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皇室疯狗


  第七百一十七章皇室疯狗

  烟尘漫天,烟尘中金花漫天,无数盘坐de神像在金色花瓣中若隐若现,将黑龙山de异变遮盖得结结实实。(-< >-网)普愚借给林齐de这个水晶球也是天庙一件有名de异物,叫做‘普天降神球’,内有无穷de妙用。

  看似普通de水晶球,实则按照西方大陆de标准,这是一件顶级de圣器。但是普愚只给了林齐如何通过它控制黑龙山各种防御法阵de用法,其他de妙用则是一概不知。但是这也足够了,方圆数十里de山岭崩塌,如此巨大de动静,居然没有一丝一毫传出去,可见这普天降神球de威能实在超出了普通人de想象。

  白天、黑天兄弟俩气喘吁吁de坐在了地上,他们de神力已经消耗得一滴不剩,就连神魂内储存de庞大de神魂念能都消耗了九成。没有三五天de修养,他们怕是连走路de力气都没有。

  但是这两个块头比林齐还要高出一个多头de大家伙,却好像搀扶老奶奶过马路de小宝贝一样,嘿嘿傻笑着拉着林齐de袖子,想要讨得林齐de夸奖。四周黄shā弥漫,流shā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黄shā中,这两个始作俑者却笑得那样de天真、纯善。

  林齐无力de拍了一下额头,然后用力de拍了拍兄弟两de肩膀,带着一丝无奈de笑夸奖道:“做得不错!嗯,很不错。但是下次,注意一点,静心庵就这么大,你们毁了这么大一片山岭,这有点太过分了!”

  兄弟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乖乖de点头答应了下来。

  过了一会,黑天低声de嘀咕道:“但是,我们似乎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毁掉de东西比这一小片山岭大多了!方圆几万里de大陆,也就是一下嘛!”

  林齐de脸僵硬了一下,白天和黑天de记忆不可能来自于他们de神魂,涅槃晶石中de神魂是完全空白de。-< >-网也就是说,兄弟两de记忆应该来自于他们身体de一丝本能。

  真是见鬼了,方圆几万里de大陆,也就是一下就沉没了?这就是诸神之战曾经发生过de事情?难怪这两个家伙倾尽全力de释放神力,根本不管不顾de就将方圆数十里de黑龙山变成了一个大流shā坑!

  也亏了他们拥有神力和神魂念能,虽然他们如今de实力并不强,但是他们拥有de力量本质远远胜过了现在de林齐等人,他们拥有de毕竟是神de力量!神灵一念之间,沧海桑田变化莫测,今日林齐等人算是真正de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神de力量!

  以圣徒境de力量,居然做出了圣师巅峰de大能都难以实现de事情,这就是神,这就是神力!

  一旁de驴子和柯伦巴de脸色很不好看,他们眯着眼看着白天和黑天,似乎两人de力量让他们想到了很多不堪回首de往事。尤其这两位似乎记忆都缺失了很多,兄弟两今日de作为,让两人眸子里奇光连闪,尤其是驴子,浑身de黑毛都竖了起来。

  沉沉de咳嗽了一声,驴子tū然骂了一句:“两个孙子!幸▲好你们现在是孙子,不然。。。”

  柯伦巴深深de看了兄弟两一眼,然后一言不发de躺进了自己de石棺,招呼驴子将棺材吞了下去。幸好现在白天黑天兄弟两是林齐de‘孩子’,他们de灵魂已经融入了林齐○de分神,他们不可能做出有害林齐de事情,否则de话,驴子和柯伦巴肯定会趁着他们实力没有恢复de时候,将他们彻底de化为乌有。

  阿尔达、哔哩哔哩这两个信奉强者为尊de恶魔,以及酒桶这个秉承暴力至上信念de矮人王,则是无比狂热de看着兄弟两。也就是他们三个没有尾巴,否则他们一定会拼命de向兄弟俩摇摆尾巴——阿尔达这个没什么骨气节操可言de家伙,估计会趴在他们面前,让自己成为他们de信徒!

  掏出了两瓶出自众神之启de大师之手,能够迅速恢复力量de高级秘药,林齐将秘药灌进了兄弟两de嘴里,然后看向了前方歪歪扭扭陷入了流shā坑de静心庵。

  小半个静心庵都在兄弟俩刚才倾尽全力de联手一击中化为流shā,里面是否有皇室de囚徒被牵连了进去,那真是天晓得de事情。幸好静心庵de主要建筑还大致保持着完好,尤其是静心庵正中de那座最大de殿堂,只是小半截陷入了流shā中,其他de主体结构并没受到什么破坏。

  如今在那正中de殿堂中,正传来了愤怒de咒骂声。

  “哪个混蛋敢扰乱本王美梦?是女人,自己脱光了爬进来!是男人,自己抽一百个耳光滚出去!”

  林齐de眼皮跳了跳,被囚禁在静心庵,还有这么大de底气乱吼乱叫de人,除了那条疯狗,也没有别人了吧?林齐不由得想起了普愚曾经说过de,这位二皇子de光辉往事!

  诸如说,当今de六皇子纳侧妃,这位二皇子硬是敢策马冲击迎婚de队伍,挑开了新娘子de轿子,言语轻佻de勾搭六皇子还没进门de侧妃——最让人无言以对de就是,短短十几句话,那位六皇子新纳de侧妃居然撕下了嫁衣,义无反顾de跟着二皇子走了!

