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偷袭,斩杀


  十二名惩戒骑士,正好是教会惩戒骑士团一个作战小队的编制。**

  在古老的传说故事中,古代的rén类将天空分成了黄道十二宫,赋予其非常浪漫美妙的神话故事。虽然这些毁灭历之前的传说故事大▲多散失,但是还是有一些流传了下来。

  诸如说分别对应黄道十二宫的十二名惩戒骑士,他们就以黄道十二星宫的形象命名,象征着他们维护法则、维持天地秩序的神圣职责。当然了,这些惩戒骑士是否能够维护天地◎的法则,这是两说的事情,但是在维护教会的荣誉和地位这方面,他们做得很不错。

  仅仅百年陆岛战争结束后这三十年内,西方大陆被惩戒骑士们送上火刑架的倒霉蛋就有数十万rén之众。甚至有些小城市都被惩戒骑士团的大队rén马整个夷平,整个城市都被‘惩戒神炎’焚烧了一遍。在西方大陆,惩戒骑士就是一朵象征着冷酷、无情、死亡、毁灭的乌云,笼罩在所有rén的头顶。

  现在,亚瑟召唤出了十二名惩戒骑士。他随身携带了教会制作的远距离传送卷轴,直接召唤来了十二名惩戒骑士!而且从这些惩戒骑士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可以感应到,这十二名惩戒骑士中,位于黄道十二宫第一宫的白羊骑士,他是一名天位!

  而其他的惩戒骑士,全部都是地位中阶和高阶的高手。

  他们身上的铠甲,也是教会的高阶神术士精心锻造的神文甲胄,拥有着极强的防御力。他们使用的兵器,更是被神力祝福过的‘惩戒圣器’。有着极其可怕的杀伤力,对普通的斗气有着阶位上的压制作用。

  “亚瑟!你勾搭了谁?”lín齐吐着口水从地上爬了起来,狼狈的握紧了大斧头。

  亚瑟气喘吁吁的没搭理lín齐,他只是朝那带头的白羊骑士怒吼了一声:“我中毒了。很奇怪的毒,让我非常的饥饿。有没有办法让我解毒,或者,给我食物!”

  白羊骑士倨傲的看了狼狈的亚瑟一眼,他低沉有力的说道:“在伟大的正义和公理的化身之前,没有任何毒药能够威胁一个虔诚○信徒的生命。伟大的公理和惩戒之神。他的力量笼罩一切、庇护一切、惩罚一切!”

  白羊骑士举起手,他的掌心放出一道瑰丽的金色流光,亚瑟和他身边的三个心腹被金光笼罩,他们的肌肉剧烈的蠕动着,一些黑漆☆漆的粘稠的浆汁慢慢的从他们皮肤下渗了出来。亚瑟四rén突然跪倒在地剧烈的呕吐着,他们吐出了大量墨绿色的不明液体,他们的饥饿感迅速消失。

  lín齐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教会的神职rén员总是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这么难缠的药剂都被他们的神术化解了?这到底是白羊骑士自己的力量,还是他们惩戒之神的神力?

  拎着大斧头,lín齐小心的向后退了几步。

  十二名惩戒骑士中,胸前铠甲上雕刻了一只硕大的狮子徽章的狮子骑士大步上前,他挥动着一柄沉重的狼牙棒,冷笑着向lín齐逼了上来:“罪rén,跪在地上,接受神灵的惩罚!你居然敢袭击被神祝福过的神佑之rén。你必须受到惩罚!”

○  亚瑟抬起头,他低沉的下令道:“不许杀他,但是可以随意的重伤他。只要留下他的一条命就好!”

  狰狞的笑了几声。亚瑟怨毒的看着lín齐:“我说过,我要你在绝望中慢慢的死去,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起码,在父亲他死去之前,你不能死!我要你活着,因为我不会让父亲伤心!我要让他知道你活着,但是你永远不可能再见他一眼!”

  lín齐转身就跑,他可没兴趣和十二名惩戒骑士拼命。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天位骑士,其他的也全部都是地位中阶以上的实力。lín齐很有自知之明,这些惩戒骑士可以轻松的将他打成猪头一样,他再留在这里,就真的会应了亚瑟的诅咒。

  真可惜刚才没能一斧头劈死亚瑟。

 ★◎ 但是看亚瑟刚刚射出的那一道金色神光所化的利剑。亚瑟想必也早就有了准备,就算lín齐那时候想要劈死他。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亚瑟之所以选择逃到这座山谷才暴露最后的底牌,应该也是不愿意被维护实战演练秩序的◎◎ 但是看亚瑟刚刚射出的那一道金色神光所化的利剑。亚瑟想必也早就有了准备,就算lín齐那时候想要劈死他 dànshìkànyàsègānggāngshèchūdenàyīdàojīnsèshénguāngsuǒhuàdelìjiàn。yàsèxiǎngbìyězǎojiùyǒulezhǔnbèi,jiùsuànlínqínàshíhòuxiǎngyàopīsǐtā。nàyěshìbúkěnéngdeshìqíng。yàsèzhīsuǒyǐxuǎnzétáodàozhèzuòshāngǔcáibàolùzuìhòudedǐpái,yīnggāiyěshìbúyuànyìbèiwéihùshízhànyǎnliànzhìxùde○帝**方发现,教会的rén混进高卢帝国的演练场地袭击帝国的子民,这会引发巨大冲突的!

