  xióngshǒuyuánsuì、tiānzǐwúkuàng、xióngzuǒliànyánkàndàozhèzhīhúnchǒngdeshíhòu,dōubújìnxīnzhōngyīchàn,méngzhǔlíngchǎndezhètúlùshòuquèshíkěpà,jǐnjǐnshìpāzàinàlǐjiù好像会在下一刻狂奔而出夺走自己性命一般。

  而盟主绫阐此时却浮起了xiào容,这只魂宠自然是他最得意之作,并且它的脾气也非常对绫阐的胃口,顽劣、高傲、嗜血!

  花阵之中的屠戮兽似乎感应到自己的主人到来,缓缓的站起身来。

  “嚄!!!!!”

  这只狂兽似乎根本不知道内敛为何物,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那些交错的天链顿时叮当乱响,摇摇摆摆。似乎要被他的吼叫给崩断了一般。

  吴邝和练延都吓得连连后退,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练延是第一次见过盟主的这屠戮兽, 又哪里会想到这屠戮兽实力竟然强到这种程度,恐怕这东西随便一个吐息就可以将自己的钢铁雄鹰之王给弄成重伤。

  吴邝身为绫阐的弟子。与绫阐接触最多,但是每次看到这只屠戮兽的时候吴邝还是xīn悸不已,这屠戮兽根本就是除了盟主绫阐之外,谁都想杀,屠戮之气在这生物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从气势上,绫阐就感觉到自己的屠戮兽实力增长了几分,只不过并没有跨入到自己想要的级别。

  绫阐的目光落在了善恶女王的身上。眼中带了一丝疑惑和怀疑之色。

  善恶女王迈开了步子,蹙着眉眼睛环视着周围的那些阵图。

  “这些是怎么回事?”善恶女王指着其中一些如同血管一般的花藤说道。

  从天链上连下的花藤大概有上百道,这每一道花藤其实都是在掠夺贯穿在天链上的封印魂宠的灵魂力量,然后通过花图的转换化为屠戮兽所需的灵魂之力,让其灵魂变得更加强大。

  但是,可以明显的看见,有一部分的窃魂花藤断裂了,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断。

  封印塔内几乎没有任何的生物。有的话也是封印在封印塔中,而屠戮兽不可能自己去咬断这些给予它能量的窃魂花藤……

  盟主绫阐的目光落在了袁岁的身上,能够开启封印塔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穆清伊,一个是袁岁,穆清伊自然不可能闯入到这封印塔中,那么会毁坏窃魂花藤的人只有唯一可以开启封印塔空间之门的雄首袁岁。

  “算了,这些能量也足够了。”善恶女王摆了摆手,没有追究下去。

  善恶女王迈开了步子,缓缓的走入到了花阵中,静立在●那只凶残无比的屠戮兽面前。

  让绫阐和吴邝感到诧异的是,无论是对任何生物都充满敌意的屠戮兽竟然渐渐的安分下来,甚zhì眼中多了几分忌惮之色。

  善恶女王。善的一面可以让凶残的生物失去浑☆身的戾气,变得宁静温和,而恶的一面却是让生物感到害怕和恐惧,屠戮兽会安静下来,一方面是因为善恶女王的种族级别非常高,实力也比它强上一些。另一方面,这个给予屠戮兽力量的花阵正是善恶女王所设,无形中屠戮兽的xīn智会被善恶女王迷惑。

  善恶女王伸出了手掌,屠戮兽在没有盟主绫阐命令的情况下匍匐下了身子,将额头凑到了善恶女王的手掌上。

  手掌与额头想贴之时,善恶女王长发顿时如魔女一般飞扬,◇一股邪恶zhì极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让其他几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宕!!!!宕!!!!宕!!!!!!”

  交织的锁链在剧烈的摇晃,发出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嗡鸣声。

  “○吼吼!!!!!!!”

  “嗷嗷嗷嗷!!!!!!!!!”

  “噢!!!!!噢!!!!!!!!!”

  猛然间,整座封印塔出现了剧烈的颤动,那被窃魂花藤缠绕天链的一端出现了无数生物灵魂的咆哮!

  这些咆哮声带着zhì深的痛苦和愤怒,还有着让人xīn惊胆颤的怨怒!!

  整座封印塔本身就是一个怨气相当浓郁的地方,而随着那上百只封印在塔高端位置的生物的咆哮,整个封印世界便好像化为了一个可怕的地狱!!

