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嫁,还是不嫁?


  “哈哈哈!”

  林齐一伙人的狂笑声响彻皇城大街,数万权贵子弟带着护卫狼狈逃窜,他带着一票属下在后衔尾追杀,一个又一个权贵公子被打翻在地,阿尔达和哔哩哔哩无比麻溜的将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刮dé干干净净。

  加上一个酒桶粗暴的动作,这三个来自黑渊神狱的悍匪suǒ过之处,那些权贵公子也就只剩下了一套亵衣还能保持完整——甚至有些人在亵衣上用珍珠宝玉当做纽扣,他们亵衣都被扯dé稀烂,暴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身体。

  更加要命的是,皇城内有大群的禁卫缓步而成,端着连弩排成厚重的方阵,缓缓的顺着皇城前的大街向前行来。他们也不fā动攻击,只是将这些狼狈的权贵公子驱赶向远处,数万禁卫□排成的阵势水泄不通,凝重的杀气吓dé那些没经过多少风雨的权贵公子魂飞魄散,一个个更加撕心裂肺一样惨嚎起来,吓dé他们带着众多护卫没头苍蝇一样乱窜。

  林齐简直都快乐疯了,短短一盏茶时间,他抢到◆手上的圣器就有三千多柄!

  血秦帝国豪富惊人啊,圣器只有圣境的强者才能完全fā挥它们强大的威力,但是这些权贵公子手上也是人手一柄,可见血秦帝国的国力底蕴强到了什么程度。桂花树已经兴高采烈的在林齐的气海中扭动起来,三千多柄圣器被他吞噬,桂花树上又新生了一条细小的根茎,长出了几片新的叶片。

  远处响起了悠长的号角声,大街的另外一端也出现了阵势森严的皇城禁卫,金甲禁卫同样列阵缓缓向前逼近◆,一前一后的将数万全贵公子和他们的随行护卫包围了起来。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数万权贵公子乱了阵脚,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前几日帝都叛乱,杀戮无数。地面上好些地方血迹都还没清洗干净,他们突然又☆,yīqiányīhòudejiāngshùwànquánguìgōngzǐhétāmendesuíhánghùwèibāowéileqǐlái。

  shàngtiānwúlù,rùdìwúmén,shùwànquánguìgōngzǐluànlezhènjiǎo,gēnběnbúzhīdàogāirúhéshìhǎo。qiánjǐrìdìdōupànluàn,shālùwúshù。dìmiànshànghǎoxiēdìfāngxuèjìdōuháiméiqīngxǐgànjìng,tāmentūrányòu成群结队的纠集起来,带着兵器出现在皇城中,这无疑已经犯了极大的忌讳。

  ‘当啷’一声,终于有一个聪明的权贵公子丢下了手上的兵器,然后厉声高呼起来:“吾乃鴷国公嫡长孙邬荪子爵夏天烈,今日之事,只是误会。吾等并无犯上之心!”

  ‘当啷’一声巨响,一块板砖飞射而来,将夏天烈重重的砸翻在地,然后哔哩哔哩飞掠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将他扒dé干干净净。一边洗劫夏天烈,哔哩哔哩一边嘀咕道:“fā财了▲,fā财了,这些小白脸一个比一个有钱。伟大而豪富的主人啊,赏赐可怜的哔哩哔哩一点儿可爱的喔喔叫吧!”

  将夏天烈浑身值钱的东西全部洗劫一空后,哔哩哔哩习惯成自然的一刀捅在了夏天烈的臀部上。然后◎还握紧了刀柄狠狠的扭动了一下。鲜血‘噗嗤’一下喷了出来,昏迷中的夏天烈痛dé‘嗷嗷’一声惨嚎起来。眼角都喷出了泪花儿。

  路边的一座宅邸内,青黎公主换了一件浅紫色的羽衣,端坐在一栋高楼顶部,懒洋洋的看着乱成了一团的大街。在她身边端坐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一个生dé粉嫩粉团宛如羊脂玉雕成的,俊美异常,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欢喜的少年。

  这少年身体还没长开。坐在青黎公主身边,看上去比青黎公主还要矮了一点儿。他穿着一身血色的王袍,头上戴着一顶九寸高的血玉束fā冠。fā冠前面镶嵌着鹅蛋大小一块血色宝石,通体上下一片儿血色,整个人好似在燃烧一般,配上他那雪白粉嫩的肌肤,俊美中硬是透着一股子邪异的气息。

  “皇姐,这在皇城内当众洗劫的家伙,就是父皇为你定下的夫婿?”

  少年端着一个茶盏,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然后将茶盏放在了一旁的小茶几上,随手抓起了脚边匍匐着的一头两尺长的大猞猁,轻轻的揉搓着这头毛色斑斓的小家伙的顶瓜皮。正昏昏欲睡的大猞猁睁开了眼睛,淡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缕阴寒的精光,然后打了个呵欠,慢悠悠的将长尾巴甩了甩。

  青黎公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一拳将一个权贵公子打翻在地,一脚踏在人家脸上狠狠的跺了两脚,无比野蛮的将人打晕在地,然后无比熟练的将对方身上suǒ有财物洗劫一空的林齐,有点无法忍受的翻起了白眼,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真是。。。和做噩梦一样!”

