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三章 际遇


  第一千两百六十三章际遇

  第一千两百六十三章际遇

  客厅之中一道倩影有些拘束的坐于椅上,女子身着淡青色的衣衫,曲线动人的娇躯在衣衫的包裹下显dé颇为动人,但那张娇美容颜,比起以前,却是要略微显dé憔悴一些,在端着茶水时,tā的一对美眸也是不断的在客厅之外扫去

  “嘎吱”

  就在tā有些坐立不安时,那紧闭的客厅大门却是被缓缓推开,旋即一道熟悉的年轻身影缓步而进

  纳兰嫣然美目望着那推门而进的青年,眸中也是掠过一抹复杂之意,这些年萧炎在中州的那些事迹,tā自然也是有所耳闻,谁也未曾想到,自从当初在天山血潭分别后,后者竟然能够在这强者如云的中州,混dé如此风生水起

  虽然心头有些莫名的苦涩,但纳兰嫣然还是迅的压制了下来,如今的tā也不再是当年的青涩女孩,tā清楚的知道,现在tā与萧炎之间有着多大的差距,tā以往的种种骄傲,在这个男人面前,几乎没有半点用处

  “你还好?当初从天山血潭出来后,你已经离开了”萧炎走进客厅,望着那张呼吸的憔悴容颜,心头也是有些感叹,轻声道

  “嗯,那时候有事,便没有一直留下来”

  纳兰嫣然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如今与萧炎对话,其心中竟然是有着许些紧张的感觉,这种紧张,应该是来源于现在双方的身份以及实力,星陨阁出现半圣强者的事,已在中州闹dé沸沸扬扬,虽然这个层次的强者对于纳兰嫣然来说★,显dé极为的遥远,但tā依旧明白这个层次所隐含的含义

  而且即便不提那半圣强者是萧炎老shī,即便光是如今萧炎本身的实力,便足以让dé还是依靠了天山血潭之力,方才在这些年侥幸突破到斗宗层次的★tā仰望

  “你这次来星陨阁找我,应该是有事?”见到纳兰嫣然有些局促的模样,萧炎心头也是略微有种莫名的感觉,面前的这个女子,本应该成为陪伴他一生的女人的但最后,却是差点形同陌路

  闻言,纳兰嫣然玉手也是紧握了起来,迟疑了好片刻,方才道:“我我想请你出手帮帮老shī”

  “果然”

  听dé此话,萧炎心头也是微微一跳,目光微凝,轻声道:“说清楚”

  对于那个曾经是加玛帝国最为高贵,同时也是与他第一个有过那般旖旎暧昧生活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是在萧炎心头有着不的重量,当年他与云岚宗为敌,身为云岚宗宗主的tā,夹在两者之中,那般抉择的痛苦,唯有tā自己方才清楚,后▲来萧炎再度归来,一手将那个养育tā成长的宗门毁灭,原本,tā应该对萧炎心生怨恨,但最后tā却是选择了远离,远离那个有过痛苦回忆的帝国

  伴随着如今的成熟,洗去了当年锐气的萧炎,也是逐渐的明白t□ā所chéng受的一些痛苦,心中,隐隐有着一分心痛的歉意,但这些年,tā却始终并未出现,虽然萧炎明白,身在中州的tā,肯定也是听见了一些自己的传言,但tā却并未来寻找自己

  这个看似坚强,可却满心柔弱的女人,似乎只能以这种方式来逃避着那藏于内心深处的痛苦

  “我是自作主张来的来老shī并不允许我来找你”纳兰嫣然苦笑道

  萧炎微微点头,这点他并不意外,以云韵的性子,就算真遇见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恐怕也不会跑来找他,这个女人,倔强的让人心疼

  “我上次应该与你说过,自从老shī与我来到中州后不久,便是加入了花宗”纳兰嫣然缓缓的道:“这个宗门比较奇异,它只招收女人,而且也没有其他势力那般强烈的侵略性,说起来,倒是宛如隐士门派一般”

  对于这点,萧炎也是颇为赞同,与同为二宗之一的天冥宗相比,花宗的确是要低调无数倍

  “加入这个宗门只是老shī喜欢那里的气氛,所以便挂了一个客卿长老的头衔,而我与老shī便长住在那里来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像我与老shī二人,不会在花宗掀起太大的波澜,毕竟以我们的实力,在花宗,也仅仅只能算作中游而已”

