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书院里的燕国教习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八十一章shū院里的燕国教习

  “礼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宽泛很宏大的命题,但我们不néng因为命题宏大便不再去探索研究,因为这个命题很重要。这个字如同苍穹那般高远不可触mō,那我们是不是就不应该向苍穹投以探索好奇的目光了呢?当然不,我们白昼观云探风,夜晚观星探幽,我们想知道苍穹是什么,我们想知道有什么在上面。”

  “极宏大的命题,要以一种被我们néng理解的方式做出解答,那么我们的答案必将具体而微,向微妙处向具体细节里去问询。我们仰望星空,看星辰移动,在心中画出那美妙而恒定的线条,最终便成为观星之术。”

  “苍穹是什么?便要从这样具体的一根根线条,一道道云气,天dì间呼吸的上沿,元气波动的上限去体会去感悟,而礼字,同样如此,如果你们要问为师,礼之一道若往具体去探究,往具像中去觅名词,会得出怎样的答案……”

  “为师只néng说出自己的理解,所谓礼,就是规矩。”

  负重讲解礼科的教习先生乃是shū院礼科副教授,年龄约有六十几岁,说话速度极为缓慢,吐字非常清晰,讲课内容倒也算有条理。台下各方横直shū案前的学生们听的极为认真,然而宁缺却早已是昏昏yù睡,教习先生双chún间吐出字眼越清晰,他越觉得脑海里那些瞌睡虫越宠大,越无法抗拒。

  入院试时他礼科成绩是丁等最末,前生后世对这些内容都未曾发生过兴趣,最近这些年更是成日介忙着写字儿冥想杀人放火赌博睡觉,实在是无néng为力。

  mímí糊糊间,宁缺忍不住有些惘然dì想道,如果今后几年间在shū院的生活,便是每天把清晨大好时光尽付于这枯词滥调,那该是何等◆的痛苦。

  紧接着shū舍里发生的事情,把他从这种绝望幻想中拯救了出来,他再一次明白在大唐dì位至高的shū院果然不是一般dì方,这里的教习果然不是一般人。

  当老教习说道礼便是规矩时◎,shū舍里忽然响起一道极不赞同的声音:“先生,我大唐帝国威服四海,圣天zǐ君临天下,重修礼记,靠的可不是什么守规矩。”

  shū院规矩课堂上可以提问,所以这名学生的质疑倒也正常,但这毕竟是入☆学第一天,所以shū舍里的气氛骤然变得有些怪异,宁缺自昏睡状态中醒来,问旁边shū案上的禇由贤,低声道:“谁啊?”

  shū院讲究有教无类,因材施教,néng入院读shū的学生有很多普通百姓家☆的儿女,但敢在第一堂课上便对教习先生提出质疑的学生,必然家世不凡或者自视不凡,此时站在shū案旁的那名学生原来是某大将之zǐ。

  教习先生冷冷看着他,问道:“那依你之见,难道人在世间生活,可以不讲规矩?”

  “不错。”那位将军虎zǐ嗡声嗡气说道:“我大唐以武立国,靠的就是不去管那些迂腐规矩,甲坚矛利便自然néng永远胜利,但这并不néng说明我们就不守礼。”

  教习先生脸上的皱纹渐渐平伏,面无表情看着这名身材魁梧的学生,说道:“你这句话意思就是说,只要拳头大便有道理?”

  那名学生有些尴尬dì挠挠头,强颈道:“这么理解倒也不为错,像我大唐数攻燕国,哪一次不把他们打的喊爹喊娘,他们甚至要把太zǐ送来长安为质,但他们的皇帝哪里敢对我大唐陛下失毫无礼?还是要尊称为圣天zǐ。”

  宁缺在shū舍后方听着这番话,暗想这家伙礼科成绩肯定不会比自己更高。

  教习先生缓步向那学生走了过去,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但当他走到那学生身前时,声音却陡然拔高,举起枯树干般的右手,劈头盖脸就打了过去,fèn怒dì咆哮道:“拳头大就是道理?那我这时候打你就是道理!”

  shū舍里响起一阵惨嚎,那名身材魁梧的将军之zǐ,不知道是害怕shū院规矩,还是过于尊师重道,竟是根本不敢还手,被枯瘦的苍老教习瞬间打到鼻青脸肿,口角流血,看上去显得异常凄惨。

  不知过了多久,教习先生终于住手,气喘吁吁瞪着将军之zǐyīn沉训道:“如果你说的是对的,那我这时候打你就是对的,因为我拳头比你大。”

  从教习先生开始痛揍将军之zǐ,shū舍里早已luàn成一团,学生们震惊站起,却没有人敢去拉晋入狂暴状态下的先生,直至此时,司徒依兰才不服说道:“先生!如果你认为自己比他厉害,所以可以打他,那岂不是证明了他先前的观点?”

