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血脉中的威压


  第九百零九章血脉中的威压

  liàn制丹药讲究的便是将诸多药材的各种药力,完美融合,这种融合,需要维持在yī个极为精妙的程度之中,而也正因为如此,灵魂力量,方才能够成为取决yī名liàn药师成就的最关键之物

  此次出现的这般变故,有些出乎萧炎的意料,因为他先前那yī步步,皆是完全按照药方之上所说,没有丝毫的差错,但最后依旧是出了问题,显然,这些步骤之中,有着什么东西未曾再其掌握之中

  先前的萧炎,也同样不曾知道哪yī个步骤出现了偏差,但在其双yǎn涌上火焰的那yī霎,方才略有些恍然,问题,不在他所提liàn而出的药粉药液之上,而是在那yī滴青红血液之内

  这滴青红血液乃是从那魔兽干尸之内提liàn而出,其中所蕴含的狂暴能量,远远过了liàn制天魂融血丹的要求,血液之中所蕴含的狂暴之力,光凭龙血芝,骨灵果三种药材之力,根本难以完全的调和,也就是说,血液之力,太强,药材之力,太弱,两者之间,难以达到那yī个平衡的地步...

  想通了问题所在,但萧炎紧皱的眉头依旧未曾舒展而开,如今之计,若是不能将血液之力调和的话,那么便只能另换yī种七阶魔兽之血,但萧炎如今手中,除了这青红血液之外,却是并未准备其他的精血...如此yī来,只能选择前者了啊

  心中闪过念头,萧炎yǎn神也是微凝,手掌yī挥,那停留在半空上的众多光团,被其进入吸掠进入◎药鼎之中,碧绿火焰席卷之下仅仅几分钟的时间,那些药材便是在萧炎那精妙的控制下,缓缓的融合成了yī滴淡蓝色的液体

  萧炎注视着那滴渗透着许些温和之力的蓝色液体,手指yī引,后者便是徐徐降落,旋即□落进了那表面翻腾得越来越剧烈的青红血液之中

  这yī滴蕴含着众多药材精华之力的液体,在落进青红血液之中后,其中所蕴含的温和之力,倒的确是qǐ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血液表面那急伸缩的细长尖刺,缓缓的回缩入体

  望着这yī幕,萧炎也是略微松了yī口气,然而这口气刚刚钻出喉咙那yī霎,便是陡然凝固,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yī股若有若无的威压之感,徐徐的从那滴青红血液之中弥漫而出...

  这股威压之感yī出现,便是令得萧炎体内斗气微微yī滞,旋即,刚刚才平静下来的青红血液,犹如沸腾般疯狂翻涌qǐ来,yī股令人脸色略变的狂暴之力,在其中急的攀升

  突然出现的变故,也是令得在场所有人脸色yī变,那股从血液之中弥漫而出的威压,即便是苏千等人,也是有着yī霎那的惊愕

  “怎么回事?”

  “萧炎拿出的那滴青红血液有问题...这究竟是何种魔兽体内精血?就算是yī些寻常七阶魔兽,也是不可能散发出如此强横的威压啊”

  天空上,众多长老脸露惊容的望着石台上,交头接耳的互相窃窃私语

  苏千与小医仙对视yīyǎn,yǎn中皆是闪过yī抹凝重,从这股威压之感来看,这精血的主人生前,实力定然极为恐怖,说不定,还是那种八阶的绝世凶兽,萧炎是从哪里弄来的如此高等级的魔兽之血?

  在众人惊愕间,谁也未曾发现,那位于小医仙身旁的紫研,在那股威压出现的霎那,犹如宝石般的眸子中,掠过许些奇异紫芒

  萧炎的目光,此刻也是死死的盯着那滴青红血液,最大的问题,果然出在这里...

  “据当日莫天行所说,这魔兽生前的实力,应该是在七阶巅峰,以及突破至八阶的层次,但即便是这等层次的魔兽光凭yī滴精血,也是有些难以散发出如此强横的威压,看来...此兽当真是有些来历不凡”

  萧炎yǎn中闪过许些精芒,青红血液之中所传出的威压,不断的抵御着众多药材之力的中和,似乎在那血液之中,隐隐间有着yī股傲意残存,yī股源自血脉的傲意,这股傲意,不允许它被liàn化成yī枚供人吸纳的丹药

  “不管你生前多么强横,但如今,却只是yī滴血液而已,我还不信,真的收服不了你”

  被那血液之中不断传出的抗拒之意激qǐ了yī丝心中火气,萧炎冷哼yī声,屈指yī弹,yī株龙血芝再度出现在手中,手掌之上,火焰翻腾间,yī口将龙血芝吞噬而进,然后源源不断的诸多药材,也是从纳戒中飞出,投入自火焰之中

  这滴血液的反抗程度远萧炎所料,但也由此可知,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是何等的磅礴,若是此次真的能够将其顺利liàn制成天魂融血丹的话,恐怕其品质,将会达到相当高的yī个层次

  这天魂融血丹,是萧炎为美杜莎所liàn,若她体内真的是那种情况的话,那便说不定是为其儿子或者女儿所liàn,萧炎行事追求完美,既然要liàn那自然要liàn最好的

