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两个英雄的诞生


  敦尔刻海港区滨海大道,米罗男爵好像死了亲爹娘一样哭丧着脸,佝偻着腰站在一片狼藉中。jǐ个身披重甲忠心耿耿的骑士紧紧的守卫在米罗男爵身边,甚至还有一个身穿黑色斗篷,袖子上绣了jǐ个神秘莫测的六角形图案的fǎ师跟在一旁。

  无数火把照亮了这一段滨海大道,四头bèi炸得稀烂的黑骏骑,血肉遍布方圆百米。积雪和血混在一起,在寒风吹袭下已经冻成了红色的血冰。马车bèi烧成灰烬,黑色的灰和残留的一些木炭也乱杂杂的洒在地上,黑的、红的、白的混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血肉屠场一般。

  雅和灵的那个中年人护卫的尸体倒在地上,他的上半身jǐ乎bèi炸断,下半身两条腿bèi黑虎家族的打手肆意践踏了一番,腿骨扭曲,呈现出一个怪异的角度。

  从巴尔的手上救出了雅和灵的那个黑人大汉躺在防波堤上,他的太阳穴上有一个贯通的鹅蛋大小窟窿,显然是bèi某种强力的箭矢射穿了脑袋而毙命。更让人觉得诧异的就是,他的两条胳膊一左一右飞出了十jǐ米远,粗大的胳膊插进了积雪中,宛如墓碑一样斜斜的指向了天空。

  除开这个倒在防波堤上的黑人战士,还有另外七具bèi烧得jǐ乎融化,只能看出一点儿人形的尸体一字排开,稳稳的站在一个小巷口。这七具尸体好像融化的琉璃一样,表面呈现出瑰丽的七彩色泽。已经bèi烧成了这种样子,他们还稳稳的站在那里,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威严和煞气弥漫四周,让呼啸而过的寒风都▲凭空添了jǐ分杀意。

  米罗男爵用洁白的手绢捂住鼻子,左手杵着拐杖,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

  眼看翻过年,等得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就能从敦尔刻市长的职位上卸任了,他就能带着妻子儿女孙儿孙□女一大家子回去黑shí城养老。带着他从敦尔刻市长的职位上搜刮的油水,不要说他的晚年会异常的逍遥富贵,就算他的儿女他的孙儿孙女甚至是他的曾孙一代都可以安享富贵。

  只要再熬三个月,他就能回老家安心养老!

  但是现在,仅仅还有三个月啊,为什么会突发这样的恶性案件?死了这么多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想要瞒是瞒不住的,毕竟那一声巨大的爆炸是整个敦尔刻数十万居民都听到了的。

  亚森行◎省的那些官僚肯定会派出大员来调查今夜的事情,肯定会对他米罗男爵横挑鼻子竖挑眼,肯定会顺手插手一下敦尔刻的市政,说不定还要稽查一番敦尔刻这些年的赋税账本和市政开支的账本。

  当然喽,米罗男爵不害▲怕他们稽查账本,他害怕的是为了堵住那些该死的调查人员的嘴,他要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也许他未来曾孙儿的jǐ匹纯血马,他未来曾孙女的jǐ条宝shí项链的钱就这么长出翅膀飞走了!如果碰上一个和米罗男爵一样贪婪的家伙,也许他的损毁会更大!

  “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米罗男爵气得举起拐杖,狠狠的挥动了起来。象牙雕成的拐杖狠狠的敲打着身边的一根路灯杆,砸得拐杖‘啪啪’作响,他也顾不得心痛了。

  大队全副武装的帝国士兵簇拥着一名身穿银色甲胄,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这人就是敦尔刻的戍卫长官,常驻敦尔刻的千人步兵团的指挥‘雪狼中校’沃图。

  看到米罗男爵歇斯底里的动作◎,雪狼沃图忧心忡忡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皱眉看着那一片狼藉和凌乱的尸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袭击了这些人?那些人又跑去了哪里?

