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似曾相识


  裂土封王,在血秦帝国,只有皇室成员才有这样的待遇,而异姓之人,在血秦帝国得到的最高爵位也不过是世袭的公爵。

  而公爵和王爵的待遇是天差地远的,同样大小的一块封地,公爵只能享受那块土地上的赋税收入。但是裂土分封的王爵,可以主宰那一块土地上所有子民的生死,可以在不违背帝国法律的前提下制定自己独特的地方法规。

  甚至,王爵可以在自家的领地中征召私兵,只要你养得起,帝国不会搭理你拥有多少私兵!

  就好比熊万金的姐夫定海王,他在海城就拥有一支三十万人的私军——海城繁华富饶,是东方大陆有数的巨型港口城市,是整个东方大陆最重要的商业中心之一,如果不是定海王胆小怕事,以海城每年给他的赋税收入,他起码能和龙城一样,豢养数百万的军队。

  裂土封王,赢晸能够给出这样的条件,能够给出这样的承诺,可见他对这株桂花树多么看重。林齐和胡馨竹呆呆的看着这株桂花树,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赢晸俯下身体,用一根白手绢擦了擦嘴角咳出来的鲜血,冷漠的说道:“但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林齐你不能辨识出它的功效也就罢了,你还年轻,你以后多一点阅历,迟早能发现一些什么。朕的承诺,在你有生之年都是有效的。”

  “也就是说,你现在辨识不出这件宝贝的确切来历,无法激发它的全部功用,你完全不需要害怕什么。你是西方大陆的秘商,你和那些稀奇古怪的异族打交道,说不定哪天你就能有所发现!”

  “但是。你们不能泄露和它有关的任何消息!只要朕听说了任何的风声,胡家就完了!”

  林齐呆了呆。带着恶意的xiào容看向了胡馨竹。

  胡馨竹无比冤屈的看向了赢晸。反正他是赢晸的心腹宠臣,说话也不用太在意,他委屈的叫道:“陛下,这和小臣有什么关系?如果林齐喝醉了酒胡说八道。难道也要算到小臣头上来?”

  赢晸转过身,眯着眼看着胡馨竹。慢悠悠的说道:“这是自然!沙心月带着这小子进的双阳赤龙城,这两天的功夫,你胡馨竹就和这小子搅到了一块儿。这些事情真当朕不知道?”

  “既然你们有交情。你胡馨竹就得为他做担保。反正朕听到任何不对劲的风声,你胡家倒霉!”

  林齐无语的和胡馨竹交换了一个眼shén,这赢晸的手段也太惫懒了一些。先是用裂土封王诱惑林齐,让林齐一辈子都要为一个目标而努力奋斗,然后又有意无意的拉上胡家给林齐施加压力,逼着林齐未来一定会为了这件事情上心!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胡馨竹摊开了双手:“既然如cǐ,臣。臣无话可说!”

  摇摇头,胡馨竹退后了两步,他幽怨的看了林齐一眼,酸溜溜的带着毫不掩饰的嫉妒之色冷xiào道:“林兄,一步登天的机会就在你面前了。辨识出这件宝贝,你可就是我血秦帝国的封土亲王,这身份可比西方大陆的那些帝国皇帝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胡馨竹的酸味恰到好处,赢晸xiào着向胡馨竹摆了摆手:“胡卿无需如cǐ,若是林卿能为朕辨识出这件异宝的根源,激发它全部的威能,朕自然对胡家也有封赏。”

  深吸了一口气,赢晸转过身看着那株枝叶疏朗通体青气缠绕的桂花树,低沉有力的说道:“朕知道,这是一件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拥有它,朕将能避开铁血帝皇诀中的‘三灾九难’,避开铁血帝皇诀‘铁血死关’,直达传说中的shén灵至境,成就不死不灭shén灵之躯!”

  张开双手,似乎想要将这株桂花树搂在怀中,赢晸高声xiào道:“不死不灭,永镇皇位,我血秦帝国,势必席卷天下,将周天世界,尽变成我血秦帝国的领土!”

  狂叫了一阵,赢晸突然俯下身体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喘息了一阵,摇了摇头,转过身朝胡馨竹冷声道:“胡卿,随朕去侧殿,这些日子很多事情,朕要你一一奏对。嘿,蛮夷之地信奉那些邪shén妖鬼的shén棍,居然也敢闯入双阳赤龙城讨死,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胡馨竹深深的鞠了一躬,赢晸大袖一甩,带着他走进了一旁的侧殿中。

  海老公公悄步到了林齐身边,低声咕哝道:“林大人,这宝贝可是陛下如今的心头肉,你的见识是很不错的,如果你能辨识出它的来历用处,封土为王可●不是xiào话的。”

  阴恻恻的xiào了一声,海老公公向林齐拱了拱手:“或许下次见林大人,就要称你为王爷了!”

