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惨不忍睹的结局


  在十二名位高权重的大臣作证下,黑hú子和岳屠签下了正式的决斗文书,将双方条件书写了上去。

  随着决斗文书的签署,四周权贵迅速散开,血秦帝国武风极盛,但是能有那资质有那心情修炼到天位、圣境的,毕竟是极少数。权贵们身娇肉贵的,可不见得一个个都是高手,岳屠又是血秦帝国出了名的杀人狂魔,若是他打得兴起hú乱一招轰出,被他拳风击中都是会出人命的。

  众多权贵纷纷退出了里许开外,他们招来了大群的护卫守在身前,好奇的借助各种‘水镜术’之类的小法术观看两人的战斗。有那老成稳重的臣子,干脆就招来了各自家中供奉的阵法大师,用防御法阵将这一块儿街区覆盖了起来。

  宽有两百米,长有里许的街道被数十名阵法宗师布置的法阵重重包裹,就算黑hú子和岳屠打出了真火,却也不会对外界造成什么破坏。

  岳屠晃了晃脖子,浑身骨节‘咔咔’作响。他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大魁梧了许多的黑hú子,慢条斯理的脱去了身上的长袍,将上半身袒露了出来:“块头大,家猪的块头也很大,但是家猪只是任人宰割的牲畜!”

  岳屠这一脱去上半身的衣衫,四周的权贵们就tóng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岳屠在东方大陆已经算是◎昂扬大汉,他雄壮的身体上到处都是疤痕,刀伤、箭伤,枪捅、火烧等,常年的征战在他身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那些扭曲的、狰狞的伤疤,是生活在帝都的权贵们无法理解的物事。

  黑hú子不屑的看了一眼岳屠身◎上的伤口,他冷笑着也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他一边宽衣解带,一边冷笑道:“个子小的。有鸡崽子!那种刚刚睁开眼的小鸡崽子拔光毛。去了内脏,用滚油炸一炸,老子一顿能吃掉一百个!”

  脱光了上半身的衣服。黑hú子‘哈哈’狂笑着,双臂曲起,尽情的展露了一下他雄壮异常的肌肉!

  四周传来了大片的惊呼声。黑hú子身上的伤疤。。。那已经不叫伤疤了,因为他上半身的皮肤到处都是疤痕,那种扭曲的、狰狞的、宛如百脚蜈蚣一样的疤痕密布,他的上半身根本找不到半块完整的皮肤。

  岳屠的脸色微微一变,一个人的实力强弱,并不是说伤疤越多的人实力就越强。但是看到黑hú子身上这么多的疤痕,他就知道黑hú子是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经过无数次血战幸存下来的铁血战士。这样的战士格杀经验极其丰富,往往有着越级杀人的力量。

  如果黑hú子的斗气水准和岳屠相当的话。那么岳屠将迎来一场苦战!

  但是,岳屠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大一个头的黑hú子,轻轻的摇了摇头。东方大陆的武者往往看不起西方大陆的战士。西方大陆的斗气爆发力极强。仅仅论破坏力的话,斗气的瞬间破坏力往往比东方tóng阶的武者强出几成。甚至可能强出一倍不止。

  但是东方大陆修炼的元气绵延悠长,精妙变化远非斗气所能相比。而且越是到后期,元气的威力越强,对身体的滋养功效也越大,所以在圣士以下阶段,西方大陆的战士往往更胜一筹,可是一旦突破圣士阶段达到圣师境界,东方的武者就拥有了不可动摇的优势。

  岳屠苦修三百年,经过无数次的沙场熬炼,经过无数珍稀药材、无数珍贵材料的淬炼,加上战场上他亲手斩杀的无数敌人的血气róng炼,他已经是圣师高阶的强大武者!

  血襄公一脉秘传的《血战图录》,也是血秦帝国有名的强横功法,岳屠不信他胜不过黑hú子!

  黑hú子抖动着身体,炫耀着他身上爆炸式的,比岳屠粗大了近乎一倍的雄浑肌肉■。他得意的蹦跳着,向着四周的血秦帝国的权贵们放声高呼着:“看到了没有?男人的力量!肌肉!这就是男人!看看那老白脸,那细胳膊细腿的,真他娘的和个娘们似的!”

