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天火尊者


  第八百七十八章天火尊者

  当萧炎身形突破那一层透明的光照时他分明的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波动从其身体上扫描而过,而这股波动在接触到其身体上的yǔn落心炎时,则是迅的悄然散去,而萧炎的身体,也是顺利的jìn入了其中

  穿梭jìn的那一霎,充斥眼球的赤红色迅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蒙蒙的淡淡白光,萧炎稳住身形,目光谨慎的四处扫了扫,最后停在了中央位置那悬浮的神秘骸骨之上

  这里的空间显然便是先前萧炎所见到的光罩,不过或许是因为视觉缘故,此刻的这里看上去似乎宽敞了不少,但也能够一眼可及

  转过头来,萧炎视线先是望向光罩之外,那几只通体血色的火焰蜥蜴人的到来也是被他发现,当下脸色略有些凝重,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岩浆族群居然还真的拥有着如此强者,那几只血色蜥蜴人实力明显比先前被他击杀的那一头为强大,按照萧炎猜测,恐怕已是达到了斗皇巅峰的层次,这不得不令得萧炎心中越发的谨■慎起来毕竟谁能知道,这火焰蜥蜴族之中,是否还拥有着强的强者?

  如果有的话,那可就是有些相当不妙了,虽说借助着异火之能,萧炎的实力在这岩浆之中并不会削弱太多,但这里毕竟是对方的主战场,而且它们◎数量众多,一旦陷入围攻之中,即便是萧炎,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gāi死的,这岩浆世界果然不是表面上那般平静”咬了咬牙,萧炎低声咒骂了一声

  光罩之外的那些火焰蜥蜴人似乎并不能察觉到光罩所在的位置,因此在徘徊了一会后,便只能在萧炎的注视下四下散去,而当最后一道红影消失在岩浆之中时,萧炎方才松了一口气,先前那番大战,虽说击杀了不少火焰蜥蜴人,可也有着不小的消耗

  身体悬浮在这片白茫茫的空间中,萧炎略作歇息,待得体内斗气略微恢复了一些,方才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对着那神秘骨骸所在的方位行去

  随着越加接近那神秘骨骸,萧炎心中所感受到的那股召唤之意也是越加浓郁,现在他也终于是明白,他在岩浆之上感受到的召唤应gāi便是这神秘骨骸或者...那朵yǔn落心炎所发的?

  目光在神秘骨骸之上漂移了一会,萧炎的视线,便是忍不住的投向了骨骸之上的那朵无形之火...

  这朵yǔn落心炎,只有脑袋大小,其内所散发而出的温度,倒是远不及萧炎体内的那yǔn落心炎,如果说萧炎体内的yǔn落心炎是一个成熟体的话,那么面前的这朵yǔn落心炎,则是处于一个幼生期的阶段

  当然,不管是幼生期还是成熟期,这东西毕竟是异火,异火的成形相当之困难,需要无数岁月的累积,而这朵看起来并不算多猛烈的无形之火,所存在的时间,怕也不会太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同一个地方,居然会出现两种相同的异火,这种玄奇的一幕,萧炎可真是闻所未闻

  目光紧紧的锁定着那朵yǔn落心炎萧炎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幼生体的异火,对于“焚决”或许会有着一些作用,但想必不会大到哪里去,毕竟jìnhuà焚◆决是需要一个相当恐怖的能量,而看这小东西,明显尚还不具备

  手掌磨挲着下巴,萧炎沉吟了片刻,手掌猛的一顿,眼中涌现一抹欣喜之色,这幼生体的yǔn落心炎对他虽然用处并非很大,但对于内院来说,却绝◇对是一种天降之喜,只要有了这东西,那么天焚炼气塔便是能够再度重开启,而且效果,还不会比以往有多少减弱,只要有着强者源源不断的对其输送能量或者斗气,那么便是能够令得内院再度将号称“修炼加器”的天焚炼气塔激活

  并且这样不仅能够令内院得利,这朵幼生体的yǔn落心炎,也是能够逐步的jìnhuà,假以时日,必定会jìnhuà成为成熟体的yǔn落心炎,再者,这种从小便是培养而起的异火,以后驯服起来也是要容易许多,不会再出现类似以前那成熟体“yǔn落心炎”那般叛逆,说不定百年以后,jìnhuà得顺利的yǔn落心炎还会成为内院的一大助力

  毕竟异火,迟早都能够jìnhuà出属于自己的灵智,到时候,也与寻常人类毫无差距,而到时候,它必然会将一直催huà它的内院当做自己的家一般的来shǒu护,而如此一来的话,内院岂不是多了一个异类的级shǒu护者?

  想起这般种种对内院的好处,萧炎心中也是泛起一抹激动,他一直在为如何彻底解决天焚炼气塔枯竭的问题而头疼与内疚,如今这出现的yǔn落心炎幼生体,无疑将会极为完美的将这一问题解决掉,而他心中的那丝愧疚,也终于是能够彻底消散

  想到此处,萧炎几乎是忍不住的咧嘴一笑,然后缓步上前,手掌微曲,就欲将那朵幼生体yǔn落心炎捕获

  就在萧炎踏近那神秘骨骸两米距离时,一道璀璨白光突然自骸骨之内爆发而起,突然的变故,令得萧炎一惊,急忙后退,而当其刚刚退后之时却是惊骇的发现,一股巨力,悄然的将自己凝固在了此处

  凝固的身体,令得萧炎脸庞急变幻了起来,在其心中转动着逃生念头时,面前白光缓缓蠕动,最后居然huà为一道虚幻的苍老人影

  人影一身白色袍服,须发皆是雪白之色,面容苍老,平淡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淡淡的精芒,这虚幻人影刚一出现便是令得萧炎感受到了一种由心底蔓延而出的压迫之感...

