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不死秦皇


  赢晸不知道自己身后出现了那条怪异的黑影。

  他也没看到那黑影是从dà殿尽头的一尊金鼎中窜出来的!

  那尊金鼎,在这座殿堂建成时就摆放在了那里,而这座殿堂,是血秦帝国建国时就第一时间被建成。殿堂内外密布无数的防护阵法,是血秦帝国历代皇帝专门的秘密闭关之地。

  外人都以为血秦帝国的皇帝会在赤龙殿借助皇城阵法收集的天地能量修炼,只有血秦皇帝自己,以及极少数人才知道,血秦皇帝真正的修炼之地在这里——这座血秦定鼎殿!

  这座dà殿内的蟠龙柱能够将皇城防护dà阵吸收的天地能量进行转化,从普通的自然元素能量转化为铁血帝皇诀所需的铁血杀戮征伐之气。在这里修炼铁血帝皇诀,进度更快,而且有专门的防护法阵保护,修炼时也更安全。

  所以历代血秦皇帝,只要是修炼时,都必定来到这座血秦定鼎殿,无数年来,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传统,一种习惯——但是历朝历代的血秦皇帝,从来没人知道,在这座血秦定鼎殿尽头的那座高有数丈的纯金dà鼎中,居然隐藏了这么一条诡秘的黑影。

  完全没有人形,就是一条朦胧的宛如烟雾的黑影,却散发出铁血帝皇诀特有的铁血气息,完美无瑕的和赢晸体内散发出的铁血皇气融为一体。这条黑影欢快的扭动着身体,小心翼翼的吸收着赢晸体内散发出的铁血皇气,他的身形逐渐的凝结,逐渐的清晰。

  过了一个多时辰,黑影变成了一个身穿黑红二色皇帝冕服,面容方正刚硬,下颌有五道柳须飘拂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凤目龙睛,身躯高dà雄壮,端的是一副好皮囊。比赢晸这个皇帝更像是皇帝一点。

  若是赢晸看到这男子的身影,他定然吓得dà叫起来——这男子生得和血秦帝国开国之君dà帝嬴政留下的真影图一模一样!而嬴政dà帝,也是血秦帝国历史上明文记载的,曾经突破了铁血十八重关中十七重关的绝世天才!

  只可惜天妒英才,嬴政在建立铁血帝国五百年后,闭关突破最后一重死关,却○元气焚烧如火,自身融毁化为青烟。只留下了十七团拳头dà小的铁血皇舍利,至今这十七团蕴藏了强dà能量的铁血皇舍利,还供奉在血秦帝国的宗庙之中。

  赢晸闭着眼,沉醉在实力不断增长的快感中。

  嬴政则是冷眼看着赢晸,脸上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邪之意。

  “想不到,你这孩子,居然有这样的造化!”嬴政轻轻的抚摸着赢晸的肩膀:“算起来,你是zhèn的第一百零八代嫡系孙儿,这数字很吉利,你的血脉。也很纯正,你这肉身。也比较入得zhèn的法眼,所以。。。”

  伸出右手食指,嬴政一指头戳进了赢晸的后颈脊椎骨,瞬间截断了他的脊髓神经,以秘法冻结了赢晸全身的元气运转。沉浸在那无穷无尽愉悦快感中的赢晸骇然瞪dà了双眼,饶是桂花树凝聚的液汁中蕴藏了让灵魂沉睡的强力镇定成分,但是面对死亡的威胁。赢晸依旧惊醒了。

  赢晸的身体僵硬无法动弹,但是他依旧能开口说话。

  前所未有的恐惧在赢晸的心头滚荡——血秦定鼎殿,这是血秦帝国最机密的存在。除了一座小小的传送法阵,外人根本不可能进入这里。这里深入地下十里,附近就是双阳赤龙城的城防dà阵的核心区域,想要攻破这座血秦定鼎殿,就必须攻破整个双阳赤龙城才行!

  但是那传送法阵并无动静,四周的防护法阵也没动静,这个偷袭了他的人,应该原本就在dà殿中。

  可是dà殿内没有别人,只有一个海喜,还是一个死人!

  一股寒气从脚底冲了上来,赢晸哆哆嗦嗦的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何知晓铁血帝皇诀的行功秘穴。”

  嬴政飘到了赢晸的面前,微笑着盘膝坐在了赢晸前方一丈远的地方。虽然吸收了一点铁血皇气,让身形变得清晰了许多,但是仔细看上去,嬴政的身体依旧朦朦胧胧的,显然是一条虚影。

  赢晸惊恐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呆滞的看着嬴政,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是。。。不,不可能。。。你是何方妖人,胆敢在此冒充我血秦老祖作祟?还不速速退去,生得身死魂消,承受那永世不得超生无边之苦!”

  嬴政赞许的看了赢晸一眼:“周身气息被封,浑身僵硬犹如死尸,初始慌张,稍后就镇定自若,你的养气功夫不错,不愧○是zhèn的嫡系子孙!”

  赢晸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话来。

  指了指dà殿尽头的那座金鼎,嬴政淡淡的说道:“zhèn,血秦帝国开国dà帝嬴政!那座聚魂金鼎,zhèn在里面藏匿了◇多少年?一万年?两万年?或许,更久?”

  淡淡一笑,嬴政轻叹道:“zhèn就在那金鼎中,偶尔苏醒,看着你们历代子孙,在这里进进出出,看着你们在这里苦心修炼,看着你们一个个爆体而亡!嘿,一百零八代子孙,最强的一个,熬过了十五重关,可惜还是爆体而亡!”

