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那可未必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那可未必“咻”

  取出菩提子,萧炎手掌在面前虚空一抹,一株株药材便是源源不断的从其纳戒之中飞出,zhuǎn眼时间便是密密麻麻的遍布了其头顶上空,粗略看去,恐怕有着不下于千钟”如此可怕的数量,就算是周围的那些炼药师,看得都是略微有些砸舌

  对于众人的惊讶,萧炎倒是未曾理会,手指轻点虚空,那药材洪流中,顿时分出众多药材,然后迅投入药鼎之内,被鼎内的那条火龙,一口吞噬

  天空上,密密麻麻的药材在萧炎的控制下,几乎是连成了一条线,源源不断的投入到药鼎之内,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一种恐怖的能量波动,便是自药鼎之中弥漫而开,令得周遭的空间缓缓的波荡着

  “这么多的药材,已经出了炼制菩提dān的数量,他难道不是在炼制菩提dān?可为何大多数的药材都与炼制菩提dān的相仿?”玄空子眉头紧皱,喃喃道

  对于他的这等问题,药老三人也是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们同样并不清楚萧炎究竟想要干什么

  “现在便只能等待最后的结局了”几人轻叹一声,在心中的疑惑压下,开始全神注视着场中的比试

  萧炎炼dān,所引的动静虽说不,但却并未让得所有人目光一直停留在他那里,这里是dān塔所汇聚的,都曾经是在中州上拥有着极为响亮名头的炼药宗师,他们的眼界不仅极高,而且与萧炎同台的那些炼药师,也全都不是省油的灯,个个炼制间,都是风雷之声相随,声势相当不弱,这种比试若是放在中州之上,不知道会让得多少炼药师如痴如醉,在那众多的炼dān之处,除了萧炎之外,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候老怪所处的位置,不管这个老怪如何的不讨喜,但他的炼药本事,却是母庸置疑,能够差一点便是夺走药老的dān会冠军之位,这便足以说明他在炼药术上的天赋,而且现在的候老怪”也不再是当年的年轻人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他的炼药术,无疑是迅猛暴涨,即便是放眼这dān塔之中,能够胜过他的人,也是屈指可数,说起来,候老怪应该能够算做此次长老竞选之中,胜算最大之人

  此刻的候老怪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药鼎之中,在他的周围,几圈药材洪流不断旋zhuǎn着,每隔一会时间,便是会有着一株株泛着浓郁能量的药材被其投入药材之中,然后迅提炼,凝实,那重重步骤也是做得无比熟练,举手投足间透着透着一股宗师风范

  在那石台之上”七位长老目光缓缓的在场中枉过,最后也是微微点头

  “看来此次侯庆★获胜的几率很大”一名长老望着候老怪那般声势不由得微笑道,而听得他的话周围的几位长老也是微微点头,候老怪的炼药术,比起他们,都是不遑多让

  在他们中间,那位身着麻衣的大长老,却是未曾说话,双手插◆huòshèngdejǐlǜhěndà”yīmíngzhǎnglǎowàngzhehòulǎoguàinàbānshēngshìbúyóudéwēixiàodào,értīngdétādehuàzhōuwéidejǐwèizhǎnglǎoyěshìwēiwēidiǎntóu,hòulǎoguàideliànyàoshù,bǐqǐtāmen,dōushìbúhuángduōràng

  zàitāmenzhōngjiān,nàwèishēnzhemáyīdedàzhǎnglǎo,quèshìwèicéngshuōhuà,shuāngshǒuchā□于袖间,平淡的目光却是zhuǎn向了萧炎所在的方向,这些年中,能够让得他都是略微有些看不透的人,极少极少,然而,那位名为萧炎的年轻人,却是不知为何,再度让得他出现了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得他略微的有○些预感,此次选拔,恐怕会有一匹黑得无法再黑的黑马闯出来……,炼制dān药,特别是炼制高阶dān药,所需要的时间,一般都不会太短,例如萧炎他们这种级别的炼药师,炼dān一炼便是十天半个月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对于这一点,周围的炼药师们也是极为清楚,因此也并未表现出什么不耐,反而是看得津津有味,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些炼dān比试,别人或许有些不耐,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显得精彩无比

  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zhuǎn眼间,便是五日光景过去,在这五日之内,有着不少药鼎之中传出了能量紊乱的波动,最后进而引能量暴动,令得药鼎之内的诸多药材精华毁于一旦,不过对于这种失败,倒没什么人沮丧,炼dān中经历失败,对于在场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他拥有着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即便是萧炎,也无法说出这种话,因为在这五天中,他失败的次数相当的频繁,足足毁了三鼎药材……,失败的原因,各自都拥有着一些,不过所幸的是,经历了三次的失败,萧炎炼制的度,反而是越来越得心应手,显然是在失败中,得到了不少的经验

