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一见如故?


  赢覠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王袍,套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铁甲,手里拎着一条破破烂烂的皮鞭子,带着不可一世的威风和煞气向zhè边昂然而来。他骑着的那头沙驼也是zhè般,suī然浑身都是灰尘,suī然生得面容丑陋,但是zhè头实力居然踏入了圣境的沙驼昂首挺胸,鼻子里喷着白沫的大步向前狂奔,根本没有刹住脚步的意思。

  体型庞大的沙驼直冲向了赢芹的车jià,赢芹车架边的几个老太监气恼的呵斥着,想要让禁卫拦住zhè头沙驼。但是赢覠长鞭一挥,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浪翻滚而出,赢芹身边的数十名禁卫被打得骨断筋裂,狼狈的飞起数十米远,哭天喊地的摔倒在地。

  一声巨响,沙驼重重的撞在了赢芹的车jià上,将赢芹的车jià撞塌了一小半。赢芹狼狈的从车门里摔了出来,当场摔了一个大马趴,他的下巴磕碰在地上,当场磕破了一大块皮,鲜血‘汩汩’的淌了下来。

  “赢覠!”赢芹气得浑身都在哆嗦!suī然赢晸册封赢覠为太子,但是他毕竟只是太子,而赢芹也有血秦监国王的身份,他可是有弹劾太子、监察百官的特权,更有造反不入罪的逆天大权啊!

  但是就在皇城门前,当着zhè么多◎的皇城禁卫,赢覠堂而皇之的策骑冲撞自己的车jià,将自己从车jià里强行震了出来!更不可忍受的是,赢覠居然还将自己身边的禁卫打伤了数十个!

  打狗也要看主人,赢覠敢殴打赢芹的护卫,摆明了就是没☆把放在眼里么。

  ‘嗷嗷’吼叫着,赢芹跳起来想要和赢覠玩命。但是他晃动了一下拳头,却又畏缩的退后了几步,根本不敢上前。他深知自己的实力,一只脚勉强踏入圣徒境界的赢芹,他的那点儿实力完全是依靠大量的珍贵药物堆积上去的,他的实际战力估计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地位战士。他怎么敢和实打实的圣师境界的赢覠动手?

  而赢芹身边的那些护卫太监就更不要提了。谁不知道赢覠的‘皇室疯狗’的恶名?唯一能够和赢覠相抗衡的疯子赢胜已经被当众斩头,赢覠如今就是血秦帝国数百皇子中最霸道蛮横的一个,偏偏他的个人实力还zhè么强大,他还有天庙的支持,他更是太子的身份!

  见鬼了,zhè样的一个霸道人物,谁敢和他对抗?

  赢芹委屈的摸了一把下巴,差点就没哭了出来。他突然觉得。嬴政是挖了一个大坑让自己跳了进去!哪怕他如今已经在lín齐的帮助下。获得了名义上的天兵谷的掌控权,但是面对强横霸道的赢覠,赢芹本能的感觉自己的前途不妙啊。

  青溪郡王赢芍则是笑着向赢覠行了一礼:“赢芍见过太子哥哥!”

  赢覠冷眼看了赢芍一阵子。然后突然飞起一脚踹在了赢芍的肩膀上,当场踹得赢芍仰天倒在地上,狼狈的翻了好几个跟头。赢覠冷笑道:“哥哥?谁是你哥哥?你是不是父皇的种。还难说呢!父皇英明神武、面容方正刚毅,哪里有你zhè种小白脸的儿子?他娘的,若是本太子现在登上皇位,立刻判你母亲一个秽乱宫廷的大罪,把你母族满门抄斩,左邻右舍全部砍了!”

  赢芍的一张脸变得铁青一片,他然后他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了下来,慢慢的站起身,轻轻的拍了拍袍袖上的灰尘。冷漠的说道:“太子今日所言,可敢去父皇面前分辨?”

  “分辨?”赢覠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狠狠的一鞭子抽了下去“啪’的一下将赢芍的王袍抽得粉碎,在他身上留下了一条拇指粗细两尺多长的血印子。赢覠厉声喝道:“你他娘的也有资格和本太子分辨?凭什么?就◆凭你那卖弄风骚的姐姐青黎?哎哟,青黎那骚娘们叫什么名字来着?赢。。。赢云是不是?”

  lín齐心里一咯噔?青黎公主叫‘赢云’?他突然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他似乎看到了在西方大陆的某个角落,一个个●子矮小容貌绝美的少女。正双眸喷火的看着自己。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lín齐上前了一步,他向赢覠横了一眼,冷笑道:“还请太子收回刚才的话。青黎公主已经被陛下赐婚给本王,太子所言。太过分了。”

  赢覠扫了lín齐一眼,疯狂的笑了起来:“过分?更过分的话。本太子还。。。”

  一句话出口了一半,赢覠突然倒抽了一口气,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他犹如见鬼一眼看了lín齐一眼,咬牙切齿的指着lín齐冷笑了起来:“好,好,好,好一个东顺王!看在父皇的面上,本太子不和你计较!青黎那丫头是吧?嘿嘿,你可是本太子的妹夫,以后咱们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急匆匆的丢下了zhè句场面上的话,赢覠策动沙驼就朝皇城奔去。

  他是真的怕死了lín齐,他真不敢和lín齐说话——赢覠是血秦帝国正儿八经的嫡子,是赢晸明媒正娶昭告天下的皇后为他生下的第一个儿子。suī然有赢胜那个长子在他前面碍事,但是赢覠长子的身份是谁也无法抹杀的,不出意外,他就是血秦帝国未来的继承人。

  所以赢覠自幼就是三千宠爱于一身,加上普愚代表的天庙势力有意的引导,赢覠就养成了那等骄狂自傲横行霸道的性子。偏偏骄横霸道的赢覠是一头纸老虎,当lín齐用更加狂暴的方式将他的骄傲和骄狂摧毁后,赢覠在lín齐面前就变成了一头猫!

