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大赛后的安宁


  百九十九章大赛后的安宁

  缓步行走在学院间的林荫小道上,xiāo炎微眯着眸子,并没有太过理会周围射来的灼热视线,至从在两天前的选拔赛上获得了冠军之后,这种视线,便是一直伴随在xiāo炎身边,初始倒是让得他有些烦不胜烦,不过久而久之,倒只能麻木的装作无视了,对此,他yě是没法子,毕竟眼在别人身上{}

  今天距离选拔赛落幕后已经两天时间了,在这两天时间中,xiāo炎不仅将比赛中所受的伤完全恢复,而且那实力yě是彻底的稳固在了六星大斗师级别,状态几乎随时随刻处于巅峰状态,体内如同洪水般流转不停的斗气,让得xiāo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舒畅感觉

  按照学院的规矩,在选拔赛结束后七天之内,选拔赛前五十的学员,便是得开始做好进入内院的准备,而xiāo炎等前五名,则是可以在这七天之内,选择时间进入学院的藏书gé,作为奖励,他们有资格在其中依靠运气,选择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对于那个即使是儿都念念不忘的神秘藏书gé,xiāo炎yě是很有几分兴趣,不过按规矩进入其中时,必须是前五名同时进入,而现在的白山,琥嘉,吴昊sān人,却是还躺在医所之中,听陆牧所说,没有个sān五天时间,他们sān人是别想下地走路,在说这话的时候,陆牧望向xiāo炎的目光很是有些怪异与庆幸,显然,他是想起还好在与xiāo炎战斗时,这个家伙没有疯的把自己yě打成那副凄惨模样,作为炼药系的人两天,白山sān人所受的苦,他可是清楚的看在眼中的

  “不知道那藏书: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望能在其中得到一点适合自己的”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枝缝隙,照射在xiāo炎身体上心中这般希冀的喃喃道

  “xiāo炎表哥”

  在xiāo炎脚步不急不缓的行时,一道有些qièqiè的声音,却是忽然在前方响起,听得着声音,xiāo炎脚步顿住开虚眯的眼眸,望向前方,却是见到一群活泼俏丽的少女,而在这群少女之中,xiāo媚正犹如众星拱月般的被簇拥着,说实话xiāo媚的容貌,即使是在整个学院中,yě能算做拔尖而此时的她,正有些拘束的望着走过来的xiāo炎,这个仅仅用了不到十天时间声望便是在这所云集了无数天才的学院中达到了顶峰的青年

  “哇,xiāo媚,果然是你表哥啊?他走过来了来了在xiāo媚身旁,那些少女望着缓步过来的xiāo炎由得脸颊迅浮现红晕,拉扯着xiāo媚有些激动的低声叫道

  如今的xiāo炎迦南学院外院中所有的声望,几乎过了以前的白山,当初以一敌sān的举动,现在被无数学员所津津乐道,而在这般不断互相传送间,xiāo炎的地位,yě是在很多学员心中急拔高,再加上xi◎āo炎虽然并不算帅得一塌糊涂,可一张脸庞,yě是属于清秀级别,再加上脸庞上经常噙着的温和笑容,yě导致在这短短两天之间,不少少女对着他暗送秋波,有实力的男人,总是充满着魅力

  声望地提高同时yě让那原本在学院中因为xiāo炎请了两年假期而被传递成为极其刺头地名声变成了富有个性地代名词

  年轻人就是这样喜欢或敬畏地与物那么不管他以前有什么缺陷他们都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之无视或弥补努力让得他成为心中最完美地而现在地xiāo炎自己没有出任何解释话语那逃课两年地坏名便是被扭转成了富有个性

  缓步走近有些忐忑地xiāo媚xiāo微笑了笑冲着她点了点头在她面前停顿了一会随意微笑着谈一两句话然后便是从xiāo媚身旁身而过

  虽然xiāo炎是一脸温和笑容不过xiāo媚却依然是从中感受到了那分生疏听得周围少女们羡慕地声音她却是有些鼻尖酸眸子中充斥着黯淡原本他们间可以很亲昵地她不需要这种敷衍性地问候她倒是宁愿他对自己表现得愤怒那样至少还能让她庆幸有愤怒便是因为有让他怒地价值而现在xiāo炎这幅平淡模样却是让得xiāo媚极为心痛讨厌一个人不是对她有所愤怒而是彻底地无视她现在地xiāo炎似乎便已经到达了这一步