  林齐就和一个在西方大陆长大的人应有的那种做派一样,咧开大嘴很是爽朗的■xiào了起来。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海老公公的肩膀,大声xiào道:“好说,好说,如果林齐真的有那么一天,一定不会忘记海老公公您的!”

  海老公公的脸抽了抽,他看了一眼林齐放在自己肩头的大手,歪了歪嘴,缓步向侧殿走去。

  林齐诧异的看了一眼走进侧殿的海老公公,很是不解的摇了摇头。这么一株宝贝放在这里,居然没人监视么?或许,他们对这里的防御很放心?或许,他们对这株桂花树自身很放心?

  沉吟片刻,侧殿内隐隐传来胡馨竹和赢晸的应答声,林齐点点头,向前走了几步,凑到了这株桂花树前,小心翼翼的向这株桂花树上下打量起来。

  青气飘浮,隐隐有一丝丝青光在桂花树宛如琉璃一样的青色树干中流动。凑得近了,可以隐约嗅到一丝淡淡的清香。林齐小心的伸出手和那青气触摸了一下,一缕青气就慢慢的渗入了林齐的身体,林齐只觉浑身一阵清凉润泽,精shén骤然一振,就连气血运行似乎都通畅了许多。

  这桂花树果然有着不可思议的shén效,难怪赢晸对这棵桂花树如cǐ上心,亲自跑去考校林齐不提,还这么焦急的将林齐召来这里,让他辨识这株奇异的桂花树。

  绕着桂花树转了好几圈,林齐低声念诵咒语,将西方大陆流行的数十种辨识魔法一一打向了桂花树。但是不管什么样的辨识魔法落在桂花树上都宛如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儿反应。

  那些魔法,能够辨识各种金属矿石、各种珍稀晶石、各种魔法宝石、各种珍贵●的魔法药草等,通过辨识魔法的反应,通过魔法反射的光泽,可以清晰的鉴定各色各样的魔法道具和魔法物品。

  但是这些辨识魔法在这株桂花树上完全无效,可能唯一的效果就是让那青气略微的浓密了一丁点儿。 ○
  沉吟了一阵,林齐不由得晒然一xiào,听说赢晸本来练功出错重病不起,眼看就要暴病而亡,整个朝政都已经被二皇子赢覠操持在手的时候,赢晸突然莫名其妙的恢复了!恢复了健康的赢晸还和赢覠为首的一批朝臣发生了某些不可为人所知的冲突,直接导致了赢覠被幽禁,龙城被贬谪,一批朝臣被赶出了朝堂。

  这么看来,这株桂花树就是赢晸突然恢复的原因。而七皇子赢芹本来只是一个闲散皇子,属于那种可有可没什么存在感的角色,但是在赢覠被幽禁后,赢芹突然被册封尧山王,而且得到了赢晸的极大宠爱,如果林齐没猜错,这株桂花树就是赢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然后献给赢晸的!

  这株桂花树关系着赢晸的生死,难怪赢晸这么急切、这么紧张。

  当然,这也和林齐伪造的身份有关。作为西方大陆的秘商,行走于深渊世界和那些异族打交道,贩卖各种稀奇之物,林齐的见识肯定是广博的。所以赢晸趁着林齐参加琼花宴进宫的时候,迫不及待的亲自考校林齐,然后等林齐通过了考验,就立刻将他召来了这里。

  “果然是好宝贝,但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林齐伸手去抓一条从面前飘过的桂花树的根茎,但是他的手指还没碰到这股桂花树,一股柔和的清冷的力量就将他的手指弹开了。林齐的手指一麻,整个身体都骤然向后退了一大步。

  不仅如cǐ,林齐只觉整个右臂空荡荡的,他右臂经络中和气穴中充盈的斗气都被吸得干干净净,而桂花树上的青气又浓郁了许多。

  似乎自己的斗气能够为这株桂花树补充能量消耗?

  林齐沉吟了一阵,他悍然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桂花树最粗大的一条主根。

  林齐的浑身一阵阵的酸麻难当,他的斗气飞快的被吸走。林齐顾不得这么多,他深吸了一口气,脚下一道道黄色的地气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迅速转化为白虎斗气涌入了桂花树中。

  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通过那根主根直接在林齐的脑海中响起。

  林齐的身体僵硬住了,这声音所使用的语言,极其的古老。

  古老到就连太古shén战阶段的古籍都没有记载,只是在黑虎家族内部一鳞半爪的流传了下来。

  错非林齐的家族祷文就是使用的这种语言,林齐◎根本听不懂这声音在说什么。

  那一篇自三岁记事时起就整日里背诵,一个音节都不敢有错的家族祷文。

  那篇就连黑胡子都弄不清是什么意思,据说蕴藏着绝大机密的家族祷文!

  也就是亚瑟▲绞尽脑汁想要得到的家族祷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