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惊心动魄


  三百零六章

  安静的站在青石台之前,萧炎将面前的那尊赤红鼎炉稍稍推开了一点,现在的他,并没有和其他炼药师一样立刻将火yàn召唤出来进行炼制,而是安静的捧着那张薄纸,微皱着眉头,仔细的研读着上面那些寥寥可数的资料

  磨刀不费砍柴功,这点道理,萧炎还是清楚的明白,机会只有两次,任何一点疏忽,都将会造成失败

  这次考核所需要炼制的丹药是一种名为“生骨丹”的二品丹药,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用来治疗那些伤势颇重的丹药,这种疗伤性的丹药,一般来说,都并不算得太过珍贵,这种“生骨丹”,放在市面上,恐怕也就几百或者上千金币的价值而已,这与那些能够提升斗气以及其他作用的丹药来说,这个价值,显得有些寒碜

  炼制“生骨丹”,总共需要六种药材,在所有二品丹药zhōng,倒也不是算极其的繁复,不过这种“生骨丹”,明显是公会特意配置出来的型疗伤药,所以即使萧炎见识过不少疗伤药,可却依然对这“生骨丹”有些感到陌生

  但是虽然疗伤丹药五花八门,稀奇古怪,不过所谓殊途同归,这些疗伤药炼制的大致脉络,倒是相差不多,只是复杂程度不同而已,况且这种丹药也不是极其的繁琐,只要炼药术的实际操作不弱,还是能够顺藤摸瓜的摸索出“生骨丹”的炼制方法

  所以,即使药方只是给了炼药时大致所需要注意的东西,可只要顺着感觉来的话,想必应该还是能够成功的…

  将薄纸上的所有资料全☆部详细的记在脑zhōng,萧炎缓缓闭目,片刻后,方才逐渐睁开,轻吐了一口气,将薄纸放在台上,转头望了望,发现小公主与那柳翎,竟然已经是在催动着火yàn,开始着手炼制了

  两人药鼎zhōng所催■动的火yàn,都是相同的深黄色,这是完全用斗气所催化出来的火yàn,不过萧炎却是相信,这应该并非是两人的底线,或许,他们都有着隐藏的底牌,以他们的身份,拥有底牌,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这两人,不管脾气性子如何,可实际操作的确hěn强啊…”心zhōng轻叹了一口气,自打开始接触炼药术以来,萧炎满打满算,也不过方才学习了三年时间,而对于小公主,柳翎这种或许从小就在他们老师身边接受培养的人来说,某些方面,萧炎自然是有些追赶不及,毕竟就算他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在这般短的时间内,追赶上别人十几年的成就

  而也正是因此,所以即使是小公主这般年纪便是达到了三品等级,可萧炎却依然没有丝毫受到打击的感觉,对方天赋本就不弱,加之接触炼药术多年,有如此成就,倒也并不是太过出人意料

  此时距离考核开始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时间而在这短短地十几分钟间巨大地广场上便是时不时地有着红光闪烁而红光闪烁地石台后那些失败地炼药师们则只能面红耳赤地选择颓丧退出对于某些喜欢zhōng规zhōng矩炼制丹药地炼药师们来说这种剑走偏锋地考核几乎是要了他们地命…

  淡淡地瞟了一眼从前方耷着脑袋满脸哭意地对着场外行去地一名炼药师萧炎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将自己地心神完全地投入到了即将开始地炼制zhōng

  将暗红地鼎炉端正地摆放在自己地面前萧炎搓了搓手手指一翻一枚紫色地药丸便是出现在了双指之间

  屈指轻弹紫色药丸径直弹射进萧炎嘴zhōng缓缓嚼动着片刻后嘴巴猛地一张一团紫色地火yàn喷吐而出旋即被萧炎握在了掌心之上

  “哇?紫色地火yàn?”因为身处全场最受瞩目地位置再加上先前那拉风地出场因此不论贵宾席以及观众席上都有着无数人在时时刻刻在关注着萧炎地一举一动瞧得他忽然搞鼓出了艳丽地紫色火yàn当下响起一阵阵惊呼声

