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圣女和大王


  第六百零九章 圣女和大王

  林齐愣了一下,刚才他只顾着观察沙驼部落用重弩歼灭对方骑兵的战斗,忽略了后方的那群法师和战士。直到呼粟的叫声传来,他才将一缕精神念力投了过去。

  这◆一眼看去,林齐彻底傻住了。

  呼罂的兽车,林齐是见识过的,清一色雪白的牦牛拉车,那是异常的尊贵华美、威严神圣。但是呼粟的座车,则是让林齐悚然——一样格式的大车,车上搭着圆形的平台,白色的轻纱帷幕环rào。

  也不知道呼粟是什么时候驱动座车赶到的,但是她的座车前方拉车的不是畜力,而是一大片赤身露体的活人。qǐ码有五千人嘴里叼着木棍,脖子上和腰上套着缰绳,宛如牲口一样爬在地上向前爬行,◆拉动着巨大的座车mànmàn的向前行驶。

  更让林齐眼角抽搐的是,这五千名密密麻麻挤成一团拉车的人,老的老小的小,要么是老头妇人,要么是童男少女,其中没有一个精壮。这些人赤身露体的趴在地上,犹◆如牲口一样向前缓màn的爬行,他们的膝盖和手腕被草根磨得稀烂,爬行过的地方留下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上百名骑着高头大马的战士挥动着长长的皮鞭跟在一旁,他们不时挥动长长的鞭子胡乱鞭打下去。拉车的人身上到处都是紫色、黑色、红色的鞭痕,有些伤口已经发炎脓肿,还有苍蝇和其他的蚊虫在伤口附近叮咬,可想而知那是什么样的痛苦。

  驾车的,是两名身穿青色长袍的少女,她们趾高气扬的坐在车驾上,手持几根细长的缰绳,控制着最前面几个老人爬行的方向。只要她们轻轻一抖缰绳,老人就màn吞吞的转向,他们身后的那些人也就跟着转向,所有人都死气沉沉,就和僵尸没什么区别。

  林齐抿qǐ了嘴。

  呼罂虽然跋扈骄狂,但是还不像呼粟这样丧心病狂。用人拉车,而且是用这么残忍、这么羞辱人的方式拉车,这要多么狠毒的心肠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更让林齐忿然的是,大车圆台上有清脆悦耳的琴音传来,透过雪白的帷幕,可yǐ看到有女子曼妙的身影在舞动。很显然大车上正在饮酒作乐,而且有年轻男子的狂笑声夹杂在琴音中飘了出来。

  “圣女不用动怒,一群卑贱的牧民,值得您生气么?”年轻男子的笑声被强大的□斗气包裹着传出了十几里外:“不需要您的追随者动手,这些人,就交给我来对付吧!反正沙驼部落,本来不就是圣女准备送给小王的礼物么?这次我正好亲自将他收取了就是。”

  林齐坐在双峰骆驼背上,手指轻轻■的弹动驼峰,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

  草原上视野极好,呼粟的座车又极大、极高,林齐远远的就能看到呼粟的座车正mànmàn的向这边驶了过来。上千名重甲战士,百多名荒漠神殿的巫祭,加上两千多名游骑,还有那五千多拉车的爬行之人,浩浩荡荡的队伍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

  阿布已经带着族人战士赶了回来,他们惊恐的看着远处黑压压的大片人影。阿布很奸猾的没有询问林齐收回重弩的事情,更是避开了自己儿子阿兹跪在地上向林齐磕头求饶的话题。他指着远处的大片人影,无比沉重的说道:“看来,又是一场恶战!”

  林齐缓缓的点了点头。

  那些神殿的护卫和法师也就算了,林齐自信能够轻松的歼灭他们。但是那个自称‘小王’的家伙倒是一个不可测的变数,林齐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是黄沙汗国的高层,那对林齐接下来的计划就会造成一定的麻烦。

  唯一让林齐安心的就是,呼粟的这一行人中气息最强大的也不过是两个天位巅峰的战士和四名天位巅峰的巫祭。这点武力不值一提,驴子会很高兴收获他们的**,而阿尔达也会很欢乐他们的灵魂给他带来的补益。

  这点力量远不如呼罂,qǐ码呼罂身边还有两头暴风鹰,那可是成年体的超级魔兽,足yǐ和圣徒相抗的强大魔兽。由此可见,呼粟在神殿的地位应该不如呼罂,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轻轻的拍了拍阿布的肩膀,林齐淡然道:“黄沙汗国能被封王的都有什么人?”

  阿●布呆了呆,他用力的拍了拍额头,这才迟疑的回答道:“那些大王,可都是大人物,我们平日里接触不到的。不过,大汗的几个兄弟都是大王,大汗的儿子当中,有实力出众的人也被封为大王。每个大王都是一个大部落的首领,◆qǐ码有上百万的族人,每个部落只要动员一下,qǐ码能出动二十万的精锐战士呢!”

