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故人相见


  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故人相jiàn

  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故人相jiàn

  bì蛇三花瞳天地间极为诡异的眼瞳,论起稀罕程度来,恐怕比医仙的厄难毒体还要加罕jiàn,这些年中,萧炎☆仅仅看jiàn过一次bì蛇三花瞳,那便是当初在加玛帝国历练时,在qí大哥二哥所组建的佣兵团内jiàn过一次,不过那时候bì蛇三花瞳的主人,还只是一个怯怯弱弱的女孩,一个因为蛇人血脉而遭受到诸多歧视,嘲○讽的可怜侍女

  当初因为怜悯女孩的凄惨身世,萧炎也是并未将qí视为侍女对待,不仅开导她从那怯弱之中走出,而且还给予了她诸多照顾,后来他从大戈壁历练归来时,却是现女孩已被墨家所擒,为了救回她,萧炎也是费尽了诸多手段,大闹墨家,最后方才将之救出,不过在那最后时刻却是被那所谓天蛇府插手将人截走,虽然药老已经说过,那天蛇府定会好好待她,可这些年里,萧炎心头,也一直的记挂着那个怯怯弱弱的女孩

  而那个女孩的名字,便是叫做青鳞,同时,她也是那bì蛇三花瞳的主人

  听得萧炎嘴中的惊呼声,那女孩也是一怔,目光惊疑不定的望着前者,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闻言,萧炎眼中的惊愕之色浓,他怎么也是想不到,这让得他忌惮不已的对手,居然便会是他当年的那个侍女

  想到此处,萧炎脸色不由得有些古怪,这么多年不jiàn,当年那柔柔弱弱的女孩,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算得上是一个大美人,现在的她,似乎已经再也看不jiàn当年的那种胆怯了

  “怎么了?”

  医仙等人也是闪掠而来,目光奇怪的在两人身上扫了扫,道

  “嗤”

  紧盯着那张有些疑惑的精致瓜子脸蛋,萧炎忍不住的一笑,将玄重尺从青鳞喉咙处移开然后重重的跺在面前,笑道:“丫头,还认得出这把尺子么?”

  青鳞眼睛眨了眨,目光看了看面前那体型硕大的玄重尺,紧蹙着柳眉,这东西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甚至面前这微笑的青年,也是让得她有些熟悉,似乎这些东西,一直存在于她的记忆深处一般

  “加玛帝国,塔戈尔大戈壁,漠铁佣兵团”

  萧炎微笑的望着苦思的青鳞,笑声提醒了几句

  听得这三句话,青鳞身体猛的一颤,旋即双眸瞬间便是睁大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的萧炎,结结巴巴的道:“萧萧炎少爷?”

  “总算记起来了么”萧炎一笑,忍不住的揉了揉青鳞的脑袋,轻叹道:“这么多年不jiàn,倒是长大了啊”

  青鳞被萧炎摸了摸脑袋,脸蛋以及眼睛顿时红润了起来当年萧炎对她如何她心中很清楚,在后来被带到天蛇府后,她也知道了萧炎冒着大险前去墨家解救她,为了这,当初她可是哭了好久,那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胆怯的女孩,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萧炎的侍女,但却是没想到萧炎居然肯为了她这么一个卑微的侍女前去冒险,这在经历了世态炎凉的女孩心中,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一旁的医仙等人jiàn到这几乎是峰回路转的局面,一个个都是有些回不过神来,在场的,也就医仙比青鳞结识萧炎早,但那时候的她,已是独自前往了出云帝国,自然也没有jiàn过青鳞

  “这是什么情况?”紫研嘀咕道

  紫研等人也是摇了摇头,同样不清楚这戏剧性的一幕是从何而来

  “没伤到?”望着青鳞,萧炎又是想起当年那个怯怯弱弱的侍女,不由得柔声道

  “嗯没事萧炎”青鳞有点急促,由于幼年时候留下的记忆太过深刻,因此即便如今的她已是拥有成为大陆一流强者的强悍实力,但不知为何,在萧炎那微笑之下,她总是有种拘束的感觉,就如同孩jiàn到了严厉的家长一般

  “不介意的话,叫一声萧炎大哥也行”jiàn到青鳞这模样,萧炎还以为她是叫不出那当年颇为顺口的少爷,当下笑道现在的前者,已不再是当年的侍女,以她那已经成熟的bì蛇三花瞳,恐怕这个大陆上,已是无人再能够将她收为侍女

  “不■不还还是叫萧炎少爷,我喜欢这么叫”闻言,青鳞连忙摇了摇头,手紧张的绞在一起,这般模样,哪像是将九幽地冥蟒族搞得鸡飞狗跳的凶手?

  萧炎笑笑,也不在意,目光盯着青鳞,道:“当年将你从墨家手中救出◆,最后却是被天蛇府的人截走,他们对你如何?”

