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重逢七年间


  酒桌旁众人一片唏嘘感慨,宁缺和sāngsāng在角落里拔着碟中的咸菜丝,默默听着,喝稀粥的声音也很唏嘘。他对那位曾静大人已经没有太多印象,但对那位悍如猛虎的夫人却是记忆深刻,至于这场家斗斗到宫里去的大戏,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论对错,反正这些事情与他也没关xì,他更关心的是大夫府对面的情况……

  “和曾静大人相比,那位林光远将军jiù算是倒了血霉……这话也不对,丫的敢叛国谋逆,死一千遍也算是便宜了他,只不过府里……那些人真是可怜。”

  老人拿起筷尖戳破碟中咸蛋,jiù着那抹滋味饮了口便宜的莲huā白,啧啧叹息道:“你们都没亲眼见过,我那天刚好在,将军府里杀声震天,人头落地jiù像西瓜落地般迸迸直响,那血啊……从大mén下边漫了出来,真是惨啊。”

  “我不是想替那个贼人说话,只是这世上的事情有些时候想起来、琢磨起来确实tǐng不是滋味,当时街坊都知道,朝中有几个官员和宣威将军jiāo好,可事发之后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将军说话,事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老人放下酒杯,下意识看了看饭馆四周,看了看mén外的街道,压低声音说道:“听说过城mén郎黄兴吗□?他是宣威将军从边塞带huí来的裨将,结果首告将军叛国的jiù是他,要问这个人现在在哪里……人投靠了亲王殿下,现在hún的好着哩!”

  “还有当年那位昭武校尉,据说现在也tǐng不错,也不知道■这些人每日介huā天酒地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宣威将军府里的人头,如果想起来又是啥感觉。”

  ……

  ……

  筷尖蘸蛋黄jiù酒,虽然慢但还是会吃完,酒桌旁的长安闲人们把家中悍妻规定的每日莲huā白份额喝光,便结束了闲唠,笑着拱手告别。

  宁缺和sāngsāng依然坐在角落那张xiǎo桌旁。桌上的清粥早冷,腌白菜的边缘都被风吹的干卷了起来,却明显没有离开的意思。

  “少爷,你和将军府究竟有什么关xì?”sāngsāng看着他认真问道。

  宁缺笑着huí答道:“自然是有关xì的。”

  “我是问……什么关xì,不是问有没有关xì。”sāngsāng认真地纠正道。

  宁缺沉默片刻,渐渐敛了笑容,一本正经说道:“可是这关xì不能说啊。你现在是我的shì女,一旦说出来,朝廷会把我们一起砍头的。”

  sāngsāng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他是在说笑话,摇头说道:“少爷,你这是在说废话。”

  “在我大唐,废话害死的人可不比蛮人杀死的人少。”宁缺笑了起来,huí答道:“有时候我们都知道是怎么huí事,但是jiù不能说,因为一说ji◎ù要死人,所以非要我们说的时候,那我们jiù一直说废话好了。”

  说完这句话,他重新拾起木筷,卷起右手上的袖子,目光在桌面上的五xiǎo盘咸菜和两碗冷粥间来huí,犹豫着接下来该用什么打发时间◆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了饭馆,这个男人身材很瘦xiǎo,长相很普通,最明显的特征jiù是黑,黑糊糊的脸像是用了多年的铁锅底,比sāngsāng还要黑很多。

  sāngsāng大概很少看见比自己还要黑的人,忍不住抬头好奇地看了两眼,又觉得这样显得有些不礼貌,正准备收huí目光时,却惊讶地发现这个黑瘦的年轻男人竟朝着角落走了过来,她身体微微一僵,右手伸到背后握着了黑伞的中段。

  黑瘦男人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径直坐到与他们相邻的桌边,伸手要了几个酒菜,sāngsāng心情稍微放松了些,没有注意到这名黑瘦男人正和宁缺相背而坐,距离极近。

  黑瘦男人走进饭馆的时候,宁缺并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当年在燕境山林里相遇时,他们的年纪都还很xiǎo,对方叫他xiǎo宁子,他叫对方xiǎo黑子,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宁缺已经变成了少年,对方也已经变成了气度沉稳的青年人了。

  宁缺挟起一筷子咸菜放进嘴里,噗哧噗哧嚼着,jiù像是姑娘家忍不住掩嘴而笑那般,直到嚼了好几下,才发现是自己最不爱吃而sāngsāng最爱吃的醋泡青菜头。

  “看来这些年hún的不错嘛。”他忍着笑意说道。

  sāngsāng的筷子刚伸到醋泡青菜头的碟边,脸上lù出些微抱怨神色,心想少爷今天怎么转了xìng子和自己抢这东西吃,忽然听到宁缺的问话,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在问那个刚走进来的黑瘦男人,筷尖不由僵在了碟边。

  黑瘦男人肩头微微chōu搐两下,似乎也是在忍笑,说道:“怎么也没你hún的好啊,jiù你这缺德玩意儿居然也能通过书院的初核,居然还把当年那个xiǎo丫头骗成了自己的xiǎì女,真他妈缺德啊……说起来她好像不认识我了。”

  “七年前她才多大点儿,她又不是我这种生而知之的天才。”宁缺端起粥碗没好气huí应道:“赶紧说正事儿,当年杀我全家的那些杂碎你究竟帮我查到了几个?还有屠你全村以及后来帮着夏侯遮掩的家伙你又查到了几个?”

  黑瘦年轻人huí答道:“当年首告林光远叛国的人,全天下都知道是谁,不过里面那几个出来作供把这案子钉成铁案的家伙,jiù不是那么清楚了。只查到有两个家伙八年前jiù出了狱,还在长安城里,说起来很妙,这两个人现在hún的都很一般,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年的决定。”

  宁缺没有huí头,沉默思考,黑瘦年轻人却忽然huí头过来,蹙着眉头说道:“为什么要背对背坐着?为什么寄信要转那么多弯?你这个家伙从哪里学的这些luàn七八糟的东西,我怎么总觉得咱俩像敌国jiān细在碰头?”

  宁缺无可奈何捂额叹息,看▲着他那张黝黑朴实的脸,说道:“**的不是说现在奉军部令在什么帮派搞卧底吗?我哪里知道你们这些卧底这么不专业。”

  黑瘦年轻人hēihēi笑着,张开双臂说道:“管他俅的卧底,这么多年总要看看你和■zhetānàzhāngyǒuhēipǔshídeliǎn,shuōdào:“**debúshìshuōxiànzàifèngjun1bùlìngzàishímebāngpàigǎowòdǐma?wǒnǎlǐzhīdàonǐmenzhèxiēwòdǐzhèmebúzhuānyè。”

  hēishòuniánqīngrénhēihēixiàozhe,zhāngkāishuāngbìshuōdào:“guǎntāqiúdewòdǐ,zhèmeduōniánzǒngyàokànkànnǐhésāngsāng变成什么模样才是。”

  宁缺心不甘情不愿地张开双臂,在这间破饭馆的yīn暗角落里和对方拥抱了一下。

  黑瘦年轻人叫卓尔,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朋友。

  他们两个人相遇的时间很巧,相遇的原因也很巧,巧到两个人只用了讲述两个故事的时间便决定成为彼此人生道路上的同伴,永不背离。

  因为他们的人生道路有一个相同的目标:杀死夏侯。

  或者还有那位亲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