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屠龙剑


  一头修长紫发,自然便是紫研,但后者此刻的身体上,却是弥漫着一zhǒng让得萧炎心惊肉跳的可怕威压,这zhǒng威压,似乎是来源于其手中所握的那一柄液体般的金色长剑……,

  南龙王同样◇是呆呆的望着自己kōng荡荡的手臂,在化成龙臂之后,其身体的防御力已是达到了一个极短恐怖的地步,就算是被一名达到五星斗圣的强者硬轰一记,其手臂都不会如此轻易的便是被切断,然而

  “屠龙剑?是屠☆◇是呆呆的望着自己kōng荡荡的手臂,在化成龙臂之后,其身体的防御力已是达到了一个极短恐怖的地步,就算shìdāidāidewàngzhezìjǐkōngdàngdàngdeshǒubì,zàihuàchénglóngbìzhīhòu,qíshēntǐdefángyùlìyǐshìdádàoleyīgèjíduǎnkǒngbùdedìbù,jiùsuànshìbèiyīmíngdádàowǔxīngdòushèngdeqiángzhěyìnghōngyījì,qíshǒubìdōubúhuìrúcǐqīngyìdebiànshìbèiqiēduàn,ránér

  “túlóngjiàn?shìtú龙剑?你竟然能够召唤出屠龙剑?”

  这般呆滞持续了瞬间,终于是被那断臂处传来的剧痛所惊醒,南龙王猛的抬头,望着那踏着虚kōng而来的紫研,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后者所握的金色液体长剑之上,当下眼瞳便◇是骤然缩成针孔大小,惊骇的尖叫声,忍不住的从其嘴中难以置信的吼了出来

  一旁,西龙王心头也是狂震,原本赤红的双眼中也是涌上一股惊骇欲绝之意,他浑身颤抖的望着紫研手中所握的金色液体长剑,脸庞上,□终于是涌上一抹恐惧的意味

  屠龙剑,并非是说的一zhǒng武器,而是太虚古龙一族之中的一zhǒng至强斗技,这zhǒng斗技,唯有拥有着最为精纯的王族血脉的古龙,方才能够施展而出,甚至,即便是他们三大龙王,都无法将其施展,然而”他们却是未曾料到,现在的紫研,居然便是能够将其召唤出来,要知道,就算是上一任龙皇”都是在实力达到六星斗圣之后,方才能够勉强召出屠龙剑,而现在的紫研,不过才四星斗圣初■期而已

  屠龙剑,顾名思义,是专门用来屠龙的,这算是一zhǒng专属于龙皇的手段,除非实力远胜于施展屠龙剑的古龙,否则,任何古龙,在此剑之下,都是如同豆腐一般的脆弱

  “屏龙剑……“,◇

  东龙岛上,所有的人都是在这一刻顿下了身子,抬起头来,目光泛着浓浓的畏惧之意的望着那踏于虚kōng上的倩影”就算是玄魔这等强者,身体都是忍不住的一阵颤抖,那是来源于血脉之中的畏惧与恐惧,屠龙剑,是所有太虚古龙心中最为惧怕的东西

  “龙皇陛下居然召唤出了屠龙剑……“,

  东龙岛的诸多长老,也是浑身颤抖的望着虚kōng,激动得老泪纵横,能够召唤出屠龙剑的龙皇,才是真正的龙皇,从此以后,紫研方才具备了号令古龙一族的权威

  “屠龙剑已出”谁是真正的龙皇,你们还执迷不悟,小心日后屠龙剑临头,万劫不复”东龙岛大长老悬浮半kōng,拉着龙形拐杖,厉声大吼

  听得他这等吼声”三岛的一些战士面色都是有些变幻”甚至于连玄魔三人都是不敢在此刻说半句话,屠龙剑的威压,从那虚无之中扩散而开,让得他们有zhǒng如芒在背的感觉,仿佛那屠龙如屠鸡一般的恐怖东西,会突然落下,降临在他们脑袋之上一般

  “嘭嘭”

  寂静笼罩着东龙岛,片刻后”终于是有着三岛的战士忍受不了那zhǒng源自于血脉的威压,对着那遥遥虚kōng,跪伏而下……,

  而伴随着第一批人的●跪下,不久后,越来越多的古龙在挣扎中有了抉择,选择了臣服

  见到这一幕,玄魔等实力强悍的三岛高层,面色也是逐渐的苍白,他们知道,今日,真的是大势已去,日后,东龙岛必然会远远的过三大龙岛……, ○
  “快走”

  在东龙岛上局势大变shí,那虚无之上,西龙王也是强行压抑下心中那股恐惧,一声怒吼,身形瞬间暴退,而一旁的南龙王,也是在顾不得那断掉的手臂,一脸惊骇的急急后退

  “叛逆之辈,屠龙剑,斩之”

  紫研紫色双眸冷漠的望着那暴退的二人,冰冷彻骨的声音从其嘴中传出,旋即那屠龙剑缓缓举起,对着西龙王隔kōng一挥

  一剑挥下,仿佛有zhǒng奇异的波动,从剑尖处闪电般的弥漫而出

  在那一剑挥下shí,西龙王也是有所察觉,当下眼中恐惧之意甚,一道低吼从其嘴中传出,顿shí,他的脑袋,身体,手臂,大半个身体,都是涌上层层龙鳞,这些龙鳞泛着奇异的光泽,◎仿若坚不可摧

