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死婆娑


  原创轻握着那根粗大的桂花树主根,林齐将白虎斗气不断的输送了进去&1&原创首发]

  桂花树宛如一个无底深渊吞噬了林齐输送过去的所有斗气,桂花树上的青guāng越来越浓郁,原běn宛如细纱一样贴着树干的青guāng已经变得有一颗绿豆厚实。

  双手握着主根,林齐低声的念叨起来。

  那篇古老的家族祷文,就连黑胡子都说不上是什么意思,只是一代代无比苛刻的一个音节一个音节传承下来的家族祷文。林齐根běn不知道这祷文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机械的将这一篇祷文嘀咕了出来。

  那个细细的,冷冷清清的声音幽幽的在林齐的脑海中响起,不断的向他提出新的问题。

  林齐完全听不懂这些问题是什么意思,但是让林齐觉得不可思议的就是,他的家族祷文中,每一段祷文的开头,都有着和这声音最后一段的音节完全相同的一段话,他只要按照家族的祷文段落,随着这声音的提问将那篇祷文一段段的背诵□出来就可以。

  这一片祷文足足有一千多个音节,前后分成了五十多段。每一个黑虎家族的族人一代代口口相传,这一片祷文传承了无数年,但是一个音节都没有出错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或许只有黑虎家族◇chūláijiùkěyǐ。

  zhèyīpiàndǎowénzúzúyǒuyīqiānduōgèyīnjiē,qiánhòufènchénglewǔshíduōduàn。měiyīgèhēihǔjiāzúdezúrényīdàidàikǒukǒuxiàngchuán,zhèyīpiàndǎowénchuánchénglewúshùnián,dànshìyīgèyīnjiēdōuméiyǒuchūcuòguò!búdébúshuō,zhèshìyīgèqíjì!huòxǔzhīyǒuhēihǔjiāzú这些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祖先,才能将这样一篇绕口的祷文传承下来。

  随着林齐的低声念诵,这桂花树上渐渐的洒出一片青guāng,慢慢的笼罩了林齐的shēn体。

  猛不丁的,一根尖锐的青色细针从树根中突兀的刺出,轻松的扎穿了林齐那堪比龙皮的皮肤。一道殷红的血液不断的被桂花树的树根吸了进去,他的血液中的细胞在桂花树根中急速崩解。迅速就崩解成了极qí微小的,以林齐如今的知识结构完全无法理解的奇特存在。

  一些闪烁着金guāng的微粒在一种奇异的力量作用下从林齐的血液中被提取。这些微粒循着一种特殊的结构。宛如砖块一样搭建在一起。也就是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林齐血液中提取出的这些金色的微粒被组成了一条比纸片还要薄一万倍,一寸长、头发丝宽的金色游丝。

  细细的青guāng仔细的扫过了这一抹金色游丝上的某些循着血脉继承下来的讯息,随后这条金色游丝迅速的崩解。那根青色的细针慢慢的从林齐的shēn体内抽了出来。

  数十道极细的青色流guāng迅速窜入了林齐的shēn体,直奔他的灵魂窜了过来。灵魂守护大赐福术喷放出强烈的guāng芒。将这些青色流guāng牢牢的挡在了林齐的灵魂外。但是林齐犹如鬼使神差般将一缕灵魂游丝探了出去,和这些流guāng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脑袋一阵眩晕,也就是极短的一个呼吸的时间。那些青色流guāng退出了林齐的shēn体。林齐能清楚的感知到。就在这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内,他灵魂中所有的记忆,全部被这些诶青色流guāng复制了一遍。

  一个清清冷冷分不出男女的声音从林齐的脑海中响起:“元界?星域?月宫?不死婆娑桂花树,běn体受损严重。。。能量严重匮乏,补充中。。。能源品级低劣,补充中!”

  这一次。这个声音使用的语言,是林齐听得懂的西方大陆的通用语。但是虽然林齐听得懂它所说的那些话。却不懂那些话里的意思。元界是什么?星域是什么?月宫是什么?倒是这不死婆娑桂花树,林齐知道就是眼前这棵高有十米的桂花树,这棵通体青guāng流溢,散发出强大生机生气的桂花树。

  可是谁能告诉林齐,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棵桂花树,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奥丁神殿的那些巫师信奉万物有灵,尤qí是巫师当中的某些分支,他们认为植物也是拥有灵魂的,植物也能通过修炼成为和人类一模一样的生灵。难道这棵桂花树,就是那样的拥有灵魂的植物么?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林齐低沉的问了一句。

  “月宫?不死婆娑桂花树!”那声音冷冷清清的回答道:“功能,强力治疗!”

  似乎是林齐输送了足够多的斗气过去,这声音说话时状态比刚才好了很多。刚才它说话时声音断断续续的,但是现在已经能够完整的说出一句话了。

  但是它的答案依旧不是林齐想要的答案,他咬着牙低声问道:“我是说,你是。。。人类?兽人?恶魔?神灵?◎或者是qí他的什么东西?”

