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初见


  第六百四十五章

  初见

  今天的第三章,猪头很努lì,很用功,休息一下喝点茶水吃点东西了继续码字!

  今晚上八点,2935频道,猪头开始八卦啊!

  缠头一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总之其蕴意悠长,在某些特定场合,这个词意味着某个男zǐ通过付出一定的钱财,和某个女zǐ发生一段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纯粹由金钱为纽带的**关系

  龙城是风流惯的性z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总之其蕴意悠长,在某些特定场合,这个词意味着某个男zǐ通过付出一定的钱财búzhīdàoshìshímeshíhòuliúchuánxiàláide,zǒngzhīqíyùnyìyōuzhǎng,zàimǒuxiētèdìngchǎnghé,zhègècíyìwèizhemǒugènánzǐtōngguòfùchūyīdìngdeqiáncái,hémǒugènǚzǐfāshēngyīduànméiyǒurènhégǎnqíngkěyán,chúncuìyóujīnqiánwéiniǔdàide**guānxì

  lóngchéngshìfēngliúguàndexìngzǐ,○这几年他在西氐都护府也熬得苦了,当年他是非红粉图上的绝世妖娆不亲近的纨绔公zǐ,但是这两年他都开始亲热那些牛高马大容貌粗陋的雪熊族女人了。

  所谓当兵过三年,母猪赛貂蝉,龙城带着兵马坐镇西氐都◆护府这风沙漫天之地,平日里见到的都是那种比爷们更加爷们的女人,猛不丁的见到沙心月这样的绝色,他的整个大脑立刻失去了正常的功效,全部行为举止都开始由他的某个小脑袋控制。

  所以他飞扑到了沙心月身前,带着谄媚的笑容问出了那个让林齐浑身寒毛直竖的问题。

  林齐扭头、转身、迈开大步就朝远处逃开,白天、黑天兄弟俩惊恐的看了一眼眸zǐ发红的沙心月,然后撒开大腿就跟着林齐狂奔了出去。林齐身边的人◆,还有沙心月的一票追随者更是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只有呼罂、呼粟姐妹俩近乎白痴一样站在原地,四只水汪汪的桃花眼正不断的上下打量着龙城!

  白天、黑天虽然有着神灵的身份,姐妹俩已经将自己当做了未来的■神妻,可是白天、黑天实在是太懵懂不谙风情了一些,呼罂、呼粟想要勾搭他们,还要花费很大的lì气。但是龙城呢,他有一副好皮囊,仅仅从外表上来看,他比白天兄弟俩也差不到哪里去。

  更重要的是,他是血秦帝国偌大一个老大帝国的总督!

  位高权重、容貌俊美、更兼龙城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透着万般的风流倜傥,这样的可人儿,呼罂、呼粟姐妹何曾见过?她们这辈zǐ就见过大陆之桥那些野蛮凶悍的游牧战士,龙城这样的风流才zǐ刚刚出现,就让姐妹俩的心弦怦然而动,两颗芳心暂时的离开了神灵兄弟俩,慢悠悠的牵在了龙城的身上。

  龙城笑呵呵的看着沙心月,眼角余光则是鬼鬼祟祟的向目露春色的呼罂姐妹俩打量着◎。沙心月的气质、容貌都是顶级的,就算是龙城当年的那些老相好有着和沙心月相当的容貌,但是欢场上的女zǐ的气度和气质如何能和沙心月相比?

  所以龙城九成的注意lì都放在了沙心月身上,剩下的一成心思■就落在了呼罂姐妹头上——好一对可人的姐妹花,孪生姐妹就算在东方大陆也是让人疯狂的珍品。

  龙城笑呵呵的问出了让沙心月彻底暴走的第二句话:“小可不才,家中也小有资财,若是三位姑娘愿意和小可大被同眠一宿,哈哈哈,万两黄金为三位小姐添妆可好?”

  那四位领军的军官目光诡异的相互望了一眼——万两黄金为添妆?现在龙城穷得离谱,怕是一万个铜钱都凑不齐了,他哪里来万两黄金?

  沙心月笑了笑,她温和的向龙城行了一个荒漠神殿的神礼:“久闻血秦帝国更换了一位驻守西疆的总督,这几年敲骨吸髓,祸害得草原神殿极东几处草场的zǐ民很是凄cǎn,想来就是阁下您了?”

  嫣然一笑后,不等龙城搭腔,沙心月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难看:“万两黄金?你当姑奶奶我是什么人?下三滥的下贱胚zǐ,姑奶奶赏你黄金万两,回去嫖你老娘去!”

  这些日zǐ沙心月放下身段、拉下脸,一个青春年少的少女近乎不要脸的缠着林齐,想要将白天、黑天兄弟俩忽悠到手,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沙心月心里早就窝着一肚皮的火气,只是不好意思向林齐发作。但是龙城这下流胚zǐ自己送上门来,沙心月可绝对不会客气!

  随手一挥,一块重有万斤的紫晶纹寒花银髓锭凭空出现,沙心月一手按在了这块价值连城的稀有魔法金属上,一道火光从她的小手中喷出,这块熔点极高的魔法金属骤然融成了金属液体。

  紫汪汪透着一股zǐ红光的金属溶液化为一支大手,狠狠的一耳光拍在了龙城的脸上。

  措手不及的龙城cǎn嚎一声,就听得‘哧啦’一声响,他的半边身体被烧得焦糊一片,身体打着旋儿向一旁飞了过去。面色阴郁的沙心月手指一点,一道神纹轰出,她厉声呵斥道:“敢调戏我?就算你是血秦皇帝的私生zǐ,你也死定了!”

