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柳絮下的真相


  鼻。宁缺想起去年书院入院试放榜nàshí……小桑桑也曾经盯看谢三公子发过呆,这才明白原来这丫头原来和自己一样,也是首重皮囊de凡人啊。可为什么她从来没有看着自己发呆?nà自然是因为自己de皮囊实在太过普通。嗯到此节,他看着她忧郁说道:”长de太好看de男人……般脑子都不大好使,比如nà位隆庆皇子。”

  桑桑把小黑脸枕在细细胳膊上,出神道:”少爷,我就想看看他nà张脸是怎么生de,为什么nà般好看,也不知道他用de是哪家de脂粉,陈锦记还是豫脂园,唉……如果有机会能近距离看看,nà该有多好啊,如果能摸摸他de眉毛nà就更好了。”

  宁缺看着她出神模样,忽然发现这些年来,◎除了操持家务之外,自家de小侍女好像一直没有什么爱好欢欣之事,心中无由生出一阵疼惜,片刻沉默后笑着说道:“隆庆皇子是要进书院二层楼de,如果你想近距离看他,到shí候我带着你去,顺便你还能替我加加油鼓▲◎除了操持家务之外,自家de小侍女好像一直没有什么爱好欢欣之事,心中无由生出一阵疼惜,片刻沉默后笑着说chúlecāochíjiāwùzhīwài,zìjiādexiǎoshìnǚhǎoxiàngyīzhíméiyǒushímeàihǎohuānxīnzhīshì,xīnzhōngwúyóushēngchūyīzhènténgxī,piànkèchénmòhòuxiàozheshuōdào:“lóngqìnghuángzǐshìyàojìnshūyuànèrcénglóude,rúguǒnǐxiǎngjìnjùlíkàntā,dàoshíhòuwǒdàizhenǐqù,shùnbiànnǐháinéngtìwǒjiājiāyóugǔ鼓劲儿什么de。”

  “好啊好啊!”桑桑拍着小手掌坐直了身子,然后看着宁缺de脸非常rèn真地料正道:”但nà天我肯定是专门去替少爷你鼓劲助威,只不过顺便看看他。”

  “这还差不多,乖。”

  宁缺笑着揉了揉她de脑袋,然后背着双手向后宅走去,心想看来无论是为了自己de人生还是为了小侍女de梦想,自己都必须往二层楼爬一爬了。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满天飘,飘过坊市水井,飘过南城清幽贵宅,飘过热闹de朱雀大街,飘过高高de朱色宫墙,在檐兽鼻尖调皮地挑了挑,然后轻轻扬扬地向地面落去,把洗衣局湿漉de地面粘成一片稀薄de毡子。

  “额错了,额真de错了,如果去年陛下问起来shí,额胆子能再大nà么一点点,直接应下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首鼠两端,看着一座宝山,却不敢伸手去摸。

  浓郁de河北道口音在满友柳絮中回荡着,微胖de大唐作卫副统领大人徐崇山,站在偏殿栏下,双手拢在袖中,看着nà些从御书房里面带喜悦骄傲之色走出来de大臣们,看着他们双手视若珍宝棒着denà些摹本,眼眸里de不屑轻蔑逐渐转换成怀念家乡初恋情人般de酸涩遗憾。”

  你说额一个大老粗,怎么就偏偏就要学nà些大臣们玩什么心眼?这下可好,玩砸了不是?把自己de脚背砸de好痛,现如今陛下越喜欢,这事儿闹腾出来de风波越大,额越不敢承rèn当shí是俺骗了陛下,这真是一着错,看着错啊。”

  小太监禄吉抬起头瞥了一眼统领大人de脸色,压低声音建议说道:”大人,咱们看了这好几个月deshí间,就算宁缺藏de再深,总有一天会被朝廷挖出来,到shí候不止咱们这欺君之罪得落在实处,而且咱们侍卫处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要不然咱们……干脆赌上一把?””

  怎么赌?”徐崇山用鼻腔瞥出一声冷哼,说道:”陛下喜欢,皇后娘娘喜欢,nà些大臣也不知道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但总之陛下失望了这么久,最后发现是我们瞒了他这么长shí间,所有de失望和喜欢都会变成对你我de愤怒,到nàshí宁缺nà小子倒是不会有什么麻烦,可是你还是我来承受责任?”

  说起严肃正事儿,副统领大人de河北道口音变淡了很多,不说额而称我了,禄吉哪里敢接话,眼珠骨碌一转,心想若真有nà天,背黑锅挨板子de肯定是我这个小太监,这事儿……总得想个法子找条破局道路才是。

  “禄吉啊……你说除了皇后娘娘,陛下在宫里最信任谁?”徐崇山忽然开口。

  禄吉凛然一惊,明白副统领大人已经看穿了自己心思,哭丧着脸躬着身子,想了半天后试探着说道:”国师大人?”

  “我不管这件事情你怎么办,但总之要办妥当,通过国师大人让陛下知道写nà幅宇de人是谁,但还得把侍卫处从这件事情里摘出来。”

  徐崇山淡淡交待一每,便抬步向着宫门方向行去。

  禄吉接了这么个烫手山芋,哪里肯就这么看着大人置身事外而去,满脸焦急跟了上去,低声急促说道:”统领大人,说倒是好说,这摘怎么摘?””

  我要会摘,还让你去想个什么劲儿!”徐崇山回头瞪了他一眼,不威而怒说道:”本统领大人每天忙于公务,哪有shí间去办这些小事儿。””

  又不是什么神兵奇符,不过就是一幅破书帖,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nà位隆庆皇子也是个麻烦,居然还要劳动本统领大人去桃花巷派兵镇龘压,不过就是个破漂亮年轻男人,这☆长安城里de大姑娘小媳妇儿怎么都发疯了?”

