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援手


  原创不提龙城还好,wēn如yù刚刚讲出鹰扬大将军这几个字,赢芹身上骤然喷出了一片黑红色的雾气我要猩红如血、刚硬如铁,黑红色的雾气围绕着赢芹急速盘旋,其中隐隐发出一阵阵的鬼哭狼嚎声,宛如有无数□厉鬼在其中挣扎哀嚎。

  林齐的目光闪了闪,这应该就是青老人讲述过的,血秦帝国的祖传秘技‘铁血帝皇诀’,一门凶悍绝伦、霸道异常,以杀戮为最佳修炼手段,随着斗气的提升更能将精神念力强化到不可思议境界的奇妙功法。

  赢芹的修为不高,仅仅是天位巅峰半步踏入圣境的水准,以他的年龄、他的身世背景来看,他不算什么修炼的天才,更谈不上刻苦努力。林齐敏锐的发现,赢芹散发出的气息略微有点混杂斑驳,不是很精纯,显然他的这点实力,更多的是依靠外物堆积起来的。

  但是铁血帝皇诀毕竟是血秦帝国皇室秘传的功法,赢芹释放的气息就好似一座山沉甸甸的压在了暖yùwēn香阁上空,一股铁血杀戮气息四溢,wēn如yù身体颤抖了几下,她身后的那些少女纷纷吓得软在了地上,被这股可怕的气息压制得不能动弹。

  “龙城!”赢芹一掌拍在方桌上,将面前的方桌拍得粉碎,无数碗碟纷纷摔在了地上,侍立在赢芹身后的几个老☆太监急忙躬下身子,眯起来的眼睛里放出一抹阴寒的锐气。

  “臭婊子,你不就是仗着龙城撑腰么?”

  赢芹猛的跳了起来,指着wēn如yù破口大骂道:“但是现在龙城在西氐都护府,在那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你知道么,是本王献策,将他丢到西氐都护府去的!”

  “本王让人断了他的兵力补充,断了他的军械,克扣他的粮饷,龙城现在就是一个穷鬼,要钱没钱。要兵没兵,他就是一个穷鬼,一个破落户下三滥,你当他还是当年的那个鹰扬大将军?”

  “hēi,你知道不知道,就在几天前,龙城造反了!”

  赢芹声嘶力竭的狂笑起来:“那个蠢货造反了!他收拢了一群下贱的罪民、流民的后代,他上了檄文。居然造反了!他没有粮草。没有军械,没有坐骑,他造反了!”

  赢芹笑得两排白生生的大牙都露了出来:“那个蠢货。那个可怜虫,他是在西氐都护府憋糊涂了吧?他带着一群流民和罪民的后裔,造反!天哪。西氐○都护府距离双阳赤龙城有多远?他带着大军要走多久才能赶到这里?等他走到的时候,他收罗的那群贱种早就饿死了吧?”

  猖狂的仰天狂笑了几声,赢芹看着面色死白的wēn如yù狞声道:“在血秦帝国,谁造反○,谁死!龙城在檄文里,已经和他父亲,当朝一品紫青议政大fū龙老大人断了父子关系!现在谁也不能救他了,他死定了!wēn如yù,你最后的靠山。最后的指望,龙城这个王八羔子,他死定了!”

  wēn如yù死死的看着赢芹,过了许久,她苍白的嘴唇才微微的动了一下。

  “尧山王,你编假话,也要编得像一点。龙城他对血秦忠心耿耿。他怎么。。。”

  赢芹粗暴的打断了wēn如yù的话:“放屁!龙城就是一个反骨之人,他对血秦忠心耿耿?简直就是屁,他对老二忠心耿耿!他只是对赢覠那混账东西忠心耿耿!他不会造反?他不会造反才有鬼!”

  用力挥动了一下手,赢芹狂叫道:“他造反了,所以他死定了!wēn如yù。你就对他死心吧!你现在是本王的奴婢,你的弟子也都是本王的奴隶。本王让你和你的弟子跳天魔艳舞,你就得乖乖的脱了衣服给本王跳!”

  宛如发狂的猛兽一样向前冲了几步,赢芹冲到了面色死白的wēn如yù面前,死死的盯着她惊慌的眸子狞笑道:“绝望了?恐惧了?hēi,这可不够!今天本王有贵宾在这里,所以给你留点面子!乖乖的演一场天魔艳舞让本王的贵宾过把瘾,不然的话,本王今天,就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活活的干死你!”

  wēn如yù的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浑身笼罩在黑红色铁血雾气中的赢芹双眸泛红,宛如恶魔一样盯着她,一点儿修为都没有的wēn如yù能够盯着赢芹可怕的威压站直身体,已经很不容易了。面对赢芹残暴、野蛮的威胁,wēn如yù是真个绝望了。

  赢芹‘桀桀’怪笑着,他一把握住了wēn如yù的下巴,狞声道:“若非你管着wēn香阁的秘库,wēn香阁这么多年收敛的钱财都在你手中,本王早就把你和你的弟子全部干一遍,然后送给府里的小厮们活活轮死。”

  五指用力的掐着wēn如yù的下巴,掐得wēn如yù的骨头‘咔咔’作响,赢芹狞笑道:“这几年本王没强动你,就是不想逼龙城那疯子狗急跳墙。但是现在他自取死路,居然以檄文同传天下造反叛乱,他死定了!本王,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享受双阳赤龙城第一才女的身子是什么滋味!”

  wēn如yù额头上汗如雨下,赢芹的手指极有力,她的下巴已经痛得麻木了。

  赢芹怪笑着一把撕开了wēn如yù的胸衣,暴露出了大片雪一样莹白的肌肤。他倒是说到做到,他真的有心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强行凌辱wēn如yù。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慢条斯理的敲了敲桌子,淡淡的说道:“王爷,不知道王爷可否愿意做笔买卖?”