  这事情发生在五十年前,那是曾经轰动了整个双阳赤龙城贵族圈de皇室丑闻!

  为了这件事情,六皇子要死要活de在朝堂上折腾了半个月,最后de结果就是,他看上de侧妃变成了二皇子d◎e侧妃,到现在已经给二皇子生下了好几个儿女。而六皇子得到de补偿,只是区区三条金矿de开矿权——就这一档子事情,让六皇子彻底成了二皇子de死敌!

  能做出当街勾搭自家皇弟还没进门侧妃de事情,◆这位二皇子不仅疯狂,简直就有点王八蛋de味道了。

  现在听听他咆哮de话,林齐对这位二皇子de人品,已经不怎么看好。他实在是想不懂,龙城怎么会向这么一个王八蛋效忠de——林齐不由得腹诽龙城,也许这就是两个王八蛋相互之间看顺眼了!

  就在林齐回想这位二皇子曾经de光辉往事de时候,那正殿内tū然传来了声嘶力竭de咆哮道:“混蛋,你们这群该死de阉货,你们想要害死本王么?快来救命,救命啊!流shā,这里怎么会有流shā?救命啊,你们想要被抄家灭族么?”

  轻咳了一声,林齐带着一行人向那正中正在慢慢沉入流shāde大殿行去。

  白天、黑天兄弟两联手一击,方圆五十里de山岭变成了深达百米de流shā坑,刚刚deshā尘暴将九成以上de流shā卷上了天空,但是现在狂风散去,水一样de流shā正迅速de向shā坑内滑落,四周de流shā越来越多,正中de大殿也陷得越来越深,本来只有一小半陷入了shā子里,如今殿堂已经被流shā吞下去了一丈多深。

  走到了殿堂边,林齐向酒桶吩咐了一声。

  酒桶低沉de咆哮着,他双手一挥,身体骤然膨胀到了五十米高下。拥有◎大地属性,而且激活了上古巨人血脉de酒桶双手按在地上,伴随着他低沉de咆哮声,大地巨人de天赋神通发动,殿堂下面deshā地逐渐de凝固,一股巨大de力量将这座主殿慢慢de顶出了流shā。

  ■◎大地属性,而且激活了上古巨人血脉de酒桶双手按在地上,伴随着他低沉de咆哮声,大地巨人de天赋神通发动,殿堂下面deshā地逐渐de凝固,一股巨大de力dàdìshǔxìng,érqiějīhuóleshànggǔjùrénxuèmòdejiǔtǒngshuāngshǒuànzàidìshàng,bànsuízhetādīchéndepáoxiāoshēng,dàdìjùréndetiānfùshéntōngfādòng,diàntángxiàmiàndeshādìzhújiàndenínggù,yīgǔjùdàdelìliàngjiāngzhèzuòzhǔdiànmànmàndedǐngchūleliúshā。

  ▲大殿颤抖着,无数流shā不断de从门缝和窗缝中倾泻而出,也就是几个呼吸de时间,殿堂已经被一块凝固de土地顶起来好几米高。林齐等人走到了大殿de门前,阿尔达一脚将大门踹开,一行人大步走进了殿堂。
  宽敞de大殿布置成了一间卧房,一张小小de硬板床,一张书写用de条案,几张木dèng,就是这样。

  血秦帝国de二皇子赢覠就站在大殿正中,怀抱着一张铁弦古琴,冷眼看着林齐等人。他身穿一件粗布白袍,长发胡乱de披散着,身形高大、面容俊朗de赢覠在那白袍、古琴de衬托下,居然有几分狂歌乱舞de逸士风范。

  几乎和林齐等高de赢覠比东方大陆绝大多数人都要高出一个头,和林齐那种宛如刀斧劈砍出、犹如花岗岩雕像一样健壮de体型不同,赢覠虽然身量很高,但是体型匀称,可以用玉树临风来形容。

  如此高大俊朗de青年男子,难怪能够在大街上将自家老六de侧妃给勾搭走。

  目光森森de看着林齐等人,赢覠从身后扯出了一条小手指粗细de金色链条:“是普愚那老家伙叫你们来救本王de?他许了你们多少好处?唔,废话少说,你们能闹出这么大de动静,看来也有点本事,本王以后会重用你们de!”

  目光一闪,赢覠指了指林齐:“似乎你是这一伙人de头目?过来帮本王解开这困龙锁,本王重重有赏。”

  林齐缓步走到了赢覠面前,凑到了距离他只有不到两尺远de地方。

  两人大眼瞪小眼de相互看了一阵子,赢覠tū然冷笑起来:“敢这样看本王de人,基本上已经全族夷灭了!”

  话音未落,林齐已经一耳光狠狠de抽在了赢覠de脸上。

  别人打耳光是‘啪’de一下脆响,□林齐这一记耳光却是‘嘭’de一声巨响,就好像一颗魔法火球爆炸一样。赢覠就好像一颗被砍倒de大树,直挺挺de一脑袋栽倒在地,半晌没回过神来。

  但是不等赢覠清醒过来,林齐已经跨坐在了赢覠de身上◇,一通大耳光子疯狂de抽了下去。

  耳光飞舞,面孔颤动,赢覠de一张小白脸立刻被抽成了一片紫黑色。(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