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解脱


  第六百九十七章解脱

  阿尔达和哔哩哔哩等人在一旁都不敢吭声,他们低着头默默的走着,唯恐让林齐爆发出来。-< >-网

  自从林齐开始解剖安顺的灵魂后,林齐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最后脸都变得漆黑一片,周身都散发出让人浑身发冷的无形煞气。

  这个安顺,是个彻头彻尾的,先天里就坏到骨子里的王八蛋。

  调遣死士刺杀异己,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而是很多次。其中让安顺记忆深☆刻的,就有双阳赤龙城的几家富商,他们在外出时被安顺调集的死士诛杀,他们的家产就被安顺吞没。

  夺人家产也就罢了,安顺更是心理扭曲到了极点,那些富商的家人,包括好几个没成年的幼女,都被他用各种变●□态的手段折磨致死。就算是死后他都没有放过这些可怜之人,而是将那些无辜女子的皮肤扒了下来,制成了精美的刺绣皮革当做内衣穿!

  除此之外,安顺在皇宫内排除异己,打压陷害,甚至是无辜捏造罪名构陷他人★□态的手段折磨致死。就算是死后他都没有放过这些可怜之人,而是将那些无辜女子的皮肤扒了下来,制成了精美的刺绣皮革当做内衣穿!

  除tàideshǒuduànshémózhìsǐ。jiùsuànshìsǐhòutādōuméiyǒufàngguòzhèxiēkěliánzhīrén,érshìjiāngnàxiēwúgūnǚzǐdepífūbālexiàlái,zhìchénglejīngměidecìxiùpígédāngzuònèiyīchuān!

  chúcǐzhīwài,ānshùnzàihuánggōngnèipáichúyìjǐ,dǎyāxiànhài,shènzhìshìwúgūniēzàozuìmínggòuxiàntārén,这都是他一步步爬得更高,直到成为蕥贵妃宠臣的手段。为了讨取蕥贵妃的欢喜,安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邪异的秘方,说是用美貌少女为材料炼成的油膏可以养颜美容,他就猎杀了上千少女,为蕥贵妃进献了这种歹毒得没有天理的油膏。

  各种不堪的丑陋血腥的邪恶之事,安顺这些年做了无数。

  稍微深度解剖一下安顺的灵魂,林齐就发现了更加让他痛恨的事情。

  安顺的父亲,是让他活活踹死的——因为安顺十来岁时好逸恶劳,喜好女色、赌博,将一份家当折腾得干干净净,最后他败光了家产,气得老父吐血卧床,安顺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的老娘和幼妹亲手卖给了青楼!

  安顺的父亲在青楼的龟奴登门抓人时,手持□菜刀拦住了家门不许那些龟奴离开,安顺干脆给了自己父亲一个窝心脚,将他一脚踹死。

  将贩卖亲娘和幼妹的钱财折腾一空后,安顺卖掉了祖宅,到了最后,他连自己都卖掉了。那时候的安顺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买下他的人见他生得俊俏俊美,就将他阉割后进行了极其残酷的训练,教授他宫廷的礼节和各种规矩,最后将他送进了内宫做了一个小小的宦官。

  借助那张俊美的容貌,安顺不惜任何代价的向上爬,最终爬到了蕥贵妃身边,成了蕥贵妃的宠臣。但是他一直受那个将他送进皇宫的人的遥控,那人出现在安顺面前时,总是身穿斗篷,带着面具,从来不泄露半点儿踪迹。

  直到数年前,有一次深夜,那人喝了酩酊大醉后突然出现在安顺面前,得意洋洋的吹嘘了一大串话后,不小心揭下了自己的面具,安顺这才看清了那人的面孔。

  但是,当林齐举起灵魂之刀向安顺的记忆切割下去时,林齐发现安顺的灵魂内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黑色球体。森森鬼气从那黑球中不断腾空而起,一道道宛如锁链的黑色符文烙印在这个圆球上,任凭林齐的灵魂之刀如何努力,都无法将那人的资料解析出来。

  “没用的!”安顺的灵魂在林齐的灵海中仰天狂笑:“没用的!这是主子在我看到他的真面目之后,让一位大师用无上神通在我的灵魂中布下的禁制。你不可能突破这一层禁制,你也不可能从我嘴里得到主子的身份,嘿嘿,不可能的!”

  这种灵魂禁制极其霸道,不仅是林齐无法切开安顺的灵魂看到他主人的面孔,就连安顺想要开口说出他的主人的名字,他的灵魂都会被瞬间毁miè。布置这个灵魂禁制的,一定是在灵魂方面有着极深造诣的宗师级人物。(-< >-网)

  林齐烦恼的皱起了眉头,他死死的看了一眼因为灵魂之刀的切割,痛得整个都不成人形的安顺,淡淡的回了他一句:“既然如此,你对我也没什么用了!刚才那黑面宦官,我还留了他一条命,但是你么。。。你这种人死有余辜,老天爷根本就不该让你出生,你还是。。。”

  冷哼一声,林齐调动了所有的灵魂之力,化为一道无铸的紫色狂雷,狠狠的轰在了安顺的灵魂上。安顺的灵魂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一道道扭曲的黑烟从安顺的灵魂中冲出,无数狰狞的面孔●在那黑烟中若隐若现,然后迅速的消散无形。

