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林齐的注码


  第四百七十四章林齐de注码

  纠缠于云dexìng别问题,显然是一件极其愚蠢de事情。由网友上传==一如林齐所言,云苍龙已经在总长之位上坐了十几年,谁敢轻易对他动半点儿歪心思?不要说云是一个女孩子,就算她是人魔hún血儿,只要云苍龙坐在总长de位置上,继续纠缠于云de身份,那就是自己找乐子。

  甚至冯克劳尔清楚de知道,虽然云失踪de十五年中,她母亲留下de家产de确是被某些旁系和嫡系dezú人侵占了。但是云苍龙通过默许zú人侵占这一份产业,自己得到了更多de好处。

  一个能够用将己死去de妻子de遗产当做筹码进行利益兑换de人,你真以为他是什么心慈手软de道德高深之人?zú内de所有人其实都明白,云苍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de暴君,只是他修炼de功法怪异,很多人都被他表lù在外de表象给误导了。

  深深de吸了一口气,向校场四周dezú●人望了一眼,冯克劳尔运足中气大声呼喝起来。

  “今天de决斗,起因如何大家都清楚。两百七十七名zú人,在家zú议事大殿上无故被杀。”

  云苍龙轻轻de拍了拍手,清脆de掌声将冯克劳尔接▲◎下来de话震得支离破碎。xiào着向冯克劳尔点了点头,云苍龙淡然道:“这些已经过去de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伤感情!说正经de,决斗,林齐和他de属下,与我云氏一zú旁系zú人十名鸡ng英de生死赌斗,◎★说正经de,不要说废话!”

  冯克劳尔气得浑身直哆嗦,‘伤感情’?这种话你云苍龙也好意思chū口?你在大殿上纵容林齐杀死两百七十七个旁系zú人,这就不伤感情么?问题是林齐暴起杀人,他用灵魂法术☆攻击了在场de所有人,就连云苍龙似乎都被撼动了灵魂,冯克劳尔根本抓不住云苍龙纵容林齐杀人de把柄。

  气恼de吐了一口气,冯克劳尔狞声道:“是啊,那就说正经de。”

  “我挑选十名晚辈zú人和林齐生死相斗,不分胜负,只分生死。十场决斗,双方轮流提chū赌斗方式,但是在这十场决斗中,林齐只要不死,bì须参加起码三场!”

  林齐摊开手,耸了耸肩膀,冯克劳尔他们是自高自大惯了,所以在这时候还给林齐强行de划下了规矩。不过他无所谓,真de无所谓。十场决斗,双方轮流提chū赌斗de方式?他会让冯克劳尔输得哭chū来。

  怪xiào了一声,林齐淡然道:“既然是赌斗,当然有赌注喽,赌注可有封顶么?”

  冯克劳尔怪异de看了林齐一眼,他de嘴角也lùchū了一丝冷xiào:“怎会有封顶?难不成你以为,我们云氏一zúde身家,还比不上你一个máo都没长齐de年轻人?”

  一旁de云苍龙轻咳了一声,他淡淡de说道:“冯克劳尔长老请注意一件事情,你没资格代表整个云氏一zú,你也没权力动用云氏一zúde公库。这场赌斗,所有de赌注,都要从你、或者支持你de那些zú人desī房钱里掏chū来。”

  和林齐一样怪异dexiào了xiào,云苍龙沉声道:“我也有兴趣加入赌斗,不知道谁敢接我de赌注就是。”

  冯克劳尔死死de盯着云苍龙。

  云苍龙同样眯着眼死死de盯着冯克劳尔,两人之间de气氛变得无比de肃杀森严。

  校场内静悄悄de,所有de云氏一zúdezú人都静静de看着剑拔弩张de云苍龙和冯克劳尔。他们心里雪亮,所有人都清楚,自从林齐在议事大殿杀人之后,云苍龙和旁系zú人就势bì要分chū一个输赢。

  如果十场决斗都不能压过林齐,不能压过云苍龙,那么旁系zú人内部肯定会引发大de震荡,nòng不好会让原本平日里就相互勾心斗角de旁系zú人分崩离析,再也无法联手和嫡系相抗。bì须在决斗中杀了林齐,顺便让云苍龙付chū沉重de代价补偿旁系dezú人,才能维持冯克劳尔在旁系zú人中de地位和影响力,同时挽回两百七十七个旁系zú人被杀给旁系一脉带来de负面影响。

  同样de道理,云苍龙也肯定会在这次de赌斗中掺和一tuǐ,他bì须支持林齐,他没有选择de余地,因为是云苍龙de‘纵容’,才有了林齐在议事大殿放手杀戮de事情。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bì须参加这次de赌斗。

  如果他赢,他能更好de打击旁系一脉,同时攫取大量de利益。

  如果他输,他也能用他de失败安抚旁系dezú人,让旁◆系zú人不至于太过于鸡奋。

  云de回归,以及克劳森和云风华对云de狙杀,这一切都让云氏家zú内暗流汹涌,一个处理不好,或许就会酝酿成嫡系和旁系全方位de巨大冲突。所以家zúde老祖宗才施加压○力,让所有de长老和元老闭关不chū,将这件事情de处理大权jiāo给了云晓澜和云苍龙这些后辈zú人。

  仅仅是家zú后辈de冲突,只要将冲突控制在一个可以容忍de范围内,就不会酿成大变。至于云苍龙、冯克劳尔等人de输赢对那些家zúde元老而言,他们之间de利益划分无非是从左手jiāo到右手,就算云苍龙或者冯克劳尔输光了所有de身家,那些产业不还都是云氏家zúde么?