  然而,这等看似极端强悍的防御,在一息之后,却是直接崩溃瓦解,那自屠龙剑中传出的奇异能量,透过虚kōng,在其身体上,轻轻划过

  “嗤啦”

  波动掠过,西龙王的脸☆色瞬间惨白,一口鲜血狂吐而出,惊骇的低头,却是见到”一道巨大而狰狞的伤口,从其肩膀处斜滑而下,直自其腰间,那里所布满的坚硬龙鳞,就如同豆腐一般,裂开两半,那裂开处,极其的光滑,而在那龙鳞之后,鲜血如同溪流一般滚滚而出,隐约迈能贝到其体内跳动的内脏

  一剑,西龙王重伤,屠龙剑的威力,对于太虚古龙来说,的确是堪称恐怖

  “啊”

  凄厉的惨叫,在瞬间后,便是从西龙王嘴中惊天动地的响起,深入骨髓般的剧痛,让得他身体激烈的颤抖着,一**的眩晕,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神智

  西龙王身旁不远处的南龙王见到这一幕,手脚都是冰凉了下来,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这zhǒngshí候,也没有了什么救人的心思,他现在唯一的念头,便是赶紧离开这里,那屠龙剑的威压,几欲让得他崩溃

  “咕……”

  萧炎也是咽了一口唾沫,心头满是震撼,对于这三个家伙的防御力有多恐怖,他已经亲自体验过,连他最强的毁灭火莲,都仅仅只是让得他们出现了伤势,但紫研这轻飘飘的一剑划下,就差点直接要了西龙王这条命,

  “快逃”

  南龙王吼了一声,身体急暴退,那西龙王也明白留下来便只有死路一条,一把捂住胸膛那狰狞的伤口,傲动着体内斗气,疯狂的暴退

  “境”

  萧炎的身旁,紫研缓缓走过,她目光冷漠的望着逃通的二人,手中的屠龙剑,再度举起,旋即轻划而下

  在其这一剑划下的霎那,萧炎突然见到,紫研那紫色长发中,突然有着一小缕,化为了灰白之色……,

  “这屠龙剑在消耗紫研的生命力”见到这一幕,萧炎心头顿shí狠狠一震

  “你想要赶尽杀绝,本王跟你拼了”

  见到紫研又是一剑划下,西龙王与南龙王心中顿shí涌上一股死亡临近的味道,现在他们都已是重伤,这一剑下来,必然是凶多吉少,而且先前的经验也告诉他们,在屠龙剑下,他们是逃不掉的,当下两人也是被迫疯狂,一大口淡金色的血液,突然从两人嘴中喷出

  “龙皇钟”

  金色血液在两人面前飞化开,然后化为一鼎足有数十丈高大的金色巨钟,将西龙王两人包裹而进

  “钱”

  金色巨钟刚刚成形,那奇异的波动便是闪电掠来,最后重重的轰击在金色巨钟之上

  “砰”

  巨声传出,金色巨钟陡然泛起一圈圈剧烈的涟漪波动,旋即便是在西龙王二人惊骇的目光中,爆炸开来,

  “嗤”

  金色巨钟爆炸,残余的波动,已经波及到其中的西龙王二人,当下两人的一条腿,便是直接飞落而去,短短几分钟shí间,两大龙王,便是变成残疾龙王……,

  “叛逆之徒,也配施展龙皇之力?”望着极其凄惨的二人,紫研脸颊上也是掀起一抹冷笑屠龙剑,毫不留情的再度划下

  “噗嗤”

  这一剑,并没有顺利的划下,在刚刚举起一半shí,紫研娇躯便是一颤,一口暗金色的血液从嘴中喷出,面色也是苍白下来

  不过虽说一剑没有彻底划下,但依旧有着一股波动传出,飞快的掠向南龙王二人”而在重伤状态,两人也是只能惊骇与恐惧的感受着那股越来越近的波动

  “咻”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被那波动波及shí,一道身影快若闪电的掠来,正是那一直未曾现身的北龙王,他一把抓住两人肩膀,直接一金色血液喷出,度暴涨,几个闪烁,便是消失在了虚无kōng间之中

  “啊”

  那道人影消失后不久,那逃窜的方向,便是传出一道凄厉惨叫,显然并没有逃过那一缕奇异波动的追杀

  “三大龙王败了……””

  见到那狼狈逃窜而走的三道身影,东龙岛上,玄魔等人身体顿shí冰☆凉了下来,旋即身体猛的拔地而起,与一些三岛长老同shí对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这个shí候,再留下来,就是找死的了

  “好恐怖的剑……“,

  萧炎望着北龙王三人消失的身影,旋即目光转向紫◆☆凉了下来,旋即身体猛的拔地而起,与一些三岛长老同shí对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这个shí候,再留下来,就是找死的了

  “好恐怖的剑……“,

liánglexiàlái,xuánjíshēntǐměngdebádìérqǐ,yǔyīxiēsāndǎozhǎnglǎotóngshíduìzhesìmiànbāfāngtáocuànérqù,zhègèshíhòu,zàiliúxiàlái,jiùshìzhǎosǐdele

  “hǎokǒngbùdejiàn……“,

  xiāoyánwàngzheběilóngwángsānrénxiāoshīdeshēnyǐng,xuánjímùguāngzhuǎnxiàngzǐ研手中那仿佛液体般的长剑,不由得在心中轻吸了一口冷气

  第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