  既然无法得到详细的口供,林齐就干脆的毁掉安顺的灵魂。

  这么邪恶的灵魂,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天地之间,林齐将他摧毁,也算是让安顺得到了解脱。 ◎
  反正,林齐从安顺的灵魂中也得到了不少的东西。虽然关于他那神秘莫测的主子的信息没有得到半点,但是安顺这些年来为他主子做过的那些事情,却是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林齐的面前。根据这些信息加以综合分析,应该不难确定追查的目标。

  “有胡馨竹这一家子狐狸在,我才懒得费这个脑筋!”林齐不无得意的冷笑着,等回去了,他将安顺做过的这些事情整理清楚后交给胡馨竹,胡家的人应该有办法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丢开了这些烦心事,林齐带着一行人慢悠悠的离开了双阳赤龙城,赶去了胡家在城外用来度假的庄园。

  顺着出城的大道行进五十里,然后离开大道,转入一条有亲兵驻守的林荫小道,前进数里后转过两个小山脚,在一片小山丘的包围中,一个小水潭旁有着数千亩的良田,里面种满了各种珍贵花卉,在这开得绚烂的花田旁,就是胡家的那座庄园了。

  说起来这也是林破的原因,赤阳双龙城内禁制森严,不仅有皇族的供奉长老日夜巡查,更有天庙的那些行踪诡秘的神使、圣师、使徒等人出没。作为血秦帝国的帝都,像林齐这样的圣境的人物多几个少几个无所谓,毕竟对于偌大的双阳赤龙城而言,林齐等人的破坏力有限。

  但是像林破这种已经突破了圣境,达到了某个不可测境界的半神之人而言,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帝国的都城会欢迎他们。尤其林破还手持一柄半神器,这就让林破破坏力凭空提升了百倍。

  所以林破不可能进入双阳赤龙城,他进去的唯一后果就是面临血秦帝国和天庙的联手绞杀——没有任何道理的联手绞杀,根本不给你讲理的机会。这也是整个世界的潜规则,达到了某种境界的大能,是不能随意进出城池的。

  回到庄园的时候,林齐等人直接去到了庄园的最后面的花园中。

  一进花园,林齐就看到驴子被林破按在地上,正声嘶力竭的嚎叫着。虽然驴子嚎叫得难听,但是他并没有挣扎,而是苦苦的忍耐着。林破一只手按住了驴子的身体让他不能动弹,另外一只手则是按住了驴子的脑门,一道黑黄二色相间的气浪正不断注入驴子的身体。

  听到林齐等人的脚步声,林破抬起头来狞笑了一声。

  “嘿,神圣龙庭帝国,那个云龙一族自立门户的破落户?嘿,乖孙子,老子会帮你讨回这个公道的。区区一个刚刚突破圣境的晚辈,就学人wán什么跗骨之蛆!他娘的,简直是糟践了这种上古罕见的异虫!好好的跗骨之蛆,被他养成了什么鬼样子?”

  “区区五百里的追踪范○围,你能抓住鬼啊?”

  “而且跗骨之蛆应该是能够完全免疫一切斗气和实体攻击,只有精神念力才能驱逐或者杀死它们!但是你们身上的跗骨之蛆明显先天不足,根本做不到嘛!”

  “嘿,嘿嘿,看老子◎怎么用斗气帮你们把这wán意给弄出来!”

  “这可是好宝贝啊,你们身上的跗骨之蛆虽然先天弱了一点,但是活着弄回去,好好的用药养着,迟早能凝聚血脉,将它养成真正的上古异虫。”

  站在一旁◇的胡涂笑吟吟的凑了过去:“老祖宗,这个。。。”

  林破一脚将胡涂踹飞了出去:“滚!你们沙狐一族虽然精通蓄虫之术,但是你这小子能有多少火候?嘿嘿,老子带这宝贝回去给你曾祖父,让那老小子认真的给我◎养一批好虫出来!”

  林破兴奋得满脸都在哆嗦:“死灵绝壑里面有几个老不死的,老子和他们纠缠了数百年,死活没能找到他们的巢穴真正干翻他们!这次可好了,有了这些跗骨之蛆,老子要活活操翻他们啊!”

  随着驴子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林破的大手一合,一道绿光从驴子的眉心窜出,发出‘吱吱’的尖叫声就要冲天飞走。但是林破和一旁的胡涂早就有了准备,一个寒气袭人的玉盒早就迎了上去,将这一道绿光牢牢的盖●在了里面。

  驴子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骂骂咧咧的咆哮起来:“区区虫子而已,要不是大爷我。。。”

  林破一脚将自吹自擂的驴子踹飞了出去,然后他笑着向林齐招了招手:“乖孙子,过来,老子帮★你把这后患解除了!过几天老子去找他们云龙一族当今的族长,嘿嘿,那小子是老子的便宜小舅子,老子得好好的问问他,凭什么他们云龙一族自立门户的旁系子弟,敢欺负老子的宗脉血裔!”

  不容抗拒的力量席卷而来,林破一把将林齐按在了地上。

  伴随着一阵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之后,林齐身上的跗骨之蛆也被林破用暴力取走。

  林齐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这次可算是摆脱了这个让他头痛的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