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夜探


  喝着香洌可口的葡萄酒,阿尔达笑呵呵的和li莲dǎ情骂俏,两人腻味成leyī团。

  他坐视那个军法官带来的宪兵将死狗yī样的恩zuǒ扛le起来,粗暴的将他拖出le酒吧。他看着恩zuǒ在○被人拖起来的时候,依旧不忘记yī把抓起le吧台上的酒杯,将半杯劣酒倒进le嘴里。

  手指轻轻的在li莲的下巴上勾le勾,阿尔达掏出leyī小块黄豆大小的红宝石,沾le沾自己的唾液,将它黏在leli莲的嘴角。“亲爱的,这个倒霉蛋是怎么回事?我发现这个酒吧的所有人,似乎都和他不对路?他难道得罪le整个敦尔刻的人么?”

  li莲妩媚的笑着,灵巧的红舌轻轻的将红宝石舔进le嘴里,然后慢悠悠●的低下头,将这颗价值数千金币的极品鸽血红宝石吐进le自己的胸衣里。她扭动着腰肢,红唇凑到le阿尔达的耳朵边,仔仔细细的将恩zuǒ这些年的遭遇《》le出来。

  “所以,这是yī个倒霉蛋!”li莲□●耸le耸肩膀,丰硕的**剧烈的跳动le起来:“如果不是他还有yī批死心塌地的属下,如果他不是还有几个天位实力的兄弟帮衬着,他。。口也许他的脑袋早就挂在le某个兽人的厨房里做盐罐,谁知道呢?”

 ◎ 嘟起le红唇,li莲轻叹道:“他可是得罪lele不起的大人物呢。那种yī句话就能让上百万人被砍头的大人物。您知道的,那位大人可是得到le帝国和教会的双重支持,身兼北方三个行省的行政总督,这在帝国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已经有人称他为‘北海亲王,le呢。”

  ‘北海亲王,么?高卢帝国北方海岸线的三大行省,都被他yī手掌控么?

  阿尔达讥嘲的笑le起来,他饶有兴致的举起酒杯,将香醇的美酒yī饮而尽。伟大而恐怖的老板得知这个消息,他yī定会发飙的吧?当然喽在告诉林齐这个消息之前,阿尔达yī定要找好替死鬼,而且yī定要将某些事情处理妥当否则他会死得很惨的!

  想到林齐喝令四个粗鲁的半人马对着自己连续殴dǎ的恐怖场景,阿尔达的身体就yī阵阵的抽搐。

  “可怕,太可怕le!”阿尔达耸le耸肩膀,将li莲重新倒给他的葡萄酒yī口喝le下去,然后用力的拍le拍她的脸蛋:“那么,我刚才要的烤鸡给我包上,还有,我需要几大块牛肉和羊肉,再给我几瓶烈酒。上好的朗姆酒,不要用劣酒糊弄我!”

  搂过li莲的脑袋用力的吻leyī下她的小、嘴,阿尔达眯着眼笑道:“我下午刚刚和十八位可爱的姑娘交流过感情所以我有点累。等酒吧dǎ样le,去金蔷薇酒店顶楼最好的套间去找我。给酒店的经理说,你要找那位强壮的伯爵先生他知道我是谁!”

  li莲沉醉的看着阿尔达,她当然知道金蔷薇酒店顶楼的最好的套间是什么价位。她碰上leyī条le不起的大鱼,或许,阿尔达会愿意让她成为他的情人?

  面红耳赤的li莲迅速的给阿尔达准备好le他索要的yī切用yī个藤篮给他妥当的装le起来◎。阿尔达笑着看le看四周目光不善的驻军官兵,有意的放大le声音:“li莲如果你觉得你的体力不够好,没办法应付强壮的我的话,你如果有美丽的、感情好的姐妹,你可以带她们yī起去!”

  用大拇指点l●e点自己的鼻子,阿尔达向四周那些虎视眈眈的驻军官兵狞笑挑衅道:“yī个下午,十八个!十八个美丽可爱的少女,你们看着我做什么?难道你们能有我这么的强壮么?”

  无比风骚的解开le胸前的扣子,暴露出自己雄壮的胸大肌,阿尔达得意洋洋的让两块胸大肌剧烈的跳动着,发出清脆的‘啪啪啪,的脆响,yī路扭着屁股走出le酒吧。在酒吧的门口,他顺手抽出le迎宾的yī个酒女的贴身亵衣。在那酒女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中,阿尔达将yī颗拇指大小的蓝色珍珠塞进le她的胸衣。

  酒女的尖叫声立刻变成le怪异的呻吟声,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阿尔达,几乎就要扑上去就地献身。

  阿尔达张狂的笑着,他得意洋洋的嗅着淡香的亵衣,摇摇摆摆的走进le酒吧yī侧漆黑的小巷里。几个身躯高大健壮的士兵阴沉着脸跟le进去,他们要好好的教训yī下这个猖狂的外来者yī他居然轻轻松松的就勾搭走le酒吧里最美丽的yī朵鲜花,li莲◇这条奸猾的美人鱼,就连他们的顶头上司都还没混上手呢,怎么能让这个小白脸勾搭走。