  虽然庞大地广场上并不乏一些颜色稀奇古怪地火yàn可萧◎炎那用嘴巴吐出来地奇异方式却依然是将hěn多目光扯了过来

  “紫色火yàn?”望着萧炎手掌上的那团紫色火yàn,法犸微微愣了愣,旋即轻笑道:“这小家伙guǒ然是有些底子啊”

  闻言,一□◎炎那用嘴巴吐出来地奇异方式却依然是将hěn多目光扯了过来

  “紫色火yàn?”望着萧炎手掌上的那团紫色火yàn,法犸微微愣了愣yánnàyòngzuǐbātǔchūláidìqíyìfāngshìquèyīránshìjiānghěnduōmùguāngchěleguòlái

  “zǐsèhuǒyàn?”wàngzhexiāoyánshǒuzhǎngshàngdenàtuánzǐsèhuǒyàn,fǎmǎwēiwēilènglelèng,xuánjíqīngxiàodào:“zhèxiǎojiāhuǒguǒránshìyǒuxiēdǐzǐā”

  wényán,yī旁的海波东撇了撇嘴,与萧炎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他最是清楚不过这个家伙的底细了,这种紫色的火yàn,仅仅只是他所掌控火yàn之zhōng最弱的一种罢了,另外那种阴冷的白色火yàn以及轻灵的青色火yàn,可是连海波东都有所忌惮的恐怖异火啊

  紫色火yàn,在萧炎手掌之上犹如精灵一般的灵活跳跃,片刻之后,萧炎手掌轻挥,紫色火yàn直接被抛射进了火口之内,顿时,汹涌的紫火,便是在药鼎之内升腾着燃烧了起来,冰凉的鼎炉,迅的升温着…

  当鼎内的温度升高到某一个界限之时,萧炎手掌贴在了火口处,缓缓闭目,灵魂力量探升而出,逐渐的控制着紫火的升腾

  由于对紫火的控制力,远远没有对青莲地心火精细,所以此时的萧炎,也只能用手接触着药鼎,方才能够精确的控制着紫火,若是在此刻也学着青火那般离手操控,恐怕本来就已经hěn高的炼制失败率,将会再次暴涨…对于这只有两次机会的考核上,萧炎实在是不敢冒那种险

  紫色火yàn,在萧炎灵魂力量的控制下,极为顺从的压制着自己的温度,没有丝毫的反抗,这般过得片刻之后,萧炎手掌一招,石台上的一株药材,便是被吸进手zhōng,轻轻捏了捏,然后将之抛进药鼎之内,顿时,紫火翻涌而上,将之迅包裹…

  闭着眼睛,萧炎微皱着眉头,利用着灵魂感知力,缓缓的提炼着药材,炼制丹药,药材的提炼,必须达到一个度,有时候纯度高了一点,或者低了一点,都将会导致炼制▲的失败,而也正是因为此,所以正统的药方,方才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大多的正统药方,上面都是详细的记载着,药材的那个提炼纯度的界限

  可惜,现在的萧炎,并没有那般精准的药方,所以,这一切,都得靠他自★己使用感知力来慢慢的试探着

  ……

  一株低级的药材,足足消耗了萧炎十来多分钟时间,方才逐渐的达到他自认为可以的地步,而此时,他方才小心翼翼的将第二种药材,投入药鼎

  借着投入药材的空闲瞬间,萧炎瞟了瞟两边,发现小公主以及柳翎虽然同样是满脸凝重,不过手脚间却没有丝毫慌乱,脸上,也并没有任何失措的情绪,想来炼制的过程,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之zhōng

  “嘭”

  就在萧炎收回目光之时,前面不远处的一处石台上,烈yàn熊熊的鼎炉,却是抵御不住那越加炽热的高温,猛然间爆炸开来,而随着鼎炉的爆炸,其zhōng正在炼制的丹药,也是宣告破碎,于是,无情的红灯,刺眼的亮了起来

  头发被炸得焦黑,脸庞也是面目全非,那名炼药师傻傻的望着那闪烁的红灯,半晌后,方才骂骂咧咧的下台,咬牙切齿的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对着广场之外走去,在路过萧炎前方之时,后者有些讶然的发现□,这个失败者,竟然是一名别国的三品炼药师…

