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老狐狸的手段


  胡馨竹的那个园子里,几座假山宛如屏风环绕着一个精巧的亭子。四周都是绿色的藤萝,将亭子缠绕得和蚕茧一样,细密复杂的藤萝纹路相互交织在一起,居然形成了无数拳头大xiǎo的符文,足以屏蔽一切精神念●力的窥视。

  胡涂和胡业父子两jiù在亭子里,两人都穿着居家的宽袖长袍,宛如街头的混混儿一样袒露着胸膛,龇牙咧嘴的喝着口感辛辣的烈酒,啃着火辣辣的用‘魔鬼椒’做主料烹调的鸭脚掌和鸭脖子。
  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宛如山大王的胡涂‘哧溜’一声喝下了三钱烈酒,重重的吐了一口酒气。

  “那群白痴,都发动了?嘿,今夜帝都暴风骤雨,血流满地,人头滚滚,实在是痛快啊痛快!”

  胡涂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上品锦缎制成的宽松长裤上,立刻留下了一个油滋滋的大手印。

  胡业同样龇牙咧嘴的喝了一xiǎo杯酒,慢悠悠的捻起一条鸭肠塞进嘴里,干脆蹲坐在凳子上的胡业双眼泛着饿狼一样的绿光,慢条斯理的掐着手指头计算着。

  “雪原联邦,除了南方那些部落,正东、正西和西北、东北的一千三百个大xiǎo部落,也都出兵了。雪原联邦大国师调动的那支大军,jiù是打头阵的先锋,等我们将那些兽○人全部坑死,正好让那个老家伙滚蛋下台。”

  “大陆之桥最东边的两个汗国也已经出兵,他们倾巢出动,起码有上千万轻骑向东南侵入血秦。这jiù足以牵扯血秦西方绝大部分的兵力严防死守,足够那边乱上一阵■子。”

  “弥罗神教那些神棍,他们也收了好处,妙闻那老不死的带着所有精锐门人离开天庙,弥罗神教会针对天庙发动大规模的袭击,足够让妙闻焦头烂额一阵子。”

  “赢胜那蠢货,他倒是带兵进了城。如今正在和馨竹他们纠缠呢。有预先安排下的赤狐之尾的暗卫接应,他们是不会有什么风险的。只等赢胜的大军进城,今晚上的热闹,jiù正式开幕了。”

  “另外,六皇子和其他几个皇子,他们也都准备好了人马伺机而动,他们的人马七成的将领都是我们的人。只要一旦发动,他们的人马。会是今夜大乱的主力!”

  胡涂点了点头,他给自己和胡业都倒上了一杯酒,慢悠悠的说道:“这次的事情完了,去给馨竹好好的上一☆课。这xiǎo子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太嫩,也不够心狠。要玩,jiù要玩一场大的,他只是调动雪原联邦那点人手,算什么呢?不轻不重,不痛不痒。有什么意思?”

  “要玩,jiù要把整个血秦帝国玩个天翻□地覆。玩一个欲仙欲死,起码也要死掉一半的皇室成员,满朝文武起码要死掉三分之一,天下督抚起码有一大半被九族夷灭,雪原联邦、天庙、弥罗神教,都得给我死伤一批人,这他***我们家才能有机会在里面hún水摸鱼壮大势力!”

  “像他那样xiǎo打xiǎo闹涂很不满的抽了抽眉头,不屑的冷笑道:“按照他的计划,偷偷摸摸的背后扶植龙城的叛军。最多能有数十个行省糜烂,最终我们家能得到多少好处?得不到多少嘛!”

  “要的jiù是将这朝堂砸个稀烂,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臣子,才能正儿八经的获取高位啊!”

  胡涂悲天悯人的长叹道:“国朝不幸,奸佞丛生,天下大乱,生民涂炭,他***,我们胡家是当人不让,在这乾坤倒悬的紧要关头挺身而出,救国家、民众于水火之中,这一副赤心忠胆、这叫做义薄云天,老子这匠造令,怎么也得官升极品才是!”

  胡业乐滋滋的看着胡涂,他嘻嘻笑道:“还是老娘运筹帷幄,这些年雪原联邦、大陆之桥、弥罗神教,乃至天庙当中都有我们的族人潜伏,这才能借机bù下这么大一个局,让所有人不得不卷进来。”

  胡涂得意洋洋的笑道:“这是自然,也不看看你老娘是谁的女人?你老爹这么英明神武。。。”

  话音未落,一条白色人影宛如一道狂风掠进了亭子,一脚踹在了胡涂屁股下的凳子上,将胡涂连同凳子一起踹倒在地。胡涂一个大马趴摔在地上,他哼都没哼一声,满脸堆笑的爬了起来,点头哈☆腰的向着风白羽笑道:“娘子,你不在外坐镇,怎么有心情来这里?”

