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恶战,血战


  亚瑟手足冰冷的望着宛如幽灵一样在空气中扭曲飞腾的巴尔!

  牲kǒu不如的东西!身为天位骑士,巴尔居然无耻的偷袭一名刚刚手腕受到重创的敌人!天位骑士啊,在任何一个帝国只要愿意投效就能得到伯爵封号的天位骑士,他居然无耻的偷袭!

  像一个卑鄙的刺客,一个卑贱的盗贼一样背后偷袭!

  而且巴尔修炼的是什么斗气?为什么他偷袭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道黑烟?而且无声无息,没有半点儿斗气波动扩散出来?他的功法就是为了偷袭而生么?

  尤其是他手上的那柄大镰刀!亚瑟曾经在敦尔刻见过巴尔使用这柄大镰刀——那时候,巴尔在用这柄外表毫不起眼的大镰刀切割一条鲸鱼的内脏!你能想象么?一位天位骑士用自己最趁手的兵器切割鲸鱼臭烘烘、脏兮兮的内脏!这是一个强者应有的行为么?

  哪一位强者,不是对自己的兵器敬若神明?

  巴尔居然用日常使用的兵器切割内脏,堂堂天位骑士,居□然做那样卑贱的事情!

  就因为亚瑟曾经见过巴尔这种行径,所以他从来没把巴尔当做一回事,他从来不认为巴尔会是一个强者。但是无耻的巴尔,他赫然是一位天位强者,他居然是一位天位强者,他居然从背后偷袭□一个实力和他相当的敌人。更kě怕的是,那柄曾经用来切割鲸鱼内脏的,看起来三五个银币就能打造一柄的大镰刀,居然是一柄魔法兵器!

  而且是一柄强横、妖异得让人崩溃的魔法兵器!

  那些惩戒骑士,他们的铠甲都是神文镶嵌的符文铠甲,每一件铠甲的防御力都相当于三件叠加在一起的重骑兵板甲!但是巴尔一刀切开了他们的身体,居然连一点儿应有的金属撞击声都没有!

  巴尔第一刀劈死了白羊骑士,第二刀劈死了五个惩戒骑士。五个惩戒骑士,他们身上的铠甲防御力加起来相当于十五件套在一起的重骑兵板甲,那就相当于三尺厚的百炼精钢制成的钢板!

  他居然就这么一刀劈开了!

  亚瑟浑身冷汗直流,他顾不得身边的三个心腹。径直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金色的晶石,然后一把将它捏碎。一道隐晦但是无比森严的意志tū然降临。亚瑟的身体在一团金光中扭曲成了一片朦胧虚影。然后瞬间消失不见。

  亚瑟丢弃了自己的心腹,果断的利用神术道具逃走。

  巴尔两刀斩杀六名惩戒骑士。骤然落地深吸了一kǒu气。他吸气的时候。四周夜色中好像都有浓郁的黑雾飘进他的嘴里,他的身体也随着这一kǒu气吸入变得轻飘飘的,好像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了空心的影子。巴尔的身体飘起,一刀xiàng剩下的五位惩戒骑士斩下。

  三名惩戒骑士迎xiàng了巴尔,他们高呼惩戒之神的祷词,毫不畏惧的xiàng巴尔发动了冲锋。

  剩下的两名惩戒骑士则是扑xiàng了林齐,他们想要生擒林齐威胁巴尔。但是林齐正咬牙xiàng他们撞来,沉重的大斧一记横扫,斗气修为比林齐还弱了一等的两名惩戒骑士顿时吐血飞退。林齐嗷嗷狞笑着。大步xiàng那两名惩戒骑士追了上去。

  空气中的血气又浓郁了几分,巴尔化为数十道残影漫天乱舞,将三名惩戒骑士剁成了数十块。他脚尖一点地面,骤然化为一道黑烟xiàng亚瑟的三个心腹属下冲去。

  两声惨叫几乎是同时响起,林齐干净利落的砍掉了两个惩戒骑士的脑袋。

  林齐和巴尔联手大获全胜,恩佐和血衣七剑客却陷入了苦战。

  从树林中tū然窜出来跳到恩佐面前的,是五名身穿紧身的黑色◇皮衣,通体上下没有露出一丝皮肉的蝰蛇小队的战士。五名蝰蛇战士的队长望了恩佐一眼,顿时认清了恩佐就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之一。

  没有说一句话,五名蝰蛇战士拔出了长有三尺的单刃直刀,凶狠凌厉的xiàn●□g恩佐等人当头劈下。

  这些蝰蛇战士使用的直刀并不是西方大陆常见的刀剑样式,而是自东方流传过来的砍杀利器。这些直刀宽三指,长三尺,刀背厚半指,最利砍杀和刺杀,是西方大陆很大一部分刺客的最爱。 ◆
  而这些蝰蛇战士使用的直刀更是用珍稀金属打造而成,通体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儿反光,挥动之时也没有半点儿破风声,在夜间作战自然占了极大的便宜。而且他们使用的直刀刀背上密布着锋利的狼牙锯齿,令得他们的攻击手段更加凌厉、邪异。

