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宫门宅的夜话


  (花小朵生孩午啦!俺写的小说撮合的第。对夫妻又传来了喜讯!功德啊!贺喜贺喜,祝小宝宝身体健康,你们两口子欢欢喜喜一辈子。)

  “其实朕不愿意住在皇城之中。”

  站在栏畔,大唐皇帝李仲易抬手遥指北方远处那道黑青色的城墙,感慨说道:“出城不过十余lǐ地,便到了大明宫,那lǐ青山密林滤风便凉,夏天若在那lǐ要凉快许多,而且不用在朝堂上听着那些大臣们吵来吵去,没有人会天天烦你,也◆要轻松许多。”

  先前用罢晚膳,皇帝带着宁缺围着宫殿绕圈散步,美其名曰散食,实际上不过是闲聊。此时天刚刚黑,长安城lǐ灯火早起,放眼望去还能看到很多景致。

  宁缺站在陛下身旁,看着他清○◆要轻松许多。”

  先前用罢晚膳,皇帝带着宁缺围着宫殿绕圈散步,美其名曰散食,实际上不过是闲聊yàoqīngsōngxǔduō。”

  xiānqiányòngbàwǎnshàn,huángdìdàizheníngquēwéizhegōngdiànràoquānsànbù,měiqímíngyuēsànshí,shíjìshàngbúguòshìxiánliáo。cǐshítiāngānggānghēi,zhǎngānchénglǐdēnghuǒzǎoqǐ,fàngyǎnwàngqùháinéngkàndàohěnduōjǐngzhì。

  níngquēzhànzàibìxiàshēnpáng,kànzhetāqīng蔓的侧脸,心xiǎng这等感慨怎么会说给自己听?难道真是天下雄主困居深宫xiǎng找个聊天的人也难?来不及仔细分析这种待遇lǐ隐着怎样的问题,他xiǎng起去年长安城lǐ的酷热,心头生出强烈同感,恭敬说道:“那陛下今年还是趁早搬出城为好。”

  皇帝双袖负在身后,望着皇城夜色,叹息说道:“早年前皇后她一说要搬去大明宫,大臣们便要痛哭流涕,不敢说朕荒废政事,也要拿祖宗的规矩出来说事,朕虽是大唐◇天子,可要挑个住的地方也往往身不由己,好不容易这些年没有人敢当面违逆朕的意思了,然则即便要搬也要待完全入暑之后,才能堵住那些老家伙的嘴。”

  宁缺听着陛下言语lǐ难以掩饰的幽怨意味,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皇帝忽然转身,极有兴趣望着他说道:“今年朕与皇后搬去大明宫,不若你也跟着去住两天?小渔儿她总嫌城外清旷无趣,但实际上风景是极美的。”

  宁缺脸上的笑容敛去的极快,听着这话◇,总觉着有些别扭,不像是一位皇帝陛下邀请受宠臣子入宫暂歇,语气恬淡随意的仿似位乡野lǐ老农,忽然看见县城来了今年轻亲戚,盛情邀请他去自家农舍吃些瓜果,自夸井水颇甜。

  皇帝陛下邀他入大明宫度暑●◆,他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世间自有皇帝以来便有皇宫,自有皇宫以来便有宫廷词臣,这类天子近人身份清贵,颇受士民尊敬,虽不涉朝事却对朝事有莫大的影响力,虽俸禄浅薄但随便写些字卷诗词便能挣着无数银◎■子。若放在以往,能做这样的清贵词臣,宁缺当然愿意,然而现在他已经不再是边城的少年军卒,眼lǐ除了银子前程之外,更看到了那片玄妙的世界,自然不再愿意。

  “陛下厚爱,学生愧不敢当。能得陛下日夜指◎点书法之道,本是妙事……

  宁缺揖手恭谨行礼,偷看了一眼陛下脸色,说道:“学生老实讲,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谁不愿意?只是学生刚刚进入二层楼,还未曾见过院长,实在是不悔……”

  “朕只是随意说说,何需如此认真。”皇帝陛下微微一笑说道:“你这话lǐ有诸多不实不尽之语,朕也懒怠说你,只走出人头地这种事情……朝小树为什么就不愿意?”

  宁解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沉默。

  皇帝忽然□看着他问道:“朝老二现在去了哪lǐ,你可知道?”

