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九十六章 该谁走?


  微黑脸蛋儿上的yí憾情绪非常清楚,很明显sāngsāng以为只要能找着书,自己一定能够获胜,那么自己便能从少爷这位胖师兄手里赢来不少银子,至于羞涩的微红,则是因为宁缺从书院石洞里带回来的那几本书都yǒu些不雅……

  陈皮皮当然是聪明人,所以从小侍女的神情他很清楚地明白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事情,不由大感被轻蔑无视的羞辱,暴跳说道:“再找别的法子!”

  sāngsāng睁大眼睛○看着他,心想这人长的真是yǒu意思,明明鞋底跳离地面没yǒu超过liǎng寸,但落下来时的动静真大,弄得自己竟yǒu些担心新买的瓮会不会被震裂。中文网

  陈皮皮确实是聪明人,难受也在于他力聪明▲,竟从sāngsāng的眼神里清晰地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愈发羞辱难当,赶紧以手扶腰稳住微颤的胖肉,委屈难过说道:“按宁缺的话,太伤自尊了!今天如果不赢你,我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sāngsāng心想你名字倒过来写还是皮皮,除非加上姓还差不多,不过她毕竟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小丫头,之所以此时心思渐动,都是银子惹的祸,所以她没yǒu挑明这一点,而是看着他认真问道:“陈少爷,赌多少?”

□  陈皮皮伸出一根手指,严肃说道:“一百liǎng。”

  sāngsāng那双柳叶眼骤然间明亮了起来,问道:“陈公子你想赌啥?”

  陈皮皮问道:“你们这铺子里面最多的是啥?”

 □ sāngsāng蹩着眉尖想了片刽,轻轻咬了咬下唇,想着陈公子是少爷最亲近的同门,应该不会动歹念,解下身上围裙便进了里屋。

  陈皮皮看着被她紧紧关上的房门,想起某些事情,不由吓了一跳,着急大叫◇道::“可不能拿宁缺的书帖来比!你天天看那些,可不公平!”

  sāngsāng抱着很大的匣子走了出来,对他说道:“银票赌不赌?”

  陈皮皮看着匣子里厚厚的银票,不由大感震惊,心想宁缺这●家伙平日里连蟹黄粥都舍不得请自己吃几碗,居然在家里藏着这么丰厚的身家,实在是吝啬抠门到了极点,暗底里痛骂几句后,他疑惑问道:“银票怎么赌?”

  “每张银票上面都yǒu独一无二的编码。”sāngsāng低着头说道,她的语速比平日里稍快,似乎很担心对方会不同意这个提议,“总没yǒu人会无聊到看这个。”

  陈皮皮想了想,觉得这个提议着实不错。为了防止被假冒,各大钱庄都yǒu自己独特的银票编码制度,银票上的编码不是单纯的数字,而且也没yǒu什么固定的规律,极难记忆,用来做比试的对象最是合适不过。

  陈皮皮说道:“不错,就用这个。”

  sāngsāngyǒu些憨傻地笑了笑,说道:“同时看,同时记,然后公子先背。”

  陈皮皮挥了挥手,豪迈大气说道:“我怎么能占你这种小姑娘便宜,你先背。”

  “彤宝辰二八四胜己根耳利丰四五五。”

  “意莫辛宝银塞九◆七五二四五六棋眼汤一。”

  随着sāngsāng清稚的声音在后院里不停回荡,陈皮皮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再顾不得比试的规矩,伸手从桌上抓起银票,发现果然一个字都没yǒu错。

  陈皮皮◇心里很明白,这些银票上的编码如此古怪难记,换作自己顶多能准确记住十五六张银票,然而这时候,sāngsāng已经背到了第二十七张银票,而且看她的神情和语速,只怕再背上几十张也没yǒu任何问题!

  陈皮皮揉了揉自己震惊而麻木的脸,yǒu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实在无法想像世间怎么可能yǒu记忆力如此恐怖的人,他相信就算二师兄来背,和……哪怕是大师兄亲自出马,也不可能比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侍女更强。

  “那天兴云逢四五五五七九……,”

  陈皮皮沮丧地伸手阻止sāngsāng继续向下背,垂头丧气看着桌上的银票,沉默很长时间后叹息着说道:“不用背了,我承认你的记性比我更好。

  sāngsāng小脸上极罕见地露出甜美的笑容,把小手掌摊到他面前,说道:“多谢。”

  陈皮皮从怀里取出银票放到她的手掌上,连连摇头说道:“真是匪夷所思,真是匪夷所思,想不到宁缺说的是真的,原来市井之间每多奇人。”

  sāngsāng自不会理会他的感慨,把新挣的银票和原先那些银票重新叠好,放进匣子里,然后小心翼翼抱着匣子向里屋里走去。

  陈皮皮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喊道:“且慢!”

  sāngsāng身形骤然一僵,然后加快脚步冲进里屋。

  陈皮皮猛然醒悟,不可置信说道:“你居然真背过这些银票上的字!”

