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一败涂地


  一裘长袍,娴静如水,尹青月站zài那里,正和她身边那一对儿狼狈的孪生姐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呼罂和呼粟被细细的红色绳索捆得结结实实,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来,她们嘴里也被塞上了一块白布,更是不能发出▲半点儿声音。

  两女可怜兮兮的看着沙心月,就好像见到了主人的小狗一样,就差点摇晃尾巴了。

  沙心月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尹青月。

  尹青月双手垂zài身边,宽大的袍袖几乎垂到了地上。她也静静的看着沙心月,同样没有束起的长发随着狂风zài肆意的飞动。

  两女都是国色天香的绝色美人,尹青月更加的沉肃、娴静,沙心月更加的威严、神圣。如果说尹青月是草原中一眼清澈见底、能够清晰反映出一切天象的湖泊,静谧而纯净,那么沙心月就是矗立zài草原边缘的一座雪山,云遮雾掩,雄伟、神异,却迷雾重重让人看不透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两人都是这样的风华绝代,都是那样的智识、能力过人,如果荒漠神殿只有尹青月一人,那么荒漠神殿势必迎来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但是当尹青月碰到了沙心月,那么事情就变得不可揣测。

  狂风打着旋儿,带着无数黄沙从两人之间的平原上飞过。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些被狂风撕裂的草叶,枯黄的草叶zài旋风中剧烈的哆嗦着,坚韧的草叶zài风中发出了尖锐的啸声,就好像无数的鬼怪zài嘶声嚎叫。

  异样的沉寂持续了足足一刻钟,当沙心月和尹青月之间弥漫的肃杀之意已经快要变成实质,zài场的绝大多数人就连呼吸都本能的屏住的时候,林齐终于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两位,你们是要决斗呢,就拔刀上吧!若是要吵架呢,我这里有人可以代替你们骂一个酣畅淋漓!但是不要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浪费大家的时间好不好?”

  熊万金zài一旁笑呵呵的补充道:“大家都是大人物,小子不才。家里也堪称豪富,这一刻钟也是几十万两真金白银的进出,zài这里傻呆着,还不如去找几个知情识趣的小娘儿快活呢。”

  阿尔达立刻拍着巴掌笑了起来:“那个叫什么什么的妞儿,看zài你和我们伟大的主人还有一点情分的份上,今天我们也就不和你计较了。赶快让你的人让开路,不然的话,嘿嘿……”

  阿尔达随手一握。一颗赤红色的火球zài他掌心凭空凝形。魔龘力达到了圣士巅峰的水准。阿尔达对魔龘力的运用已经极qí的精细,这颗火球的热力极qí凝炼坚实,虽然只是拳头大小的一颗火球。但是内蕴的火焰力量已经堪比阿尔达zài圣徒初期时全力发出的十个禁咒的总和。

  随手将这颗火球向远处射去,火球激龘射龘出十几里,命中了一座小小的山头。就听得一声巨响。一团小小的红云腾空而起,那座高有百米的小山头消失得无影无踪。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才有无数拇指大小的石子噼里啪啦的从高空落下,这些石子滚烫异常,还有很多石子都还是赤红色。

  沙心月笑了,她悠然笑道:“尹青月,不要浪费时间了!”

  尹青月也笑了,她笑着看了林齐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你和你的人,会是一个变数。所以我赠送你我的身龘份令牌,想要让你尽快的离开大陆之桥。但是熊虎豹长龘老,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叫这个名字,但是命运还是让我们走到了对立!”

  林齐耸了耸肩膀,他从袖子里掏出了尹青月赠送的令牌,随手丢回给了尹青月。

  大袖一卷将令牌收回。尹青月缓缓颔首道:“幸好你收下了我的令牌,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副殿主竟然会深入禁地!”

  林齐和沙心月全傻zài了那里,两人相互望了望,沙心月皱起了眉头。

  林齐则是肃然看着尹青月:“你知道。我会和沙心月结识?”

  尹青月肃然点头:“zài神的光辉指引下,作为荒漠神殿的圣女。我有窥破他人命运的能力。当然,我的力量还很弱小,我不可能看到我想要见到的所有东西。但是,我zài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本能的发现你和副殿主将chǎn生持续一生的联系,那么,我为什么不留下一点预防的手段呢?”

  林齐的脸阴沉了下来,一旁的驴子脸色更是难看。林齐是气恼自己居然被尹青月当做了魔法道标,自己却还对她充满了感激和善意。驴子则是愤怒无比的问候起了尹○青月的祖宗十八代,他很愤怒自己居然没发现那块令牌上的玄虚,作为一头骄傲的驴子,被一个小丫头用这样的手段计算,驴子绝对无法容忍自己的过错!

  死死的盯着尹青月,驴子低声咕哝道:“正好你不是大胸脯◎,所以,大爷我会好好的教训你的!”

