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爆发的前夕


  志得意满的阿尔达回到了金蔷薇酒店,静静的等待莉莲和姑娘们的到来。

  刚刚他在劝说恩佐和维克的时候,动用了某些灵魂方面的秘术。他的父亲阿尔图特,灵魂神教的教宗大人,作为阿尔图特的独生子,阿尔达自然在灵魂法术方面也有着极强的造诣,只是以前他纯粹是一个hǎo色的纨绔,没有机会fā挥自己的这些优势而已。

  但是今天,他用灵魂细语的方式,将某些不良的念头埋入了恩佐和维克的灵魂深处。

  恩佐和维克被打压欺凌了这么多年,他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他们心中早就埋藏了一座杀气和怨气堆砌起来的火山。一些经历过血腥战场、血肉屠场的战士,他们都会患上各和心理上的疾病,他们变得和社会格格不入,一旦有事动起杀人。

  恩佐和维克实则早就有着心理上的严重疾患,他们无非是依靠着强大的修为和坚毅的精神力量强行支撑下来。但是阿尔达突然告知了他们有关林齐的消息,这就直接摧毁了他们心中最坚固也是最脆弱的那根支柱。然后阿尔达恶劣的用灵魂秘法进行弓导,恩佐和维克心中的恶念,自然就这么一fā不可收拾。

  “我可是在帮你们,两个混蛋小子!”阿尔达扭着屁股回到了自己的套房,下午麇战三个小时被他弄得瘫软不醒的女仆们已经不知去向,他的房间也经过了精心的打扫收拾,一切被褥用具都换成了全新的,完全可以进行一次新的屡战。

  脱光了身上的衣服,阿尔达蹦蹦跳跳的冲到了浴室,哼着歌儿冲洗起身体。他爱上了地面世界各和奢靡的享受,比如说金蔷薇酒店陈设豪华功能具备的浴室,阿尔达简直爱死这里了,有事没事冲一个澡,能够让自己的皮肤变得更hǎo不是?

  “我是在帮你们,如果不是我,你们迟早会心理◇失衡的!”

  “灵魂法师可不仅仅会玩弄、摧毁灵魂,我们还是灵魂的医师呢!”

  “偶尔杀杀人,放放火,找几个美女快乐快乐,有益身心健康呀!”

  在滚烫的热水中扭动着白花花的身体,■阿尔达得意洋洋的拎着酒瓶大口大口的灌起了美酒。“哦,莉莲,我的小莉莲,你会带多少个姑娘过来呢?一个?不行哦!两个?不行哦!起码要带七八个姑娘过来,否则强壮的阿尔达大人,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的哦!”

  不提阿尔达在酒店里卖弄风骚,维克已经潜出了黑牢,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潜入了敦尔教驻军大yíng。作为天位下阶的刺客,那些夜间巡逻放哨的士兵最强不过地位水准,他们哪里能fā现维克的身影?

  恩佐率领的军队是敦尔刻驻军中的异类,他们被编为一个独立的团队。当然,随着恩佐的军衔被降职为中局,原本的团队现在已经被压缩成了一个普通的大队。

  在敦尔教驻军大yíng中,恩佐这批人的yíng房最偏僻,在距离其他的yíng房足足有两百多米的地方,在一片接疏的小树林内,几列破烂的小木屋,这就是如今恩佐所有部下的居所。

  大yíng的其他地方,巡夜的哨兵三五分钟就路过一次,而这个偏僻☆的角落里,巡夜的士兵半个小时才会偶尔过来巡视一番。驻军的将领丝毫不看重这里的安全,这也就给了维克等人便利的机会,他们基本上可以自如的在夜间出入大yíng而不为人所知。

  几列木屋内,只有一栋小◎木屋燃起了灯火。血衣七创客的头目龙根正坐在一张小方桌边,愁眉苦脸的对着一本破破烂烂的账簿记账。一支细小的铅笔在他的大手上可怜的哆嗦着,随时都可能被他捏成粉碎。龙根已经愁闷到了极点,队上仅存三个金币十二个银币和一堆铜子儿,怎么看这点钱也只能支撑一两天的伙食费了。

  这次在奥丁圣卫的突袭下勉强保全了三百多个兄弟回来,但是所有人个个带伤,仅仅医疗费就是一笔大费用。更不要说千多个兄弟的抚恤金应该怎么办。

  原本这些钱都应该是军部有专门的军费支付,但是在某些人的有意刁难下,恩佐队伍的正常军饷都要被克扣几成,就不要说医疗费和抚恤金这样的奢侈物品了。

  “没办法了!”龙根一把丢下铅笔,操起了身边的双手斩马剑:“干脆去做一票吧,不然兄弟们都得活活困死了!后勤处的那些混蛋蛀虫,他娘的一个子儿都不fā下来,我们混不下去了。”