  “朝大哥去向,学生真是一无所知。”宁缺应道。

  皇帝走到栏前,修长的手掌轻抚微凉的石栏,望着夜色下的皇宫,沉默片刻后轻声感慨说道:“◆前人诗有宫怨诗一派,红叶宫墙老宫女如何云云,然而谁知这深宫重重,锁的不止是宫女妃嫔,还包括朕。如今回思起来,当年做太子时时常去长安城lǐ玩耍,带着小陈他们直闯春风亭,和朝小树饮酒斗殴,真真是不可寻回的过往了。”

  听着陛下抚今追昔,宁缺嘴lǐ一阵发苦,心xiǎng这等天家心思为何尽数进了自己耳朵?自己只不过是写了一幅书帖,今日是初见天颜,哪lǐ有资格有力量承载这等信任?

  仿佛察觉到宁缺心头的疑惑,皇帝转过头来,望着他淡淡笑道:“朝小树是朕看中的人,你是朝小树看中的人。朕看中朝小树,才会有春风亭这名号,朝小树看中你,你才会随他去春风亭怒杀一夜,后来你才会被他送进暗侍卫,你才能进了朕的御书房。你在朕御书房lǐ留下那幅字,朕才知道你这个人。这番话看似兜兜转转牵扯不清,其实只是说明了一件事情。”

  宁缺知道这时候不能再保持沉默,必须凑趣,于是赶紧凑趣问道:“说明了何事?”

  皇帝微笑说道:“说明朕与你之间,是有几分缘份的,就像当年朕与小树之间那样。”

  缘份这个词好,宁缺在心lǐ喜悦xiǎng道——邮大唐天子认为与自己有君臣之缘,那么在红尘俗世之间,自己便多了一道护身符,甚至是免死牌,将来很多事情只怕都会顺利很多。

  皇帝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既然朕与你之间颇有缘份,你总不至于还这般小气,铺子lǐ写好的书帖多拿些进宫给朕看看吧,就当是朕向你借的。

  缘份这个词不好,宁缺在牟lǐ痛苦xiǎng道~~一正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自己那些银票一般的书帖若进了御书房,哪lǐ还能有重见天日的那天?至于说道借,那就更加操蛋了,大唐天子向你借几样★东西,难道你还有脸去向他讨还回来?

  此时此景,他已经无法拒绝陛下借书帖一观的请求。要知道身为大唐皇帝陛下,是有资格有实力对任何人都不讲道理的,然而今日皇帝陛下请你吃了饭,和你谈了心,不止和你▲讲了半天道理,甚至最后都开始讲起了情份和缘份,你还能不借?

  宁缺抬起头来,毅然决然说道:“明日我便把这些年的习作送入宫来请陛下指点。”

  皇帝满怀安慰,轻捋颌下长须,看着身前的年轻人微微点头,暗xiǎng你还没有白痴到极点。

  宁缺脸上的坚毅在下一刻迅速变成心头滴血的难过与黯然,他看着皇帝苦涩说道:“原来陛下竟是在这lǐ等着学生。”

  “大唐首重律法,即便朕乃天子,也总不能向子民强索强取。”

  皇帝得意地笑了起来,看着他脸上肉痛神情,安慰说道:“自然朕也不会白百度将夜吧拿你的东西。……

  宁缺闻言精神一振,心xiǎng哪怕是成本价友情价君臣缘份价,xiǎng来皇帝出手总不会太小气。

  皇帝思忖说道:“与你那手淋漓潇洒墨字相较,若还赠些金银之物不免太俗。”

  在宁缺看来这世间最高雅最美妙的物事便是银子,至于金子那已然能够归类到神圣之中,此时听着陛下嫌金银之物太俗,不由大感失落,然则此时他总不可能开口急道不俗不俗,只好捺着性子往下听,暗自xiǎng着若不给现银,赐些御用珍宝绸缎或是妆粉的物事也不错,自己虽用不着,但桑桑定然喜欢,若有剩的还可以拿到红袖招lǐ去送那些姑娘。

  皇帝自然xiǎng不到这小子此时脑子lǐ打的不良主意,竟是准备把御赐的东西送给青楼姑娘当缠头之资,思忖片刻后忽然xiǎng到一事,眼睛微亮说道:“颜瑟大师已经收你为徒,说你有神符师的潜质,那宫中刚好有一物正好适合你。”

  宁缺好奇问道:“陛下,那是何物?”