  统领大人棒袖而去,隐隐听着柳絮间传来他抱怨唠叨de声音:“世道真乱!”

  长安城桃花巷里de桃花还没有盛开,城郊静远墓地外de桃花也才刚刚☆结出无数朵粉嫩de小苞。静远墓地在青林幽山之间,有资格下葬在此间de基本上都是大唐官员或是富商名士之类de人物。如今踏青扫墓之季正当shí,墓地之上缭绕着风吹不散de香烟,林地边缘de防火网前堆积着耽有余温de纸钱灰烬。

  一位穿着灰色袍子de瘦高中年人,站在墓地高处,静静看着下方de动静,等待nà座石制大坟前de人们离开,才缓缓走了下去。

  看着墓碑上大唐御史张怡椅de生卒年份光辉履历,灰袍中年人沉默片刻,然后前行来到墓堆旁,右手缓慢抚过nà些刚被拔断de青草掌面与新鲜de草根断茬面隔得极近,却又没有完全接触上。

  灰袍瘦高中年人姓林名零,大唐东北边军高手,洞玄境界大●念师,奉镇军大将军夏侯之命去年冬初他便抵达都城长安,开始暗中调查张贻椅等人之sǐ这半年deshí间,他通过军部de熟人,看过很多nà三椿命案de卷宗,去城东铁匠坊和城南湖畔小筑实地勘察数次至于静远墓地■●念师,奉镇军大将军夏侯之命去年冬初他便抵达都城长安,开始暗中调查张贻椅等人之sǐ这半年deshí间,niànshī,fèngzhènjun1dàjiāngjun1xiàhóuzhīmìngqùniándōngchūtābiàndǐdádōuchéngzhǎngān,kāishǐànzhōngdiàocházhāngyíyǐděngrénzhīsǐzhèbànniándeshíjiān,tātōngguòjun1bùdeshúrén,kànguòhěnduōnàsānchūnmìngàndejuànzōng,qùchéngdōngtiějiàngfānghéchéngnánhúpànxiǎozhùshídìkāncháshùcìzhìyújìngyuǎnmùdì○也是第四次来了。

  后两椿命秦卷宗,不是没有疑点,始终没有抓住真凶de卷宗,本身就是最大de疑点,只是这位边军高手并没有在这两份卷宗之间发现可以联系起来de地方,而且他是奉夏侯大将军之命暗中调◇查,在找到确凿证据之前,不便与朝廷相关部衙通气自然也没有办法获得nà些部衙比如长安府de帮助。

  至于御史张贻椅sǐ亡de卷宗,他也看过很多遍,更是完全没有看出任何问题,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惧妻如虎de年老御史仓惶奔出青楼shí发生了交通意外事故。他并不知道,因为御史夫人对红袖括最初不依不饶,长安府对这份卷宗做de极为扎实,不要说是他就算是朝廷派专业人士来看也不可能在卷宗里找到任何问题。如果换成一般人,数月shí间都没有发现任何蹊跷,或许便会直接离开长安,回到东北边军营中呈上自己de判断但林零不止是一位洞玄境de高手,更是一位大唐军人在没有完全确定之前,他有足够de毅力和耐心坚持下去,更何况他比谁都清楚,夏侯大将军和军师谷溪绝对不会接受任何含糊不清de结论。

  临行之前军师谷溪曾经叮嘱过他,长安城里de这三椿命秦,最关键de是御史张贻椅之sǐ,大将军不需要他查出这些命秦之间有没有联系,只需要他确定御史张贻椅是否真de是交通意外sǐ亡,而没有任何别de疑点。”

  长安城郊,权贵群墓……林零静静看着眼前de墓堆,眉头缓缓蹙起,声音轻至不可闻叹息道:”既不能请长安府来开棺验尸,又不可能冒着朝廷追查震怒de风险自行把这墓打开,nà怎么才能查出棺里nà位御史之sǐ究竟有没有问题?”

  虽然始终毫无所获,虽然眼看着似是陷入了困局,他依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脸上渐渐流露出坚毅之色,向后退了几步,掀起青袍前襟坐到了地面上。

  他接下来做de事情对修为会有极大de损害,而且类似于在草堆之中寻找一颗小石粒,更麻烦de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草堆里有没有nà颗小石粒,但他还是决定这样做,因为只有把事情做到这一步,他才能说服自己离开长安。

  就这样,这位来自大唐东北边军de洞玄境强者,在墓群之间坐了下来。任由柳絮轻轻落在自己衣襟之上,任由初生de青涩桃苞在梢头嘲讽看着自己,从晨shí坐到了午后,影子由斜而缩,而他de脸色则是变得越来越苍白。

  不知道过了多长shí间,林零缓缓睁开双眼,望向身前不远处de御史之墓,脸上露出极为震惊de神恃,眼眸里却是疑惑之余浮现出些许轻松之意,仿佛因为确定了某件事情、确定了某种推测而感到如释重负。

  抬起衣袖轻轻擦拭掉眉梢快要滴落de汗珠,他艰难地站起身来,扶着疲惫de腰深深吸了一口墓群上空混着烟味de空气,缓慢向长安城de方向走去。

  第二日,御史张贻椅之墓de清静再次被人打扰,来de人不是昨天哭成泪人de家中悍妻,也不是nà些身材丰腴干嚎无泪de妾侍,而是林零和数么长安府de衙役。

  今天林零没有穿nà身青色便服,而是穿着一身唐军戎服,显得格外利落强悍,只见他回首对着nà数位长安府衙役拱手一礼,轻声说道:”大人,卑职既然愿以项上人头做保,nà么敢请问我们何shí开棺?”

  衙役分开,长安府尹上官扬羽蹙着眉头走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