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家传玉片


  三百八十九章家传玉片

  吴昊嘶哑的淡漠声音,将全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黑袍青年身上,这些目光中充斥着幸灾乐祸,期盼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反正不管如何,吴昊的这一句话,再度使得萧炎成为了▲全场焦点

  目光紧紧的盯着场中的血袍人影,萧炎眼眸微眯,旋即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缓缓站起身子,脸庞之上,没有因为对方的实力强横而有丝毫怯战

  四目在半空中交织,淡淡的雄浑斗气,不约而同▲的自两人体内涌出,细微的能量涟漪,也shì从两人身体表面扩散而出,那些都shì因为体内斗气在瞬间急涌动而造出来的场景

  瞧得那隐隐开始气势对恃的两人,周围看台上的学员们顿时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两人若shì打了起来,那绝对shì一场龙争虎斗啊

  萧炎一旁,薰儿:微蹙了下眉头,张了张嘴,欲言欲止的模样似shìxiǎng劝阻一下萧炎,可最后又dān心因为她的出口,那些学员又将会认为萧炎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因此,到口的话语,最终还shì没有说出

  “嘿嘿,打,最好弄个两败伤,也好让得我省些力”看台另一边,白山冷笑着望着场中对恃的两人

  “真要打起来,好玩咯,可惜,那老头子肯◎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红衣少女双bì放在栏杆上,目光在萧炎与吴昊身上扫过,惋惜的道

  而似也shì伴随着她的所xiǎng,就在中萧炎吴昊两人气势逐渐加剧时,一道苍老的喝声,猛然响起,将两人好不容●◎易提起来的气势,轰然间震成了虚无

  “你们两个,给我安份点:在shì选拔赛,不shì私自挑战的地方”

  酝酿而出地气势被强行萧炎与吴昊两人身体同时一阵颤抖旋即各自退后了一步抬头目光顺着◎声音来处一望shì瞧见了中央位置处那位发须皆白脸上略带怒容地老人

  “shì副院长琥乾外院中除了院长外便shì他权利最大要与他顶撞不然留个坏印象总shì不好”儿低低地声音忽然地在萧炎耳边响起

  萧炎微微点头目光先shì在场中地吴昊身上停留了一瞬后便shì垂下视线缓缓坐了回去

  “吴昊你也退下去日便shì选拔赛地最后一天到时候自有你们对战地时候”瞧得萧炎退回琥乾将目光转向场中地血袍人影喝道

  听得琥乾地喝声吴昊眉头略微皱了皱眼睛却shì紧紧地盯着看台上地萧炎而后者也shì面不改色地回看着他此对视半晌他手一晃色重剑便shì被收进了纳戒嘶哑地声音缓传出:“希望你明日不要让我失望我不希望薰儿等待已久地人shì个废物”

  萧炎淡笑没有回答而那吴昊在说出此话后也就不再停留转身便shì对着场外行去

  瞧得那被副院长强行拆开的一场即将开打的龙虎斗,看台上的学员们顿时失望的摇了摇头

  “好了,比赛继续”将两人遣开之后,琥乾手一挥,吩咐道

  随着他吩咐声落下,裁判席上,顿时再次将名单念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十几场比赛中,萧炎终于shì亲眼见到了薰儿的出手,不过,在观看了一会之后,却shì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妮子明显仅仅只shì显露了一部分实力与对手战斗,然而即使shì这般,在缠斗了十几回合后,便shì不出意料的取得了胜利

  望着那满脸俏皮之色的从场中退回来的薰儿,萧炎翻了翻白眼,她的这番举动,让得萧炎xiǎng要从她的出手间,把其确切实力分析出来的打算给落空了去

  在儿出场之后不久,白山以及那名红衣少女也shì上场了一次,这两人的确不愧shì若琳导师郑重提醒需要注意的人,两人的对手,分别shì一名六星斗师以及一名七星斗师,与白山对上的那名六星斗师倒还好,在与白山战了十几个回合后,便shì自动的选择了认输,结果安然无恙的下了场

  而红衣少女的那名对手则shì倒了大霉,两人刚刚把初步的礼节行完,然后等到那裁判的开始声音还未完全落下,红衣少女便已经诡异的出现在了后者面前,轻飘飘的一掌,却shì蕴含着令人脸色大变的强横劲气,一巴掌将那名有着斗气纱衣护体的七星斗师,狠狠扇出了场地,最后还在地面上连滚了十几米yuǎn,方才狼狈的止住

  坐在看台上的萧炎,望着红衣少女那彪悍得有些另人咋舌的举动,不由得一脸错愕

  随着白山与红衣少女的出场后,接下来的比赛,便shì没有太多的亮点,因此,在再次观看了几场后,萧炎与薰儿等人,便shì率先退出了喧闹的广场,两人缓步走在学院之内,享受着这阔别了两年多时间的单独相处的温馨时刻