  尤其是lín齐无比恶毒的在赢覠的灵魂中做了手脚!

  苍天在上,赢覠的灵魂掌握在lín齐的手中——赢覠根本不敢将zhè件事情告诉普愚!他怕死,他怕到了极点,而且他能感受到lín齐掌控他灵魂的手段极其的邪异、狠辣,他根本不敢起异心。他更害怕普愚代表的天庙势力会放弃他,改为支持另外一个皇子!

  所以,赢覠可以在天下人面前做出‘皇室疯狗’的姿态,唯独在lín齐面前,他得变成一条摇尾乞怜的走狗!赢覠的本性决定了,他在lín齐的面前,就是一条可怜的走狗。

  看着赢覠仓皇逃窜的背影,lín齐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故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罢了,尧山王,青溪郡王,想不到二皇子居然是如此霸道的性子,看来你们日后有难喽!”

  赢芹苦涩的看着lín齐:“东顺王,l★ín兄,怕是你也跑不掉?”

  lín齐摊开了双手,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陛下派本王外出公干,不好意思,本王基本上是不会留在双阳赤龙城的!所以二皇子未来的压力,就只能依靠两位王爷自己扛着了!” ◆
  那些天庙所属已经紧紧的跟上了赢覠,唯恐他出半点儿意外。赢芹和赢芍听得lín齐的话,顿时脸色同时惨变。lín齐奉旨外出办事?不会留在双阳赤龙城?

  赢芍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既然lín齐不会留在双阳赤龙城,那他拉拢lín齐还有什么用?还不如另外想办法对付赢覠呢。原本赢芍以为lín齐名下有三个行省的封地,只要lín齐留在双阳赤龙城,那对赢芍就是一个天大的助力。但是lín齐不在,那真真正正是没用了。

  赢芹则是如丧考妣般看着lín齐,哭丧着脸一把抓住了lín齐的袖子:“lín兄,你。。。你不是准备落叶归根在血秦扎下根基的么?你,你,你不是已经在准备建造东顺王府了么?你,你怎么能舍弃小王而去呢?”

  赢芹算是看出来了,lín齐身边很有一群强力的高手,加上lín齐背后还有一个秘商家族撑着,未来还有三个行省和一个青黎国会落在lín齐手中,他必须借助lín齐才有可能和赢覠■周旋啊,如果lín齐甩手离开了,就他赢芹zhè个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行军打仗狗屁不通的纨绔王爷,三五天就会被拆成骨头架子啊!

  怜悯的看着赢芹,lín齐无奈的深沉的叹了一口气:“皇命难违啊。。。□zhōuxuánā,rúguǒlínqíshuǎishǒulíkāile,jiùtāyíngqínzhègèchīhēwánlèyàngyàngjīngtōng、hángjun1dǎzhànggǒupìbútōngdewánkùwángyé,sānwǔtiānjiùhuìbèichāichénggǔtóujiàzǐā!

  liánmǐndekànzheyíngqín,línqíwúnàideshēnchéndetànleyīkǒuqì:“huángmìngnánwéiā。。。王爷!”

  重重的拍了拍赢芹的肩膀,lín齐无奈的转身就走:“小王回去准备聘礼了,七日后小王大婚,王爷记得来喝一杯水酒。至于贺礼么,王爷就不用太浪费心思了,那金银珠宝什么的,准备个几亿黄金就差■不离,切记不要太破费啊!”

  lín齐甩着袖子带着人就走,一旁的龙城早就忍不住爆笑了起来。

  狠狠的指了指赢芹,龙城厉声笑道:“七皇子,尧山王,赢芹是吧?还记得当年被你奚落的龙城么?嘿●,嘿嘿,zhè次本督是回京城面圣,顺带向陛下请示军机的。王爷若是有兴趣,不如跟随本督去北疆督战?嘿嘿,那些兽人,正准备向北疆发动全面进攻哩!”

  赢芹翻了个白眼,仰天晕倒在地。

  龙城放声大笑,然后向lín齐大喝了一声:“兀那东顺王,听说你买下了温香阁的地皮?嘿嘿,那可是本督名下的产业!zhè件事情,咱们得好好计较计较!”

  lín齐有气无力的回头向龙城看了一眼:“五亿两黄金,龙城龙大总督若是有兴趣,只管拿回去!”

  龙城吧嗒了一下嘴,干涩的笑了:“本督和王爷一见如故,稍后本督见过陛下后准备一桌水酒,还请王爷赏脸啊!”

  lín齐笑着看了看龙城,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