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探监


  求推荐票啊,专门熬到凌晨shǒu工更新!

  求推荐票!

  同志们,我睡觉去了!

  今天是周六,我睡觉去了!

  **************

  律慢吞吞的走下了塔楼,林齐站在塔楼的窗口看着他的背影。

  显然律感受到了林齐注视的目光,他回过头,依旧是用神灵那样的目光居高临下的俯瞰了林齐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到了草坪对面的一栋小楼内。

  那栋小楼是雷牙堡监狱专门开辟的guì宾楼,因为很多时候,关押在这里的guì族囚犯会有某xiē特殊的yào求——比如说他们突然想起了某个歌剧院的老相好,想yào在监狱里和她们共度几晚,雷牙堡的典狱长一般都会满足他们这xiē合情合理的yào求。

  这栋小楼,jiù是做这种用处,但是现在这栋小楼被何塞**官和律占据,他们分别代表帝国和教会在这里看管林齐。只等帝国和教会的谈判落幕,林齐jiùyào■被提出雷牙堡接受双方的联合审判。

  林齐盯着律走进去的小楼看了一阵子,正准备躺到床上养养神,jiù听到远处从雷牙堡外通向这一片guì族监区的甬道里响起了刺耳的门轴转动声。雷牙堡的大门开启了,应★☆该有外人进入了雷牙堡。

  不多一会儿,林齐jiù看到提香带着一大群人赶了进来,雷牙堡那位白胖胖的典狱长殷勤的伺候在一旁,带着他们径直向林齐所在的塔楼走了过来。看到这里的动静,草坪上正在放风的g■uì族囚犯们都诧异的看向了塔楼。原本进了guì宾楼休息的律也走了出来,面色不善的指使了几个惩戒牧师朝这边赶了过来。

  提香他们快步走上了塔楼。顺着陡峭的阶梯来到了距离林齐只有一层之遥的地方。这时候几个惩戒牧师已经赶了过来,他们横成一排挡在了提香一行人面前,死活不肯让他们过去。

  “大胆,你们在帝国的土地上,敢于阻拦帝国guì族的道路,你们想yào干什么?”

  “这里是关押教会重犯的地方,不得允许,任何人不许靠近!”

  “吾皇万岁,帝国的法律并没有决断林齐是否有罪。你们无权判定他是教会的犯人!”

  “至高诸神的荣耀笼罩世间,没有任何邪恶能够避开诸神的监视。林齐是否有罪由神灵而定。俗世的皇权并无权决定他是否清白。请您离开这里,否则我们将怀疑您也是异端的一员!”

  “混蛋,我是提香伯爵,我的父亲是帝国副相,我有权利探望我蒙冤入狱的朋友!”

  “在神的面前众生平等,不论是伯爵还是平民,神说你不能前行,jiù不能前行!”

  提香和几个惩戒牧师大吵大嚷的闹了起来。提香带来了一群牛高马大的重甲护卫。这xiē护卫看到自家主人吃瘪,顿时对着几个惩戒牧师开始动shǒu动脚。这xiē人都是提香招募的斗气高shǒu,全部从帝都的雇佣兵行会中优中选优挑选出的精锐。个个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战士。

  他们出shǒu可没个轻重,几个推搡下,一个惩戒牧师突然惨嚎一声,双shǒu抱着下身软在了地上直抽搐。人群乱成了一团,谁也没注意是谁给了他一记撩阴腿。惩戒牧师们怒了,他们越发大声的咆哮着,四周戍卫的惩戒骑士也赶了过来,和提香带来的护卫纠缠成了一团。

  提香是带着他的那一票党羽过来的,因为林齐为他们赢了一大笔钱的关系,现在提香的这xiē党羽好友,诸如灵伽等人身家都很是丰厚,所以他们都新招揽了不少强力的护卫。十几个年轻guì族的护卫加起◆来,在场的护卫jiù超过了五百人!

  而律带来这里看守林齐的惩戒骑士只有两百人上下,惩戒牧师也只有三十人左右,提香等人的护卫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很快他们jiù依仗着人数的优势将教会的人逼下了塔楼▲

  提香冷傲的笑了起来:“林齐的罪行还没有被断定,在帝国最高法院宣判林齐有罪之前,谁也不能阻止我探望他!记住,这里是帝国的领土!”

  提香的话音未落,律已经踏着一块魔能飞轮飞到了和塔楼等高的空中,他背着shǒu望着提香,冷冷的笑了:“提香伯爵,你是准备劫狱么?带着数百护卫冲入雷牙堡探视囚犯,如果这消息被高卢帝国皇帝知晓,他会怎么想?”

  一口沉甸甸的大黑锅扣了下来,提香却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是你的人先挑衅!”

  律眯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讥诮的冷笑:“是么?那么我让他们向伯爵阁下道歉,我甚至能个人拿出一百万金币向伯爵阁下赔礼。但是大陆上哪个国家有这种法律,探视囚犯的时候可以携带数百名护卫进入的?典狱长,这种做法,合法、合情、合理么?”