  “yǔn落心炎?没想到...它还是被人收服了...”虚幻的人影,瞥了萧炎一眼,旋即缓缓的道,声音之中,透着一抹难以言明的意味

  闻言,萧炎心头不由得一惊,他自然是知道面前的虚幻人影是灵魂体,不过没想到对方一眼便是看出了自己体内的yǔn落心炎...

  “不知老先生在此,小子冒味闯jìn,还望见谅”心中念头飞转动,萧炎面前却是极为客气的道

  虚幻人影并未理会萧炎的客套,目光盯着他片刻,旋即手掌一招

  在这道苍老人影的招动下,萧炎猛的骇然发现,自己体内的yǔn落心炎,居然不受控制的飘飞而出,最后落jìn了对方手中

  “老先生,你这是何意?”这般一幕,令得萧炎心头一沉,怒声道

  yǔn落心炎宛如一条无形的长蛇,在苍老人影手掌之上缠绕徘徊,那般乖觉的模样,令得萧炎脸色有些变幻,如今的yǔn落心炎明明已经被他彻底炼huà,怎么可能在一个陌生人手中如此听话?

  “怎么?很奇怪?”似是知道萧炎心中的疑惑,老者瞥了他一眼,嘴角浮现一抹莫名笑意,淡淡的道:“因为我是这yǔn落心炎上一届的主人,虽然你炼huà了它,但它对我依然没有太大的抗拒性,而且控火之术,难道你还能比过我这老头子不成?”

  “上一届的主人?”听得这话,萧炎眼瞳顿时微微一缩,旋即干声笑道:“呵呵,老先生便不要戏耍小子了,当初我在收取yǔn落心炎时,可未曾察觉到它是有主之物”

  “你自然是察觉不到因为我在临死前,便是放其自由,那时候说它是无主之物,倒也没错”白袍老者微笑道

  萧炎咽了一口唾沫,他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见他这yǔn落心炎上一届的主人,如果这老者所说属实的话,那他死亡的时间,恐怕有着不少的年头了,至少,苏千大长老对此是半点都不知情

  不过最让得萧炎担忧的,还是这老家伙会不会把yǔn落心炎给收回去?异火是萧炎的命根子,若是被强行收走的话,将会对他造成巨大的伤害,因此,若是发生这种事情,他即便是拼命,也得将之留下,面前这白袍老者生前或许是绝顶强者,但不管如何,现在只是一个灵魂体,而且看其灵魂淡薄的程度,似乎也并没有遗留太多的力量

  “放心,我并不会◇抢你的yǔn落心炎,严格来说,我早已便是死亡之人,灵魂在这么多年下来,也早被消磨殆尽,如今你看见的,不过是一丝灵魂残留的印记而已,并不能对你造成什么伤害”老者淡淡的道

  被一语道破心中所想,萧▲炎在松了一口气时,也是有些尴尬,当下连忙笑道:“老前辈言重了,不知老先生名讳?”

  白袍老者笑了笑,笑容中有着一份由骨子中散发而出的自傲,道:“老夫曜天火,别人有时也称我为天火尊者”

  “尊者?”

  听得这称呼,萧炎心脏顿时狠狠的跳了跳,对于这个名号后缀,他很明白象征着什么,显然,这位在岩浆深处的神秘白袍老者,当年是一名名震大陆的斗尊强者

  第一,今日三

  PS:下面不算钱

  八月彻底休息了一月,的确不行,九月,斗破再次征战yuepiao榜,,必然将会让大家满意,当然,类似七月那种疯狂,倒是不敢再来,不过土豆也能保证,月初月末保持三,平日保持两,◎若是有特殊事情,会提前请假说一声

  八月休息,也饱受了不少耻笑,原因是斗破的yuepiao只有可怜巴巴的两千点,与七月相比,无疑是杯水车薪,期间也有很多斗破的读者气不过想让土豆拉票,但那一月实☆在太累,土豆知道,想要yuepiao,就得拿出满意的,上个月,土豆拿不出,所以也就不敢要票

  或许不少斗破的读者在书评也因为上月而憋屈,但这个月,土豆会再次努力,所以,也恳请斗破的弟兄,将您们手中的保底yuepiao,投给斗破,如今斗破再次出战,但位置看上去似乎几分钟后便是会落入后面几名,希望大家能为斗破添上那宝贵的一票

  今天回四川,在飞机上码了一章,然后在机场赶忙发了出来,后面还有两章,回家后就码,还是那句话,这个月,交给土豆,yuepiao,就拜托兄弟姐妹了

  希望在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回家后,土豆能很幸福的看见斗破的yuepiao有所涨动,那样土豆会动力十足的...这样的结果,您只需要轻轻的点击下方投yuepiao的位置便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