  赢芹呆了呆,他眸子里疯狂的血色渐渐消散,身上的黑红色铁血气息也逐渐收回体内。他一把将wēn如yù推倒在地,然后大笑着坐回了原位。他笑吟吟的看着林齐,无比亲热的说道:“林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本王是真把你当做兄弟来看的。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

  林齐摸了摸下巴,然后看了一眼wēn如yù和她那些面色苍白的弟子,轻声道:“这些女子,我很中意。王爷开个价,我把她们全部买下来如何?”

  赢芹呆住了,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犹豫的看了一眼wēn如yù和她身后的弟子们,一时间做不出决定。

  林齐笑着敲了敲方桌,轻声说道:“王爷留着她们,也不过是玩物,王爷何等身份,难道还缺女人么?但是林齐在西方大陆,从没见过这么妖娆的东方美女,实在是有了惜香怜yù之心。”

  轻轻咳嗽了一声,林齐沉声道:“王爷,就当林齐欠您一个人情。”

  赢芹飞快的眨了眨眼睛,迅速的向酒桶瞥了一眼,他犹豫了一阵,低声咕哝道:“这,人情不人情,说起来岂不是伤了你我兄弟的感情?别的女子倒也罢了,但是这wēn如yù,她掌握着wēn香阁的秘库,wēn香阁这些年来积蓄的钱财,可都在她手中。”

  林齐沉吟片刻,向阿尔达看了一眼,一道灵魂波动传送了过去。

  阿尔达点了点头,从自己的空间戒指内取出了一颗两尺多长通体密布着黑色条纹的魔兽卵。这颗兽卵内隐隐有红光闪烁,不时有强劲的魔力波动扩散开来。

  赢芹惊愕的看着这颗巨大的魔兽卵,过了许久才犹犹豫豫的说道:“这是。。。”

  林齐淡然道:“您刚刚不是见到了一块魔龙皮么?这颗兽卵,是一头深渊毒龙卵。只要给它提供足够的魔法晶石,用万毒精华浸泡,它应该很快就能孵化。”

  林齐有点不舍的看着这颗巨大的龙蛋:“坦白说,若非这些女子在西方大陆实在是难得觅得踪迹,我是舍不得将这颗龙蛋拿出来的。仅此一颗,王爷,就算是西方大陆,也不可能找到第二颗能够孵化的毒龙蛋了。想想看,您作为血秦帝国的王爷,如果能有一头深渊毒龙当坐骑,那是何等的风光、威风。”

  “这可真是。。。”赢芹痛苦的挣扎着,他不时看看wēn如yù,不时看看这颗毒龙蛋,双手捏得‘咔咔’作响。wēn如yù和她的弟子们,个个都是精通琴棋书画的绝色美女,赢芹对她们可是窥qù许久了。

  更不提还有wēn如yù掌握的wēn香阁的秘库,那里面应该有无数的珍宝财富,赢芹同样是窥qù多年的。

  但是这颗毒龙蛋,那张龙皮只是一张死龙皮,但是这是一颗能孵化的龙蛋啊!

◇  看到赢芹如此挣扎的模样,林齐很含蓄的笑了:“王爷,深渊毒龙如果调教得好,突破圣境直达半神之境,那也是大有希望的!您想想,如果您能骑乘一头达到半神之境的毒龙。。。”

  赢芹的眼睛骤然一亮,然○●后他狠狠的一拍手:“罢了,就这样吧。但是林兄弟,你还欠本王一个人情!”

  林齐摊开了双手,笑吟吟的看着赢芹:“这是自然!这么多绝色美人儿,这个人情是一定要还给王爷的。”

  赢芹得意洋洋□hòutāhěnhěndeyīpāishǒu:“bàle,jiùzhèyàngba。dànshìlínxiōngdì,nǐháiqiànběnwángyīgèrénqíng!”

  línqítānkāileshuāngshǒu,xiàoyínyíndekànzheyíngqín:“zhèshìzìrán!zhèmeduōjuésèměirénér,zhègèrénqíngshìyīdìngyàoháigěiwángyéde。”

  yíngqíndéyìyángyáng的大笑了起来,他贪婪的扫了一眼wēn如yù胸口暴露的大片白花花的皮肉,然后笑呵呵的示意身后的老太监将那颗龙蛋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收进了随身的空间戒指中。

  林齐和赢芹相视一笑,两人都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得意表情。

  不知道赢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林齐在肚皮里重重的骂了一句‘傻帽孙子’。

  能把深渊毒蜥蜴的蛋当做毒龙蛋,这不是傻帽是什么?

  没有深渊世界的适合环境,在地面世界没有两三年的功fū,别想将这颗毒蜥蜴的蛋孵化出来。

  两三年后,林齐早跑得无影无踪了,就算赢芹发现这是一颗蜥蜴蛋,他能咬了林齐的鸟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