  青黎公主饶是创世神殿的创造天女的身份,依旧为林齐的这种动作差点没哭了出来。面孔fā红、双目透着狂热的凶光,骂骂咧咧满口粗话、黑话在那里大肆洗劫的林齐,看上去就是一个标准的山匪头子,哪里有半点儿雍容富贵的气息?

  青黎公主平日里往来的,都是富贵至极、雍容儒雅的贵公子,最差最差的也是那些邪异、神秘、尊贵、肃杀的弥罗神教的神职人员。她见过的最让她恶心的一个家伙,就是灭世圣子阿尤奢了。

  但是阿尤奢那家伙么,青黎公主深知那是个什么样的变态,那就是一个怪物,青黎公主从来没把他当做一个人来看。丢开阿尤奢,林齐就是青黎公主这辈子见过的最极品的人渣,最王八蛋的混蛋,让她从脚底寒到头顶的混账东西!

  看看现在林齐的形象吧,身为血秦帝国的东顺王,他卷起袖子,露出砂锅大小的拳头,撩起王袍的前襟后摆塞进腰带里,气喘吁吁嘴角挂着白沫的在大街上犹如一☆头fā狂的野猪一样往来冲突。suǒ过之处人仰马翻,那些衣冠楚楚的权贵公子被打dé口吐白沫昏迷在地,然后很快就被林齐洗扒一空,搜刮dé干干净净。

  一旁的那少年突然笑了起来,作为赢晸年纪最小的儿●子,青黎公主一母同胞的弟弟,被封为青溪郡王的赢芍是suǒ有皇子中最喜欢偷偷摸摸离开帝都四处游玩的一个。他抚摸着那头大猞猁,淡淡的说道:“去年的时候,路过西乌都护府地界,曾经见过一群沙盗劫掠商旅。”

  眯了眯眼睛,赢芍看着往来冲突的林齐笑道:“但是必须要肯定一点,东顺王洗劫诸位公子的效率,比那些沙盗要快了十倍不止。起码那些沙盗不会伸手到人家的胯下抓一把,看看是否在胯下藏了空间法器。脱了人家的靴子查验靴子底,那些沙盗倒也这么做,但是绝对不会把人家的袜子也扯下来。”

  青黎公主的脸都黑了,她的身体微微哆嗦着,过了许久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残暴,好杀,不解风情。。。而且看他现在的行径,本宫怀疑他在西方大陆到底是做秘商的,还是做海匪山贼的。而且,他嘴里的那些话,你能听懂多少?”

  赢芍眯起了眼睛,他乐滋滋的说道:“小弟这几年,找了好几个来自西方大陆的海商学习他们的西方通用语,那些海商偶尔也兼职海盗,suǒ以东顺王的那些黑话,小弟也能听懂一二。”

  微微顿了顿,赢芍笑道:“但是小弟能听懂的,也就是两三成!小弟必须要给皇姐说,恭喜皇姐,这位东顺王,估计是一★个坐地分赃的大海盗头目出身,他的那秘商家族,小弟以为,估计也兼做一些销赃、窝赃的勾当!那道上的黑话,太专业了!”

  青黎公主的脸耷拉了下来,慢悠悠的转过头来,狠狠的盯了赢芍一眼。

  赢☆芍低下了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皇姐,父皇这次为何会下这样的诏令?将皇姐您这般仙露明珠一般的人物赐婚给这么一个山贼头目,简直就是有辱我血秦帝国皇室的体面。”

  青黎公主冷笑了一声,她面色不愉的看着赢芍,悠悠叹息道:“如果当日你派遣的死士能够杀了他,岂不是就没有今日的风波了?小弟,你的手腕是越来越强了,居然还蓄养了一批本宫都不知道的死士?嗯?你从哪里dé来的钱财?从哪里收罗的人手?”

  赢芍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抬起头看着青黎公主,慢悠悠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皇姐,我也不小了,我知道皇姐想要让我登上皇位,但是我不能什么都指望着皇姐不是?”

  微微顿了顿,赢芍一不做二不休的冷笑道:“做皇帝么,当然是要大权独揽才叫皇帝。如果都是皇姐一力扶植我登上的皇位,我到底是皇帝呢,还是一个名之为皇帝的傀儡呢?”

  青黎公主的脸色微微一变,她深深地看了赢芍一眼,突然轻笑了几声,然◎后站起身来就朝外走去。

  赢芍纤长洁白的五指慢慢的扣住了怀中大猞猁的颈骨,轻柔的问道:“皇姐,你到底是嫁,还是不嫁呢?本王必须要承认一点,这个未来的姐夫虽然粗鲁无文,虽然实在是像兽人更胜过人类◇,但是他身家豪富,若是本王能dé到他全部资财的支持,剩下的这些皇兄,谁还能和我相抗呢?”

  青黎公主幽幽叹息道:“嫁?还是不嫁?这是你应该操心的问题么?”

  赢芍‘咔嚓’一下拧断了那头猞猁的脖子,‘嘿嘿’冷笑了起来。

  姐弟两背对背的沉默僵持了一阵,然后青黎公主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缓步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