  低沉的惨嚎声从小巷里传来,几个牛高马大的士兵吐着白沫晕倒在地。

  阿尔达单手解开le裤腰带,热腾腾的尿□水劈头盖脸的浇le那几个倒霉蛋yī头yī脸,然后他狠狠的给le几个家伙yī脚,将他们揣进le路边的阴沟里,这才身体yī晃,化为yī道扭曲的黑影没入le深深的黑暗中。

  拥有月魔皇族血脉的阿尔达,他是真正的黑夜的宠儿,是真正的黑暗的主宰。月魔yī族哪怕在所有的恶魔种族中都是位居金字塔巅峰的存在,阿尔达遁入黑暗,就好像鱼儿回到le水里,除非是实力超出他好几个大阶层的恐怖存在,否则无人能发现他的踪影。

  换言之,除非是圣师巅峰的那种厉害人物,而且是预先针对阿尔达做le各种布置,否则不可能发现阿尔达的身影。这就是月魔血脉带给阿尔达的先天禀赋,他对于黑暗的掌控,实则比哗哩哗哩这个混血恶魔更加的强悍、更加的可怕。

  循着刚才手指轻点留在恩zuǒ身上的yī点深渊香草粉留下的淡淡香味,阿尔达迅速的追上le那个神气活现的军法官。恩zuǒ正死狗yī样被四名宪兵架着,几个宪兵yī边走,yī边隐晦的用拳头狠狠的招呼着恩zuǒ。他们用寸拳发劲,近jù离的殴dǎ着恩zuǒ的软肋,dǎ得他的肋骨‘啪啪,作响。

  阿尔达的眸子里闪过yī抹可怕的杀意,他眯着眼笑着,慢悠悠的跟在那军法官身后,看着他们将恩zuǒyī路带到le敦尔刻驻军大营东北角的yī处礁石上。

  这是yī片高出海面数米的礁石,在涨潮的时候,这片礁石会被海水淹没大半。敦尔刻驻军的军法处在这里开凿leyī处黑牢,里面有上百间小小的黑屋子,专门用来关押违反军纪的倒霉蛋。

  可想而知,当海水涨潮的时候被关押在这块礁石中的黑牢是什么滋味口很多时候,海水几乎将整个黑牢全部淹没,只是在牢房的顶部留下yī尺多高的空间让人呼吸。被关禁闭的犯禁官兵必须想办法漂浮在水面上,否则他们就会窒息而死。

  这是不折不扣的酷刑,甚至这座黑牢本身就违反le高卢帝国的某些军令。

  这座礁石黑牢自从建成以来,被送进过这里的官兵总共也就九个人。恩zuǒ,还有yī直死心塌地的追随恩zuǒ血衣七剑客。最后yī个人则是维克,他从第五大学毕业后,他也追随恩zuǒ加入le军队,从yī个小兵做起,用le几年的时间成为le恩zuǒ的副官。

  恩zuǒ辉煌的时候,维克跟着他yī起吃香喝辣。恩zuǒ倒霉的时候,维克跟着恩zuǒyī起被关小黑屋。加上血衣七剑客,他们在敦尔刻驻军当中是有命的yīyī礁石小黑屋九人组!

  基本上,这座礁石黑牢就是专为恩zuǒ开辟的。敦尔刻的驻军将领很会揣摩上意,他们用尽各种手段为难、折磨恩zuǒ这yī伙又臭又硬还死抱成团的家伙。相对应的,他们对恩zuǒyī伙人的dǎ压和刁难,甚至成le他们加官进爵的最大功绩!

  就比如说yī年半以前,因为恩zuǒ的又yī次惨败,当时的敦尔刻驻军将领执行军法,亲自用大棍dǎ断le恩zuǒ的左手骨和左腿骨,yī个月后,那位将领就受到le嘉奖令,得意洋洋的被调去le帝**部任职。

  li莲在那个酒吧是红人,所有的官兵都想将她压在床上随意的亵玩,所以他们什么话都对li莲说。所以刚才li莲将恩zuǒ这几年的遭遇全部告诉le阿尔达,这让阿尔达心头的杀意越来越炽热。

  礁石黑牢并没有看守,军法官带着四个宪兵将恩zuǒ丢进le黑牢最深处的yī个最狭小的房间后,他们就关上le牢门,关上le沿途九座铁栅栏门,然后yī路嘻嘻哈哈的走回le军营。

  他们在叹息,为什么今天只有恩zuǒyī个人喝醉,否则他们yī定会将维克等人全部抓进来好好的收拾yī顿。他们嘻嘻哈哈的讨论着谁谁谁曾经因为折腾恩zuǒ等人平步青云,谁又因为克扣恩zuǒ等人的军饷,从而得到le上级的嘉奖等等。

  阿尔达冷眼看着远去的军法官和四个宪兵,他已经在他们的身上留下le魔法标记,他会去找他们的。

  化身为黑影,阿尔达潜入le礁石黑牢,然后他的身形突然yī僵。

  因为在最里面的那个最狭小的黑牢内,恩zuǒ正端端正正的盘膝坐在地上,气息悠长的吐息着。他哪里像是yī个烂醉如泥又被人殴dǎleyī轮的醉汉?

  阿尔达呆le呆,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潜到le牢门外,透过门缝向恩zuǒ看le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