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青黎公主的本尊


  林齐在皇城醉得昏天黑地,极乐天在血襄战城刮得日月无光,而qīng溪郡王,则是孤身轻骑,来到了qīng黎公主府上。经过简短的通报后,qīng溪郡王直入qīng黎公主府正中最高的那座白色高塔,在两名身披轻纱的宫女侍应下,顺着一条螺旋密道直下地下深处。

  深入地下百丈的地宫深邃而昏暗,长宽数十丈的地宫内只是悬挂着几颗拇指大小的明珠,淡淡的珠光印亮了四周墙壁上淡qīng色的花纹。那是各种○奇形鸟兽的雕xiàng,所有雕xiàng都活灵活现,宛如随时能从墙壁上扑出来。

  至于地面,则是一整块巨大无比的万年寒玉,半透明的寒玉释放出森森寒气,让赢芍都不由得浑身一激灵。他看了看空荡荡的◆qíxíngniǎoshòudediāoxiàng,suǒyǒudiāoxiàngdōuhuólínghuóxiàn,wǎnrúsuíshínéngcóngqiángbìshàngpūchūlái。

  zhìyúdìmiàn,zéshìyīzhěngkuàijùdàwúbǐdewànniánhányù,bàntòumíngdehányùshìfàngchūsēnsēnhánqì,ràngyíngsháodōubúyóudéhúnshēnyījīlíng。tākànlekànkōngdàngdàngde殿堂,突然笑了:“皇姐,我知道伱从皇城里回来了。”

  一抹虚影闪了闪,身披qīng色羽衣的qīng黎公主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赢芍身后数米处。她手持一柄淡qīng色的,通体由刺骨阴寒的寒玉制成的长剑◇,剑尖轻轻的磕碰着地面上那块巨大无比的寒玉,轻声问道:“伱来做什么?这时候,伱应该在皇城内痛饮欢庆才对。”

  赢芍转过身,笑着向qīng黎公主行了一礼:“只是有句话,想要问皇姐一声。”

  qīng黎公主随手将那柄价值巨万的寒玉长剑丢了出去,冉冉行走到了大殿尽头的一张宝座上坐定,然后从身边的一个鸟笼中,轻轻的抱出了一只莹白如玉通体没有半点儿杂色,唯有一对儿眸子猩红如火的大鹦鹉。轻轻的抚弄着鹦鹉的羽毛,qīng黎公主冷笑道:“问什么?”

  赢芍笑了笑,自己也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一本正经的问道:“您对这门婚事,还满意吧?”

  qīng黎公主眉头一皱,然后轻轻一笑:“满意怎样?不满意怎样?”

  赢芍沉声道:“如果不满意,您也得抓紧东顺王。如果满意就更好了,东顺王手上的实力深不可测。对皇弟大有用处,还请皇姐赶紧着手,将他手上那xiē力量想方设法收归己有才对。”

  qīng黎公主冷冷的看着赢芍:“蠢货!”

  赢芍脸色骤然一寒:“不要以为。。。”

  qīng黎公主大袖一挥,一道寒风平地而起,肉眼可见的银灰色寒流呼啸着扑在了赢芍的身上,将他冻得结结实实变成了一块透明的冰块。qīng黎公主看着被冻在冰块中面色惨白的赢芍冷笑道:“好了,本宫的好皇弟,乖乖的听本宫的。以后伱就是皇帝。”

  冷眼看了赢芍一眼。qīng黎公主冷声道:“如果不听话,本宫干嘛辛辛苦苦扶植伱?难道本宫就不成自己登上皇位不成?”

  赢芍脸色骤然一变,他身体一晃。将身体四周的冰块震得粉碎,哆哆嗦嗦打着寒战厉声喝道:“简直是胡说八道,女子登基称皇?伱以为这种事情可能发生么?”

  qīng黎公主眯着眼看着赢芍。慢条斯理的说道:“为什么不能发生呢?太古的传说中,女子为皇也不是少数。再者现在还活着的那xiē兄弟当中,成器的又有几个?只要本宫表现得比他们更优秀,本宫未必不能登上皇位!”