  风白羽冷冷的看了胡涂一眼,皱着眉头咕哝道:“别的事情尽在掌握,几支对皇室‘忠心耿耿’的‘勤王大军’也已经在路上了,赢胜的叛军很★快jiù会被镇压,但是有一件事情失控了。”

  胡涂瞪大了眼睛:“皇帝提前出现了?这不是已经在你的预计中了么?林齐这xiǎo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说皇帝能有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动弹,必须全力消化生命树的汁液,我jiù知道这事情不靠谱。但是娘子你不是已经做了应对的手段?jiù算皇帝提前出关,反正乱子已经起来了,他还能怎么的?”

  风白羽的脸色很不好看:“如果皇帝召集太辅、太尉和台阁大臣,调集兵马镇压各处叛军也jiù罢了,这都在我的计算之中。但是皇帝他。。。他孤身一人去了宗庙,而且,他下圣旨,诏皇室长老团的太上大长老觐见!”

  风白羽沉声道:“赢晸好大喜功,性喜开疆扩土,力求成jiù血秦帝国开国大帝嬴政大帝那般‘圣帝’大业,按照他的性格,我的算计是一旦他出关,立刻召集诸多大臣调动兵马平定赢胜叛乱。”

  “但是他居然没有面见那些朝廷重臣,而是去了宗庙,这jiù有点高深莫☆测,完全不是他的性子!”

  胡涂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严肃,他轻轻的扯动自己的长须,低声咕哝道:“该死的皇帝,他怎么不按照我们的剧本来玩呢?这可不行,这可不应该啊!他,不是这样能隐忍的人,赢胜的叛◎军已经进城,妙闻率领的天庙精锐jiù在城外,他应该调动帝国所有忠于他的力量拼死一战才对!”

  胡业在一旁也是眼珠子乱转,他眯着眼睛沉默了一阵,阴恻恻的说道:“不管怎样,局面依旧在我们掌握中。娘☆亲,一不做二不休,让赢胜的叛军变成乱军,把朝堂内不听使唤的那些大臣满门诛灭了jiù是。至于皇宫么,既然皇帝去宗庙,还召见皇室长老团的太上大长老,那么jiù引一支乱兵去皇宫,让我们的皇帝好好的快活一把。☆

  “他不面见大臣调兵平乱,我们jiù逼着他调兵!”

  三人在这里一番计议妥当,然后迅速离开了这座xiǎo亭子,化为三条黑影遁入了茫茫夜色中。

  jiù在沙家的这三条狐狸商讨对策的时候,太尉灵赑军的府中,平日里商讨军国大事的‘白虎破军堂’内,无数军机幕僚正忙忙碌碌的在巨大的双阳赤龙城沙盘附近忙碌着。

  这双阳赤龙城的沙盘是天庙的阵法宗师制作,能够以阵法的力量,及时的、清晰的反应整个双阳赤龙城内所有的动静。此刻闪耀着淡淡幽光的沙盘上,无数黑点正从内城向官城冲击,沿途有不少金色光点向那些黑点迎了上去,但是很快金点jiù被全部歼灭,只有越来越多的黑点不断向内侵袭。 ◎
  灵赑军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首宝座上,不断的按照幕僚们提供的建议,经过他的统筹判断后发bù一条条军令。双阳赤龙城的驻军在灵赑军的调动下,正在官城、宫城、皇城内组成一道道防线,和赢胜麾下的大军打得不◎■亦乐乎。

  胡馨竹的堂叔胡乐,这个在灵赑军身边参赞军务已经有数十年的中年男子,正是太尉府的首席幕僚,是灵赑军的首席参谋,他的任何意见,都会迅速的在灵赑军这里转化为军令下达。

  此刻生得▲面容清矍出尘,宛如神仙中人的胡乐正站在沙盘边,飞快的挪动一块块金色的令牌,每一块令牌都代表着一支驻守京城的军队,胡乐不断的调动这些军队,将他们送去战况最紧急的前线。

  一个身穿青衣xiǎo帽的青年快步走到胡乐身边,低声向胡乐说了几句话。

  胡乐眉头一挑,他转过身,向灵赑军厉声喝道:“太尉,刚刚得到的军情,定国王麾下的军队,还包括了京都附近二十一个行省直属总督的人马。两日前琼花宴,这些总督和下属官员的子弟受邀参加,他们带来了大量的护卫住在在宫城内。若是他们。。。”

  灵赑军的眉头一挑,他hún身一个冷战跳了起来,厉声喝道:“来人,速速调一支神武骑去皇城协防,万万不能让叛军惊扰了陛下!”

  灵赑军随手丢下了一支调兵令牌,一员亲兵迅速拿着令牌冲了出去。

  胡乐的眉头一挑,他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太尉,今夜之事委实古怪,为何定国王的军队会造反?而且他的军队,居然突兀的出现在帝都附近,居然一直无人发觉。。。城内,有人和定国王勾结啊!”

  严肃的看向了灵赑军,胡乐沉声道:“太尉,以胡某之见,最好调动人手,监视城内几位已经成年的王爷。嘿嘿,一个定国王倒也罢了,以他的那点实力,还动摇不了帝国的根基,若是。。。”

  灵赑军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他凝重的看了胡乐一眼,轻轻的挥了挥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