  四下无声,岳屠气得眼珠子都要喷血了□——老子细胳膊细腿?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雄壮的肌肉,岳屠恨得牙齿都要嚼碎了。但是看看比自己高了一头多,比自己粗了好几圈的黑hú子,看看他那犹如巨熊一样的强壮身躯,岳屠不得不承认,和这个变态的肌▲肉疙瘩比起来,自己还真是细胳膊细腿!

  气恼的咆哮了一声,岳屠厉声喝道:“第九代血襄公岳屠,请指教!”

  黑hú子慢悠悠的转过身体看向了岳屠,满不在乎的说道:“啊哈,黑虎家族当代家主林□ròugēdábǐqǐlái,zìjǐháizhēnshìxìgēbóxìtuǐ!

  qìnǎodepáoxiāoleyīshēng,yuètúlìshēnghēdào:“dìjiǔdàixuèxiānggōngyuètú,qǐngzhǐjiāo!”

  hēihúzǐmànyōuyōudezhuǎnguòshēntǐkànxiàngleyuètú,mǎnbúzàihūdeshuōdào:“āhā,hēihǔjiāzúdāngdàijiāzhǔlín虎,无官无爵,至于是第多少代家主,老子就记不清了!嘿,少废话,来吧,老子要让你知道一个道理——打老子的儿媳妇的主意,是你们家最大的错误!”

  用力拍打着胸膛,黑hú子微微俯下身体,宛如发狂的猛虎一般放声咆哮道:“向来只有黑虎家族的人抢人家的女人,从来没有别人家的人敢抢咱家的女人!从来没有!曾经有人这么干过,但是他们全家都被剁成肉酱喂野狼了,你知道么?”

  听得黑hú子的咆哮声,围观的所有权贵集体讶然。

  站在林齐身后的赢芍低沉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本王说过什么?这位便宜姐夫肯定出身黑-道,不是做山贼的,就是坐地窝赃的!本王英明神武,这种事情一眼就看出来了。” ◇
  岳屠冷哼一声,他双手握拳,大声呼喝着向黑hú子挥拳砸了下去。

  岳屠一出拳,他的身体四周立刻扩散出浓郁的血雾,散发出刺鼻血腥味的血雾缠绕着他的双拳,宛如两柄铜锤一样发出沉闷的破空声向●黑hú子打了下去。岳屠这一路拳法,就是血战图录中杀伤力最强,专门和人正面硬碰硬的强悍拳路《十八连环破阵杀锤》。

  黑hú子‘嘎嘎’狂笑一声,他放声吼道:“来得好,老子这两年,差点没憋死,哈哈哈!”

  黑hú子的眼珠子都在放光,他被抓回虎族的本家,被那些长老盯着面壁思过,足足闭关苦修了六七年啊。虎族的本家,那里随便抓一个人都比黑hú子的辈分高,随便挑一个人出来都是一根小指头能够打得他满地找牙的可怕强者,黑hú子又是犯了错强制性闭关修炼的倒霉蛋,所以那些长老三天两头和他切磋,三天两头打得他鬼哭狼嚎!

  这次好了,自家儿子争气,居然在血秦帝国打下了这么大一块儿家当!黑hú子就顺理成章的被派来了这里,为林齐打理这块儿面积大得惊人的封地。

  没有了那些可怕的长老,黑hú子还会害怕一个岳屠?

  “是爷们,就正面扛上!”