  高温的金属溶液呼啸而出,化为无数拇指大小的赤红色液珠向着四面八方激射。

  那些骑兵麻利的摔下了坐骑,一头扎在了沙地中。但是那些坐骑却没有人这么cōng明,它们呆愣愣的看着无数的红色液珠呼啸射来,瞬间洞穿了它们的身体。千多头坐骑齐声cǎn嚎,随后cǎn嚎声戛然而止。

  一千多头坐骑的七窍中同时喷出了熊熊烈焰,它们的身体从内部燃烧了起来,眨眼间就被散发出淡淡紫光的高温烈焰烧成了灰烬。

  沙心月随手一挥,那些金属液珠呼啸着飞回,在她面前重新凝成了一块硕大的魔法金属锭。她张开小嘴轻轻一吸,魔法金属锭中的热lì被她一口吸了回去,偌大的金属锭温度直线下降,眨眼间恢复到了平常的温度。

  将这块魔法金属收回了空间戒指,沙心月眯着眼盯着数十米外狼狈爬起来的龙城冷笑道:“下流胚zǐ,什么玩意儿!林齐小弟弟,怎么认识的都是这种不成器的东西?”

  林齐摊开手一言不发,他怜悯的看着龙城,这是你自找的,可不能怪林齐啊!

  沙心月在太古遗迹的时候突然念头通达,她轻松就突破到了圣师下阶,加上她精○修荒漠神殿诸多神术,一身神通强得离谱,面对龙城的凄cǎn模样,林齐只能说抱歉了。

  半边身体被烫得焦糊的龙城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他重重的吐了一口黑烟,无奈的向林齐看了一眼:“兄弟,几年不见,你□就带了这么一头母老虎来坑我?”

  ‘嘿嘿’怪笑了几声,龙城身体慢慢一晃,他身上焦黑的皮肤一块块的脱落,被烧伤的地方已经有白嫩的新生皮肤长了出来,除了皮肤的色泽和原本的身体有所不同,其他的看不到任何曾经受伤的痕迹。

  一颗青色的龙头迅速的从龙城的左肩上探了出来,随后是龙身急速游出,当长有数米的青龙完全从龙城体内游出后,龙城抓着龙尾轻轻一抖,一柄青光四射、隐隐有血雾缠绕的盘龙长戟就出现在他手中。

  血灵青龙戟,当日林齐在伯莱利曾经见过的神兵被龙城召唤了出来。

  龙城紧握长戟,死死的盯着沙心月慢悠悠的说道:“荒漠神殿的人,怎么有胆量来血秦帝国的地盘?嘿,娘们,就凭你出身荒漠神殿,我可以随意的定你三十六条抄家灭族的大罪,然后把你摆布成一百零八个小模样儿!”

  舔了舔嘴唇,龙城阴沉沉的说道:“大爷我身边缺个铺床叠被的丫头,乖乖的听我的话,我免去你灭族之祸,若是不从么。。。嗯,喂,林齐,这娘们和你有什么关系?”

  林齐随意说道:“没什么关系,你看着办吧!”

  沙心月则是大叫了起来:“我是他两个孩zǐ的母亲,我当然和他有关系!”

  沙心月眯着眼,无比警惕的盯着龙城。龙城的血灵青龙戟,给了沙心月极大的威胁感——这种能够和主人相互融合,能够化形为魔兽的神兵,绝对不是所谓的圣器能达到的效果。

  神器,龙城手上的这柄血灵青龙戟,最少也是一柄半神器!

  而龙城的修为,更然沙心月觉得心中忐忑。刚刚她虽然没有使用全lì,但是她也动用了荒漠神殿的秘术,轰击在龙城身上的烈焰,足以让龙城重伤不起,那火焰的温度,是连一座大山都能融成岩▲浆的!

  但是龙城只是被烧坏了一层皮肤,而且迅速就重生完全,可见龙城的实lì绝对不弱于现在的沙心月!

  所以沙心月迅速的和林齐攀上了关系,她就是要让龙城心有顾虑不能全lì出手。

☆  龙城傻眼了,他猛的回过头向林齐大叫了起来:“这娘们分明还是处zǐ,她怎么给你生的孩zǐ?”

  林齐揉了揉鼻z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沙心月,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可就话长了。不过,□如果你们要动手,就快点动手,别死人就行;如果不动手的话,我们找个地儿慢慢说怎样?”

  林齐是真的震惊的,几年前他和龙城分手的时候,龙城只是天位巅峰的实lì。但是今日一见,龙城的实lì绝对不会比◎沙心月弱,只会比她更加强悍。明摆着龙城这几年也有了奇遇,林齐对这也是很好奇的。

  龙城犹豫了一阵,然后他收起了血灵青龙戟。

  伸出手指狠狠的向沙心月指了指,龙城沉声道:“看在你是东方后○裔的份上,我暂时不拘禁你!但是你刚才使用的是荒漠神殿的神术,如果你敢在西氐都护府的领地上胡作非为,我保证你生死两难!”

  沙心月红唇一撇,冷冷的笑了:“好大的口气!就凭你?”

  龙城双手叉腰,狠狠的将下身向前一挺:“要不,你试试?家伙大不大,试过才知道!”

  沙心月一张脸气得通红,她固然脸皮不薄,但是面对龙城这种无耻下流之人,她果断的败阵后退。

  悠长的号角声响起,上万骑兵从西氐城的方向缓步驰来,鼓角声震天,龙城召集的迎宾yí仗赶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