  “可怜的家伙…”心zhōng略微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萧炎便是将这个小小的插曲抛了开去,继续将药材,一株一株的谨慎投入药鼎,然后耐心的试探着提炼的☆最佳纯度,而有了先前那个失败者的前车之鉴,现在的萧炎,无疑是显得加小心

  ……

  随着时间的缓缓度过,巨大的广场之上,不断的有着红光闪烁,一个个脸色或铁青,或赤红的炼药师,皆是无奈的离台,然后在看台上无数道惋惜的目光注视下,悻悻的离开了这个让得他们伤心并且愤怒的场所

  不过虽然这次的考核颇具难度,可不得不说前来参加大会的,也是有着hěn多具有料子的人,除开那些因为种种缘故而◆失败的参赛者之外,现在至少还有着将近大半的炼药师,正和萧炎一般,安静仔细的试探着药材的提炼纯度

  当墙壁之上巨大的沙漏,滑落了将近一半之后,萧炎的对材料纯度的试探,也终于是完全完成,除了在提炼◆间,失手烧毁了两株药材之后,萧炎的成guǒ,还是算得上蛮丰富的

  而接下来,则是需要开始融合各种提炼的药材,使之形成真正的“生骨丹”

  这一步骤,将会比先前的提炼,加繁琐,在这期间,若是稍稍有些分神,恐怕便将会导致药材完全覆灭,而如guǒ药材被消耗完毕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考核,萧炎也就可以直接被剔除了

  清楚这一步骤的关键性,所以,萧炎早有预备的将斗气化为薄膜,遮掩在耳朵之处,将外界的一些喧闹声,都是屏蔽了去

  随着外界喧闹的淡去,萧炎心神逐渐寂静,吐了一口浊气,双眸再度闭上,手掌快的拿起石台上的一个玉瓶,这里面盛装了先前萧炎从一株药材zhōng所提炼出来的精华部分,握着玉瓶,萧炎略一停滞,便是将之倾倒进了药鼎之zhōng,旋即紧接着,又是迅的将两瓶提炼出来的材料,投进药鼎之zhōng…

  灵魂力量谨慎的控制着紫火,缓缓的熏烤着那些互不买账的药材粉末,◆它们在细微融合间所反映出来的特效,都将会通过紫火zhōng的灵魂力量,快的回馈到萧炎的脑海之zhōng,然后他便能够借助着这些信息,来分辨融合的方向,是否正确

  这种反馈分析,是一种极其消耗精★神的分析工作,不过也好在萧炎现在所需要分析的,也就仅仅是二品药方而已,若是换上三品,甚至四品的话,恐怕别说是他一个三品左右的炼药师,就是换成四品,五品的炼药师,也基本不可能将之分析而出,毕竟若是分析药方真的是这般简单的事情的话,那么药方,也就不怎么值钱了…

  “嘭…”

  微皱着眉头,小心的感应着药材间的融合,某一

  炎脸色忽然微变,药鼎之内,紫火猛的一阵翻腾,低T]声,从药◆鼎内传出,那三种融合了将近大半的药材,顷刻间,便是化为了漆黑的灰烬,而在材料化为灰烬之后,药鼎内升腾的紫火,也是悄然的湮灭…

  微眯着眸子望着那化为灰烬的药材,萧炎微张着嘴,懊恼的拍了拍头,由☆于精神过度集zhōng,他竟然都是忘记了这紫火并没有后援支持,因此燃烧的时间,顶多只有一个小时而已

  鼎炉内的闷响,并不算太小,因此,在声音响起后不久,那距离萧炎不远的小公主与柳翎便是将目光投了过来,当瞧得萧炎那没有火yàn的药鼎时,皆是一愣,前者倒还要好些,只是对着萧炎露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而后者,嘴角扬起的幸灾乐祸,却是有种欠扁的感觉

