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紫色的眼眸


  .林齐开始了对他人生价值、人生目标的追求,他辛勤的在帝都的大街小巷穿梭,辛勤的忙碌着。{ %%.首.发}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还没有能力改变太多东西,他只是尝试着去做一些事情。

  很多事情,很多很多的事情,是他现在还无法接触,更无法理解的。

  就在林齐奔走于大街小巷,不断的调集各方miàn他能调动的力量时,律凭空出现在帝都东郊的一座小庄园外。所谓的凭空出现,就是他直接从空气中走了出来,好像那里有一扇无形的门户。

  这里距离帝都城区有三十几里,四周都是绵延的小丘陵,一条小河横穿而过,在十几里外融入了塞恩河。这里山清水秀、空气宜人,数百座大小庄园连成了一片,是帝都那些中产阶级度假休闲的好去处。

  律站在一株高大的橡树上,茂密的枝叶遮盖住了他的身体,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眼前这座上下三层的小楼。古朴雅致的小楼被常绿的松树环绕,巨大的院子四周是高◇大的wéi墙,外miàn还有一条两米宽类似于护城河的水沟。

  静静的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一个裹着斗篷,全身上下都被斗篷遮盖的男子小心的从小楼内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异常动静,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大步向院子的大门走去。他拉开大门走出门外,然后反手关上了门户,抬头看了看灰沉沉的天空。

  一抬头,这男子的独眼和俊俏的miàn容就在昏暗的光芒下一览无遗。这是亚瑟,林齐的便宜兄长亚瑟。他出乎人意料的出现在这里,在他的身上。似乎也隐藏着一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

  轻松的笑了笑,亚瑟的脸上涌出了一片名之为幸福的红晕。他跳起来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拳头,这才乐颠颠的向帝都的方向大步走去。他没有骑马,也没有乘车,而是孤零零一人步行来这里。这样虽然辛苦了一些,但是起码这座庄园就安全了许多。

  顺着大道走了一阵子,亚瑟就身体一矮,小心的没入了路边的树林中。他犹如一条狡黠的狐狸,快步在树林里穿梭着,小心的借助随手扳下来的树枝布置了一些小巧的陷阱。如果有人在追踪他。那么这些小陷阱就会发出不怎么小的声音,足以让他得到预警。

  律的瞳孔内闪烁着夺目的金色神光,一缕讥嘲的笑容在他脸上是那样的刺目。

  “凡人的智慧。这些肮脏污秽的罪人,也只能想出这些粗浅的小把戏。在神的荣光之下。在神的目光下。你以为你能保留什么秘密呢?卑贱可怜的傀儡,却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真是不○知道厉害的蠢物。”

  静静的看着亚瑟远去的背影。等得亚瑟都离开了将近十里地了,律才一步迈出,径直一步就从院子外的橡树上走到了小楼的门前。精巧的门户无声无息的开启,一名身穿白衣miàn容娴静柔美◇的侍女恭敬的站在门后,看到律那张刚硬威严的miàn孔,她急忙屈身向律行了一礼。

  手指轻轻一挑示意侍女起身。律脱下了披风丢给了侍女,然后缓步走了进去。

  顺着楼梯走上二楼。一间宽敞温暖■的起居室赫然在目。这是一间陈设虽然简单,但是很有生活气息的起居室,熊熊燃烧的壁炉前堆放着几张沙发,厚厚的纯毛地毯铺在地上,四周都有果mù制成的护墙板,整个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近乎一尘不染。

  □一个身穿宽大的白色长裙,有着一头柔美的直接垂到脚踝处的金色长发,miàn容娴静安详犹如圣母的少女静静的坐在壁炉前,正眯着眼哼着一首曲调悠长的歌谣。在少女的怀中躺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婴孩,看婴孩的模样,他大概也就是七八个月的年龄。

  一层浓密的赤红色的长发已经长了出来,婴孩瞪大了双眼正望着起居室天花板上精美的油画,他的双眸是瑰丽的紫色,比紫罗兰更加生动,比紫水晶更加剔透,比夜晚的星辰更加神秘莫测的紫色。他的眼珠偶尔动一下,就有一圈圈瑰丽神异的紫色光晕四散。

  律走到了那少女身边,然后他单膝跪倒在地上。

  “戒。。。已经有三天不见了。三天前,比丘斯要她带人去击杀那群东方人,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的心中并无警兆,她应该没有出事,这几天伯莱利附近也没有出现神陨之光,所以她不会有事。但是她不见了,这让我的心无法安静下来。”

  有着长长的金色头发,miàn容娴静安详的少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亲昵的抚摸了一下婴孩的miàn孔,轻柔的笑了起来:“神的光辉笼罩一切,你没有什么可担忧的。这些天,我不时能感受到伟大的惩戒之神,我们血脉的源头的意志波动。伟大的惩戒之神已经有一部分意志苏醒,我们只需要坚定的走下去,他定然能重新凝聚神体,让无上的神光笼罩世间。”

  律站起身,他轻叹了一口气:“可是戒,我担心她。毕竟她和你一样,都是我的妹妹。”

  少女的眉头微微皱起,她歪着头沉吟了片刻,然后异常恭敬的轻声询问起那婴孩:“那么,您以为?”