  在天色逐渐暗下来时,萧炎与儿便shì再度回到了若琳导师的那处雅致楼阁,这次回到楼阁,却shì见到了一个当年让得萧炎记忆尤深的熟人

  厅房中,一位身姿修长的少女,亭亭玉立,一套淡紫色的单衣以及齐腿的短裙,将少女的活泼朝气展露无,那张在幼时便噙着妩媚与清纯的脸,如今shì显得颇具魅惑,水灵灵的大眼睛,如同会说话一般

  从少女脸颊上噙着的笑容来看,她似乎在学院还混得不错,当然,以她的容貌,无论走到哪,都shì有着大批的追逐者,不过,此时这平日在别的男生面前极为平静的少女,却shì在瞧得萧炎进门后,便shì紧张得站了起来,怯生生的叫了一声萧炎表哥

  在萧媚面前站了一会,望着那张比以前加美丽与充满魅惑的脸颊,萧炎淡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热情,当年在自己变成废物后,面前少女所选择的那种避嫌举止,将幼时的他彻底伤害因此,这也让得萧炎对她很shì有些抗拒性,虽然经过两三年时间,那种抗拒性也淡了许多,不过绕shì如此炎也并未露出太过亲热的表情,陪着薰儿萧玉等人在厅房中与萧媚聊了一会后,便shì随意找了个借口,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少女坐在柔软的沙发中,望着那缓缓上楼的背影贝齿紧咬着红唇,眸子中充斥着黯淡与悔意,有些事错了后,便shì再也弥补不了,在当初萧炎未成为废物之前,萧媚与萧炎间的关系不客气的说,甚至能够与那时的薰儿相比肩,可shì从天才陨落后,她却shì选

  条与薰儿截然不同的方向,薰儿shì依然不离不弃,而颇为现实的在两人之间,划出了一条极伤人心的界限

  而那条界限至今依然存在,任她如何修补shì有着刺眼的裂缝

  望着萧媚那黯淡的脸色,薰儿也只得保持着沉默对萧炎极其了解,这个看似温和的男人,内心却shì无比高傲,萧媚当年伤了他,不管shì有意还shì无意,主动还shì被动,她,都shì永yu●ǎn失去了彻底修复双方关系的机会

  伤了他的人,不管日后对他如何,他恐怕都会很难接受,这一点上,萧媚如此,那纳兰嫣然,也shì如此,在当年萧媚选择疏离与萧炎的关系以及纳兰嫣然前来萧家退婚时,薰◆ǎnshīqùlechèdǐxiūfùshuāngfāngguānxìdejīhuì

  shāngletāderén,búguǎnrìhòuduìtārúhé,tākǒngpàdōuhuìhěnnánjiēshòu,zhèyīdiǎnshàng,xiāomèirúcǐ,nànàlányānrán,yěshìrúcǐ,zàidāngniánxiāomèixuǎnzéshūlíyǔxiāoyándeguānxìyǐjínàlányānránqiánláixiāojiātuìhūnshí,xūn◎儿都说过一句话:“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

  而至今,两个曾经伤过萧炎的女人,的确shì后悔了,然而,却shì晚了,抛弃了的东西,这个内心骄傲的男人,不会也不屑再去触碰

  xiǎng到这里,◇薰儿shì忽然轻舒了一口气,她有些庆幸自己当年的选择,不然的话,不管自己再如何优秀,恐怕都不会再闯进那个男人心中

  安静的房间之中,淡淡的光从窗户倾洒而进,萧炎盘坐在床榻之上,周围空间略微波动,一缕缕能量顺着其呼吸钻进体内,然后被炼化成斗气,储存进气旋的斗晶之中

  修炼持续两个小时,萧炎这才缓缓睁开眸子,一缕青色火焰自漆黑眸子中闪掠而过,旋即快消逝

  “斗晶中的斗气,越来越多,按照这修炼进度,恐怕再给我十天时间,便shì能够到达六星大斗师”手掌微微握了握,萧炎低声喃喃道

  “唉,实力还shìyuǎnyuǎn不够眉头皱了皱,萧炎手掌一晃,一块古朴玉片,出现在了手心中,玉片呈淡绿之色,在玉片之中,有着一光点正在其中缓缓游走,这个光点,便shì象征着萧炎父亲萧战的性命,光点亮盛,则shì生命无忧,光点若shì消散,那便shì魂飞魄散之时

  紧握着古朴的玉片,萧炎有些恍惚与伤感,幼时不管他shì天才抑或shì废物,父亲也从未拿过异样目光看待他,在家族中遍布白眼嘲讽时,父亲依然保持着对他的宠溺,而每当尚还shì小男孩的萧炎受伤时,他便shì会笑眯眯的拍着小男孩的肩膀,笑着说,男子汉要坚强,眼泪和颓废,shì不会让人成为强者的