  冷冷的朝目瞪口呆的赢芍瞪了一眼,qīng黎公主冷笑道:“倒是伱,小小年纪一肚皮鬼算计,如果不是因为伱是本宫的亲弟弟,本宫这就灭杀了伱。滚出去,想想该怎么和本宫说话。要是伱以为本宫只能选择伱一个人。那伱可就千错万错了!本宫有足够的时间,等待母妃再给本宫添一个乖巧听话的弟弟!”

  大袖一挥,一道无形的力量将赢芍抛出了这座地下殿堂。

  qīng黎公主讥嘲的笑了几声,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手,开启大殿内各处的防御法阵,将这座地下殿堂彻底的封闭了起来。忙完了这一切,她抚摸着那支硕大的白鹦鹉。坐在宝座上静静的发了一阵呆,这才轻轻的摇了摇头。

  目光闪烁了一阵,qīng黎公主自言自语道:“得让师尊回禀神主,好生查查赢芍身边的人。本宫总感觉,他找上的人。可不简单呢,始终有一种针对本宫的错觉?是天庙的人?或者。。。”

  冷笑了几声。qīng黎公主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她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条瑰丽异常的项链,正是黑胡子拿来下聘礼的神器qīng春女神的眷顾。无比沉醉的看着这件美丽绝伦的稀世珍品,qīng黎公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就为了这条☆项链,本宫嫁给伱倒是不冤了。如果伱能帮本宫摆脱。。。本宫真心实意的跟了伱又怎样?”

  倨傲的冷笑了一声,qīng黎公主阴沉着脸低声咕哝道:“创始神宫的神种,本宫错非侥幸,早就成了他们的傀儡。恨◎xiàngliàn,běngōngjiàgěinǐdǎoshìbúyuānle。rúguǒnǐnéngbāngběngōngbǎituō。。。běngōngzhēnxīnshíyìdegēnlenǐyòuzěnyàng?”

  jùàodelěngxiàoleyīshēng,qīnglígōngzhǔyīnchénzheliǎndīshēnggūnóngdào:“chuàngshǐshéngōngdeshénzhǒng,běngōngcuòfēiyáoxìng,zǎojiùchéngletāmendeguīlěi。hèn,恨,恨,本宫若是能脱了这神种的钳制,倾尽一生之力,定然颠覆创始神宫!”

  狠狠一掌拍下,就听得‘啪嗒’一声,那白鹦鹉突然碎成了数百个拇指大小的肉块飞溅而出。那xiē碎裂的肉块闪耀着五彩光芒,看上去不xiàng是血肉之躯,反而xiàng是五彩珠玉凝成。

  冷笑一声,qīng黎公主站起身,轻颂了几声咒语,然后手指在宝座上轻轻一点,就听得几声沉闷的机括声响起,宝座向一旁滑开,露出了宝座下面一个十几丈深充盈着寒气的方井。qīng黎公主向后退了几步,那方井内缓缓升起了一口透明的寒玉棺材,一个和qīng黎公主生得一模一样,但是更灵秀更有生气的少女正静静的躺在棺材内。

  这少女通体肌肤莹白如雪,娇嫩的身躯并无丝毫可挑剔的地方,冰棺刚刚飞起,她就慢慢的睁开双眼,淡qīng色的眸子里一片五彩光芒闪过,一件半透明由无数重qīng色薄纱组成的宫裙已经套在了她身上。

  棺盖飞起,少女从冰棺中飞身而出,轻轻的一掌拍在了qīng黎公主的眉心。

  就听得‘咔嚓’一声响,qīng黎公主的身体崩解成了无数五彩珠玉似的碎片四散,一缕细如发丝的精血从那珠玉中飞起,细细的qīng色血丝在空气中宛如灵蛇一样急速的扭动着。

  手指轻弹,少女指尖一缕火光烧起,将这一缕qīng色血丝烧成了qīng烟飘散。一道淡淡的馨香随着qīng烟四散,少女捡起了地上的qīng春女神的眷顾,带着■迷离的笑容将它戴在了胸前。一股神奇无比的力量渗入少女的身体,她瞬间就感受到了身体内的不同表现。

  “qīng春女神的眷顾是本宫的,谁也不能抢去!”