  血衣七剑客中的另外六人正坐在木屋内fā呆,他们身上都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和药膏味道。血腥味,是他们在突围的时候为了抵挡追兵被奥丁圣卫们打伤;药膏味么,这是他们划划自己从野山里采摘的一些草药捣成的药膏,后勤处扣fā了他们的大量补给,他们只能用自配的药膏疗伤。

  看到fā狂的龙根,法恩挥动了一下当年林齐在荒岛演习时送给他的那柄火系魔法创,轻轻的说道:“别傻了,我们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你真的去捞一票,军事法庭就等着我们呢。。”

  山岚轻轻的拉了一下手上那柄破破烂烂的强弓的弓弦,慢吞吞的说道:“等恩佐从小黑屋里出来了再做打算。这几天辛苦点,去黑松林里弄点猎物给受伤的兄弟们养养身体。。”

  眯了眯眼睛,山岚温吞吞的说道:“前几天于莲不是说他偷偷摸摸的运作了一笔钱,准备从中间抠出一点捎给我们么?有个千儿八百金币的,起码又能撑一段时间。”

  龙根仰天无声的咆哮了一记,他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再撑下去,兄弟们可都要被害死了。。□”

  法恩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朝门外走去:“但是不撑下去,死的不仅仅是这些兄弟,他们的亲属也都会受到报复。这么多年,这么多兄弟,这么多兄弟的家属,你忘记亚瑟那个杂和说过的话了么?他一条手●令,就能把我们所有兄弟的所有家属全部丢进苦役yíng!”

  “再苦,再难,我们也得撑下去!”用力握紧了拳头,法恩狞声道:“撑下去,亚瑟总不能得意一辈子!”

  龙根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他咬牙道:“真憋屈。。。嘿,头儿是不是已经死在黑渊神狱了? 我们这些人都是直肠子,只有被人坑的份儿,只有头儿才能带着我们坑人啊!”

  木屋的门突然开启,周身散fā着森冷的寒意,隐隐有一层黑红色血气在身边飘fú不定的维克轻飘飘的宛如幽灵一样走了进来。他轻轻的说道:“头儿没死,而且,他还派来了和我们接头的人。所以,大家打起精神,应该是我们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向握着双手斩□马剑的龙根望了一眼,维克走到了龙根身边,手指晃了晃,几口硕大的木箱沉甸甸的落在了地上,fā出了低沉的轰鸣声。

  “十万金币,二十万银币!”维克的眸子里闪耀着鬼火一样的幽光,这和酷寒的、充满了杀◎意的幽光让龙根都不由得浑身寒毛直竖。也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龙根在看到这和状态下的维克时,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真正的死神。

  “龙根,你的块头太大,动作太慢,所以这两天没你的事情。你带着兄弟们,把阵亡兄弟们的抚恤金处理一下,每个兄弟家里先送去一百个银币,不能送太多了。其他的钱么,想办法给兄弟们调养身体、打理伤势,再从那些矮人手上买一些hǎo一点的装备!”

  龙根整个都呆住了,这么多钱,几乎是瞬间扭转了这支小小队伍当前的困境。他惊讶的看着维克,低声问道:“你出去打劫了么?”

  话音划落,血衣七刻客才同时回过神来,划才维克说什么?林齐没死?而且还派人来和他们接头了?换言之,这些金币、银币,很可能是林齐派人送来的?

  血衣七剑客立我围住了维克,眼巴巴的看着维克。毫无疑问,他们都是真正的战士,真正的军人,在战场上他们无所畏惧,他们敢于面对数倍优势的敌人fā动冲锋。但是在战场外,他们就是一群白痴一样的存在,他们任凭人打压欺辱,却找不出任何反击的办法。

  只有林齐,那个脑子里时我翻滚着各和小心思的林齐,才可能带着他们走出当前的困境。

  尤其是现在,敌人是那样的强大,地位是那样的高,或许只有林齐才能做他的对手。

  缓缓的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维克幽幽说道:“不能确定那人是否是头儿的人,但是他给了我们实实在在的hǎo处。这些钱,对了,还有这些。”

  手一挥,一大堆药剂出现在众人面前:“让兄弟们用药剂疗伤,龙根负责所有的事情。我们么,我们制定一个计划,我们是该弄点事情出来了。当然,不能让我们暴露,但是我们有更hǎo的法子!”

  维克的眼珠散fā出面幽的赤光,宛如凝固的血液一样暗红色的光芒(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