  宁缺依然坐在shū案旁,但他的嘴也长到了极大,怎么也没有想到,初入shū院第一天,便看着如此火爆的一幕,此时听到司徒依兰的反驳,心里也觉得大有道理。

  先生回头冷冷看了司徒依兰一眼,说道:“我就是想要证明他的道理,有问题吗?”

  司徒依兰紧紧抿着双想着入shū院前父兄们的紧张叮嘱,但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将心一横,颤声说道:“是,如果您认为他是错的,那就不应该用他的道理去教训他,既然礼是规矩,您就应该用规矩去束缚他,去惩处他。”

  教习先生冷冷一笑,看着她说道:“云麾将军一辈zǐ没读过shū,这女儿倒教的不错,不过据我所知,你们两家将军府虽然但你和他却没有什么来往。”

  “这和jiāo情无关。”司徒依兰强忍羞恼之意,仰着脸倔犟说道:“我只讲道理。”

  “好,我来给你们讲道理。”教习先生看着shū舍内的学生们说道:“无论是云麾将军,还是什么将军,就算他们的拳头比我大,势力比我强,依旧不敢来打我,为什么?因为我是shū院教习,而这就是我大唐的规矩。”

  shū舍后方禇由贤满脸怯意低声说道:“这shū院怎么luàn七八糟的,不过宁缺,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去惹这位教shū先生。”

  宁缺当然没有虽千万人往独往的那种勇气,看着正在擦拭手上血迹的教习先生,在心中默默想道:“shū院定的规矩就是最大的……这和礼可没什么关系,只néng说明shū院里有个拳头最大的家伙,只是那▲家伙是谁?喝酒切桃huā的夫zǐ吗?”

  教习先生重新拾起shū卷,面无表情看着犹有不甘的司徒依兰,说道:“不管你们服不服,信不信,什么时候你们néng够把shū院的规矩破了,再来和我讲道理也○不迟,至于现在我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礼,就是规矩,就是我的规矩。”

  礼就是规矩,就是我的规矩——这是何等样铿锵有力,掷dì有声,霸道无理,蛮横hún帐的强势宣言啊!宁缺怔怔看着那位像老树干般的教习,发现自己越发nòng不明白这座shū院是个什么样的dì方,却又越来越喜欢这个鬼dì方了。

  ……

  ……

  午时准点下课,礼科教习先生腋下夹着墨卷,一吹颌下长须,目不斜视走出shū舍,傲骄到了某种程度,shū舍里的学生稍一错愕然后瞬间炸锅,纷纷聚在一处议论晨时的那一幕,司徒依兰等人则是冲到那名被打学生身旁,关切dì取出清水手绢,开始替他清理脸上的伤口,那魁梧男学生脸上满是委屈的泪水。

  “楚中天!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司徒依兰恼火dì打了他脑袋一下,怒斥道:“要让你爷爷瞧见你这副模样,只怕要给气死!屁都不懂,先前也有胆zǐ顶撞教习,顶撞倒也罢了,教习打你你不会还手啊!就算不还手难道不会躲啊!”

  大唐十六卫大将军楚雄图这辈zǐ生了七个儿zǐ、三十七个孙zǐ,楚中天是孙辈之中读shū最好的一人,不然也没办法考入shū院,只是家学渊源,楚中天依然拥有一身悍勇武力,谁néng想到先前竟是被教习先生揍成了可怜的鹌鹑。

  楚中天擦掉脸上泪水,委屈看着司徒依兰抱怨道:“依兰姐,这事儿真不néng怪我,按爷爷教的,有人要打我我就得打回去,管他是亲王殿下还是皇zǐ,我先前真想还手来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根本就动不了。”

  就在这时shū舍方位传来禇由贤懒洋洋的声音:“shū院礼科副教授曹知风,于大唐神风七年毕业于shū院术科,留院任教已愈三十年玄境界大念师。”

  此言一出,shū舍俱静,司徒依兰睁着大大的眼睛,半晌后恼怒dì一跺脚,嚷道:“就算是大念师……修行者欺负个半大孩zǐ做甚。”

  禇由贤走上前来,看着鼻青脸肿的楚中天,叹息一声,摇头说道:“这事儿你们根本没处说理去,因为曹知风教授……是燕人。”

  人群外的宁缺听到这个答案,也忍不住摇了摇头,暗想你当着一个燕人的面提及帝国大胜,对方太zǐ入质,被人痛揍一番……确实无处说理去。

  大唐帝国雄霸天下,zǐ民多自信甚至狂妄,宁缺承认自己在边塞草原上面对蛮人们时,也时常会流lù出某种骄纵之气,只是今日看来,长安城南这座shū院兼容并蓄,不止学生就连先生都有很多来自异国,日后说话行事当xiǎo意些。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