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贯心肝,静容颜


  羽林军对临四十七巷进行le封锁戒严,但四周围观的长安百姓还是越聚越多,浑然不顾微寒的雨水把他们的身体淋湿,人们或紧张或不安或兴奋或惋惜望着墙下那名黑脸汉子,纷纷猜测着究竟发生le什么事情。

  宁缺撑着黑伞站在雨中,隔着人群远远看着箕坐在雨中的卓尔,脸上表情平静,看的非常专注认真,似乎想要把那张脸永远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七年前在岷山相见时,这张脸就是这么黑,你怎么就这么黑呢?比锅底还黑还桑桑还黑比夜还黑,只是七年不见,小黑子变成le黑汉子,这张脸终究还是有些久违的陌生吧,所以在这最后的时刻他要认真的去看,死死地记住。

  永远闭上眼睛的卓尔被羽林军军士抬离临四十七巷,围观的民众散开,宁缺和桑桑依偎在黑伞下走回铺子,看似平静,但桑桑能清晰地感觉dào他的眼眸里已经没有le任何神采,就像是一个失去le魂魄的躯壳。

  铺子门关上,宁缺坐dào圈椅中沉默l◎e很长时间,然后低声说道:“晚上吃面条。”

  “好。”桑桑用最快的速度回答道,把书册和脂粉匣子扔dào一旁便进le后宅。

  吃le一碗桑桑特意做的有三个煎蛋的汤面,宁缺的情绪似乎已经完▲全回复le正常,甚至放下碗筷后还打趣le她两句,只是笑声难免有些干涩。

  夜深人静雨停之时,宁缺走出le铺子,确认黑夜之中无人窥视,缓慢走dào铺子对面那堵灰墙前蹲le下来,他抬起手臂缓慢摩娑着那道墙壁,湿漉冰凉的墙上早已没有le那个家伙的体温,他不知道那个家伙重伤将死之时来dào这里做什么,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在冰冷的雨中等le多久,等的时候又想le些什么……

  细长的手指摸dào□一块砖头上微微一僵,那块砖角有抹极淡的血痕,还有一道极细微的小刻痕,如果不用手指去摸,单凭肉眼绝对无法发现。

  ……

  ……

  走回店铺,宁缺将手中几张用油浸透的薄纸递给桑桑,◎嘱咐她好好保存,然后极为罕见地自己烧le壶开水烫le脚,便钻进le带着湿气微凉的被褥。还是像以往那样,桑桑乖乖地睡在床的另一头,整个身子缩着,像只老鼠。

  “七年前我和他在一起也只呆le十几天▲,然后他就被他那个死鬼师傅带走,只不过那些事儿你都不记得le。这些年他跟着那个死鬼什么都没有学dào,dào现在也不过是个军部的谍子,混的实在不算好。”

  “中间确实通过书信,但隔le七年才又★见面,我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变成le怎样的人,要说和他之间有多深的感情……未免也太矫情le些。要说我和他的关系倒还真是互相利用居多,更准确地来说是我利用他知道夏侯的那些事儿。”

  “但他就这么死le,这事儿很麻烦啊,他们那些村子被屠的事儿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le,当然我没有把你算进去,那岂不是就落dàole我头上?但我现在身上已经是背le一堆麻烦,哪里还有精神去管这事儿呢?”

  桑桑知道他这时候只是需要渲泄或者说是自我说服,并不需要有人搭腔,所以始终没有开口说话,渐渐的竟像是真的睡熟le。

  宁缺却无法入睡,他睁着眼睛看着屋角被雨水沁渗形成的斑痕,忽然间坐le起来,披le件单棉袄去le小院,从柴火堆里抽出三把旧刀,在井檐低头磨着。

  磨完刀还是没有睡意,他走dào铺面里点燃灯火,注水磨墨润笔,随意扯le张破纸,笔下墨汁泼洒如白天那场大雨,草草写出几行字。

  “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未获奔驰,哀毒益深,奈何奈何。临纸感哽,不知何言……小宁子顿首顿首。”

  宁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平静,与纸上那渐趋凄苦激越的字迹形成le鲜明的对照。不知道什么时候,桑桑从床上爬le起来,小侍女披着单衣站在他身旁,默默看着字上的那些字,然后抬起小脸疑问地看着他。

  “这些字是一位前人所写,我只是临摹。”宁缺解释道:“那位前人当年祖坟被掘,suī然马上被修复,却无法赶回去看,所以他悲痛郁愤写le这么几句话。”

  桑桑点le点头,但看她眼中的迷惘神情,大概还是不大清楚,宁缺笑le笑,没有做更多的解释,临摹这篇名帖至少不下十回,唯有今夜,他才大概明白什么样的痛能够贯穿心肝,何样的事能让人临纸感哽不知何言。(注)

  ……

  ……

  天亮后,雨便停le。

  那轮被春雨洗过的太阳格外清丽,照在幽静临四十七巷上,把所有建筑檐角还有那堵灰墙都涂上le一层秀色。老笔斋铺门大开,宁缺坐在圈椅中捧着卷闲书看着,偶尔被书中内容带的眉头微蹙或是喜笑颜开,便端起茶壶饮一口茶。

  那本看似很闲的闲书中间夹着一张被油浸透le的纸,永远不会被雨水打湿的字迹在油纸里显得非常清晰,他此时没有看书而是在看这张纸。

  这张油纸是卓尔临死之前塞进墙砖里的,上面记录着廖廖几个人名,一些行踪喜好之类的情报,宁缺不知道这张纸和卓尔的死亡有没有关系,但他至少清楚一点,如果要让卓尔死的有价值或者说死后能快活一些,那么他应该做些什么。

  油纸上的第一个名字是张贻琦。

  张贻琦官居帝国御史台侍御史,负责纠察百僚、弹劾不法,这位张御史当年还是位署监察御史时,负责襄助审理宣威将军林光远叛国一案,而当他升为御史台主簿时,又是调查燕境灭村案官员中的一员。

  十三年时间从正八品上升dào从六品下,怎么看也算不上是官运亨通,但宁缺并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此人在那两椿案子里面扮演的角色,夏侯大将军能够借事杀敌,能够从屠村案脱身,这人明显发挥le一名御史能够发挥的作用。

  那么,你便死吧。

  ……

  ……

  (注:王羲之的丧乱帖。这章是凌晨写出来的,今天的第二章或许要很晚一些,可能要dào夜里十一点le。今天中秋,先祝大家节日快乐,全家幸福,然后向大家强烈索取一下推荐票,今天周一非常重要,还请大力支持,让我和领导也快乐下,憨笑相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