  黑夜中猛不丁的冲出几个人对自己tū然下了杀手,恩佐等人几乎是本能的挥剑迎上。

  但是他们看不到蝰蛇战士手中的直刀,也没听到直刀劈砍的破风声。他们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战斗素养,横剑xiàng蝰蛇战士手上kě能拥有的兵器架了上去。

  ‘叮当’脆响,使用双手斩马剑的龙根手腕一颤,他的斩马剑上tū然出现了两个拇指大小的缺kǒu。地狱铁锤的矮人精工打造的斩马剑,居然被两名蝰蛇战士的直刀劈出了缺kǒu。

  “见鬼!”龙根刚刚骂了一声,他身边的血衣七剑客中最擅长放手的山峎tū然闷哼一声,他手上的那柄单手长剑已经被对方一刀劈断,直刀顺势下劈,势如破竹的将山峎的符文软甲劈开,在他胸kǒu上留下了长长的一条伤kǒu。

  伤kǒu很长,但是不深,只是刚刚划破了皮肉。但是身躯高大健壮的山峎挨了这一刀,立刻浑身发麻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随手摸了一把胸kǒu上的伤,伤kǒu内流出来的血浆已经带上了一丝腐臭味。

  “他们的兵器上有剧毒,不能受伤!”山峎怒号了一声:“他们的兵器重,锋利,长有三尺左右,是刺客使用的直刀,注意不要让他们劈断了自己的兵□器!”

  咆哮了几声,山峎一kǒu血喷出,伤kǒu上的毒素已经开始剧烈的侵蚀他的内脏,甚至有一部分内脏已经开始异变,山峎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大kǒu的血就咳了出来。

  蝰蛇战士手上的兵器☆就和他们的代号一样,剧毒无比,伤人即死。

  黑暗中一片火光闪过,林齐从黑马豪斯手上夺来的那柄魔法剑tū然喷出了一条长有半米的火龙。使用这柄魔法剑的,是血衣七剑客中修炼火系斗气的法恩。刚刚他挥剑架住了对方两个蝰蛇战士的大力劈砍,他的魔法剑质量极佳,没有被直刀劈断,但是他的力量比不上这两个蝰蛇战士,被逼得xiàng后倒退了两步。

  他果断的将斗气输入了魔法剑,一道火龙激射而出,烧在了一名蝰蛇战士的身上。

  但是那蝰蛇战士身上的皮衣只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焦糊味,他若无其事的xiàng前直冲,反手用刀背狠狠的在法恩的大腿上拖了一下。法恩闷哼倒地,他的大腿被撕开了一条狰狞的伤kǒu,乱糟糟的伤kǒu看上去好像被十几条野狗撕扯过一样。

  毒气迅速攻入法恩的身体,他也和山峎一样咳起了血。

  恩佐和另外几个同伴怒嚎一声,同时xiàng前发动了最猛烈的反击。

  恩佐出手如电,长剑带起了道道青光,在黑夜的树林中这青光是那样的刺眼。在这一瞬间恩佐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了极限,短短一弹指的功夫,恩佐已经xiàng面前的两个蝰蛇战士刺出了超过三十剑。恩佐的肌肉甚至都因为这么猛力的刺击被拉伤,恩佐都听到了他肩膀上传来的关节摩擦发出的‘咔咔’响声。

  两个蝰蛇战士没有后退,他们顶着恩佐的长剑xiàng前猛冲。

  起码有十五剑刺到了这两个蝰蛇战士的身上,但是恩佐只感觉长剑刺中的地方滑腻无比,好像真的刺在了一条大蛇的鳞甲上。起码有一大半的攻击力被皮甲卸掉,只有一小部分力量落在了实处。

  就是这一小部分的攻击力,让恩佐洞穿了两个蝰蛇战士的身体,在他们身上撕开了拇指粗细的伤kǒu。

  长剑上附着的撕裂术发动,细小的伤kǒu伴随着kě怖的肌肉撕裂声变成了碗kǒu大小。

  两个蝰蛇战士一声不吭的继续xiàng恩佐扑来,他们同时挥刀猛砍xiàng了恩佐。

  眼看恩佐就要被直刀劈中,坐在恩佐身边咳血的山峎tū然跳起,一头将恩佐撞飞。两柄直刀重重的劈在了山峎的身上,在他后背上带起了两道发黑的血水。

  恩佐大急,身体还在空中飞行,他回头xiàng另外一处看了一眼。身躯高大手持双手斩马剑的龙根正被一名蝰蛇战士逼得无法挥剑,那蝰蛇战士随手一拖,又在龙根的胳膊上砍了一刀。

  和恩佐同时发动攻击的伙伴,则是被另外两名蝰蛇战士逼得连连倒退。

  他们只是陆军学院还没毕业的菜鸟军官生,而这些蝰蛇战士,他们是整个高卢帝国百万军队中挑选出的顶级精英。无论装备还是斗气修为还是作战经验以及铁血杀戮的意志,这些蝰蛇战士全面占优。

  眨眼的功夫,除了恩佐以外,血衣七剑客同时中刀受伤,剧毒让他们委顿在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恩佐心里一阵冰凉,他骤然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长啸。

  啸声犹如陷入绝境的老狼,悲凉而又疯狂。

  挥剑,恩佐毅然xiàng五名蝰蛇战士杀了回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