  黑hú子疯狂大笑着,他用自己的胸◆膛迎向了岳屠的重拳,自己的右拳使出了最简单的一招黑虎偷心,沉甸甸的砸向了岳屠的胸口。岳屠看到了黑hú子的动作,他有无数办法应付黑hú子这粗暴、粗鲁、到处都是漏洞的一招。

  但是黑hú子的咆哮声☆◆膛迎向了岳屠的重拳,自己的右拳使出了最简单的一招黑虎偷心,沉甸甸的砸向了岳屠的胸口。岳屠看到了黑hútángyíngxiàngleyuètúdezhòngquán,zìjǐdeyòuquánshǐchūlezuìjiǎndāndeyīzhāohēihǔtōuxīn,chéndiàndiàndezáxiàngleyuètúdexiōngkǒu。yuètúkàndàolehēihúzǐdedòngzuò,tāyǒuwúshùbànfǎyīngfùhēihúzǐzhècūbào、cūlǔ、dàochùdōushìlòudòngdeyīzhāo。

  dànshìhēihúzǐdepáoxiāoshēng◇让岳屠放弃了所有的应变手段,他不服输的挺起胸膛,硬碰硬的迎向了黑hú子的拳头。正面扛上就正面扛上,血襄公岳屠,莫非还怕了你一个蛮夷野人?

  ‘咚咚’一声响,岳屠的重拳轰上了黑hú子强壮的胸膛,■黑hú子猛的张开嘴,‘啪’的一声tǔ了一口血。

  与此tóng时,黑hú子的黑虎偷心带着一股子60xs裸的野蛮彪悍劲儿,倾尽全力的砸在了岳屠的心口上。所有人头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岳屠的脸色骤然一变,tóng样一口血喷了出来,但是他喷血的速度比黑hú子更快,喷出来的血量起码是黑hú子的三倍!

  岳屠突然惊恐的发现,斗气全开的黑hú子,他赫然是一个圣师巅峰的可怖存在!

  虽然黑hú子的斗气波动极其剧烈,显然他的圣师巅峰的修为不是依靠自己苦修得来,而是有某些不可思议的大能者将自身的精元灌顶给黑hú子让他得来的力量。但是这并不妨碍黑hú子爆发出远比岳屠更强大的杀伤力,强大到◆岳屠根本无法承受的杀伤力!

  “孙子,记住,你家爷爷叫林虎!”

  黑hú子的重拳宛如暴风一样落下,眨眼间数百重拳劈头盖脸的砸在了岳屠的身上。岳屠一口口的tǔ着血,徒劳的举起双臂抵挡着黑☆▲hú子的重击。

  但是黑hú子的斗气修为远胜岳屠,黑hú子的身体更是强悍得离谱,岳屠甚至怀疑,黑hú子的身体根本不是圣师巅峰的战士应该拥有的,那完全已经踏进非人的境地。

  每一拳都能打◇▲hú子的重击。

  但是黑hú子的斗气修为远胜岳屠,黑hú子的身体更是强悍得离谱,岳屠甚至怀疑húzǐdezhòngjī。

  dànshìhēihúzǐdedòuqìxiūwéiyuǎnshèngyuètú,hēihúzǐdeshēntǐgèngshìqiánghàndélípǔ,yuètúshènzhìhuáiyí,hēihúzǐdeshēntǐgēnběnbúshìshèngshīdiānfēngdezhànshìyīnggāiyōngyǒude,nàwánquányǐjīngtàjìnfēiréndejìngdì。

  měiyīquándōunéngdǎ断岳屠一两根骨头,每一拳都让岳屠口tǔ鲜血。

  也就是两三个弹指的时间,黑hú子击溃了岳屠脆弱的反抗力,打断了他的双臂,一把抓起了他的脖子。伴随着一声怪响,黑hú子抡起了岳屠,重重的将他砸在了地上。

  hú业的身体骤然哆嗦了一下,黑hú子狂野的动作让他想起了很多不怎么好的往事——当年,黑hú子就是这么殴打hú业的!那一段在西方大陆游历的岁月,是hú业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一把将岳屠摔在地上动弹不得,黑hú子tǔ了一口血沫子,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

  “还请诸位做个见证,咱们林家虽然是西方大陆的小家族,但是也颇有一点身家。这次老子带来的聘礼当中,那个龙皮袋里的宝贝,可是一件正儿八经的神器‘青春女神的眷顾’!”

  狰狞的咧嘴一笑,黑hú子向目瞪口呆的岳屠颔首道:“孙子,十件神器,我给你三天时间筹备妥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