  指了指赢晸,嬴政淡然道:“你运气很好,居然在圣师巅峰之前,只碰到了第一重关。可惜啊,第二重关你就控制不住元气奔涌,险些爆体。错非你有这dà造化,你将是血秦帝国历代以来最差劲的一任皇帝,在第二重关就爆体而亡,实在是丢脸。”

  “你,想要做什么!”赢晸死死的盯着嬴政,哪怕他已经笃定的相信这幽灵一样的存在是自家的老祖宗,但是他的言辞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他隐约猜测到了嬴政的用意,他如今正飞快的盘算着应该如何应对。

  嬴政很欢乐的笑了,他很灿烂的笑道:“这,你不是已经才出来了么?你居然能得到如此神物,蕴藏如此强dà的先天◇生化之气,居然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帮你熬过了十八重关!从今以后,你修炼铁血帝皇诀再无丝毫窒碍,就算是一步成神,也未尝不可啊!”

  身体微微向前倾了倾,嬴政带着那一丝阴邪的笑容冷声道:“zhèn,●◇生化之气,居然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帮你熬过了十八重关!从今以后,你修炼铁血帝皇诀再无丝毫窒碍,就算是一步成神,也未尝不可啊!”

 shēnghuàzhīqì,jūránzàiduǎnduǎnliǎngtiānshíjiānnèi,bāngnǐáoguòleshíbāzhòngguān!cóngjīnyǐhòu,nǐxiūliàntiěxuèdìhuángjuézàiwúsīháozhìài,jiùsuànshìyībùchéngshén,yěwèichángbúkěā!”

  shēntǐwēiwēixiàngqiánqīngleqīng,yíngzhèngdàizhenàyīsīyīnxiédexiàorónglěngshēngdào:“zhèn,只是想要试试成神的滋味!dāng今天下,诸神陨落的陨落,沉睡的沉睡,若zhèn能为神,dāng永生不灭,dāng征讨四方,dāng威凌天下,dāng为天下之共主!这千秋万代的功业,足以让zhèn之名永世流传!”

  赢晸的额头有冷汗慢慢的滴了下来,他看着嬴政冷声道:“让血秦帝国横扫八方一统天下,此事zhèndāng人不让!”

  嬴政冷酷的说道:“你让不让,都得让。因为,zhèn,想要成为那自古以来,第一个统一八荒的人!zhèn昔日还是荒野一黎民时,曾经从某位异人口中得知,太古之前的荒古时代,曾有一dà帝名为嬴政,曾经建立一dà秦皇朝,曾经一统万国,八方来朝!”

  深吸一口气,嬴政死死的盯着面无人色的赢晸冷笑道:“zhèn,想要试试那滋味。zhèn要比那太古的dà帝更强,比他更伟dà,他只是让万国来朝,zhèn却是要让八方,唯我血秦一国!”

  赢晸艰难的说道:“您,已经死了,所以。。。”

  嬴政突然疯狂的dà笑了起来,他笑得前俯后仰的指着赢晸说道:“死?怎么会死?zhèn身死而魂存,zhèn永生不死,zhèn,乃是不灭秦皇嬴政!zhèn得了那蓬莱异人的传承,zhèn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

  赢晸咬牙看着嬴政,他嘶吼道:“世间岂有不死不灭者?”

  嬴政傲然而起,他背起双手,冷酷的仰面笑道:“世间岂有不死不灭者?zhèn,不就在你面前么?太古之时,那位名之嬴政的dà帝,曾经想要寻访蓬莱,寻找那不死不灭的奥义,可惜的是,他失败了,而zhèn成功了!所以zhèn才是真正的嬴政,zhèn才是真正的不死秦皇,zhèn,才是这天和地,这红尘诸生的主人!”

  嬴政放声dà吼的时候,地面上双阳赤龙城上空突然闪过一道疯狂的雷霆,绵延千里的雷光撕开了云层,瓢泼dà雨疯狂的倾泻而下。整个双阳赤龙城,只有一座小小的院子寂静无声,就连落在上面的雨滴都凝滞了。

  “赢晸,zhèn的第一百零八代孙儿,zhèn会好好的利用你的身体!”

  “zhèn会好好的、小心翼翼的使用你的身体的。dāng然,有很多很多zhèn已经很多年没有品尝到的享受,zhèn要好好的享受一番。。。醇酒美人,那些娇喘呻吟的绝世妖娆啊。。。zhèn,已经迫不及待了!”

  带着疯狂的笑声,嬴政转到了赢晸的身后,化为一道极细的黑色流光窜入了他后颈处那被洞穿的伤口。

  赢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后,他的面色突然一动,然后露出了一丝怪异的邪笑:“不错的身体。。。嗯,皇后太老了,贵妃们也太蠢了。。。换一批吧。这些皇子,没一个听话的,要来有什么用?全部废黜了就是。倒是这林齐有点意思?善辨异宝?这是很有用的人才啊!”

  一刻钟后,身穿黑色团龙袍的嬴政慢悠悠的从皇城内走了出来,慢吞吞的一步步的走向了天庙。十八滴汁液强dà的生机生气被他吸收得干干净净,他的修为,已经稳定在了启迪者高阶的水准。

  倾盆dà雨呼啸而下,嬴政背着手行走在雨夜中,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