  不过经历了这五日之后,后面的时间中,众人明显都是开始进入◆正轨,失败的次数,也是逐渐的减少,因此,又是待得五日时间过去时,一些人的药鼎之中,已是逐渐有着dān药雏形的影子,而且周遭天地间的波动,也是越来越剧烈……,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广场之上的气氛,反而是越来☆越紧硼,所有人都能够预感到,最为精彩的时候,或许不远了“轰”

  天空之上乌云骤然涌现,雷霆如同银蛇一般在云层之中迅穿梭片刻后,云层逐渐的涌现一层层的颜色,直到这种颜色出现到了第七种之后,方才缓▲缓的停止

  七色dān雷

  这若是放在中州上,必然会引来无数道震撼目光,然而在这里,望着那七色dān雷,不少人都是摇了摇头,这种结果,明显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在这三天中,他们已经见●●到了五次七色dān雷“又是一次七色dān雷啊”玄空子望着天空上的dān雷,笑道

  “林老头看来有些郁闷啊”药老笑着看了一眼那位招来七色dān雷的老者,此刻的后者,正一脸无奈的摇着头,显然是对自★dàolewǔcìqīsèdānléi“yòushìyīcìqīsèdānléiā”xuánkōngzǐwàngzhetiānkōngshàngdedānléi,xiàodào

  “línlǎotóukànláiyǒuxiēyùmènā”yàolǎoxiàozhekànleyīyǎnnàwèizhāoláiqīsèdānléidelǎozhě,cǐkèdehòuzhě,zhèngyīliǎnwúnàideyáozhetóu,xiǎnránshìduìzì己的成绩并不满意

  玄衣也是笑吟吟的点了点头旋即具光zhuǎn向萧炎所在的方向,轻声道:“现在场中,似乎就这个家伙最气定神闲了啊”

  闻言,药老也是苦笑着点了点头,别的人快的都已经招来dān雷,慢的也逐渐的有了dān药雏形的影子但就这个家伙药鼎中,没有半点的反应而且萧炎的脸庞,也不显丝毫的急色,看上去也不知道是从容还是破罐子破摔

  “候老怪应该在三天之内便是能够成功凝dān,若是我看得不错的话他此次炼制的,应该是“炎魔清玄dān这dān药若是炼制成功,必然会引来九色dān雷……”玄空子道

  “嗯,这老家伙这些年的炼药术,提升了不少啊”药老微微点头道

  “如果萧炎想要胜他的话,便是真的必须炼制九品dān药了,但菩提dān再如何提升,都是无法突破到九品”玄衣道,虽说萧炎卓经在dān会上使用外物强行提升了dān药的品质,但现在却是行不通,毕竟九品与八品,可是两种jié然不同的概念

  “他应该有他的想法”

  药老迟疑了一下,只能这般说道,不过,到了现在,他心中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萧炎所炼制的这些药材,并非是他所传给萧炎的两卷九品药方中的任意一种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萧炎拥有着其他的九品药方的话,那么……,这个子便是在胡槁乱搞

  三天时间,zhuǎn瞬既过,如今的广场上,已是仅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人还在炼制,其余人,大多都是成功引来dān雷并且退下去

  而众人的目光绝大多数都是汇聚在两人身上,候老怪以及萧炎,前者的dān药,众人都是已经分辩了出来,如果dān药成功出世的话,必然能够引来九色dān雷,这是至今为止,选秧中所出现的最强dān雷,而至于后者么,则是完全以怪异举动引来了那些目光,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的药鼎中,便没有任何dān药的雏形,唯有着那条火龙,在其中不断的盘旋舞动,但在这条火龙内,他们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dān药的波动

  “轰”

  在众人因此而满头雾水时,那天地间猛的传出一道低沉巨响,一股极强的能量波动,骤然扩散而出旋即,天空之上,云层闪电般的凝聚……,“候老怪的dān药要炼制成功了?◎

  见到这一幕,顿时有着人惊呼出声

  在那众多目光注视下,候老怪意气风的站起身来,那宛如死人脸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旋即,他嗤笑的瞥了一眼萧炎所在的方向,双手负于身后,望着天空上的雷云,那里的雷云在经过几番翻腾之后,终于是不出意外的涌现了九彩之色“果然是九色dān雷”

  见状,众人也是忍不住的惊叹道

  “哈哈,药尘,看来这一次是老夫胜了”

  候老怪望着那雷云,片刻后zhuǎn过头,望向人群中的药老,冷笑道

  听得他这话,药老眉头不由得一皱,刚欲说话,一道淡笑声却是徐徐响起

  “那可未必”

  听得此话,候老怪面色一沉,目光顺着声音传来出望去,却是见到那一直闭目的萧炎,却是在此刻,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第三

  斗破两周年,求yuepia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