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曹家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曹家【第二】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曹家

  萧炎身形刚刚从炼丹室之内冲出便是见到炼丹室外医仙的倩影,当下快步走上,皱眉道:“生什么事了?”

  望着眉头微皱的萧炎,医仙摊了摊手,道:“叶家出了些麻烦”

  “麻烦?居然还有rén来找叶家的茬?”萧炎目光在四周扫了扫,现原本此处的一些叶家护卫yě是被尽数撤离了去,显然,这次的麻烦,不是什么寻常之事,不过让得萧炎有些奇怪的是,经过上次叶城的大战后,已经很少有rén敢再来招惹叶家,如今这次来的,又是什么rén?

  “这次来的可不是寻常势力”见到萧炎那般模样,医仙似yě是知道他在想什么,xiào道:“曹家,丹域五大家族之一”

  “曹家?”

  萧炎眉头紧皱,对于丹域五大家族,他自然yě是听过,而这曹家,yě正是其中之一当然,rén家这个家族,可并非没落的叶家可以相比,这个家族的炼丹rén才,一直都是层出不穷,而这yě是令得曹家的声望越来越强,五大家族之中,除了那最为低调的丹家之外,怕就是这曹家最强了

  而且曹家yě算是丹塔的高层,有了这层靠山,即便是冰河谷这等势力,★yě不会轻易招惹他们,毕竟丹塔的能量,中州上的rén,几乎没有不知道

  而yě正因为如此,这些年的曹家yě是如日中天,在丹域影响力越来越大,与没落的叶家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们来找叶家的麻烦干什么?”萧炎沉吟道,他倒是没想到这曹家yě会来插上一脚

  “似乎是因为一门亲事的缘故,与欣蓝有关,当初叶重他们走投无路下,便是打算将欣蓝嫁于曹家,如此的话,曹家便是能够帮他们通过考核,但这样叶家难免会逐渐被曹家吞并所以后来在你出现后,叶家便是放弃了这门亲事,但谁料到如今曹家那边又是突然来到,执意要将欣蓝带走”医仙道

  闻言,萧炎脸色yě是微沉,这曹家,倒yě霸道,说是要娶欣蓝,不过怕yě是打的叶家的注意

  “曜老先生呢?”

  “他已在前院坐镇,免得曹家强来”

  萧炎微微点头,略作沉吟,转身便是对着前院行去,沉声道:“走,我倒是要看看,这曹家有何了不起之处强抢rén的这种事,我倒还是第一次见到”

  医仙xiào着点了点下巴,莲步轻移,紧跟了上去

  叶家前院,此刻的这里,大批的rén影簇拥在此处,气氛显得格外的剑拔弩张

  宽敞的前院已经被分隔成泾渭分明的两处阵营,一边自然便是叶家等rén,而另外一边,是将近百道身着淡红袍服的rén影,这些rén笔直站立,气势到是相当的盛气凌rén,那望向对面叶家等ré◎n的目光中,yě是有种高rén一等的感觉,当然,以如今曹家在丹域的地位,yě的确不是叶家能够相比的

  在曹家一行rén最前fāng,有着两名红袍老者,这两rén一脸的漠然,浑身弥漫着磅礴气势,●双手插于袖间,看这模样便不是寻常rén物,当然,最令得rén在意的,倒yě并未这二rén,而是在这两rén面前的一名灰袍老rén以及身着紫色炼药师袍服的男子

  灰袍老rén看上去年纪似乎挺大,满脸重重叠叠的皱纹,犹如行将就木一般,但他能够站在这最前fāng的位置,用屁股想yě知道此rén身份不一般,而且稍有实力者,便是能够现,此rén气息虽说不像其后那两名红袍老者那般磅礴,可隐隐间所弥漫而出的危险气息,却是后者远远不及的

  至于那名身着紫色炼药师袍服的男子倒是颇为的年轻与英俊,不过在那份英俊下,却是难以掩饰一分傲气,当然,凭借着他胸口上的那枚徽章,这份傲气,倒yě没rén会说什★么,因为他有着这种资格

  徽章呈淡蓝之色,隐隐间宛如火焰缭绕,火焰之内,有着一座塔形,塔身之上,闪烁着七颗璀璨紫金星辰,极为的耀眼

  七品炼药师

  而且还是丹塔所颁的炼药师徽章■

  这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青年,居然是一名七品炼药师

  “曹单少爷,我叶家收回当初的约定,的确是不对在先,但在这事先,曹家yě并未对此事有半点的异议,今日却是这般大张旗鼓而来,不知是何意☆?”叶重脸色略微有些难看的望着面前这群来者不善之rén,沉声道

  “呵呵,叶重长老倒是说xiào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既然你叶家当初主动提出,如今又是突然收回,这让我曹家如何对外交代?”身着紫色炼药师袍服的青年,淡淡一xiào,手掌轻握,一缕火焰在指尖跳动,旋即瞥了叶重一眼:“难道叶重长老,是在故意戏耍我曹家不成?”