  所有的愤怒、仇恨、杀念、嫉妒、悲伤、绝望,都是邪恶的萌芽,而当这些庞大的怨气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便是善恶女王恶性的最纯净的力量!

  善恶女王的长发正在飞舞着,整个花阵也在疯狂的飘散出无数的血红色花瓣,这些花瓣像是一张张贪婪的红唇,正在整个天地间疯狂的汲取着封印塔内涌出的怨气!!

  怨怒滔滔,每一片血红色的花瓣吸饱了足够的怨气之后,就会从空中飘★落到善恶女王的周围,然后落入到了花阵的某些节点中。

  “嚄!!!!!!!!!”

  “嚄!!!!!!!!!!!”

  忽然,屠戮兽猛的站起身来,扬起了那高傲野性的头颅,发出了更加恐▲怖的咆哮!!

  每一片花瓣所汲取的怨气都化为了一滴邪恶力量,通过花阵灌入到了屠戮兽的身体之中。

  怨气花瓣落下得越来越多,屠戮兽身体内所散发出的那股戾气更加庞大,这只狂兽的皮肤缓缓的裂开,裂开的位置竟然是生长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这些骨头化为了最凌厉狰狞的武器,额头的位置,肩膀的位置,关节的位置!

  屠戮兽本没有翅膀,可是当所有的白骨生长到身体之外的时候,它的背后也恐怖的撕裂开,鲜血淋漓的骨骼向外舒展!

  主翅骨打开,随后是密密麻麻的刺骨如同羽毛一样覆盖在主翅骨和分翅上!

  屠戮兽已经是兽系生物中极其凶残和狰狞的生物,现在浑身上下出现了骨角、骨刃、骨铠、骨翅后,就更具视觉冲击,狰狞、邪恶、凶残到极致后,连凝视它都会感到不寒而栗!

  “嚄!!!!!!!!!!”

  屠戮兽猛的发出了一声怨气凛然的咆哮,顿时整个封印塔的吼声寂静一片,此时又有哪只生物能够比这屠戮兽更加可怕!

  这一次,xīn理承受能力较低的吴邝和练延都被这气息吓得坐到在地上,他们的主宰级魂宠更是胆小的站在原地,只能够不停的发抖。

  善恶女王从容的看了一眼这两个吓得失神的人,嘴角勾起了一丝性感骄傲的xiào容,开口对盟主绫阐道:“如何,盟主大人,是否满意你的新魂宠?”

  绫阐看着那暴虐zhì极的魂宠,顿时哈哈大xiào了起来!

  这才是真正的屠戮兽啊,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主宰级生物精神崩溃。

  “很好!!这才是真正的屠戮兽!!!”盟主绫阐走到了屠戮兽面前,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屠戮兽那足以贯穿一切的骨角还有那对再张扬不过的骨刺之翅!

  “白语、楚暮、柳冰岚,看来他们要成为我新屠戮兽的第一批祭品了!”盟主绫阐狞xiào着说道。

  “楚暮留给我,其他人任你杀戮。”善恶女王掩着嘴轻xiào了起来。

  “哈哈哈,虽然我也很想亲手杀那小子,不过既然你对他有兴趣,我想将他让给你的话,肯定会比落在我的手上会好很多。”盟主绫阐特意加重了“好”字,在他看来,这个女人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应该远比他要多。

  善恶女王依旧挂着xiào容,目光注视着狂妄自大的盟主绫阐的时候,妩媚的眸子中似乎还藏着某种更复杂的东西。

  “不过,我尊贵的女王殿下,我的实力好像没有突破啊。”绫阐开口说道。

  善恶女王从容的浮了浮嘴角,开口道:“我这不是仅仅刚拿到一半的力量吗?”

  “一半的力量?”绫阐愣了愣,显然不太理解善恶女王这句话的意思。

  “你忘了,这些只不过是邪恶之力,还有另一半,某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正在帮我召集。”善恶女王说道。

  善恶女王,恶的力量来源于封印塔的怨气,那么善的力量来源于哪里?

  盟主绫阐并不笨,很快就猜到了所谓的另一半力量……

  “哈哈哈哈,女王就是女王,这一招妙不可言啊!!”盟主绫阐豁然大xiào!!

  (第二章送上,还是有些迟~~~第三章会早些更新,在零点之前,另外祝大家圣诞快乐哈~~~~~)(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