  而这一切则全是因为当年尚还是小孩时她地一念之差所致

  随着xiāo炎地身而

  媚抽了抽鼻子,努力不让得眼中湿气凝聚,虽然磨得她恨不得抱着人痛哭一场,可她却还是抬起俏脸对着身旁那些还一脸羡慕的少女们强笑了笑,然后便欲转身离开

  “对了,能跟我走走么?我想告诉你一点事”就在xiāo媚黯然离开时,微笑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让得她身体当场僵硬,急忙回转过头,却是瞧见xiāo炎那柔和的脸庞,怔了怔,旋即急忙点头,然后顾不得和身旁的少女们打招呼,赶紧在少女们艳羡的目光中,快步跟上了xiāo炎

  xiāo炎带着xiāo媚在一路诧异的目光中缓缓来到一处安静的湖泊处,站在湖泊面前,他沉默了一会,将xiāo家所生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不管如何说,xiāo媚yě是xiāo家的一员,她有资格知道家族的迁移,并且家族迁移这事,xiāo炎一直抱◎有愧疚,若非是因为他与云岚宗间的冲突,家族yě不必受到这种牵连,虽然小时候对这个家族并没有太好的印象,可xiāo家,始终是他父亲以及xiāo家众位列祖的心血,如今父亲失踪,他xiāo炎,便是成为了xi□āo家的代理族长,这一点,从sān位长老将那块祖传而下,并且还能够储存族长灵魂斑点的神秘玉片交给他,便可知晓,因为这块玉片,是历代xiāo家族长的身份象征

  “家族迁移了?”听得这消息,xiāo媚yě是一惊,黛眉微蹙,望着xiāo炎的脸色,聪明的她眨了眨眼睛,猜测道:“是因为云岚宗?”

  “嗯”xiāo炎苦笑了一声,略微沉默,旋即语气忽然变得冰冷了许多:“我杀了他们一位长老,然后便是闹僵了,这事,等我再回到加玛帝国时,会与他们好生结算,而在我未回去的这段期间,你尽量不要回加玛帝国,不然若是暴露了行迹,你与家族都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xiāo媚乖乖的点点头,眼角瞥了一下xiāo炎,轻声道:“xiāo炎表哥,放心,这事家族里不会有人怪你的,你能有这般作为,恐怕即使是大长老们,都会感到很有面子,这么多年,有胆量与资格挑战云岚宗的人,可没有多少哦”

  闻言,xiāo炎笑了笑,旋即点了头,道:“希望,xiāo家是父亲他们的心血,我会努力保全它的”

  “现在的炎表哥能够办到,当年xiāo媚的话忽然噶然而止,俏脸yě是苍白了一点,手掌恨不得揪自己嘴一下,好不容易有些和缓的气氛,她却偏偏要提那些事

  “唉,当年的事,过去便过去了,如今是小孩子了,总惦记着yě没啥用

  ”xiāo炎目光停留在波光粼的湖面上,旋即转过头,望着xiāo媚那qiè生生的模样,道:“不管如何,你总是我表妹后有事,就来找我,虽然在加玛帝国我还没有实力保住家族的命运,可在这迦南学院里,却是能够让我xiāo家之人不受欺凌”

  心中舒了一口气,xiāo炎这话,让得●xiāo脸颊上多出了一抹笑容,点了点头

  “好了,我yě得先回去了,记得,有来若琳导师那里找我”xiāo炎笑了笑,拍了拍xiāo媚肩膀,旋即便是转身对着小道外面行去

  站在原地,xiā■o媚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忽地展颜一笑,这似乎是个打破彼此僵局的机会?

  在距离选拔赛将近五天之后的一天,当xiāo炎再次回到若琳导师的别致楼gé时,却是瞧得若琳导师薰儿xiāo玉等人正好全在其中,而在她们面前,yě正站在一位身着学院导师袍服的中年人

  “呵呵,怎么了这是?”笑眯眯的行进客厅,xiāo炎将目光投向薰儿,微笑着道

  “xiāo炎哥哥,这位是库鲁导师”薰儿微笑着迎了上来,顺手将xiāo炎外套接过,柔声道:“白山sān人已经恢复了,按照规矩,今天下午,便是我们进入藏书gé的时间了”

  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xiāo炎一怔,旋即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终于来了啊,对于这个所谓的神秘藏书gé,他yě已经期待许久了,现在,希望它不会让得自己失望

  第二到,晚上还有第sān,时间不定,现在有事出门一下,回来后便接着码第sān,最后的月末几天,土豆会努力码字,多谢诸位斗破的弟兄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