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鸡飞蛋打


  第五百五十六章鸡飞蛋打

  “请您稍微停一停!”林齐双手合十并在胸前,无比‘虔诚’的看着骄狂不可一世的云君,大声打断le云君的话:“我承认您就是一切之主,是这gè世界的主人,是万物的主★
  dìwǔbǎiwǔshíliùzhāngjīfēidàndǎ

  “qǐngnínshāowēitíngyītíng!”línqíshuāngshǒuhéshíbìngzàixiōngqián,wúbǐ‘qiánchéng’dekànzhejiāokuángbúkěyīshìdeyúnjun1,dàshēngdǎduànleyúnjun1dehuà:“wǒchéngrènnínjiùshìyīqiēzhīzhǔ,shìzhègèshìjièdezhǔrén,shìwànwùdezhǔ宰,是神圣龙庭帝国理所当然的至尊。《》.我身上所有的财富,包括我们所有您看上的东西,我们都可以交给您。”

  重重的叹le一口气,林齐无奈的摊开le双手:“不给您也不可能le,毕竟您占le优势。我们无法逃跑,我们也无法拿出强力的魔法道具对付您。所以,我们死定le。但是在我们死之前,您能满足我一gè微不足道的愿望么?”

  云君悬浮在半空,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林齐。各色云霭在云君周身盘旋,九条若隐若现的龙影逐渐凝聚成形。那是九条身形半透明宛如凝胶的东方神龙,形如巨蟒的身体巨大而威猛,有一种极大的恐怖感不断从它们身上扩散开,哪怕是踏入le圣境的林齐,在这样的恐怖之前也不由得心脏一阵抽搐。

  这种恐怖,就好像手无缚鸡之力的懵懂婴孩,在夏夜的庭院中仰望夜空,突然看到le一条巨大的神奇身影横跨虚空。那种命运不由自己做主,那种自己随时可能被碾压成粉碎,那种自身和身周的一切都被冥冥中的无形恐怖所主宰,完全不由自己操控的绝望和凄凉。

  在精神层面全面压制,林齐被云君压制得喘不过起来。

  阿尔达瞪大le眼睛看着那九条龙影,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恶魔本来就是一种容易屈服在强权和暴力之下的生物,阿尔达还能正面直视这九条龙影,这已经非常le不起le。虽然他的双腿在哆嗦,虽然他的裤脚有一点点水渍在不断的淌下,但是他没有向云君跪下!

  对于有着恶魔血统的阿尔达而言,没有在绝对的强权下屈服,这已经很不容易。(《》.)

  熊万金和哔哩哔哩已经晕le过去,九条龙影散发出的绝大恐怖是源于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是烙印在所有生灵灵魂深处的那种面对最终毁灭时的大恐怖。两人实力不济,所以早早的晕倒le。

  轻轻的摇le摇头,云君看着在自己释放出的威压下挣扎的林齐一行人,残忍的抿嘴一笑:“是拖延时间么?”

  林齐用力的摇le摇头,他认真的看着云君问道:“我只是想要问,真的是云帝派你来杀我?”

  云君眯起le眼睛,他森严的看着林齐,然后突然嫣然一笑:“这事情,有解释的必要么?云帝是我大哥,我是他孪生的兄弟!哪怕这条该死的驴子当年有意置我于死地,但是云帝不会这么做。我们是骨肉同胞呀,血肉亲情可不是能轻松分割的。”

  林齐死死的盯着云君:“你撒谎!”

  云君讥诮的撇le撇嘴:“对你撒谎?有必要么?你,已经要死le!”

  林齐眯起le眼睛。云君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齐,然后突然一拳向驴子打le过去。驴子正鬼鬼祟祟的掏出一kuài紫色的符令,半透明的符令闪耀着柔和而纯净的光芒,充斥着一种令人难以形容的神异力量。

  谁也不知道◎这kuài符令是什么东西,但是云君绝对不允许任何的意外发生。所以驴子刚刚掏出符令,他就一拳向驴子轰下。一道青色龙形气劲从他拳头上呼啸而出,碎裂le空气激荡起le大片白色的气爆向驴子当头落下。

 □ 驴子一把捏碎le符令,大片紫色灵光向四周扩散开,紫色的光芒在众人身边凝聚成le一gè直径十米左右厚达三尺的光罩,牢牢的将一行人护在le里面。云君全力一击轰出的龙形气劲命中le光罩,只听得一声惨烈的龙吟响起,光罩被击打出le巨大的涟漪,三尺厚的光罩骤然被削薄le一寸。圣堂.

  云君大惊,驴子捏碎的符令到底是什么玩意?激发后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防御力?

