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无尽黑暗


  地面世界!

  无数百姓惊恐的看着天空已经黑掉了大半个的太阳,黯淡的天空中出现了闪烁的星光。奇无弹窗qi刺鼻的龙涎香味在大街飘荡,手里拎着长香炉和铃铛的教士在大街小巷犹如闻到臭味的苍蝇○一样乱窜,不断的乱杂杂的宣扬着这是shén灵的震怒之类的话。

  shén灵震怒,所以他men用手盖住了太阳。

  shén灵的震怒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地面的百姓有太多的罪孽啊!所以你men这些卑贱的百姓要赎罪,不仅仅是自身的罪,连你祖宗十八代以及你未来的孙儿曾孙代的罪孽都要清洗一遍。

  购买赎罪符,这能洗清罪孽!自己买一张,妻子买一张。为你的儿子买一张,为你的父亲买一张;为你的女儿买一张,为你的母亲买一张:为你的孙儿孙女买一张,为你的祖父祖母买一张!

  日食之日,这是大陆赎罪符脱销的大好日子!黑暗笼罩了世界,而金币的光芒照亮了教士和贵族贪婪的面孔。各个帝国和王国的税◆务官紧跟着那些教士,唯恐他men贪污了哪怕一张赎罪符应缴纳的税款。而各个帝国和王国的贵族men,同样走进了教堂,向shén灵献了他men丰富的供奉!

  事后有人统计了一下,日食之日教会卖出了相□当于平日里两年销量的赎罪符,赚了一个盆满钵满。这些赎罪符的利润中有一半被各大帝国、王国的税务部门收缴,但是各个帝国和王国的贵族men出于对日食的恐惧,他men走进教堂捐献了巨额的供奉,这笔金额也足以补偿赎罪符税款的损失!

  日食,教会一家独赢!

  但是赚取了巨额利润的教会高层并没有为金钱的收益欢欣鼓舞,大群大群的教会高级shén职人员正火烧屁股一样通过绝密的传送法阵赶赴黑渊shén狱。惩戒骑士团、守护骑士团、各大shén殿直属的骑士团,圣堂长老会、隐修团长老会、圣山各处绝密殿堂的主持人,无数天位以的高手纷纷通过法阵杀向黑渊shén狱。

  甚至圣山本体都在隐隐颤抖,一些藏匿已久,不为世人所知的存在也出动了。

  从晨曦shén殿的后山,一个巨大的山洞突然出现,一条体长三百米,通体散发出明亮的白光的光辉之龙带着冲天的龙吟声飞了起来。这条美丽、shén圣、强大的太古生灵眯着眼,在晨曦shén殿诸位主持圣堂和长老的指引下,一头扎进了正在闪烁出强烈魔法光芒的传送法阵。

  晨曦shén殿的光辉之龙,惩戒shén殿的黄金圣龙,烈焰shén殿的苍炎shén龙,这些自太古时代就留存下来的强大存在纷纷出现。更有一些周身闪耀着shén力光芒的强横生物从各自的隐修之地走了出来,顶阶的魔兽,强大的巨人,行动时引发剧烈空间震荡的古shén木人等等,这些在世间已经绝迹千年的恐怖生灵纷纷走出,他men周身闪耀着强烈的shén光,口诵着他men信奉的shén灵的训词,大步走进了传送法阵。

  整个教会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只有教会的核心高层才知道他men为什么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大动干戈。黑渊shén狱也就罢了,里面保持了些许力量的圣境只有三百六十人,就算他men一起逃了出来,以他men被镇压shén阵抽取了无数年力量的身体,想要恢复巅峰的力量起码也要数十年。

  但是黑渊shén狱一旦有异变,影响的不仅仅是黑渊shén狱自身,还有那些深不可测的深渊世界。那些被诸shén亲自加持的封印镇压了无数年的太古邪恶,那些无法杀死的可怖存在,一旦他men走出刻印,在这个诸shén都陷入了永恒沉睡的岁月,谁能阻止他men为所欲为?

  这些存在一旦走出,他men的目标肯定是教会,他men会不惜一切力量将教会摧毁。

  必须阻止他men,必须在黑渊shén狱的镇压shén阵被破坏之前阻止他men。不管是什么人,不管他men想要做什么,必须阻止他men!

  就在教会的高级shén职人员纷纷赶去黑渊shén狱的时候,教宗厅那边也传来了愤怒的咆哮。

  “彻底清查,到底是谁应该为这件事情负责!为什么在黑渊shén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那些被囚禁的异端,他men不应该拥有影响镇压shén阵的力量!就算他men有,他men也不可能dé到足够的魔法材料做这些事情!”

  “彻底清查,将惩戒shén殿狂信军团从头到尾的清洗一遍,到底是谁为这件事情负责?”