  他们之间de输输赢赢对家zú大势并无影响!

  所有人都看得极其de透彻,所有人都明白,这次de决斗,就是家zúde那些老祖宗有意制造de一个‘势’——你们这些后生晚辈不是有积怨么?相互之间都看不顺眼么?那么借着这十场赌斗,你们尽管放手豪赌一把。决斗之后,尘埃落定,这件事情就再也不许提了。

  不仅仅是云被陷害十五年de事情,旁系zú人被杀de事情,也就这么抹平了。

  一声轻咳从观众席上◎传来,数十个身穿华袍de男子起身走到了坐在一张宝座上de云晓澜分身面前,掏chū了一叠叠厚厚de契约放在了云晓澜面前de长案上。一名头发呈银白色de中年男子xiào着向云苍龙点了点头:“总长,我们家当◇少,比不得您这么财大气粗de,这里是我们这两天积攒起来de所有赌注,准备分成十场下注,不知道总长是否有意接下。”

  云苍龙眯着眼xiào了,他连连点头放声xiào道:“当然接下,不知道你们拿chū了多少东西?”

  云晓澜随手翻过长案上de契约,鸡ng神念力向那些契约一扫,他也xiào了起来。一边xiào,云晓澜一边摇头道:“果然是大手笔,嘿,大型城邦戈林城,中型城邦乌鲁斯、乌迪娜、凯尔森、拉图多、尤文,还有十二个小城邦,五十七个镇子,三百七十个大小庄园,十九条矿脉de全部产权。”

  眯着眼向这些旁系zú人扫了一眼,云晓澜淡然道:“这可是你们七成de身家,全押上?你们确定你们选派de人能赢么?”

  站在校场中de冯克劳尔xiào了,他柔声道:“只要家主和总长不派人帮这小子,我们哪里有输de道理?对于云氏一zúde后人,我们还是很有信心de。”

  云晓澜点了点头,他不再吭声,而是闭上眼睛养身。以他如今de实力,分身长时间在外活动,会不断de消耗分身de力量。他还想看完这十场决斗,可不想将力气耗费在说废话上。

  云苍龙看了林齐一眼,然后他也大xiào了起来:“那么所有de赌注我全部接下了。”

  早就有所准备de云苍龙闪身到了云晓澜座前,他向云晓澜行了一礼,然后掏chū了一大堆de契约公文,宛如丢垃圾一样丢在了条案上:“你们de赌注是多少,我这里只多不少,城邦、镇子和矿山de价值实在是不好估算,我们就直接按照数量来算。一座大型城邦,这是我名下de领地,五座中型城邦、十二个小城邦,以及附属de六十三个镇子、三百九十五个庄园,以及二十○一条矿脉,全部在这里。”

  冯克劳尔轻轻de拍掌xiào了起来:“总长大手笔,还有人愿意参加这次de赌斗么?”

  林齐轻轻de咳嗽了一声,他掏chū了一枚亮晶晶de指环,慢吞吞走到云晓◇澜身前,将这枚世界指环?伪品放在了条案上。他xiào着向冯克劳尔点了点头:“我也不说这指环内有多少东西,价值多少。反正我就赌这枚指环和这枚指环中de所有物品,我就赌我今天不会死在决斗中。”

  这是生死赌约,林齐最少要决斗三场,只要他输了一场就是死。他说他今天不会死,也就是说他确定他赢定了。林齐de嚣张引起了大量旁系zú人de不满,当场就有一个féi头大耳de金发男子跳了起来:“我们和你赌了,但是你那戒指中de赌注到底有多少,我们需要拿chū多少赌注?”

  林齐xiào着向那金发男子看了一眼,他悠然道:“具体有多少赌注,等决斗完了不就知道了?反正我死了,你们就能得到我de戒指和里面所有de东西,如果我赢了,我没死,那么你们拿chū和我de戒指以及里面de所有物品等价de赌注就可以了。”

  林齐提chū来de赌约实在是古怪,不知道他到底拿chū了多少赌注,那些有意和他对赌de人,实在是心中无底啊。万一他拿chū来de赌注是个天文数字,那岂不是坑死人了?

  只不过,这个年轻人能有多少身家?听说他不过是云在外招揽de护卫?也就是保镖喽!

  几个生得和云晓澜有七八分相像de男子突然xiào着站了起来,他们也走到了云晓澜de面前。

  “这个小伙子实在是有趣,那么我们就接下你de赌注了。家主,我们也来掺和一把,没关系吧?”

  云晓澜和云苍龙de脸色都yīn沉了下来,这几个男子,都是云晓澜de堂兄弟,云氏一zú真正de核心嫡系。

  果真是皇室后裔无亲情,他们也来趁火打劫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