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雪山里什么都没有


  华山岳看了眼四周的密林,这才注意到林子里敌多双方留下的多具尸体,看着那些鲜血和打斗的痕迹,尤其是接过那片薄薄的无柄小剑后,这才知道昨天夜里发生的狙杀何等样惨烈,不由面色微变。

  他示意下属备马,说道:“殿下,来援后队已经上路,我们应该迅速离开。”

  李渔公主点点头,同意了他的安排,在重装骑兵的重重拱卫下走了过去。

  这时候华山岳冷冷瞥了火堆旁的宁缺一眼,目光里没有任何情绪,让人觉得有些寒冷,他在猜忖这名少年军卒和公主殿下之间真正的关系,然而无论怎me想也觉得这名军卒不可能对自己构成任何威胁,于是目光便愈发淡了。

  这种目光中的淡然,其实隐藏着很多可能性,宁缺非常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他静静看着华山岳的背影,联想起先前这人眼眸中的灼热与温柔,知道他不会对白痴公主不利,但看来这占有欲着实是过于强烈了些。

  青年将领对公主殿下的狂热爱意,说实话和宁缺这种层级的军卒确实没有什me关系,但是宁缺非常不喜欢华山岳此人最后那一瞥里的淡然,他知道这种淡然代表着强大实力为背景的随时扑杀,代表着某种不屑一顾èr顾乃至三顾。

  宁缺不喜欢,所以他站了起来,看着正要上马的女子,仰起下颌微笑说道:”公主殿下,其实从在渭城开始,我一直有一句话想要对你说……”

  华山岳霍然回首,晨光中白马上的美丽公主蹙眉转身,静静看着火堆旁的少年军卒,似乎想要训斥几句,终究只是淡淡说道:“回长安后再说吧。”

  出发之前,华山岳低声询问了侍卫首领几句,大概明白了公主入境以来的遭遇,也知晓了宁缺在昨夜刺杀中的表xiàn,他沉默片刻,走到宁缺身前表情平静说道:“你此番立下大功,回长安后朝廷必有重赏……小家伙,干的不错。”

  宁缺带着桑桑去缓坡处的简陋帐蓬收拾自己的行李。

  桑桑有些别扭地把大黑伞重新捆好在背上,忽然仰起尖尖的下颌,蹙眉望着□宁缺疑惑问道:“少爷,刚才你是不是故意说……你有句话要说?”

  “是啊。”宁缺把刀锋上凝固的血渍刮了下来,随口回答道:“那个叫华山岳的家伙太虚伪太无聊,我看着他不爽,所以得让他不爽一下。”

  “少爷你刚才准备对公主殿下说什me话?”桑桑停下手上的动作,好奇问道。

  “我怎me知道。”宁缺插刀入鞘,看着她耸耸肩,说道:“总之不可能说什me从在渭城看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深深地迷上了你,狂热地爱上了你的……”

  “可华都尉或许会这me想,殿下……说不定也真的以为你想说这句话。”

  “白痴会有白痴想法,这一点不足为奇。”宁缺回答道。

  小侍女认真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有时候你很无聊?”

  宁缺偏偏头表示默认。

  桑桑摇了摇头,片刻后再次望向他,问道:“少爷,是不是在你眼里,天底下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都是白痴?”

  宁缺一边绑着刀鞘一边认真地思考,思考很长时间后认真回答道:“这个问题不在于我,在于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白痴人做白痴事。像华山岳这种天之骄子本来不能算白痴,但居然会信奉爱情这种玩意儿,不免也就白痴了。”

  桑桑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严肃认真问道:“在你眼里我也是白痴吗?”

  宁缺看着这张黝黑的小脸蛋儿,严肃认真回答道:“你不是白痴,你是笨。”

  众人离开北山道口之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固山郡骑兵留下数骑看守xiàn场。胆敢刺杀大唐公主的死士们肯定不会留下什me线索,所以他们不是为了查àn,而是为了守护那些这些遗体,大部队到后所有遗体都将运回长安下葬——无论生死不扔下一个同伴,这是大唐军队的铁规矩。

  同袍的遗体被小心翼翼列在林间,敌方的尸首则是胡乱堆积在地面,等着被一把火烧成焦干飞灰,轮到处理那位青衫中年书生尸体时,骑兵有些为难,他们知道这是一位大剑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予对方与身份相应的尊重。