  黑渊shén狱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教会高层的屠刀已经指向了惩戒shén殿。如果黑◆渊shén狱真的出了某些不可拖回的乱子,惩戒shén殿势必要受到强力的打压和清算。

  黑渊shén狱最下一层,狩猎草原,巴尔特和一众恶鬼惊恐的看着身体突然膨胀了一圈的巴奎特。他men做梦都没想★□到,林齐下手这么狠。就算巴奎特强大的特鬼一族的精英战士,数十张淬了剧毒的破甲弩矢也不是他能轻松承受的。

  而且谁也没想到林齐会突然下杀手,根本没有任何先兆的下杀手。

  巴奎特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嘴角有大量黑色的血浆冒了出来。

  林齐冷眼看着巴奎特,突然轻轻的一叹:“你men不是想要在虚空传送崩解阵发动后,下手偷袭干掉我men和伽兀大师,让后你men兄弟两独占所有的功劳么?很不幸,你men的计划,全被我听到了!”

  巴尔特的身体一抖,他正要开口,他身边的sì名恶鬼战士已经同时出手,他men的手掌犹如锋利的钢刀,从身后和身侧洞穿了巴尔特的身体。sì名恶鬼用力的撕开巴尔特的身体,将他扯成了好几大块。

  林齐冷眼看着这些突下杀手的恶鬼,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你men很聪明,巴尔特和巴奎特想要独占功劳,他men就不仅仅要干掉我men和伽兀大师,你men也是他men的目标。虽然我不知道他men准备怎么样干掉你men,但是他men一定有这个计划,!”

  那些恶皂战士的脸色都很难看,他men相互警惕的看了一眼,然后同时向sì周分散开,除开自己家族的血亲,他men不敢靠jìn任何外人。

  林齐摇了摇头,他慢吞吞的掏出了钩吻腐心,轻声说道:“真是,你men再小心防范也没用。因为你men,很不好意思,你men在狩猎队住了这么久,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你men就没发现,其实你men都服下了钩吻腐心之毒么?”

  手指头轻轻一点铃铛,百多个恶鬼战士同时惨嚎一声,他men身体抽搐的倒在了地嘶声惨嚎。

  伽兀也是如此,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犹如被烧熟的大虾一样蜷缩在地疯狂的嚎叫着。林齐冷眼看着伽兀,阴沉的说道:“伽兀大师,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接引你父亲的力量,为我men破开一条通道,否则的话,我干掉你,然后直接去向教会举报你和你的父亲!”

  伽兀愤怒的看着林齐,他咬牙切齿的吼叫道:“林齐,你也服下了我的药剂,你敢……

  林齐冷眼看着伽兀,他慢悠悠的说道:“你也许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关进黑渊shén狱!教会发现,我是众shén之启的药剂师,而且很不幸,我传承的秘药知识,正好是阿尔金大师一脉!所以你给我服下的药剂在我看来,就和白开水没什么两样!”

  摊开双手,林齐淡然道:“看,伽兀,你,还有你招来的帮手,▲你men都被我控制,要么答应我的要求,要么我让你还有你的父亲万劫不复!”

  看到伽兀扭曲挣扎的面孔,林齐皱起了眉头:“日食很快就要达到巅峰,世间就要陷入绝对的黑暗。我没功夫和你闲扯。杀了所有的▲恶鬼,斩下他men的头颅!”

  狮人破山和虎人啸同时走前,他men带着数百名狩猎队的战士,毫不留情的将身中奇毒动弹不dé的恶鬼全部斩杀。血腥味浓dé让人想要呕吐,大量鲜血洒在了伽兀的身,让伽兀的脸色变dé无比难看。

  林齐笑呵呵的看着伽兀,轻飘飘的说道:“接下来是你的门徒!多么忠心耿耿的门徒啊,三百年前被关进黑渊shén狱的老师交代的任务,他men在三百年后居然还记dé。可惜,全部杀了!”

  阿尔达拎着一柄大斧,大笑着向维克多走了过去。

  抡起斧头,阿尔达狠狠的一斧头砍向了维克多的脖子,伽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他狼狈的举起了双手:“林齐,你赢了!你的,所有的部下,包括这个冰霜巨人,我可以为他men开辟足够的传送通道!但是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我men是敌人了!我men是敌人了!”

  林齐撇了撇嘴,他冷冷的哼了一声,向正在放出强光的大阵指了指。

  伽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缓缓站起来,看了一眼倒在地动弹不dé的维克多等门人,咬牙走进了大阵核心。他沉声道:“前一阵子收集的所有猎物全部斩杀了,将它men的血引来。”

  林齐点了点头,他紧张的看了一眼正在剧烈咳嗽的青老人,然后重重的挥动了手臂。

  大量的魔兽被提了过来,被毫不留情的斩杀当场。鲜血淹没了整个魔法阵,空气中的空间波动也变成了淡淡的红色。

  地面世界,太阳已经几乎被完全遮盖住,只剩下绿豆大小的一点阳光还在顽强的闪烁。

  最后,太阳终于完全黑了下来,天地间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黑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