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药典开始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药典开始

  “魂虚子…老师认识他?”

  药老的反映,也shì让得萧炎微微一怔,目光望向天空上那道黑衣中年,眉头轻皱,又shì魂族的人,这些家伙,总shì神出鬼没

  “还记得我当初与你所说的小丹塔之变么?那位曾经潜伏在小丹塔之中,并且最后背叛打伤他的师父逃走的那位魂族之人”药老沉声道,声音之中,有着说不尽的厌恶

  “那人就shì魂虚子?”萧炎心头一震,惊声道

  “嗯”药老缓缓点头,目光注视着天空上的魂虚子,声音冰冷的道:“这个家伙在魂族之中地位极高,就算shì魂灭生都比不上他,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连他都shì被这药典给吸引来le”▲

  “魂虚子对于魂族相当的重要,若shì我所料不差的话,魂殿收集那诸多灵魂的阴谋,应该也shì有着他的谋划,若shì能够将其除去,不外乎断le魂族的左膀右臂”

  间言,萧炎眼眸虚眯,眼◎中有着许些寒芒流动,对于魂族,他shì欲除之而后快,若shì有机会的话,倒可以试试能否将这魂虚子给宰le

  “不过也不要大意,这魂虚子在炼药术上的造诣极其之高,不然当年也不会被小丹塔塔主看中并且收为弟子,再加上如今这么多年的修炼,其炼药术必然已到le一个高深莫测的地步”药老轻声道

  萧炎点le点头,能够在强者如云的魂族之中拥有着如此地位,说其shì庸人的话,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轻敌之事,他自然shì不会为之

  ………………………………………………………………………………………………

  “魂虚子这家伙怎么来le,我药族可没有邀请他”

  “哼,魂殿多年来一直在抓捕灵魂,甚至不择手段的对炼药师出手,夺其灵魂,这之中,肯定shì少不le魂虚子的指示”

  “不能让这种人参加我药族的大典”

  魂虚子一露面,立刻便shì引来众多药族长老的激烈反应”一道道怒目都shì对着前者投射而去,厉喝声不绝于耳的响起

  在首位上的药丹族长,与一旁的万火长老对视le一眼,发现彼此都shì紧皱着眉头,显然这不清自来的魂虚子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对于魂族,药族一向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这个远古种族比他们悠久许多,数千年来,不论其他远古种族如何的变迁,但唯有魂族,依旧保持着神秘与诡异,偶尔间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却shì让得人不得不万分忌惮

  再加上这些年灵族与石族诡异消失的缘故,药族,雷族”炎族三大远古种族,对于魂族与古族也shì心生le戒备,所以当在见到这魂虚子竟然不清自来时”心头都shì有些不愉,不过好在他们也清楚现在的局面,因此至少脸庞上,还保持着身为东道主的笑容

  “呵呵,看来药族朋友似乎并非很欢迎我啊,这与药族的好客之道,有些背道而驰啊”天空上”魂虚子双手负于身后,目光直接望向药丹,淡笑道

  “魂虚子,我药族,可并没有邀请你,而且如今魂族与古族,与其余远古种族之间,可并非以往,你的这些行为,说不定可能会加深我药族对魂族的怀疑”万火长老沉声道

  “正shì因为不怕你们加深怀疑,今日我方才前来”魂虚子一笑,道:“这药典号称斗气大陆级别最高的炼药师大会,呵呵,对于那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我倒shì略有着一些兴趣,若shì万火长老有那资格将此名送予我,我现在便可离去”

  “狂妄”

  魂虚子此话,立刻便shì让得一些药族长老怒声斥道

  “呵呵,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我药族可还没那资格随意颁给谁,这个名衔,唯一能够依靠的,便shì自身的炼药术”药丹淡淡一笑,道:“既然你对这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如此热衷的话,那便留下,我药族并非轻客之族,只要你能遵守我药族的规矩,那便shì药族的客人,如若不然……就算你shì魂族首席炼药师,或许老夫也得出手将你留在这里”

  话到最后,药丹苍老的脸庞之上,也shì掠过一抹凌厉杀伐之色,一族族长之威,倒shì让得人暗自凛然

  “族长,这样shì否有些不妥?”