  华山岳微微蹙眉,决定把这位大剑师土葬,而就在这时,吕清臣老人对他们轻声说了句:“此人已入魔道。”

  听见魔道èr字,年轻的将军面色微凝,再看那具被青衫包裹的尸体时,早有没有任何敬意,只有不屑掩饰的鄙夷,像赶苍蝇般挥了挥手,说道:“扔进去烧了。”

  ……

  ……

  清晨驶出北山道南麓出口,正午与固山郡北上的大部队相遇,在数百精锐骑兵的重重保护下,大唐四公主李渔一行继续向都城长安进发,至此时,无论是帝国内部还是其余诸国的敌人都无法威胁到她的安全。

  此后数日,李渔和那位蛮族小王子一直留在车中,没有出xiàn在众人眼前。

  虽有数百轻骑护卫,活下来的侍卫和草原蛮子依然不顾伤势,坚持骑马守护在车厢四周,老人吕清臣在第èr辆车厢里,受了重伤的侍卫蛮子在后面几辆马车中,至于宁缺和小侍女桑桑,则是坐着自己那辆简陋的马车,远远落在了最后方。

  在固山郡边区,重骑全部换成了轻骑,队伍的速度顿时变得快了起来,前面那些坚固的马车还能跟上,宁缺主仆èr人的马车则是显得有些吃力。

  一名骑兵驰马来到他们马车旁,恼火呵斥道:“你们的速度太慢,加快!”

  就像刚离开渭城头几天的春风旅途一般,宁缺这时候又是坐在车辕上犯困,看上去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可能跌下,全靠桑桑在旁边吃力地扶着。听到那名骑兵恼火的呵斥声,他睁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

  看着那名骑兵的背影,桑桑抹了抹额头上那三两颗汗珠,眯着那双柳叶细眼说道:”少爷,我们好像被嫌弃了。”

  “嫌弃这个词用的好,如果用被人遗忘这四个字,就会显得太过酸涩骚情。”

  宁缺看了一眼最前方那辆马车,想着再也没有露过脸的那位公主殿下,笑着说道:“对于我们这种拼命才能活下来的可怜家伙,任何酸涩骚情都很恶心。”

  在火堆旁与公主并肩而坐一夜童话,这种画面无论放在长安还是草原上都显得那样的梦幻,那种画面才是真正的童话,并不真实。

  一个小小的边城军卒,机缘巧合救了位贵人,事后拿到相应的封赏,然后从此天上人间老死不相往来,这才是真实世界里面的故事。

  这个世界有英雄史诗,但同样没有什me童话,如果罗密欧不是贵族的儿子而是个掏粪工,想必朱丽叶为他去死的时候心理挣扎会激烈很多。

  宁缺对这种事情的认识一向自认为非常清醒,他知道火堆旁少女的侧脸只是一种虚妄的影像,最关键的是他未曾真的动心,只是有些欣赏那样一个女子也有那样一个时刻,所以心中并没有什me怅然感慨。

  ……

  ……

  在固山郡补充给养之后,队伍并未暂时休整,而是选择继续一路南下,看来公主殿下真的是很急于回到长安,回到疼爱自己的父皇身边。

  华山岳应该也摸清楚了宁缺的底子,知道他只是名最普通的边城军卒,那me自然不会真误会他和公主之间有什me,所以宁缺也没有受到固山郡方面的刁难。

  扎营休息,桑桑去河边打水淘米宰鱼,做了顿极丰盛的晚饭,主仆èr人把主菜扒拉到饭碗里,然后对着几根酸菜辣椒开心地吃着,吃到满头大汗,浑体舒畅。

  一名面容冷厉的男子走了进来,看着眼前这幕,摇头笑道:“叫你们去那边吃大锅饭你不干,我们几个还以为你是心里有怨气。xiàn在看来原来是嫌我们那边☆的伙食太差……有这样一个能干的小侍女,真不知道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此的夸赞对于地位卑下的侍女来说,其实已经有些过了,但桑桑却没有什me感觉,笑了笑继续埋头吃饭,宁缺◆则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来人叫彭国韬,北山道血战里表xiàn出色的大唐侍卫首领,深得公主信任。只不过他带着部属跟随公主深入草原一年,回国又遇着连番血战,忠心耿耿的下属xiàn在只剩下了七个人,这位首领的心境想必也复杂感伤的厉害。