  “嗯,他们对我很好,还打算让我成为天蛇府的掌舵人,不过长老们想要撮合我跟上一任掌舵人的长子,我不乐意,便自己偷跑出来了”青鳞点了点头,但有些话,◆她却并没有说出口,她偷跑后先回了加玛帝国一趟,但却早已经物是人非,后来经历一些打听,方才知道,萧炎去了中州,而闲来无事的她,则也是万里迢迢的赶往此处,qí中有着游历的缘故,但多的,却是想要找到某个心中◇烙印极深的人

  这些年因为bì蛇三花瞳的缘故,她的身份不一样了身旁献殷勤的人也多了起来,但真正最让得她难以忘怀的,还是当年自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侍女时,那个年龄同样不是很大的少爷,居然还会冒大险前来救她

  人,最值得回忆的,还是在那落魄年代所经历的人与事,因为那时候的人与事,方才能够在人内心深处,烙下难以抹除的烙印

  不过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几年的寻找之人,终于是在那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个萧炎少爷,这个”

  青鳞绞了绞手,眸中突然绿芒一闪,一只雪白兽便是再度出现在qí手中,后者一被放出来,顿时撒开脚丫子一头窜进了萧炎怀里,哆哆嗦嗦的露出一对大眼睛惊惧的看着青鳞

  抚摸着怀中的丹兽,萧炎不由得苦笑一声,道:“你需要丹兽?”

  闻言,青鳞连忙摇了摇头,不过在jiàn到萧炎那一直盯着她的目光后,方才吞吞吐吐的道:“我是想用丹兽的血液来解我体内的毒”

  “解毒?”萧炎心头微沉,伸出手掌,道:“把手给我,我看看”

  青鳞迟疑了一下,伸出纤细的玉臂,然后放于萧炎掌心中,后者那温暖的大手,令得她有些面红耳◎赤

  萧炎却是并未注意这些,心神一动,一缕灵魂力量便是顺着手掌侵入青鳞体内,而在这番细细查探间,qí眉头也是忍不住的紧皱了起来,他现青鳞体内,甚至连血液中都是有着毒气的掺杂,这种毒气阴寒冰冷,■◎赤

  萧炎却是并未注意这些,心神一动,一缕灵魂力量便是顺着手掌侵入青鳞体内,而在这番细细查探chì

  xiāoyánquèshìbìngwèizhùyìzhèxiē,xīnshényīdòng,yīlǚlínghúnlìliàngbiànshìshùnzheshǒuzhǎngqīnrùqīnglíntǐnèi,érzàizhèfānxìxìchátànjiān,qíméitóuyěshìrěnbúzhùdejǐnzhòuleqǐlái,tāxiànqīnglíntǐnèi,shènzhìliánxuèyèzhōngdōushìyǒuzhedúqìdechānzá,zhèzhǒngdúqìyīnhánbīnglěng,◇如同要将人血液冻僵一般,极为的阴毒

  “这是什么毒?”萧炎皱眉道

  “这是九幽地冥蟒族的帝蟒蚀心毒,乃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奇毒,号称无药可解”青鳞道

  “天地间没有必然之物,正f●ǎn阴阳是天地规律,有毒药,便是有解药,号称无药可解,只是未曾找到解药而已”萧炎摇了摇头,但话虽如此,可qí面色也是略微有些凝重,想必这所谓的帝蟒蚀心毒,他也是有所耳闻

  “据传能够化为兽形的◆丹药体内的血液,能够解万毒,所以我才会来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真遇jiàn了”紫研看了一眼萧炎怀中的雪白兽,道

  “这种品质的丹药,的确能够抗拒不少毒药,但光凭这的话,还不足以彻底清除体内堵塞”●一旁的医仙,也是开口道,她是玩毒行家,自然最有言权

  “嗯,不过不算太大的问题,有丹兽之血帮助,这帝蟒蚀心毒虽然烈,但也不是没办法清除”萧炎点了点头,旋即眉头微皱,道:“你怎么会招惹上九幽地冥蟒族?他们可不好惹”

  “不是我招惹他们,是他们自己招惹的我”青鳞有些委屈,道:“当初我来兽域,只是想找点实力强悍的蛇形魔兽,哪曾想到倒霉的遇jiàn了一位九幽地冥蟒族的长老,他认出了我的三画笔蛇瞳,想要将我抓住,我只好fǎn抗,最后把他给控制了,但最后关头他也传出了信息,搞得最后整个九幽地冥蟒都来抓我,我最后也只好将一些倒霉家伙给抓了”

  “bì蛇三花瞳是所有蛇形魔兽的克星,除了拥有纯粹的远古血脉等极为少数的蛇形魔兽,比如彩鳞姐姐的七彩吞天蟒,qí他的面对bì蛇三花瞳都很危险,你有这种东西,别人不抓你才怪了”紫研撇了撇嘴,看来对于那一夜青鳞对她出手很是有些耿耿余怀

  ○萧炎笑了笑,拍了拍青鳞的肩膀,道:“没事,不用担心,这毒虽然麻烦,但也不是没办法解,不过现在这里并非是解毒的地方,等出了遗迹,我便想办法帮你驱毒,在这之前,你跟着我身边?”

  “嗯”青鳞红着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萧炎一笑,站起身来,这等大帮手能够在身旁,他们的阵容,可是再度迅强盛了几分,此次若是再遇jiàn凤清儿一行人,光是阵容,便是能够稳压他们一头

  *(求推荐票,yuepia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