  见到药丹竟然允许这魂虚子留下,周围的那些药族长老顿时大惊,万火长老迟疑le一下,也shì开口道

  “药典shì我药族之中最为盛大的活动,在这么多人面前,总不能将人无故驱逐,那样反而让人觉得我药族蛮横,魂族虽然需要防备,但今日这药界之中如此之多人汇聚在此,难道还怕什么人敢乱来不成?”药丹摆le摆手,平静的道:“待会老夫会紧盯他,若shì他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老夫便亲自出手将其擒杀”

  见到药丹坚持,众人也只能点le点头

  “还shì药丹族长大量”魂虚子轻笑le一声,唇角微掀,一抹诡异笑意自眼中迅闪掠而过,旋即其身形一动,便shì在那众多目光下直接出现在le一方石yǐ上,而这个位置,正好就在萧炎,药老二人不远处

  “药尘,你倒shì收le个好弟子,即便我深处魂界,可你这弟子的名头,依然shì如雷灌耳啊”在石yǐ之上坐下,魂虚子目光一转,便shì望向药老,嘴角浮现一抹古怪笑容,道

  “如雷灌耳之名,谁能与欺师灭祖的魂虚子相比?”药老一笑,摇着头道

  “唔,我生来便shì魂族的人,拥有着魂族的血脉,灭祖这事,可还说不到我头上来,至于欺师,呵呵,我可没将那老鬼认作老师”对于药老那噙着讥讽的话语,魂虚子却shì看似认真的摇le摇头,旋即双眼眯成一个危险的弧度,漫不经心的道:“药尘,其实你应该谢我来着,若非当年我看中你想让你为我魂族效力,你早早便shì魂飞魄散,哪还有时间等你这弟子前来救你?呵呵,不过也无碍,跑le的,再抓回来便shì,到时候天府联盟什么的,自然会明白他们的天真之处”

  听得此话,药老的面色顿时阴沉le下来,一旁的萧炎倒shì面不改色,轻轻一笑,不过却并未与其对话,袖袍随意一挥,身旁站立的北王便shì陆然暴射而出,一闪之下,便走出现在le魂虚子身侧,凌厉的腿风,宛如锋利的巨刃一般,狠狠的便shì对着后者怒削而下

  “哼”

  突然而至的攻击,即便shì那魂虚子都shì错愕le一瞬,想来shì未曾料到萧炎竟然如此的凶悍,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让人动手,不过他也并非什么寻常人物,当下便shì一声冷哼,周遭空间一阵扭动,身影直接shì诡异消失而去,再次出现时,已shì在远处的一张石yǐ上

  “砰”

  北王一脚直接shì将那石桌石yǐ轰成粉末,然后它便shì顿下le身子,目光漠然的看le魂虚子一眼,走回萧炎身旁,再度如同雕塑般的站立不动

  萧炎手握着玉杯,一旁的娇俏侍女顿时乖巧的走上,为其斟满药族调配的香味满溢的药酒,他轻抿le一口,这才施施然的微笑道:“叛师无义者,还shì离我远一点得好……”

  “呵呵,好一个萧炎……”

  远处的石yǐ上,魂虚子脸庞上也shì浮现一抹笑容,笑容森冷彻骨,他盯着萧炎,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徐徐的自其体内蔓延而出,令得不少药族长老都shì面色微变

  “魂虚子,今日shì我药族大典,禁止动手,若shì违规者,将被驱逐药界

  ”一直坐在首位对两人争斗不闻不顾的药丹,这个时候,却shì抬起头来,淡淡的道

  “呵呵,既然药丹族长都开口le,那自然shì得遵命”

  闻言,魂虚子脸庞上森然笑容微微一凝,旋即越发扩大,然而,其眼中,森冷光泽却shì越来越浓郁,这老鬼在萧炎出手时不开口,在他要反击时却走出来展现公正,这可shì摆明leshì要当着这些人的面削他一削啊

  “好一个药族”魂虚子心中一声冷笑,眼神也shì越发的诡异

  药丹也并未理会魂虚子的面色,目光缓缓的在四周扫过,在掠过萧炎身上时,多顿le顿,然后平淡的声音,徐徐传开,宛如闷雷一般,在这一片天地之间,响彻而起

  “时chén已到,药典开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