  林齐骇然看了阿布一眼,虽然他知道大陆之桥的游牧部落全民皆兵,不管男女老幼只要带上弓箭骑上战马就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但是一个百万人的部落居然就能武装出二十万的精锐战士,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难怪历史上西方大陆的几个国家侵袭大陆之桥,都是被大陆之桥的各大势力用人海战术给硬生生堵回去的。虽然西方大陆的战士有着装备上的绝对优势,一万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能够轻松击溃游牧部落十万的游骑,但是当对方出动百万级别的游骑时,侵入大陆之桥的大陆联军也只能抱头鼠窜。

  “呼粟的座车上,那个自称为王的男子,会是黄沙汗国的人么?”林齐深深的看了阿布一眼:“如果他是黄沙汗国的人,那沙驼部落可就危险了!你整个部落只有十五万人,可是人家一个部落拉出来的战士就有二十万!阿布啊,阿布,你可。。。”

  林齐没把话说完,但★是阿布和他几个儿子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一片。

  他们也听到了对方骄狂的呼喝声,如果那个青年男子真的是黄沙汗国的一位大王的话,想要揉捏他们沙驼部落简直就太轻松了。如果说阿布得到了尹青月的摸顶祝福,☆★是阿布和他几个儿子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一片。

  他们也听到了对方骄狂的呼喝声,如果那个青年男子shìābùhétājǐgèérzǐdeliǎnsèyǐjīngbiàndécǎnbáiyīpiàn。

  tāmenyětīngdàoleduìfāngjiāokuángdehūhēshēng,rúguǒnàgèqīngniánnánzǐzhēndeshìhuángshāhànguódeyīwèidàwángdehuà,xiǎngyàoróuniētāmenshātuóbùluòjiǎnzhíjiùtàiqīngsōngle。rúguǒshuōābùdédàoleyǐnqīngyuèdemōdǐngzhùfú,不用再畏惧来自荒漠神殿的威压,那么黄沙汗国的一位大王,却足yǐ主宰沙驼部落的生死。

  “这,不可能吧!”阿布哆哆嗦嗦的说道:“神殿,从来不就插手汗国的内务。就算是大王,如果勾结神殿的人在汗国内▲兴风作浪,大汗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神殿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破坏草原上规则的事情。”

  林齐轻咳了一声:“神殿的传统已经被打破了,现在神殿有三个圣女,yǐ前不就只有一个么?”

  □阿布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他的脸哆嗦着,差点就哭了出来:“我们沙驼部落并没有招惹他们,为什么。。。”

  就在林齐和阿布对话的时候,呼粟的大车已经màn悠悠的来到了距离这不到三百米的地方。重甲战士们拔出了沉重的盾牌,重重的杵在了地上,在座车前方布成了一条坚固的防线。显然呼粟也知道刚才林齐等人是用什么手段歼灭了他们两万多战士,所yǐ他们才布下了这么一条足yǐ防范强弩攻击的盾墙。

  两千多名●轻骑分成了两队,远远的rào到了林齐等人队伍的左右两翼,摆出了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架势。这些轻骑和刚才那些衣甲简陋的战士不同,他们身上都穿戴着式样整齐的三重皮甲,而且在心口、小腹等要害部位还镶嵌了巴掌大□小的护心镜保护。

  这样的铠甲在大陆之桥就算是顶级的装备了,虽然不是纯金属的铠甲,虽然没有镶嵌什么魔法纹路,但是这样的一套铠甲足yǐ作为传家宝在一个战士的家庭中时代流传。这两千多名战斗都身穿这样的精良甲胄,显然他们定然出自黄沙汗国的某个大势力。

  两名侍女掀qǐ了座车上的帷幕,露出了圆台中的景象。

  两名少女奏琴,四名少女歌舞,一个和呼罂生得一模一样的俏丽少女正坐在一堆锦缎软垫中,她的衣衫暴露,大半条雪白的胳膊和半个白生生的胸脯都露在外面。这女子,应该就是神殿的三大圣女之一的呼粟。

  一个雄壮犹如狮子,面容粗陋犹如野猪,皮肤黧黑好似黑炭的青年袒露着上半身坐在呼粟的身边,他的一只手还在呼粟的衣衫内肆意的滑动着,引得呼粟不时娇笑几声,轻轻的拍打一下他的胸膛。

  林齐眯着眼,这种景象他在伯莱利和敦尔刻都见得多了,倒是没怎么惊讶。驴子、阿尔达等人更是见多识广,他们完全没把这一幕当做一回事。

  只有阿布和他的族人们全傻眼了,阿兹结结巴巴的大叫了qǐ来:“神哪,神殿的戒律,圣女是不能和男人欢好的!圣女是神的仆人,是神的伴侣,是神的私有物,她,她,她怎◇么能这样!”

  阿布更是不解的咕哝着:“圣女可yǐ被强暴,比如说我们如果抓住了她,我肯定要狠狠的操她。但是圣女不能主动和男人欢好,这,这完全就是败坏了神殿的规矩!”

  似乎是看出了阿布◇脸上的惊讶,呼粟直qǐ了身体,轻轻的抚摸了一把那丑陋青年的面孔。

  “大王,这些人可要全部杀了,然后呢,沙驼部落就是您的掌心之物了!”

  “嘻嘻,这半年来,我可是帮大王您吞并了十几个大小部落,您yǐ后一定是大汗之位最强有力的竞争者呢。”

  皮肤黑漆漆的丑陋青年嘎嘎大笑了几声,他用力的抓了一把呼粟丰满柔嫩的臀部,然后一跃而qǐ,随手向空中一挥,一柄银光灿灿的巨型弯刀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