  脑后突然响起一道恶风,狮子骑士几个大步就冲动了lín齐身后,抡起狼牙棒就朝lín齐左肩砸了下来。他没有攻●■击lín齐的后脑,想必是为了亚瑟的命令,亚瑟允许他们重伤lín齐,但是不能杀了他。

  lín齐骤然转身,他团身向狮子骑士的胸口撞了过去。他将大斧头前面的尖锥顶在了最前面,狠狠的捅向了狮子骑士的▲心口。lín齐这一撞就好像猛虎扑食,带着一股子肃杀的凶悍之气。

  与此同时,lín齐放声大吼了一声,他嘴里喷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四周地面骤然跳动了一下,无数长草被生生撕裂,草叶就好像箭矢一样向四周乱射。一时间lín齐和狮子骑士身边烟尘弥漫,亚瑟等rén根本看不清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声巨响,lín齐的大斧刺进了狮子骑士的铠甲。虽然狮子骑士的铠甲是镶嵌了神文的符文甲胄,但是lín齐手上的战斧更是大师出品的魔法兵器,锋利无比、沉重异常。lín齐一斧刺进了狮子骑士胸口足足有半尺深,从来不懂什么叫心慈手软的lín齐顺势向下一拉,就要把狮子骑士来个大开膛。

  狮子骑士怒吼一声,lín齐回冲的速度太快,恰好冲击了他狼牙棒的攻击死角。长有两米的狼牙棒,可没法对付近在咫尺的lín齐。狮子骑士干脆的丢开了狼牙棒,左手死死的握住了斧柄,右手劈头盖脸的向lín齐砸了过去。他的耳■朵里有两行鲜血流出,lín齐的一声大吼已经震碎了他的耳膜,重创了他的身体平衡,狮子骑士虽然出拳,但是他的拳头歪歪扭扭的,头昏眼花的他这一拳只是擦着lín齐的脑袋滑了过去。

  lín齐冷哼一声,☆□他双手紧握大斧向前捅去,下面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狮子骑士的下身。

  耳膜炸裂,头昏目眩的狮子骑士没能发现lín齐阴损的攻击,他被lín齐狠狠的命中了下体。

  惨嚎一声,狮子骑士松开手,☆本能的捂住了下身。lín齐双手拖着大斧头狠狠的向下一划,就听‘嗤啦’一声,狮子骑士被lín齐硬生生劈开了肚皮,鲜血和内脏好像瀑布一样喷了出来。

  “邪恶的罪rén啊,你怎么敢玷辱神的光辉?你杀死了神的忠仆,你是多么的邪恶啊!”

  白羊骑士震惊了,其他的惩戒骑士都震惊了。他们惩戒骑士一旦触动,目标往往就是吓得束手就擒,极少有rén敢出手反抗。但是lín齐不但向他们出手了,甚至还杀死了狮子骑士!这得是背负了多少罪愆的罪rén,才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lín齐就应该乖乖的站在原地任凭他们收拾,为什么他敢对神的仆rén出手?

  白羊骑士化身一道金光冲出,他拔出了一柄四四方方的大锤,当头一锤向lín齐砸下。

  既然lín齐杀死了狮子骑士,那么白羊骑士就不可能按照亚瑟的命令行事。lín齐居然杀死了一个惩戒骑士,这样的罪rén怎可能让他继续存在?必须从**和灵魂两方面彻底覆灭lín齐,让他尸骨无存,让他魂飞魄散!

  天位高手庞大的气息让lín齐几乎窒息,他体内的斗气被白羊骑士的斗气威压镇压得几乎不能动弹。lín齐根本无法调动斗气,只能凭借本能胡乱的一斧头挥了出去。

  幸好lín齐有着比魔兽还要强悍的**,没有了斗气,他还有着**的力量。

  一声巨响,大锤沉沉的轰在了斧头上,lín齐浑身巨颤,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白羊骑士也是一声惊呼,他的手腕‘咔嚓’一声被lín齐震断,大锤脱手飞出,差点没击中了后面正猛扑过来的那些惩戒骑士。

  ‘哇’的一声,lín齐吐了一口血。他立刻判断出了自己和白羊骑士的实力差距——这个白羊骑士只是天位下阶的水准,但是他的斗气可是实实在在的天位,比lín齐的斗气在质量上强大了许多。面对天位的震慑,lín齐的斗气都极难调动,这是他最大的不利之处。

  但是lín齐有着彪悍的肉身,他的蛮力居然硬是震断了一个天位骑士的手腕!虽然lín齐自己也被震得吐血,但是这份战果如果传出去,也足以让lín齐的名声响彻大陆!

  以地位的实力让天位断手,这足以让lín齐声名鹊起名震大陆。
◎   但是白羊骑士已经和其他惩戒骑士一起扑了上来,lín齐怪叫一声,拎起大斧头就逃。

  斜刺里一道黑烟掠过,一道晦涩的弧形刀光宛如死神的呼唤撕裂了空气。全部注意力都放在lín齐身上的白羊骑士根▲本没发现这偷袭的rén,刀光斜斜的掠过他的身体,将他的半边脑袋和半截身躯砍了下来。

  黑烟疾掠,刀光又是一闪,另外五名惩戒骑士被齐齐腰斩。

  lín齐回头看到了这一幕,他的眼睛一亮,大笑着拎着斧头就冲杀了回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