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毁尸灭迹的手段


  掂le掂手上的笔记本,lín齐张口喷出一道小小的火柱,将笔记本烧成le一团灰烬。

  这里面记载le戈阂刹已经配制成功le龙lì药剂,还记载le他想要用lín齐lái实验药剂。如果这笔记本被他人得到,lín齐就会有天大的麻烦——为什么戈阂刹死le,而lín齐活着?shì不shìlín齐已经吸收le龙lì药剂的所有lì量呢?

  想到自己被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满天下追杀的情景,lín齐就额头一阵阵的冒汗。

  毁掉le笔记本,lín齐看le一眼那颗已经被吸走le所有精华,却依旧散发出庞大威压的龙头,不由得叹le一口气。一颗太古黑龙的龙头,这能值多少钱啊?可shì所有精华都被抽走,这龙头也没什么用le。

  望着躺在地上的戈阂刹,lín齐心里充满le侥幸。

  幸好这三年lái他在向戈阂刹提供的药材里面掺假已经成le习惯,要不然的话,如果lín齐真的老实本分●的给戈阂刹提供le三千株月花草,那么戈阂刹搞不好已经成功的吸收le龙lì药剂。他的成功,就代表着lín齐的死亡,他绝对会和他说的那样,将lín齐的血吸干,将他体内的龙lì精华全部抽走。

  根据●lín齐喝下龙lì药剂后的感觉,这两瓶龙lì药剂的反噬lì简直强到le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显然就shì因为月花草内混入le杂质,反而让龙lì药剂的反噬lì增强le两倍!

  lín齐有神性护身,这才侥幸活le下lái。而只shì通过秘药淬炼身体的戈阂刹。这个已经一百多岁的老怪物,终于shì惨死在le自己配制的药剂下,而且所有的龙lì精华都便宜lelín齐。

  在戈阂刹的身上翻检le一○阵,lín齐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皱着眉头在实验室内走le一圈,lín齐将实验室药架上的所有成品、半成品药剂,以及戈阂刹平日里书写的那些配制药剂的心得和灵光一闪的感悟全部收进le空间戒指◎。他将这枚戒指套在le自己的另外一根脚趾上,滴上一滴血后。他将自己一道精神lì打入le戒指中。

  忍着痛。lín齐默默的控制着戒指轻轻的收缩,渐渐的戒指变成le一条极细的丝线,隐入le他的脚趾☆皮肤下。lín齐这才松le一口气,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lín齐觉得将这些空间法器戴在脚上才shì最安全的。他可不会像恩佐、于莲那样将空间戒指堂而皇之的戴在手上。

  这,应该shì黑胡子遗传给l★☆皮肤下。lín齐这才松le一口气,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lín齐觉得将这些空间法器戴在脚上才shì最安全的。他可不会像恩佐、于莲那样将空pífūxià。línqízhècáisōngleyīkǒuqì,búguǎnbiérénzěnmekàn,fǎnzhènglínqíjiàodéjiāngzhèxiēkōngjiānfǎqìdàizàijiǎoshàngcáishìzuìānquánde。tākěbúhuìxiàngēnzuǒ、yúliánnàyàngjiāngkōngjiānjièzhǐtángérhuángzhīdedàizàishǒushàng。

  zhè,yīnggāishìhēihúzǐyíchuángěilín齐的谨慎小心吧?

  隐藏好le戒指,lín齐看le看自己脚脖子和脚趾上三根细细的若有若无的线痕,他琢磨le一阵。咬咬牙取le一瓶有着轻微腐蚀性的药水,在自己的两只脚上都薄薄的抹le一层。

  这药水会让lín齐的两只脚的皮肤变得比他的肤色更深一点,就算shìlín齐将左脚摆在面前,他也看不出自己脚上有这么三条极细的痕迹le。满意的笑le笑,用lì拍le拍自己的脚丫子。

  这些宝贝可见不得人,不说里面存储lelín齐的全部身家,就说戈阂刹的那些药方和笔记要shì被人知晓,lín齐非被当做众神之启的余孽满天下追杀不可。为le自己的小命考虑。lín齐必须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才行。

  将实验室内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席卷一空,lín齐将那颗龙头也藏进le空间戒指。他扒下le戈阂刹身上的那套华丽的众神之启的法袍,小心翼翼的将这套法袍藏进le一口小箱子后塞进le空间戒指★的最角落里,然后他看le一眼戈阂刹的尸体,深深的叹le一口气。

  “您的灵魂。。。去恶魔身边吧,和您笔记里的那个老家伙呆在一块儿吧。永远不要去传说中的众神之地。那shì我死后才能去的地方。”

  lín齐闭上le眼睛,他静静的感悟着身边那些活跃的、灼热的气息,他的眼前似乎有一头凶狠狰狞的狂暴巨兽闪过,他的手指捏在一起,慢慢的凝成le一个古怪的手势。

  低沉的不似人声的咆哮从lín齐的牙齿缝里几处。短短三五个极其简单的音节,却引发le四周空气的剧烈震荡。那种活跃的、灼热的气息欢快的从lín齐的皮肤渗入le他的身体。迅速循着他的经络游走le一圈,然后急速冲进lelín齐的心脏,在他心脏里剧烈的震荡le三次后,重新凝聚成le一种莫名的能量顺着他的双臂经络冲出。

  在lín齐十指结成的指印上,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火球突兀的出现。

  这颗火球静静的悬浮在lín齐面前,淡淡的红光照耀着整个实验室,可怕的高温让四周的空气都扭曲le。lín齐无比欣喜的看着这颗小火球,这就shì戈阂刹好几次差点没把lín齐打死的小火球啊,但shì眼前的这颗似乎比戈阂刹发出的火球更多le一种莫名的气息。

  盯着这颗小火球看le许久,lín齐终于明白,这种莫名的气息叫做‘生命’!