  闻言,叶重脸色微微一变

  “曹单,你不要强词夺理谁不知▲道你曹家的野心,想要吞并我叶家,少拿这种事做借口”俏脸铁青的欣蓝,却是忍不住草单的盛气凌rén,怒叱道

  青年淡xiào着望着俏脸铁青的欣蓝,微xiào道:“欣蓝,不管怎样,我yě算是你的未婚■夫,你这样对我大呼叫,yě太没规矩了点,日后待得入了曹家,我会教你一些规矩的”

  “曹单少爷,这门亲事,本来就只是双fāng的初步考虑,可还未曾真正的决定,所以我叶家yě是有权利将之收回”叶重面色一沉,道:“欣蓝不会嫁于曹家,这门亲事,以后yě会当做不存在,还望曹单少爷不要继续在这上面纠缠”

  听得叶重此话,曹单双眼微眯,淡淡的xiào道:“呵呵,现在的叶家,还真是有本事叶重长老,莫非你还真以为经过上次叶城的大战后,你叶家便是能够再度恢复当年荣光不成?我曹家,可不是冰河谷”

  话到最后,这曹单话语之中,明显是多了许些森然

  见到这曹单居然如此不客气,叶重脸庞上yě是浮现一抹铁青之色,但却不敢直言顶撞,曹家出了不少yōu秀炼药师,号召力比起冰河谷还要强,而且这些年中,yě没少帮大陆上的一些斗尊阶别的级存在炼制丹药,在这些rén情下,若是曹家有什么要求对fāng大多都不会拒绝,这些rén若是汇聚而来,那等声势,的确是连冰河谷都是比不上

  “咳叶重,有些事,说了就不好收回啊,既然当初都提出了,若是收回yě的确太让曹家面上过不去了,而且与曹家联姻,对你叶◎家,yě有不好处啊”那名从头至尾都是未曾开口的灰衣老rén,这时候终于是抬了抬眼,缓缓的道:“今日我们奉了曹家家主之名,rén,是要带走的”

  闻言,叶重脸色微变,有些忌惮的看了这灰衣老rén◇◎家,yě有不好处啊”那名从头至尾都是未曾开口的灰衣老rén,这时候终于是抬了抬眼,缓缓的道:“今日我们奉了曹家家主之名,rén,是要带走的”

  jiā,yěyǒubúhǎochùā”nàmíngcóngtóuzhìwěidōushìwèicéngkāikǒudehuīyīlǎorén,zhèshíhòuzhōngyúshìtáiletáiyǎn,huǎnhuǎndedào:“jīnrìwǒmenfènglecáojiājiāzhǔzhīmíng,rén,shìyàodàizǒude”

  wényán,yèzhòngliǎnsèwēibiàn,yǒuxiējìdàndekànlezhèhuīyīlǎorén□一眼,苦涩的道:“连苦衣尊者都出亲自动身,曹家还真是看得起我叶家啊与曹家联姻,或许可解燃眉之急,但日后,叶家,怕yě是得彻底的改姓曹了,所以,此事万不能从啊”

  灰衣老者摇了摇头,脚步却是缓缓■的前移一步,而随着他这一步的踏出,一股可怕气势,顿时犹如万丈巨*凭空而起般,陡然充斥这片大厅,令得一些实力不济的叶家族rén,当场便是脸色煞白

  “哼”

  在灰衣老者气势爆间,一道苍老身影yě是突然出现在叶重等rén之前,脚掌一跺地面,无形涟漪自脚掌处闪电般的扩散而出,而与此同时,一股浩瀚气势yě是扩散而起,将灰衣老者的可怕气势抵御而下

  “曹家虽强,但这般仗势欺rén,倒yě太没有大家风范了?”

  那突然现身的,自然便是天火尊者,他目光锁定着灰衣老者,淡淡的道

  “斗尊?”

  突然出现的天火尊者,yě是令得灰衣老者微微一怔,旋即眼神微凝

▲  “这位前辈,晚辈曹单,今日之事是我曹家与叶家之事,还望前辈不要插手,日后若是有需要炼丹之事,或许能够找我曹家”那曹单眉头yě是微皱,旋即拱手沉声道

  面对斗尊,他倒是没有常rén那般惶恐,□以曹家的势大,这些年yě不乏一些斗尊强者想请其族中长辈出手炼丹,因此见得多了,yě就不会感到太过震撼了

  “炼丹?”

  闻言,天火尊者却是一xiào,淡淡的道:“不用了,老夫炼丹,自有合适的rén,而受他之邀保护叶家,老夫怎能不插手?”

  见到天火尊者丝毫不留情面,曹单脸色yě是微微一变,旋即沉声道:“今日之事,乃是家主之命,rén,必须跟我们走,任何rén,都是阻拦不得,否则,便是与我曹家为敌”

  听得曹单这隐带恐吓般的番话,叶家众rén脸色皆是变得相当难看

  “呵呵,曹家倒是好威风,不过今日,这rén,我倒是保定了”

  在大厅中陷入一阵寂静间,一道淡淡的冷xiào声,yě是突然徐徐响起,令得大厅内的叶重,欣蓝等rén先是一怔,旋即脸色瞬间涌上惊喜之色

  第二到

  土豆说过,不管赢,土豆都会四,不会因任何事而有改变

  不论我们最后能否成功,但至少,土豆尽力了

  本月最后八个时,斗破的所有兄弟姐妹,恳请您们再次查看一下个rén中心,说不定,那里还有着一张宝贵的yuepiao

  请让我们战斗到最后一秒,只要尽力,失败亦无悔

  yuepia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