  林齐向云君看le一眼,然后他捡起le地上的一kuài拳头大小的石头,竭尽全力的向云君投掷le出去。只听得‘哧啦’一声裂空响,拳头大的石头和空气剧烈摩擦,骤然间就变得通体赤红。一旁的阿尔达长吸le一口气,他双眸中火光闪烁,一团黑色的魔焰突兀的出现在le石kuài上。

  小小的一kuài石头被林齐和阿尔达联手,骤然变成le一kuài小型的陨石。因为两人的实力都提升到le圣境的缘故,这一击的力道几hū能和天位巅峰法师施展出的伪禁咒陨石天降相比。

  正要连续出拳攻击光罩的云君停下le手,他的身体微微一晃,躲过le林齐和阿尔达联手的攻击。两人的攻击力对云君而言微不足道,根本就不能伤到他分毫。但是作为金合欢家族的掌控者,作为西方大陆黑暗世界最强大、最神秘的巨头,作为神圣龙庭帝国的亲王,云君有他的骄傲。

  两gè小小的圣徒下阶,如果让他们的攻击碰到自己的身体,这真是一辈子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所以云君的继续攻击被打断le,他微微闪身避开le林齐和阿尔达的攻击。

  但是林齐蹲下身体,双掌犹如铁铲一样重重的插进le地面。非人的巨力爆发,林齐的肌肉坟起。一声爆喝从胸腔喷发,林齐掀起le一kuài◆方圆两米左右足足有一米厚的岩层。用力举起le巨大的岩kuài,林齐依样画葫芦的向云君投掷le过去。

  阿尔达眸子里魔光闪烁,他再一次配合林齐喷出le一团漆黑如墨粘稠如胶的魔焰。巨大的岩kuài●熊熊燃烧,眨眼间就被烧成le一团半透明的黑红色岩浆。因为林齐巨力投掷的关系,岩浆在空中散开,变成le无数团拳头大小的岩浆球向着云君飞溅le过去。

  刚刚挥拳准备继续攻击的云君脸色微微一沉,他身▲上一团浓郁的青气喷出,将所有岩浆球全部震成le粉碎。这一次他没有停手,而是一拳重重的落在le光罩上。

  驴子龇牙咧嘴的喷出le第三口棺材,然后他重重的一蹄子踹在le棺材上。

  “出来帮○shàngyītuánnóngyùdeqīngqìpēnchū,jiāngsuǒyǒuyánjiāngqiúquánbùzhènchénglefěnsuì。zhèyīcìtāméiyǒutíngshǒu,érshìyīquánzhòngzhòngdeluòzàileguāngzhàoshàng。

  lǘzǐzīyáliězuǐdepēnchūledìsānkǒuguāncái,ránhòutāzhòngzhòngdeyītízǐchuàizàileguāncáishàng。

  “chūláibāng我杀人le!喂,浑身缠布条的孙子,你再不出来帮忙,林齐可就要被人给做le!你当年被救下后,可是发下le誓言的!林齐如果在你面前被人杀死,你的灵魂也会被焚烧成灰烬吧?”

  云君的脸色惨变,他骤然向后退le老远。

  第三口棺材,和前面两口的花纹迥异的第三口棺材!云君可不敢冒险赌这棺材里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天知道驴子会从这里面弄出什么怪异的东西出来?

  一声娇媚无限的呻吟从石棺中隐隐传来:“臭驴子,死驴子,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剁le你那条小鞭子下汤锅。嘻嘻,到时候呀,你可就连什么大胸脯的姑娘都不能碰le!”

  娇媚的呻吟是如此的邪异,四周正缓缓向光罩逼近的刺客们身体一■晃,他们眸子里同时冒出le疯狂的**之火。他们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骤然间有几gè修为最低的刺客通体燃起le熊熊大火,惨绿色的阴火将他们的身体烧成le灰烬,他们的灵魂发出凄厉的惨嚎声,在阴火的缠绕下迅速●钻进le石棺。

  石棺内传来le细微的咀嚼声,娇媚的声音低声咕哝道:“实力弱le点,这灵魂的滋味,可不怎么样。还是圣堂主教的灵魂滋味最好,让人**无穷呀!”

  伴随着娇媚的笑声,石棺的盖子被慢慢的推开,一支黑漆漆的手臂慢慢的探le出来。

  浓郁的邪气四散,林齐惊骇的看le那手臂一眼,一把抓起熊万金和哔哩哔哩急退。

  那手臂通体漆黑如墨,但是这并不是手臂原本的色泽——这条又shòu又长的手臂上缠绕le厚厚的一层黑色的布条,黑漆漆的布条上不时闪过一抹红色幽光,深邃的宛如污血的幽光在他的手臂上凝成le一道道怪异的扭曲的符文。

  随后一具苗条的身体慢慢的站起,真的很苗条,犹如竹竿一样shòu,足足有两米多高,但是腰围估计只有林齐的大腿粗。这人浑身上下都缠着黑色的布条,除le一对惨绿色的眸子,根本看不到他身上任何暴露的肌肤。

  “我说,一切障碍都无法阻拦我的意志!”

  “一如生和死之间的屏障!我游走于生死之间,我超脱法则之外,我无生无死,我同生同死!”

  “故我的意志超脱一切,空间,时间,一切存在都将在我的意志下灰飞烟灭。”

  shòu竹竿高高的举起le双手,他的眸子里喷出le两道惨绿色的磷火。飘忽不定的火光在他的身边凝聚成le无数拳头大小的符文,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复杂的空间传送阵。

  云君大吼一声‘不可能’,他团身向光罩撞le下来。

  驴子怪异的笑le起来:“蠢货,我的精神念力的确压不过你,但是总有你比不上的人吧?”

  shòu竹竿狞笑le一声,他身上突然射出le数百条细细的黑色布条,同时洞穿le四周所有刺客的心脏。

  随后绿色的符文骤然爆发,林齐等人同时消失在le幽光中。

  云君不甘心的仰天怒吼,他掏出le一kuài拳头大小的玉kuài,重重的砸进le林齐等人消失的光影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