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撞破


  第一百八十三章 撞破

  lín齐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tā身上的衣服穿戴得整整齐齐,就连黄金面具也扣在脸上。tā正躺在长条沙发上,于莲正坐在tā对面酣畅的打着呼噜。不管是于莲还是自己身▲上都充斥着刺鼻的酒味,lín齐晃了晃脑子,很奇怪的却没有那种宿醉后的难受感觉。

  不仅如此,lín齐还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好,非常的好。tā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周身精力迸发,强劲的力量宛如水银一▲样在体内流转不息,lín齐微微一提玄虎劲,tā身上居然立刻荡出了一片水波一样的淡青色波纹。

  “见鬼!”lín齐骇然望着自己手上的青色光晕,这是地位高阶骑士才有的征兆。但是lín齐明白的记得,tā这段时间一直在吃黑胡子让tā服用的增强斗气的丹药,可是tā的实力一直都是地位下阶的水准,为什么会突然提升到地位高阶的水准?

  难道是最近吃药吃多了,昨晚上和于莲疯狂对饮,酒劲催发药力,让自己来了一次飞速的提升?

  茫然的摇摇头,lín齐用力握jǐn了拳头。

  如果tā没记错的话,tā昨晚上一直在和于莲相互灌酒。肥鸟柯克那个可恶的胖子送来了银弯月商会的资料后就告辞离开,然后提香就回去休息室勾搭那两个冰山一样的女人。但是一直到lín齐和于莲都醉倒的时候,提香都没有出来。

  这是lín齐脑子里‘正确的记忆’,tā记得一切就是这样。

  可是lín齐隐隐约约还记得,自己昨晚上似乎还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总有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在灵魂深处纠缠不去?那白皙的**,迷醉的快感,那都是什么东西?自己做了那些事情么?

  “不可能,应该是做梦!”lín齐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喝醉了做的一个乱七八糟的梦吧?自己昨天和于莲一直在喝酒,一直到醉倒都在喝酒,毕竟要庆祝自己赢了这么一大笔钱嘛,这样的庆祝是极有必要的。

  可是斗气的确是提升了,从地位下阶提升到了地位上阶,而且体内斗气精纯凝炼浑厚无比,没有丝毫根基不稳的迹象。而且似乎**也得到了提升,难道是那几瓶增强体力的丹药qǐ了作用?

  lín齐随手抓住了沙发上一根镀金的支架,纯钢打造的手腕粗支架被tā轻轻一掰,伴随着让人牙酸的吱呀声,那么粗的纯钢支架被lín齐轻轻松松的掰弯。lín齐愣了愣,然后又将支架掰回了原样。

  “应该是那些丹药的作用!”lín齐幸福而快乐的寻思着:“老爹的那些丹药,不愧都是从大陆上那些皇室、王室手上劫掠来的精品,这才几天的功夫,就给了我这么大的好处!难怪老爹的修炼速度也是这么快,tā都已经快成为天位大骑士了!”

  得意的笑了几声,lín齐走到于莲身边,一把抓qǐ了于莲用力的摇晃了qǐ来。

  “醒醒,于莲,醒醒,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于莲还没醒,一旁倒在地毯上的一个侍女已经踉跄着爬了qǐ来,她妩媚的向lín齐一笑,然后屈身行礼:“大人,需要一杯解酒的浓茶么?”

  另外几个女仆也摇摇摆摆的从地上爬了qǐ来,lín齐依稀‘记得’昨晚上tā和于莲疯狂酗酒,于莲让几个女仆也加入了狂饮的行列,结果这些侍女酒量不济,三两下就□被于莲灌翻。

  用力的摇了摇脑袋,lín齐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但是事情到底哪里不对tā却又说不出来。

  既然说不出来,那么按照lín齐疏懒的性子就干脆懒得去想。反正自己手脚齐全,还莫名●其妙的增强了一大截斗气和**力量,怎么看都是好事。tā颔首让那些女仆去准备茶水点心,然后狠狠的给于莲的脸上来了两下。

  于莲张口喷出一道酒气,含含糊糊的醒了过来。

  “头儿,来,再来一杯,嘿嘿,姑娘,你的胸好滑!”

  lín齐随手将于莲往沙发上一丢,于莲这才清醒了过来。tā惊愕的望了望左右,突然指着lín齐叫嚷qǐ来:“头儿,你居然用暴力灌我酒。你怎么能这样?我的风度,我的风度全完啦!”

  lín齐根本懒得搭理于莲,什么风度?无非是在女仆们面前出丑了。tā指了指jǐn闭着的休息室的门,向于莲打了个手势:“我们睡了多久?这里面还没有动静?不对,似乎我们喝醉前听到过■一些动静?”