  双方是在北山道里同共生共过死的战友,鲜血浇淋出来的交情要比一般交往来的扎实很多,而宁缺在战斗中的表xiàn想必会一直刻在在场诸人的脑海里。

  所以这些天被固山郡骑兵们嫌弃的马车,倒经常迎来彭国韬和其余的侍卫做客。那几名草原蛮子也给宁缺主仆送了些烈酒,却很少愿意靠近他身旁十丈之地,更极少和他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梳碧湖那个传说的缘故。

  “我知道你们自己去都城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跟着骑兵大部队一起走,确实也让你们不是太舒服,但是你的要求我报上去后,一直没有回音。”彭国韬望着抱歉说道:“你是渭城派过来的人,殿下没有发话,你就不能走。”

  宁缺挠挠头,说道:“那就再跟一段吧。”

  ……

  ……

  前往长安的旅途似乎就要这样无惊无险又无趣无聊地过去,然而就在第èr天晚上,宁缺忽然收到了一份来自第èr辆马车的邀请,吕清臣老人要见他。

  有些意外有些喜,宁缺拧着眉头想了半天,然后决定什me都不想,随手用盆里的鱼片粥烧熄车旁的火堆,便带着桑桑向前方走去。

  车厢帘幕掀起,昏暗的灯光暖融融照耀着,念师吕清臣看着宁缺和那名小侍女恭恭敬敬向自己行礼,心情有些惊讶,暗道这少年应该清楚自己喊他上车是为什me,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因为有第三个人在从而不愿意为他解惑?

  老人忽然想起那夜在北□山道口火堆旁听到的那些往事,那个他纵使在冥想也忍不住想要听的……小男孩小女孩儿扛弓背箭于茫茫岷山拼命生存的故事,自以为明白宁缺带着桑桑的原因,于是释然,于是看这少年愈发顺眼。

  其实宁缺没有想●太多,带着桑桑只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罢了。

  老人双手在膝上相握,态度温和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找你是为了什me。”

  宁缺沉默无语,用左手压在右手背上,然后按在身前的地板上,双膝着地,身体缓慢前倾用前额触及左手背,行了一个帝国最重的大礼。

  有大恩才行大礼,老人吕清臣虽然xiàn在什me都还没有做,而且极有可能老人也没有办法帮助到他,因为那是一个向来只有真正变态的天才方能触及的世界,但只有像宁缺这样自幼翻阅太上感应篇苦苦思索却不得其径的人才知道,一个修行者愿意去指点一个明显没有潜质的普通人,那代表了怎样的怜悯与气度。

  看到宁缺行了大礼,桑桑虽然不是很理解少爷☆的举动,却也是赶紧挪动双膝来到老人的身前叩拜下来。

  吕清臣老人看着这幕,不由捋须微微一笑,然后扶起宁缺,收敛心神,阖起双目,将两手枯干的手掌放在他的胸口与腰后某处,片刻后,车厢内的暖融油灯光□线不知因何变得有些模糊,仿佛有无数极细微的灰粒在光线中飞舞弥漫。

  一片死寂般的安静,时间不知快慢的流逝着。

  浑浊的油灯光渐渐变得透亮清明,老人缓缓收回手掌,静静看着面容平静、眼眸里也看不到期待,实际上双手在微微颤抖的宁缺,轻轻叹息了一声。

  “天地之间有呼吸,那道气息便是所谓元气,修行者能感知元气之存在,全凭意念致知,所以能否踏入修行之境,首先便要看你之意念能否积蓄显质◆。”

  “在渭城时我就去看过你,确认你身上没有丝毫气息波动,今日细细察看你体内,发xiàn果然如此,你的雪山与气海之中空空如野。”

  “……什me都没有。”

  ……

  ●◆。”

  “在渭城时我就去看过你,确认你身上没有丝毫气息波动,今日细细察看你体内,发xiàn果然如此,你的雪山与气海之中空空如野。”

  “。”

  “zàiwèichéngshíwǒjiùqùkànguònǐ,quèrènnǐshēnshàngméiyǒusīháoqìxībōdòng,jīnrìxìxìchákànnǐtǐnèi,fāxiànguǒránrúcǐ,nǐdexuěshānyǔqìhǎizhīzhōngkōngkōngrúyě。”

  “……shímedōuméiyǒu。”

  ……

  ……

  (20110904.14.28修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