  明显才七八个月大小,换了常人就连自己坐起来都做不到的紫眸婴孩非常成人化的抿嘴一笑,他慢吞吞的抓着少女的衣衫借力,缓缓的坐了起来,然后顺着少女的双腿滑到了地上。

  慢吞吞的舒展了一下身体,这个生得白白胖胖异常可爱的婴孩扭了扭腰,慢条斯理的笑了一声。

  “秉承心中的公理,坚chí心中的戒律,你们就不用担心失败。戒是受到神的光辉护佑的人,她不可能出什么事。相信神的威能无所不能,你们就不会失败。一如晨曦家族和火yàn家族的那些神裔,他们的坠落让他们背离了神的光辉,所以他们陨落了。但是你们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呢?”

  扭了扭脖子,婴孩向屋子角落里的一个大柜子招了招手。

  柜门上突然亮起了一个微弱的光点,渐渐的那里的空气产生了奇异的扭曲,随后就连柜门都扭曲了起来。一颗足足有两尺直径通体毫无瑕疵的水晶球慢吞吞的从柜子里直接飞出,穿透了柜门飞了出来。

  水晶球飞到了婴孩miàn前,婴孩的双眸荡起了淡淡的紫光。

  “也许是敌人太强大,戒正带着人和他们激战。也许敌人运气太好,重伤后▲逃走了,戒正带人追杀他们。不管怎么样,你们怎么可能失败呢?”

  紫光照耀在水晶球上,瑰丽的紫色光幕从水晶球内泛了出来。渐渐的紫色光幕覆盖的miàn积越来越大,逐渐扩展到了米许方圆。水晶球悬浮在◆táozǒule,jièzhèngdàirénzhuīshātāmen。búguǎnzěnmeyàng,nǐmenzěnmekěnéngshībàine?”

  zǐguāngzhàoyàozàishuǐjīngqiúshàng,guīlìdezǐsèguāngmùcóngshuǐjīngqiúnèifànlechūlái。jiànjiàndezǐsèguāngmùfùgàidemiànjīyuèláiyuèdà,zhújiànkuòzhǎndàolemǐxǔfāngyuán。shuǐjīngqiúxuánfúzài★婴孩的头顶,隐隐有扭曲的光影从紫光中透了出来。

  “世间的一切都有规律可循,规律是不可打破的,因为规律是最美的,是最完美的,是没有瑕疵的。没有瑕疵的东西,又怎可能被那些有瑕疵的污秽的丑陋的东西○破坏?”

  “戒就是完美的,是规律的一部分,她属于法则的一部分,所以她不会出任何事情。”

  婴孩轻柔的说这话,双手慢条斯理的挥动着,一个个扭曲的神文在他的指尖成型,逐渐的没入了水晶球中◇。

  “你们都得到了我的祝福,我的光辉虽然没有惩戒之神那样强大,但是不可能有人对你们造成任何的伤害。就好像通过你们的一步步谋划,让晨曦家族和火yàn家族损失了他们最优秀的神裔,你们自身却丝毫无◎损,你们又怎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发生危险?”

  律和那少女都轻松的笑着,是的,婴孩的话非常有道理。

  婴孩的眸子已经彻底变成了两块透明的紫色晶体,熠熠紫光在他眸子里闪耀,让律不敢正视他的身体。

  “我的祝福就是法则,我的祝福就是律令,我的祝福就是这宇宙永恒的一部分。一如那个凡人男子亚瑟,虽然他只是罪人的一份子,但是因为他有着整个西方大陆最美丽的紫色的眸子,所以我成为了他血缘上的孩子,所以他得到了我的祝福,所以他势必成为西方大陆顶尖的存在。”

  “这也是法则、律令的一部分,是不容违逆的。”

  婴孩自信满满的笑着,水晶球内的紫光越来越强烈,渐渐的紫光中扭曲的画miàn变得清晰无比。

  随后所有人的脸色都骤然一滞。

  水晶球内的画miàn,赫然是一堆胡乱码放在一起的尸体正在熊熊燃烧,在那堆大火中,可以看到戒那死不瞑目的美丽miàn孔。

◎  律仰天怒啸了一声,金发少女吓得骤然站了起来。婴孩不可置信的揉了揉双眼,他厉声喝道:“不可能,虽然我的实力衰退了许多,但是我毕竟是,我毕竟是。。。我的祝福,谁能打破?”

  狠狠的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婴孩点出了一点金色的血液射向了水晶球。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谁,你都必须死!”

  水晶球骤然一亮,庞大的神力充斥在起居室内,律和金发少女都惊恐的跪倒在地。

  紫光中的湖miàn骤然旋转,几张模糊的miàn孔逐渐出现,眼看这些miàn孔就要变得清晰可见的时候,一条若有若无的青色龙影一晃,水晶球轰然炸开。

  婴孩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一口血喷出了老远。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两道血泪从他瑰丽的紫眸中冉冉流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chí,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