  心中念头翻滚,那在萧炎掌心中的火焰内,yī滴血红色的液体,再度浮现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望着那滴血红色液体,萧炎yī咬牙,屈指yī弹,后者便是化为yī道红影,投入了青红血液之中

  血红色的药液落进青红血液之中,后者的那股狂暴之力也是为之yī缓,但旋即,在那股威压之下,居然又是生生的提升了qǐ来,而且,似乎是因为萧炎的屡次冒犯,那由血液之中弥漫而出的威压也是越来越盛,到得后来,萧炎视线突兀的出现了许些恍惚,隐约间,他看见yī个极为狰狞与庞大的兽头,从那药鼎之中扑出,对着他狠狠撞来

  虚幻的兽头,并未出现,但萧炎喉咙间依旧是传出了yī道低低的闷哼声,旋即,他便是略微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灵魂力量,居然出现了许些削弱...

  深深的吸了yī口气,萧炎yǎn中的震惊之色也是越加浓郁,在这震惊之中,也是略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没有莽撞的胡乱吞噬这血液,否◆则的话,体内不是得被这东西闹翻天了?

  丹药的liàn制,也是在这yī刻因为这该死的血液,而出现了中断,无fǎ将其中的威压驱逐,那这丹药则是永远不能liàn制成功

  望着石台之上萧炎脸▲◆则的话,体内不是得被这东西闹翻天了?

  丹药的liàn制,也是在这yī刻因为这该死的血液,而zédehuà,tǐnèibúshìdébèizhèdōngxīnàofāntiānle?

  dānyàodeliànzhì,yěshìzàizhèyīkèyīnwéizhègāisǐdexuèyè,érchūxiànlezhōngduàn,wúfǎjiāngqízhōngdewēiyāqūzhú,nàzhèdānyàozéshìyǒngyuǎnbúnéngliànzhìchénggōng

  wàngzheshítáizhīshàngxiāoyánliǎn庞上的凝重,所有人都知道,萧炎这yī次的liàn丹,似乎出现了yī个极大的麻烦...

  “不知道萧炎大哥是从哪里弄来的魔兽精血,竟然蕴含着这等威压,据我所知,在中州的yī些强大的魔兽家族之中,每yī位族人,都拥有着yī块灵碑,灵碑之中,有着yī缕残魂,只要这缕残魂不散,那么其本体之内的血脉,便不会被旁人获得...这与现在这yī幕,倒是颇为相像,不过这里是黑角域,怎会出现这种拥有灵碑的魔兽?”楼阁之上,欣蓝微蹙着黛眉,有些疑惑的在心中喃喃道

  萧炎自然也是不知道这该死的魔兽会不会是中州的某yī个强大家族之内的成员,现在的他,已经被那滴青红血液搞得有些焦头烂额

  在萧炎头疼之间,那远处的紫研,眸子再度闪过yī抹紫芒,旋即身形yī动,便是对着石台闪掠而去,旋即娇小的身躯直接穿过那空间封锁,出现在了石台之上

  “丫头,现在我可没空帮你liàn制丹丸吃...”见到紫研闯进来,萧炎挥了挥手,无奈的道

  “你这样用药物,永远都不能将那股威压驱除,因为这种威压,来源于血脉,虽然我不太清楚这大家伙究竟是属于哪yī种魔兽,但来历绝对不凡,说不定,也是yī些遗传而下的远古异兽”紫研白了萧炎yīyǎn,脆声道

  闻言,萧炎也是yī怔,旋即苦笑了yī声,现在他可不想管这血液主人究竟是不是远古异兽,他只知道,若是再不消除血脉中的那丝威压,他这些极为难寻的药材,就得白白浪费了

  “用我的血液...”紫研眸子紧紧的盯着药鼎之内的那滴青红血液,yǎn中紫芒也是越加浓郁,旋即不待萧炎回应,便是yī咬舌尖,yī滴略带着yī丝紫意的血液,徐徐飘出,然后落在萧炎面前

  望着面前这滴闪烁着莹莹紫意的血液,萧炎yī愣,道:“你的血液能驱除那血脉中的威压?”

  “虽然不知道它究竟是何种魔兽,但直觉告诉我,我的血液,比它强”紫研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哼道

  狐疑的看了这个骄傲的小家伙yīyǎn,萧炎沉吟了yī会,只得叹了yī口气,现在这局面,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依旧不行,那么这liàn丹就得推后了啊

  心中闪过这道念头,萧炎屈指yī引,面前的这滴带着紫意的血液,便是飞进药鼎之中,然后落进那滴青红血液之内...

  随着这滴血液的落入,这片天地似乎都是出现了霎那间的寂静,旋即,萧炎便是惊愕的察觉到,那股由青红血液之中弥漫而出的强悍威压,正在犹如残雪遇见沸水yī般,急消散...

  目瞪口呆的望着药鼎之内的变化,因为灵魂力量遍布其中的缘故,萧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股威压在急消散之间,隐隐中,透着yī份犹如遇见天敌y○ī般的惊恐之意......

  短短几个呼吸间,那令得萧炎无比头疼的威压,便是消失得干干净净,这种变化,让得他愣愣的望着小脸尽是得意的紫研,心中满是疑惑与好奇,这妮子的本体,究竟是什么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