  那些杀人的暴徒,难道已经趁着夜色混入了敦尔刻的市区?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还有平民百姓遇袭,沃图的责任可就大了!想到帝**部军fǎ处那些刽子手冰冷无情的铁板脸,沃图的身体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就在沃图沉思,米罗男爵咆哮发怒的时候,黑胡子步伐踉跄的抱着林齐◎从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走了出来。一边走,黑胡子一边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大夫,大夫,中校,中校,你军营里的军医在哪里?救救我的儿子,这个蠢小子,他怎么能和那些残忍的兽人拼命?”

  黑胡子口水鼻涕乱◆◎从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走了出来。一边走,黑胡子一边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大夫,大夫,中校,中校,你军营里cóngyīgèqīhēidexiǎoxiàngzǐlǐzǒulechūlái。yībiānzǒu,hēihúzǐyībiānsīxīnlièfèideháojiàozhe:“dàfū,dàfū,zhōngxiào,zhōngxiào,nǐjun1yínglǐdejun1yīzàinǎlǐ?jiùjiùwǒdeérzǐ,zhègèchǔnxiǎozǐ,tāzěnmenénghénàxiēcánrěndeshòurénpīnmìng?”

  hēihúzǐkǒushuǐbítìluàn飞,眼泪水哗啦啦的从他肿胀发红的大眼睛里喷出来,他嘶声哀嚎道:“还有恩佐,这个勇敢的年轻人,他为了保护我家的这个蠢小子,他居然和一个狂化兽人拼命!天哪,快救救他们!”

  黑胡子涕泪横飞,将一个伤心欲绝、担忧无比的父亲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的拖鞋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两个光脚丫就这么踩在了肮脏的积雪上,他身上那件价值数百金币的锦缎睡衣早就bèi鲜血和污水弄得一塌糊涂,就算是清洗干净了也势必不能穿了。

  在黑胡子的身后,jǐ个身穿敦尔刻民兵制服的家族打手抱着恩佐跑了出来。这jǐ个浑身是血,前胸后背都有刀剑伤口的‘英勇的战士’,他们和黑胡子一样痛苦的大吼大叫,不断的要军医赶快来救治他们◎少爷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好战友!

  无数火把照得港口区一片通明,一千戍卫军,数百龙骑兵和铜帽子,还有无数正在赶来的民兵都聚集在这里。在火把明亮的光芒照耀下,黑胡子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倒在地,★◎少爷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好战友!

  无数火把照得港口区一片通明,一千戍卫军,数百龙骑兵和铜帽子,还有无数正在赶来的民兵都聚集在这里。在火把shǎoyédehǎopéngyǒu、hǎohuǒbàn、hǎoxiōngdì、hǎozhànyǒu!

  wúshùhuǒbǎzhàodégǎngkǒuqūyīpiàntōngmíng,yīqiānshùwèijun1,shùbǎilóngqíbīnghétóngmàozǐ,háiyǒuwúshùzhèngzàigǎnláidemínbīngdōujùjízàizhèlǐ。zàihuǒbǎmíngliàngdeguāngmángzhàoyàoxià,hēihúzǐyīgèliàngqiānglángbèideshuāidǎozàidì,他双膝跪在地上,有力的双手高高的托起了‘昏迷不醒’的林齐‘柔弱’的身躯。

  四周响起了惊呼声,林齐身上横七竖八的有着二十jǐ条刀剑伤口,他那套价值不菲的衣服已经bèi砍成了破渔网。他的肉好像小孩子嘴巴一样翻出来,露出了里面赤红的肌肉,寒风卷着大雪吹过,林齐的血肉立刻变得煞白一片。

  林齐痛苦的抽搐着,似乎在‘昏迷’中,他依旧感受到了身上那极度的痛苦!

  “军医,快来救人!”沃图中校大惊失色,却又一阵狂喜,线索来了!

  听啊,林齐和兽人大战?那么这次是兽人入侵作乱,毫无疑问的了!

  黑胡子难听的嚎哭声,再次响彻了整个海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