  戈阂刹击出的火球shì个死物,而lín齐凝聚的火球,却带着生命的气息。

  “这就shì你千方百计想要吸收龙lì精华的原因吧!”lín齐心满意足的点le点头:“能够死在这火球下,多少也算你梦想成真le!我说真的,你的灵魂去地狱陪伴恶魔吧,千万别和我抢地盘,不然以后见le你多不好意思?我糊弄le你的金币,还间接害死le你,真的不好意思!”

  揉le揉鼻子,lín齐感慨的叹息着:“但shì你对我也不怀好意啊!你刚刚见我第一面,就给我灌le一瓶秘药,那shì为le提升**强度的药剂吧?后面几次你也差点折腾死我!还有那魔虎药剂,你根本就shì把我当做一株实验品lái培养,所以我害死le你,我一点都不内疚!”

  手指一弹,小火球慢吞吞的飞le出去,轻轻的哩落在le戈◇阂刹的身上。

  大火熊熊燃烧起lái,戈阂刹的身体宛如浸满le火油的柴火一样迅猛的燃烧着,眨眼间就被烧成le一团灰烬。lín齐发出的火球温度极高,戈阂刹的尸体和淤积的血液被烧得干干净净,就连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

  lín齐呆呆的看着刚刚戈阂刹消失的地方出le一阵神,然后他才幽怨的叹le一口气。

  “你看看,你看看,你为什么要想着害我?现在好le,现在好le,我麻烦大le!大□师塔的帝国供奉突然消失le一个,你让我怎么解释?你让我怎么解释啊?”

  苦着脸发le一阵呆,lín齐突然笑le。

  “解释什么?不解释就shì最好的解释!你们这些大师一个个脾气诡秘,谁◎□师塔的帝国供奉突然消失le一个,你让我怎么解释?你让我怎么解释啊?”

  苦着脸发le一阵呆,lín齐突然笑le。

  “解释什么?不解释就shītǎdedìguógòngfèngtūránxiāoshīleyīgè,nǐràngwǒzěnmejiěshì?nǐràngwǒzěnmejiěshìā?”

  kǔzheliǎnfāleyīzhèndāi,línqítūránxiàole。

  “jiěshìshíme?bújiěshìjiùshìzuìhǎodejiěshì!nǐmenzhèxiēdàshīyīgègèpíqìguǐmì,shuí知道你们shì不shì什么时候不愿意和帝国合作le自己溜走le?唔,这种事情以前又不shì没发生过!你自己走le,关我什么事?”

  冷笑le几声,lín齐看le一眼实验室,他将这里所有能带走的东西全部搜刮得干干净净,就连一张小纸片都没留下。两个小时后,实验室已经干净得和狗舔过一样,lín齐甚至吭哧吭哧的从水管里放le十几桶水,将实验室的地板和所有家具都擦拭le一遍。

  在干活的时候■,lín齐这才发现他的身体似乎的确有le一些奇妙的变化。

  他的心跳似乎更有lì,他的肺活量也更大,眼神也更加敏锐,反应也更快le。这种变化和神性对他身体的改造还不怎么相同,lín齐总觉得,在◇他的心里面,似乎充满le一种贪婪的掠食本能?!

  “见鬼!”lín齐自己都被这种变化给吓le一跳,他可不想变成一条人形巨龙。但shì龙lì药剂已经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他的身体正在逐渐吸收龙lì药剂内蕴藏的庞大精气,这种变化shì不可逆的,他也没办法啊!

  哭丧着脸将实验室打扫得干干净净,lín齐站在实验室门口发le一阵呆,然后他脱下鞋子和袜子,取出le一块硕大的桌布,取出le几十瓶★疗伤的、驱毒的、增强身体素质的高级药剂打成le一个包裹,然后他想le想,又取出le两百枚他从戈阂刹的书桌取出的金币塞进le一个钱袋里。

  这些金币古色斑斑,分明不shì高卢帝国的式样,应该sh◎ì大陆上某些在百年陆岛战争中覆灭的小国家铸造的金币,甚至这些金币中还混入le一定比例的红铜,所以这些金币的价值不shì很高,但shì因为它们shì收藏家眼里的珍品,所以价格会很高!

  “这些就shì科查大师突然给我发放的奖金,这很说得过去吧?”

  lín齐得意洋洋的笑着,然后他就走出le实验室,用科查大师送他的那块纹章锁住le实验室的大门。

  半个小时后,lín齐乐颠颠的从□第五大学后勤处走le出lái。

  他刚刚跑去le后勤处,将那数十瓶高级药剂中的疗伤药剂和驱毒药剂换成le二十万金币。于shì科查大师奖励lelín齐一批高阶药剂和两百枚古金币的事情,很快就传遍◇le第五大学。

  消息灵通的人甚至知道le,科查大师还奖励lelín齐十瓶可以增强**强度和经络强度的高阶药剂,只shìlín齐没蠢到将这些药剂也拿出lái兑换成金币。这可shì秘药宗师亲手炼制的药剂啊,无数人顿时对lín齐shì一阵的羡慕和嫉妒。

  但shì也有不少聪明人开始琢磨其中的蕴意le。

  “好端端的,lín齐凭什么得到科查大师的奖励?”(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