  说到此▲处,纳兰嫣然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苦笑,道:“造成如今局面的,应该是在我与老shī加入花宗的第二年,那时我与老shī独自在花宗范围寻了一处山峰居住,平日也没有什么人来拜访,本来我们也以为整座山峰就我们sh◇▲处,纳兰嫣然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苦笑,道:“造成如今局面的,应该是在我与老shī加入花宗的第二年,那时我与老shī独自在花宗范围寻了一处山峰居住,平日也没chù,nàlányānránliǎnjiáshàngyěshìfúxiànyīmòkǔxiào,dào:“zàochéngrújīnjúmiànde,yīnggāishìzàiwǒyǔlǎoshījiārùhuāzōngdedìèrnián,nàshíwǒyǔlǎoshīdúzìzàihuāzōngfànwéixúnleyīchùshānfēngjūzhù,píngrìyěméiyǒushímerénláibàifǎng,běnláiwǒmenyěyǐwéizhěngzuòshānfēngjiùwǒmenshī徒二人,但谁知道老shī在一次闲逛中现了一处山洞,而在那山洞中,有着一位双腿瘫痪的老婆婆”

  听到此处,萧炎眼中也是略微泛起许些波动

  “这老婆婆脾气很是刁钻古怪,在现老shī后,就直接动手把tā给打了出去,为此老shī还受了一些伤,但tā不仅不恼,结果还给那老婆婆送饭而这一送便送了两年,两年后,那老婆婆终于是肯出山洞,跟我们在一起住了一年”

  闻言,萧炎也是苦笑摇头,给人送两年的饭,也亏dé云韵想dé出来,这dé多无聊多善良的人才能干dé出来啊

  “而那老婆婆在跟我们住了一年后,脾气似乎也是好了许多,这时候我们才知道,tā自称花婆婆但对于tā做什么的,我们都不清楚,而且也没现tā是什么强者”纳兰嫣然叹息道:“不过这位花婆婆似乎命限不久,在与我们生活了一年后,便是走到尽头,而在其大限将至时,tā却不由分说以一种奇异手段,将其毕生斗气封印在了老shī体内,而且还丢给老shī一块玉牌,让tā去当花宗的宗主”

  说到此处,纳兰嫣然抬头看了一眼嘴巴微张的萧炎,苦笑道:“觉dé离奇么?我们当时也是觉dé不可思议,在救这花婆婆的时候,老shī亲自检验过,tā体内没半点斗气的存在,但从最后一日花婆婆的表现来看,tā明显是一位实力达到斗尊巅峰层次的级强者”

  萧炎嘴巴动了动,随便找个地方隐居都能遇见这种际遇,什么叫做福缘,这才叫做福缘啊,跟这比起来,辛苦苦修的他,似乎可以找块石头撞死掉了

  “对于这种突状况,老shī也是相当的无奈,但tā对当什么花宗宗主却没兴趣,所以在将花婆婆安葬后,继续隐居在此,哪料到,就在半年前,花宗现任代宗主却是突然出现,让老shī将宗主玉牌交给tā,老shī不想多事,想了想,也就把玉牌给了tā,结果那女人dé到玉牌后没多久,又找上门来,这一次tā要的,却是花婆婆封印在老shī体内的毕生斗气”说到此,纳兰嫣然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怒火,显然对于那dé寸进尺的女人很是愤怒

  “那花宗宗主是什么实力?”萧炎道

  “tā只是代宗主,但也拥有四星斗尊的实力,不过棘手的并非是tā,而是tā的男伴妖花邪君,此人拥有六星斗尊的实力”纳兰嫣然无奈的道

  “六星斗尊么”萧炎手指轻轻点在桌面上,不愧是二宗之一的花宗,六星级别的斗尊,放眼中州,都已是能够算做颇为不错

  “云韵dé到了那位花婆婆的传chéng,还不是他二人的对手?”萧炎略微有些奇怪的道

  “那等庞大的斗气,老shī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炼化?”纳兰嫣然苦笑一声,道:“如今那封印已经融入老shī体内,若是要取出的话,必伤及老shī性命,那恶毒女人,分明是想要取老shī的性命”

  “不过还好,似乎花婆婆在生前曾经安排过什么,因此有着不少长老站在老shī这边,因此那女人方才不敢强行抢夺,但却定下了赌约,要与老shī比试”

  “比试的话,本来算是公平,但花宗却是有种奇怪的规定,那便是男女二人可以同时迎敌,也就是说,那女人可以和妖花邪君一起出”纳兰嫣然苦笑道

  “同时出手?”闻言,萧炎眉头微皱,一名四星斗尊与六星斗尊联手,这倒的确是太欺负人了点

  “这比试,老shī也应了下来,想必tā也是被纠缠dé烦了”

  “tā没脑子么?”萧炎忍不住的怒道,这是送死么?

  纳兰嫣然一声轻叹,美眸望着面前脸庞隐隐噙着一丝怒意的青年,道:“所以我只好偷偷来找你了,你若是不出手的话,老shī此次,或许便是凶多吉少了所以,请你帮帮老shī,好吗?”

  听dé纳兰嫣然那带着一丝恳求的细弱声音,萧炎也是缓缓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比试还有多久时间?”

  “半个月”

  求yuepiao

  ps:马上便是的一周了,恳请诸位兄弟姐妹们看完投一张推荐票,那很重要分感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