  于莲茫然的看着lín齐,tā就连这点残破的记忆都没有。tā就‘记得’tā和lín齐酗酒,然后在lín齐的暴力摧残下迅速醉倒,至于其tā的,tā全部‘忘记’得干干净净。茫然的摇摇●头,于莲摊开双手示意tā什么都不记得了。

  皱了皱眉头,lín齐正要去敲休息室的门,外面的门扇突然被人用力推开,面色难看的艾尔哈姆带着托lín、魇和闇三人大步冲了过来。在tā们身后,是面色无奈的拉图斯,tā带着歉意的笑容向lín齐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冲到了休息室门前拦住了怒气冲冲的艾尔哈姆。

  “艾尔哈姆先生,我想你对我肯定有所误会。您看,我们只是聊得兴qǐ,所以多喝了几杯,但是我敢发誓,雅和灵两位小姐在这里不会有任何危险。你刚才的那些言辞,不仅是对提香,更是对我帝国贵族的侮辱。”

  艾尔哈姆愤怒的瞪着拉图斯,tā不耐烦的用力推开了拉图斯的身体。

  “喝得兴qǐ?多喝了几杯?那么为什么我们会醉成那个样子?该死的,我的脑袋!”

  艾尔哈姆用力的捶打了一下额头,tā愤然的望着拉图斯:“如果雅和灵受到了半点伤害,你们。。。”

  艾尔哈姆的话没说完,但是任凭是谁都能听出tā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如果雅和灵受到了半点儿伤害,毫无疑问的拉图斯和提香都会受到艾尔哈姆最惨烈的报复。

  拉图斯的脸也阴沉了下来,一个外来人敢在tā面前如此放肆?

 ◎ lín齐和于莲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拉图斯身后,lín齐双手揣在袖子里,冷漠的看着艾尔哈姆:“艾尔哈姆先生,请注意您的言辞,您在威胁我们帝国一位身份尊隆的绅士。喝醉酒,那是您自己的关系,和我们殿下没有半点☆儿干系。”

  艾尔哈姆阴沉着脸没吭声,喝醉酒?tā怎么可能喝醉酒?tā虽然不介意偶尔品尝一下原始教义中这种引人堕落的邪恶液体,但是有着强大精神力修为的tā,怎么可能醉酒?

  除非那酒水中有什么奇怪的成分!

  而且当艾尔哈姆一行人从酒醉中行来,愕然发现外面天色都已经蒙蒙亮了,艾尔哈姆着急了。

  难道雅和灵一晚上都和提香在一qǐ?而tā们偏偏醉酒了!这两件事情中任何一件单独放在一qǐ都没关系,但是两件事情同时发生,那就很有问题。这是一个阴谋,还是一个圈套?艾尔哈姆心急如焚,tā双眸中闪过冷漠无情的白光,恨不得将拉图斯直接干掉。

  雅和灵,那是家族内定给tā的◆,雅和灵与生俱来的天生神性,那也是注定用来增强tā的实力。tā和两女的结合,甚至关系着晨曦神殿和火焰神殿的合作,关系着艾尔哈姆未来的前途。

  如果雅和灵被某些肮脏污秽的罪人玷污了,艾尔哈姆不敢●想象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滚开!”艾尔哈姆顾不上拉图斯的身份,tā愤怒的咆哮qǐ来。

  lín齐上前了一步,tā握jǐn了拳头,干净利落的一拳打了出去。淡青色的拳影裹着一道淡淡的黑光闪过,魇和闇兄弟两根本没来得及阻拦lín齐的拳头,tā们甚至没看清lín齐的拳头是如何击出的。

  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了艾尔哈姆的小腹上,艾尔哈姆双眼瞪得老大,一口血重重的喷在了lín齐的手臂上,tā的身体弯曲成了九十度,干净利落的昏了过去。

  lín齐的拳头就好像一柄攻城锤,艾尔哈姆脆弱的身体哪里承受得qǐlín齐怪力的轰击?

  魇和闇愤怒拔剑,两柄长剑宛如两条毒蛇刺向了lín齐的心口和喉咙。lín齐冷哼一声,tā突然张口发出一声狂暴的虎啸,身形向前一倾,沉重的拳头赶在长剑之前重重的锤在了兄弟连的面门上。

  高挺的鼻梁骤然坍塌,魇和闇发出痛不欲生的惨嚎,tā们的面门喷着血,重重的向后飞了出去。lín齐的拳头将tā们的脖子打得几乎拉长了一寸,tā们张嘴哭号,数十颗亮闪闪的大牙全混在血水中喷了出来。

  lín齐护在了拉图斯的面前,厉声喝道:“这里是高卢帝国的土地,在帝国皇室成员的面前,请保持你们应有的尊重和畏惧!”

  拉图斯笑了,无比灿烂的笑了,tā欣赏的拍了拍lín齐的肩膀,对这个和血狮将军斯坦恩有着莫名关系的年轻人越发欣赏了几分。

  但是jǐn接着一道可怖的寒气带着白光扑面而来,lín齐一把抓住拉图斯跳向了一旁。寒气、白光重重的打在了后面休息室的大门上,将大门连同大块墙壁打得粉碎。

  休息室内的一切都暴露在众人面前,刚刚施法的托lín近乎绝望的嘶声怒吼qǐ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