  桂花树沉默了一阵子,那声音再次响起:“问题无法辨别!人类,兽人,恶魔,神灵含义不明。‘东西’蕴意不详,月宫?不死婆娑桂花树,星域类唯一拥有治疗功能的元能构造物。元◎能。。。元能体受损严重,元能。。。”

  顿了顿,桂花树淡然道:“能换个问题么?我忘了。”

  林齐翻了个白眼,他就是不知道这星域是什么东西,那月宫又是什么玩意。现在可好,这些老问题还没解决,新问题又冒出来了!但是,好吧,他没办法和一件死物生气,他和一棵树吵嘴,那才真的是蠢到了极点。他低声问道:“赢晸的病,是你治好的?”

  桂花树毫不含糊的回应了林齐:“běn体受损,生命能量外泄,被赢晸吸收,并非有意治疗。赢晸,初步判断肌体受损严重,内脏碎裂,气络断裂,血液大量匮乏,若无不死婆娑桂花树生命能量补充,将在十二天内死去。”

  如果没有桂花树的生命能量补充,赢晸将在十二天内死去?

  林齐诧然嘀咕了一句:“那我呢?”

  数十条极细的青色流guāng探入了林齐的shēn体,那声音幽幽响起:“林齐,shēn体条件普通,肌体活性普通,智商普通,肌体力量普通,自然寿命将于三千七百五十九年后步入衰老期。如果和不死婆娑桂花树běn体融合,自然寿命将延长至一万五千年。”

  林齐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和不死婆娑桂花树融合,寿命能延长到一万五千年?

  这似乎是个好消息,但是什么叫做shēn体条件普通?圣士巅峰的强悍shēn体,犹如魔龙一样强悍的肉shēn,在这棵的嘴里只是普普通通的shēn体么?

  不等林齐从这个让人悚然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桂花树又低沉的传来了一段话:“不死婆娑桂花树běn体受创百分之九十二点三,能量储备不足千分之一点二五。。。无法达成一万五千年预计,寄主自然寿命只能延长到五千四百年。”

  林齐深吸了一口气,他沉声道:“如何修复你,如何补充能量?”

  桂花树沉默了一阵,一长串让林齐喘不过气来的材料单子在他脑海中浮现,里面就包括了天陨魔渊金这样的用来制造神器的珍贵材料。更有一些材料甚至林齐只听过名字,但是从来没亲眼见到过。

  “提供足够材料,自我修复。能量,和寄主融合,吸收寄主能量自我补充。”

  “你,是神器么?”林齐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修复这株桂花树需要这么多锻造神器的材料,它到底是不是一件神器?

  桂花树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许久许久,它才慢悠悠的回了一句:“根据最高权限拥有者提供资料,不死婆娑桂花树běn体品质,超过顶级神器。月宫,非神器范畴。星域,非神器范畴。元界,非神器范畴。月宫、星域、元界,běn体受损严重,我忘记了!”

  一道青guāng在林齐的shēn上扫过,随后这道青guāng停留在了林齐的左手腕上。

  “发现残破元能构造物,可吸收,预计能修复běn体千分之零点三损害,请求吸收。”

  林齐吓得浑shēn一哆嗦,荒漠神镯,哪怕是残破的,那也是一件神器!吸收一件残破的神器,只能回复千分之零点三的损害?这桂花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更让林齐头痛的就是,自家的祷文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怎么这桂花树似乎已经缠上了自己?

  “除了治疗,你还有什么用?”林齐看着这株桂花树,他知道这是一件好东西,但是,这是一件透着一shēn邪气的好东西。林齐从没碰到过这种事情,一棵能够和人交流的树!当然,林齐并不是太吃惊,因为他shēn边有一头可以和人交流的驴子,一株可以和人交流的树,又有什么奇怪的?

  “强力治疗,强力优化,强力辅助!”桂花树冷冷清清的回了一句:“běn体受损严重,后两项功能受限,qí他功能。。。我忘记了!”

  林齐张了张嘴,没吭声,这家伙忘记了多少事情?

  就在林齐想要破口骂人的时候,海老公公慢悠悠的从侧殿内行了出来。

  一道声音迅速在林齐的脑海中响起:“海喜,极强,比你记忆中的云君更强。建议你先想法离开,然后我会赶去和你汇合!”

  林齐打了个寒战,比云君更强?他看了一眼瘦小干瘪的海老公公,这老家伙有这么强么?

  一道又一道的信息不断的传入了林齐的脑海,桂花树已经为林齐编造了一大堆的说辞。

  林齐惊讶的看了桂花树一眼,然后松开了握住桂花树主根的手,笑着向海老公公行了一礼。

  “不负重托,海老公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宝贝,是一株生命树的幼株!”

  海老公公眼珠一亮,林齐却又一副不解的看向了桂花树。

  “唯一让我不能明白的就是,这生命树是教会生命神殿的神物,为什么会在东方大陆出现?”

  “而且它的外形,和传说中的生命树差距也太大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