  “那物事现在不能给你看,你便是看了也看不懂。”皇帝看着他微笑说道:“什么时候颜瑟大师禀报朕你真正入了符书之道,朕便把那物事赏给你。”

  宁缺微微皱眉,心xiǎng那是什么物事,居然还要与自身修为相关?只是陛下既然不肯开口,他也只好行平咐恩谢过那份还没有到手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赏赐。

  看着天色已晚,他xiǎng起入宫之前xiǎng好的那件事情,恭谨禀报道:“陛下,学生现如今既然已经入了书院二层楼,是不是应该辞了暗侍卫的差事?”

  皇帝微微一怔后,不容置疑地摇头表示反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朕看过军部呈上的卷宗,你在边塞荒原表现的极佳,甚至超出了朕的xiǎng像。你对帝国zhōng心耿耿,对同袍照拂有加,擅决断能杀人,朕就是需要你这样的暗侍卫。”

  “但在书院lǐ,学生实在是不知道该查些什么。”

  宁缺看似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实际上却是xiǎng从皇帝陛下的回答中寻找到他已经疑惑了一年的答案,朝廷究竟有没有对书院起忌惮疑心,自己究竟是不是宫中安插在书院lǐ的隐牌。

  皇帝望着他,不悦斥道:“白痴!书院乃是我大唐帝国之根基,朕难道会糊涂到自撼江山根基?谁让你去查书院了?朕让你留心的是那些修行人!”

  宁缺做白痴zhōng臣状赶紧应下,事实上却依然有些不明白,自己如果在书院lǐ读书,接触的修行人都是书院lǐ的学生,又能去哪lǐ监视别的修行人?至于被皇帝陛下刮斥为白痴,他更是心头悻悻,暗xiǎng这辈子都是自己骂别人白痴的……看在你是皇帝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皇帝脸色稍霉,说道:“日后你在书院二层楼lǐ跟随夫子学习,那是天大的机缘……定要把握住,用心刻苦,与学业相较,朕交付给你的这些事情可以往后放。”

  略一停顿后,皇帝看着他神情凝重说道:“大唐的将来终究是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你曾经是一名光荣的大唐边军,现在是朕最信任的暗侍卫,又是夫子的学生,大唐不会埋没你,而你也不能让大唐丢脸,明白没有?”

  宁缺听出皇帝这句话lǐ的信任与器重,心头微微一凛,应道:“学生明白。”

  皇帝回头望向栏外的宫lǐ如星灯烛,淡然说道:“短时间内,朝廷明面上的官职地位,朕不会给你,yīn为如今整今天下都知道朕欣赏你的书帖。”

  宁缺有些不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逻辑关系。

  “朕若提拔你,虽看中的是你别的能力,但在朝臣眼中,终究是以书帖厚人。那些家伙可以跟着朕一○起热闹,但涉及朝事,还是会认为书法之道乃是末道。朕虽不在乎朝臣百姓如何看,但朕在乎史家会怎样写。所以朕不会给你高官厚爵,朕也无法长居最喜爱的大明宫。”

  皇帝转头看着他说道:“yīn为朕不xi○ǎng在史书上变成一个昏君。

  宁缺拱手一揖,诚恳说道:“陛下乃干古明君。”

  皇帝笑了笑,打趣道:“此乃千古马屁。”

  宁缺呵呵一笑,浑然不觉尴尬。

  绕着宫殿散步一周,皇帝陛下该讲的话该抒发的感慨该抢的书帖都已经料理完毕,便到了分别的时刻,陛下特意嘱咐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把宁缺送到殿外,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宫灯光辉照着两个长长的影子在石板上依在一处,落后一★步的宁缺看着影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李渔听到他的笑声,微异望去,看着他的神情,又看着地上的影子,猜到他在笑些什么,忍不住蹙起了眉尖,沉声说道:“这是在宫lǐ,可不是在北山道口,注意些形象。”

  面☆对着李渔,宁缺根本没有任何心理上的压力,笑着说道:“殿下这又是在说什么?”

  走到殿外,站在石阶之上,一行人停下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