  胖乎乎的典狱长那张肥胖的老脸上瞬间布满了汗水,提香等人带着大批护卫进入,根本jiù是不合法的。jiù算是探视囚犯,jiù算是帝国的首相来这里探视囚犯,按照雷牙堡的制度,也只能孤身一人在狱卒的监视下和囚犯在单独的密室中见面。

  提香这么大张旗鼓的涌进来,典狱长的确是被提香背后的权势震慑了。这种事情没人追☆究也jiù算了,可是一旦有人将今天的事情捅出去,典狱长jiù完蛋了!

  雷牙堡典狱长的职位可是不折不扣的肥缺,只yào把被关押的这xiēguì族伺候好了,各种隐性的利益可是极其丰厚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帝国司法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对这个职位虎视眈眈,一旦律将今天的事情捅出去,典狱长jiù彻底完了!

  “伯爵阁下!”典狱长可怜巴巴的弯下腰,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提香阴沉着脸看着律,他将这张金发金眸的俊朗面孔记在了心底。他笑着向律点了点头,然后挥挥shǒu,让自己和灵伽等人的护卫全部退出了监区。

  律笑了笑,然后他一步从魔能飞轮上跨下,径直挡在了提香的身前◆。

  “在没有确定林齐是否有罪之前,你不能探视林齐。非常抱歉,伯爵阁下,你无权探视他!”律笑得很阴沉,他现在绝对不会让林齐和任何外人接触,他yào谨防林齐将格尔达斯的消息宣布出去!

  ◇yào知道——jiù算是在教会内部,除了惩戒神殿极少数核心的、可靠的人,也无人知晓格尔达斯的降生!在格尔达斯得到他全部的力量之前,惩戒神殿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在将林齐送入神狱之前,不能让他和任何人私下接触。至于林齐被送入神狱后,他jiù无法和任何人私下接触。总而言之,律yào紧盯林齐,杜绝任何他与外人接触的可能,因为有太多稀奇古怪的shǒu段可以让林齐将消息送出去了。

  ◇提香死死的盯着律,他正yào开口呵斥,林齐已经凑在塔楼的窗子上大声呼喝起来。

  “提香阁下,多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这里没事。你们帮我照看着恩佐和于莲他们jiù行,我这里没事。我是清白无辜的,◇我相信帝国不会允许教会对我胡乱扣罪名吧?”

  提香仰起头,他的头顶是走廊的天花板,他看不到林齐的模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叫嚷起来:“林齐,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jiù算是所谓的神的仆人,他们也不能胡乱给你定罪!你放心,我,我们,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

  林齐笑了,他很开心的笑了,他听出了提香是什么意思。不仅仅是提香,拉图斯乃至他代表的三皇子这一脉的官员,怕是如今都已经行动了起来。在高卢帝国,有这么强大的一股势力庇护,jiù算是教会,也拿林齐没辙的吧?

  尤其是现在高卢帝国和教会的关系都已经变得如此僵硬的情况下,帝国是不会对教会屈服的。

  和提香相互大叫了几句,提香气鼓鼓的带着人离开了雷牙堡,临走的时候,提香异常愤怒的向律发出了挑衅。律没搭理提香的挑衅,在他看来,这不过是蝼蚁凡人对神灵的挑衅,不值得重视。

  经过提香折腾了这么一阵子,很快jiù到了晚餐时分。

  下面的草坪上摆开了几张长长的木桌,上面铺上了洁白的桌布,甚至布上了纯银的烛台。这是每五天一次的雷牙堡酒会时间——每过五天,雷牙堡的guì族囚犯们都会在这里尽情欢乐,打发◇无聊空虚的时间。

  林齐透过窗口望着这xiē尽情作乐的guì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大叫了起来:“我的晚餐呢?典狱长!还有,我的夜宵,一顿晚餐,两顿夜宵,你可千万别忘了!”

  “当●wúliáokōngxūdeshíjiān。

  línqítòuguòchuāngkǒuwàngzhezhèxiējìnqíngzuòlèdeguìzú,yōuyōudetànleyīkǒuqì,ránhòutādàjiàoleqǐlái:“wǒdewǎncānne?diǎnyùzhǎng!háiyǒu,wǒdeyèxiāo,yīdùnwǎncān,liǎngdùnyèxiāo,nǐkěqiānwànbiéwàngle!”

  “dāng然不会忘!”林齐的话没说完,一个身穿皮甲的狱卒jiù已经捧着一个大托盘来到了塔楼门前。

  站在门前守卫的是四名惩戒骑士、四名龙骑兵,他们看着这个给林齐送晚餐的狱卒,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人的身体太壮硕了,简直比一头狗熊更加壮硕了几圈,但是他身上的皮甲却又太。。。太单薄了一xiē,他的身体都差点把这皮甲给撑爆了!

  仔细的打量了这个狱卒一阵子,一个惩戒骑士和一个龙骑兵同时拿出钥匙,打开了塔楼的房门。

  处于安全起见,两个人跟着这个狱卒一起走进了塔楼。(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