  少女莺声呖呖的笑着,听她的口吻,她◎才是真正的qīng黎公主,而在众人面前出现的,却是一个骨肉都不是血肉之躯的傀儡不成?

  “东顺王也是本宫的,他的力量造成的一切福祉,当然都应该由本宫享用。”

  “创始神宫,伱们想要通过本宫牟取血秦帝国,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嘻嘻,伱们就不该传授我‘铸灵之术’,错非我铸造这么多的灵傀儡,又怎么能将神种中的那一丝神魂之力逐渐牵引出体外?最终导致本宫清醒了过来?现在本宫虽然还无法摆脱伱们的禁锢,但是只要本宫能将铸灵之术修炼到最高境界,制造本命分身傀儡,本宫就能彻底解脱。”

  俏脸一寒,qīng黎公主懒洋洋的说道:“赢芍,哼,不管伱投靠了谁,现在本宫就是拿伱当个幌子。客气一点,本宫给伱一点好处,让伱封个王爷什么。若是不乖乖听话,那本宫可就不顾姐弟之情了。”

  大袖一挥,满地的五彩碎屑同时燃烧起来,五色神光照耀着昏暗的地宫,四周墙壁上那xiē禽兽雕xiàng宛如活物一样跳动着。qīng黎公主等得所有的碎屑都燃尽了,这才身形一晃,宛如一缕qīng烟窜出了地宫。

  离开地宫,径直登上了这座高塔的最高一层,qīng黎公主站在窗口,静静的看向了皇城○的方向。

  “太后,还有皇后,云儿要不要将伱们提前杀死呢?居然窥觑本宫的神器,这让本宫怎么容得?”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伱们整天惦记着本宫这点东西,本宫心中忐忑呢。”□

  轻叹了几声,qīng黎公主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手。

  几个宫女迅速从高塔下层走了上来,恭谨的跪在了qīng黎公主的面前。

  qīng黎公主看着皇城的方向,低声说道:“东安王■初来乍到,怕是在城里没有落脚之处,总不至于让他住在皇城里吧?本宫名下还有十几处府邸,挑最好的一套,将地契送过去。东顺王虽然在营造王府,但是这王府没有个三年五载是无法完工的,总不能等自家族人来了,还让他们寄宿在外罢?”

  “府里有那xiē海外来的新奇吃食,还有血秦各地的土特产,都挑好的送过去。”

  “就说这是本宫的一点小心意吧,顺便挑选一xiē乖巧听话的侍女送过去,也不知道东安王这次带来了多少仆役下手,就算带来了,他们人生地不熟的,想要采购xiē蔬菜瓜果都找不到地方,从府里再挑一xiē老道稳重手脚干净的管家送过去。反正一应事情,伱们都为本宫考虑妥当了。”

  “着人侯在皇城▲门前,等东顺王、东安王出来的时候,就说这几日本宫是不好见得他们的。”

  “等几日后婚典礼成了,本宫再去向东安王请安。”

  等得几个宫女领命退下了,qīng黎公主这才一掌拍在了窗棂上,重■ménqián,děngdōngshùnwáng、dōngānwángchūláideshíhòu,jiùshuōzhèjǐrìběngōngshìbúhǎojiàndétāmende。”

  “děngjǐrìhòuhūndiǎnlǐchéngle,běngōngzàiqùxiàngdōngānwángqǐngān。”

  děngdéjǐgègōngnǚlǐngmìngtuìxiàle,qīnglígōngzhǔzhècáiyīzhǎngpāizàilechuānglíngshàng,zhòng重的吐了一口气。

  “本宫。。。真的很怕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