  高台上,望着那火yàn忽然熄灭的萧炎,法犸等人一愣,不过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等待着,虽然火yàn熄灭,并且考核时间也快要到达,可萧炎台面上的药材,应该还能剩下一份,因此,他还有着机会,当然…这前提是,他必须抓紧时间了,因为,对面的巨大沙漏,已经仅仅只有三分之一了

  ……

  轻吸了一口有些炽热的空气,萧炎凝望着药鼎zhōng的那些漆黑灰烬,微闭着眸子,片刻之后,缓缓睁开,忽然淡淡的笑了笑,虽然这次失了手,可这“生骨丹”的炼制方法,倒却已经被他摸索了一个大概,接下来,便应该是那行云流水一般的炼制了…

  从纳戒zhōng再次掏出一枚紫色药丸,萧炎将之放进嘴zhōng,缓缓的嚼动着,趁着这个短暂的时间,他目光扫了扫周围,发现小公主以及柳翎面前的药鼎内,一枚丹丸的雏形,竟然都已经开始了凝聚,显然,再过不久,就应该是成丹了…

  “不错的度…guǒ然有点狂的本钱”

  挑了挑眉,萧炎嘴巴微张,紫色火○yàn再度喷吐而出,然后灌注鼎炉,双手略微沉寂,片刻后,骤然开始了动作,只见双手飞舞间,那摆放在面前的六个小玉瓶,竟然是被他全部倾洒着倒进了药鼎之内…

  “竟然想要六种药材同时融合?这样虽然能■☆够节约不少时间,可若是灵魂力量不够强,万一操作不过来的话,基本上是自寻死路啊…”望着下方萧炎的这般举动,法犸以及奥托那一干经验丰富之人,低声喃喃道

  目光紧紧的盯着火yàn翻腾的鼎炉,萧炎灵魂■力量操控着紫火将所有材料分隔而开,然后在熏烤zhōng,缓缓的靠近着,随着接近,它们终于是逐渐有了融合的趋势…

  巨大的沙漏,其zhōng的沙粒,飞的倾洒而下

  ……

  “铛”

  在某一刻,清脆的拍鼎声响,在广场之上响了起来

  柳翎率先手掌重拍在鼎炉之上,鼎盖被弹射而起,一枚浑圆的丹药,飞射而出,然后被他跃身一把抓进了手zhōng,脸庞之上的得意,难以掩饰

  “铛”又是一道脆响,另外一旁,小公主纤手一招,一枚丹药,从药鼎zhōng射了出来

  “铛,铛,铛……”

  继这两道声音之后,巨大的广场之上犹如是起到了连锁反应一般,一个个鼎盖被弹射而起,好几百枚形状不一的丹药,从药鼎zhōng弹射而出,对着天空飞洒而去,然后被它们的主人,兴奋的抓进手zhōng

  “时间要到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zhōng央位置处,依然闭目的萧炎,再瞧得对面那即将完毕的沙漏,奥托手掌猛然紧握了起来,这个家伙,每次考核,都是要让人提心吊胆

  广场之zhōng,无数道视线,都是缓缓投射到了zhōng央位置的萧炎所在处,望着那沙漏zhōng哗哗而下的丁点沙粒,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站在最受瞩目位置的青年,是否能够在最后的关头,完成这一轮的考验…

  沙漏之zhōng,屈指可数的沙粒,悄然坠落,当最后一撮沙粒即将滚落而下时,无论是观众席以及贵宾席之上,都是响起了一片遗憾的嘘声

  “铛…”

  紧闭眼眸的青年,眼眸豁然睁开,手掌轻拍鼎炉,鼎盖飞射,浑圆的丹药,在最后一刻,飞射而出,光彩夺目,让人目眩…

  (一四千三,一五千,算起来,也是和昨天一样了九千,不过这也只是两,另外的yuepiao加,土豆会逐渐补上,以前就说过,土豆没有存稿,所以也不可能搞出每天一万二或者多的量,我只能努力的码字,今天的九千字,已经让得我搞到凌晨三点半,这实在是让土豆hěn是无奈,不过虽然困得要死,可终于是咬着牙熬了下去,最后说一句,抱歉了,晚了,等的朋友,辛苦了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