  沙心月眯起了眼睛:“预言术么?想不到……你居然能有这样的修为。”

  尹青月肃然道:“一切都是神灵的指引,所以,沙心月副殿主,请您认罪!zài神的光▲芒面前,您的一切伪装和狡辩都是无用的。不管您有什么用心,有什么用意,神灵会给你最公平的审判!”

  沙心月皱起了眉头:“可是,小丫头,你就这么确定我有罪?你凭什么给我定罪?你有什么权力、什么资格◎○给我定罪?我有什么罪?就凭你这么轻piāopiāo的几句话,你就敢定我的罪?”

  尹青月举起了右手:“就凭您这七年来的所作所为!您肆意破坏神殿的规则,大权独揽,迫害神殿所有忠于我神的虔诚信徒,■将无数无辜的神职人员随意定罪抹杀。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尽zài我神的眼中,无论你怎么狡辩,都掩饰不了你的罪行。”

  “呼罂和呼粟已经被我擒拿,她们已经交代了很多事情。副殿主,zài神的面前,你zài没有掩饰的必要!”

  尹青月回头向那六位草原神殿的大巫祭看了一眼,然后转向沙心月低声叹道:“包括这一次,你故意让荒漠神殿仅剩的四位支持我、支持神殿正统的大巫祭陨落,这一切罪行,你能隐瞒多久?”

  “作为荒漠神殿护教圣女,我身怀第一代殿主秘传的神符,zài神殿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候,我有权奏请草原神殿出动护殿圣卫匡扶殿务。所以,副殿主,今日我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违逆我神的教义,我的任何行为,都符合荒漠神殿的利益,我今日所为,根本不会引起两大神殿的冲突!”

  尹青月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散发出红黄二色强光的神符高高举起。

  草原神殿的六位大巫祭同时上前了几步,他们看着那块神符,原本略带惊慌的他们骤然安心了不少,他们站zài了尹青月身边,无比严肃的看向了沙心月。

  沙心月张了张嘴,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见鬼,尹青月手上居然还有这种东西?看来,这是荒漠神殿历代圣女秘传的宝物,所以就连荒漠神殿的殿主和qí他大巫祭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下麻烦了,这里有三万多人,我们是突围呢,还是……”

  林齐轻咳了一声,他上前了两步,淡然道:“不需要突围,也不需要做任何qí他的事情。qí实,你根本不需要浪费口水。因为尹青月带人来到这里,她qí实已经输了!”

  轻轻的挥了挥手,林齐厉声喝道:“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还要赶路呢。尹青月,六位大巫祭,你们才是真正破坏两大神殿传承,对神殿图谋不轨的败类。你们知道沙心月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你们知道为什么沙心月要zài这里停留一个月?”

  尹青月的眉头一挑,她的心中突然涌出了极qí强烈的警兆,这让她的感觉很不好,好像有某些可怕的、不可控制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两位新生的神灵身穿宽大的长袍,缓步走到了林齐身边。他们微微的昂着头,静静的站zài林齐身边一言不发。zài他们的身上,有淡淡的神威扩散开来,不是普通的神职人员修炼神力后chǎn生的神力威压,而是真正属于神灵的,将灵魂、**和体龘内所有力量全部压制的神威!

  只有神灵才拥有神威!

  而这两位的容貌,□他们的容貌zài两大神殿的传承圣典中都有画像流传,只要是神殿的中阶以上的神职人员,都会无数次的膜拜过他们的画像,将他们脸上的每一个细节特征都牢牢的记zài心里。

  尹青月的脸变得惨白一片,她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

  草原神殿的六位大巫祭很是干脆的丢下手上的权杖,五体投地的跪拜zài地。

  随后三万神殿圣卫中,有超过两千名中阶以上的圣卫首领疯狂呐喊着跪倒z◆shēntǐyáohuǎngleyīxià,ránhòuliàngqiāngzhedǎotuìlehǎojǐbù。

  cǎoyuánshéndiàndeliùwèidàwūjìhěnshìgàncuìdediūxiàshǒushàngdequánzhàng,wǔtǐtóudìdeguìbàizàidì。

  suíhòusānwànshéndiànshèngwèizhōng,yǒuchāoguòliǎngqiānmíngzhōngjiēyǐshàngdeshèngwèishǒulǐngfēngkuángnàhǎnzheguìdǎozài地,他们的额头重重的碰zài了沙地上,哪怕额头上血流如注,他们依旧虔诚的向自己信奉的神灵顶礼膜拜。

  神灵,真正的神灵现身!

  尹青月对沙心月的一切指证都不攻而破,对于神职人员而言,神灵就是一切,神灵就代表着无上的正义和绝对的正确,神灵不会有错,如果神灵错了,那么也是自己领悟有错,而不是神灵的错误!

  神灵站zài沙心月身边,那么沙心月就是绝对正确的正义,再也无人能对她有任何的质疑!(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