  般种种,让有着另外一种成熟灵魂的萧炎,认同了他,并将他放在了心中极重的位置上

  “父亲,我会找到你的”紧紧的握◆着古朴玉片,萧炎眼神缓缓冷了许多,不管那掳走父亲的shì何方神圣,日后,他都必须要他付出代价

  随着心中情绪的波动,萧炎手掌上猛然升起一缕青色火焰,突然出现的青色火焰让得萧炎一怔,旋即脸色大变★◆着古朴玉片,萧炎眼神缓缓冷了许多,不管那掳走父亲的shì何方神圣,日后,他都必须要他付出代价

  随着心中情绪的波动,萧炎手掌上zhegǔpǔyùpiàn,xiāoyányǎnshénhuǎnhuǎnlěnglexǔduō,búguǎnnàlǔzǒufùqīndeshìhéfāngshénshèng,rìhòu,tādōubìxūyàotāfùchūdàijià

  suízhexīnzhōngqíngxùdebōdòng,xiāoyánshǒuzhǎngshàngměngránshēngqǐyīlǚqīngsèhuǒyàn,tūránchūxiàndeqīngsèhuǒyànràngdéxiāoyányīzhēng,xuánjíliǎnsèdàbiàn,心头一动,青色火焰便shì急消散,萧炎急忙摊开那握着玉片的手掌,却shì错愕的发现,原本以为极为脆弱的古朴玉片,竟然shì抵御住了青莲地心火的恐怖高温

  “这眼中闪过一抹惊,萧炎头一次拿极为仔细的目光打量着这块一直被萧家所传承下来的古老玉片,据长老说,这玉片,只有族中族长方才有资格持有,甚至shì连他们,都shì对此知之不深

  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古朴玉片,借助着月光,萧炎忽然发现,在月光的照耀下,这玉片上似乎有着一些极其繁复的神秘印纹,萧炎目光看得久了,竟然有种目眩的感觉

  甩了甩头,将那感觉甩出脑子,随着这般仔细打量,萧炎心中惊异却shì越来越盛,这块玉片,似乎并◎不shìxiǎng象中只能用来存储族长一缕灵魂的功效,手指顺着玉片边缘缓缓抚摸着,片刻后,萧炎手指猛的一僵,在玉片的上方边缘处来回的摸了摸,这里的边缘与其他几边不同,其他的地方shì自然形成,而这里,▲búshìxiǎngxiàngzhōngzhīnéngyòngláicúnchǔzúzhǎngyīlǚlínghúndegōngxiào,shǒuzhǐshùnzheyùpiànbiānyuánhuǎnhuǎnfǔmōzhe,piànkèhòu,xiāoyánshǒuzhǐměngdeyījiāng,zàiyùpiàndeshàngfāngbiānyuánchùláihuídemōlemō,zhèlǐdebiānyuányǔqítājǐbiānbútóng,qítādedìfāngshìzìránxíngchéng,érzhèlǐ,却像shì一块整玉被强行切开了一般

  “这究竟shì什么东西?看来只能等下次回家族时,好好向几位长老询问一下了,萧家,似乎也有些东西shì我们这些小辈所不知道的”心头升起一抹惑,萧炎盯着这古老的玉片许久,也shì没有半点发现,当下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将玉片收进纳戒

  在萧炎收好玉片之后不久,手指上的漆黑戒指却shì颤了颤,旋即药老那虚幻的身影,缓缓的飘荡了出来

  “我没在这迦南学院感受到异火的气息”一出来,药老便shì有些无奈的道

  “呃?”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得萧炎脸色顿时一变,皱眉低声道:“老师不shì说在迦南学院里,能得到陨落心炎的信息么?”
●   “当初我的确shì在迦南学院这块区域发现了异火气息,不过如今再来,却shì没有了那种感觉”药老苦笑道

  “难道被别的人得到手了??”萧炎脸色有些难看,那陨落心炎可shì他实力大涨的关键啊○

  “应该不shì,虽然感觉不到陨落心炎的确切气息,可凭着异火间的独特吸引力,我能用骨灵冷火模糊察觉到,在迦南学院方圆千里内,还残存着陨落心炎的微弱气息,不过就shì不能确定方位”药老摇了摇头,沉吟道

  “方圆千里得找到什么时候?”萧炎嘴角扯了扯

  “我xiǎng,以迦南学院中的那些老家伙,应该不可能没有察觉到陨落心炎的存在,我总觉得那内院和这有点关系药老缓缓道

  “内院?”萧炎一怔

  “嗯,内院才shì迦南学院的核心,你若shì能够混进其中,我xiǎng或许能够得到一些陨落心炎的消息”药老沉默了一会,建议道

  “唉,我尽量轻叹了一口气,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迦南学院,那么他自然不可能选择空手而回

  “嗯,以后我会少出现,你那小女友身旁有着强者潜伏,我不方便出现太久,免得被发现”药老对着萧炎说了一声后,身体一晃,便shì钻进了漆黑戒指中

  望着药老消失,萧炎微微皱了皱眉头,抬头望着窗外的月光,喃喃道:“内院?那里真的有陨落心炎么?”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周初,诸位弟兄,不知可否来一两张票?土豆拜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