  房门紧闭,门后一片安静。

  陈皮皮震惊无悟,良久后望着紧闭的房门痛心疾首说道:“我就没听说过yǒu谁会无聊到天天在家里看银票!还背银票上的字!宁缺这家伙平日里就像八辈子没见过银子,今儿才知道比你这贪财的丫头差的远了!你们主仆俩到底是什么人啊!”

  sāngsāng紧紧抱着银票匣子,紧张地靠着木门,心想万一他强行冲进来怎么办?听着门外传来的破口大骂声和痛心疾首的教育,她又是害怕又是想笑。

  是的,先前她说过没yǒu人会无聊到看银票,但她没yǒu想到陈皮皮居然就真的信了,要知道在她看来,在宁缺的书帖能换银票之前,银票实在是这个世间上最好看的纸片,而半夜没事钻拥着被窝数银票,乃是这个世间最yǒu意思的事情。

  陈皮皮在门外喊道:“出来。”

  sāngsāng用背抵着门,低着头轻声说道:“银票是我的。

  陈皮安捂着额头,说道:“我承认是你的。”

  sāngsāng抬起头来,好奇说道:“☆那我还出来干嘛?”

  陈皮皮怒道:“银票给你但前面这场你作了弊,总得再来一场吧!”

  sāngsāng掀起床板把银票匣子藏好对着门外喊道:“陈公子,天色不早了,您赶紧回书院吧。”
■☆那我还出来干嘛?”

  陈皮皮怒道:“银票给你但前面这场你作了弊,总得再来一场吧!”

  sāngsāng掀起床板把银票匣子藏好对着门外喊道nàwǒháichūláigànma?”

  chénpípínùdào:“yínpiàogěinǐdànqiánmiànzhèchǎngnǐzuòlebì,zǒngdézàiláiyīchǎngba!”

  sāngsāngxiānqǐchuángbǎnbǎyínpiàoxiázǐcánghǎoduìzheménwàihǎndào:“chéngōngzǐ,tiānsèbúzǎole,níngǎnjǐnhuíshūyuànba。”
  陈皮皮愣了愣,看了一眼天,大怒吼道:“中饭时间都没到!早什么早!”

  sāngsāng走到门后,谦卑说道:“陈公子,我承认不及你聪明,也不如你记性好。”

  陈皮皮愈发生气,摇头叹道:“啧啧,赢了一百liǎng银子什么都肯认?”

  sāngsāng说道:“少爷说过名利都是浮云,不用去争。”

  陈皮皮怒极无语,心想名利二字里你至少得把利字剔掉才对,上前重重捶了liǎng下木门,喊道:“既然不怕输给我,那你陪我再比试一场又如何?”

  sāngsāng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赢了对方一百liǎng银子,总得让他把气给顺了,推门房门,看着陈皮皮认真说道:“但不许再赌银子赌博不好。”

  为了不把银子输回来,竟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陈皮皮愈发无语,看着小侍女微黑的脸颊心想宁缺平日里究竟教了你些什么东西。

  他沉声说道:“下棋。”

  sāngsāng简洁应道:“不会。”

  陈皮皮根本不信,眼前这小姑娘平日里看过银票,但能把三十几张银票的编码记在脑中,可不是寻常人能yǒu的本事,说道:六必须的。”

  sāngsāng这次的◎回答更加简洁,点了点头:“噢。”

  棋盘是从隔壁吴老板手里借的,看着古色古香,但既然吴老板开的是假古董店,自然也是假的,不过黑白棋子稀落在上面,看着倒确实yǒu些感觉。

  陈皮皮没yǒ◆u什么棋逢对手的感觉,也没yǒu生出高处不胜寒的骄傲感,他痴痴愕愕指着棋盘上才落下的那枚黑子,看着对面的sāngsāng不解问道:“怎么能下这里?”

  sāngsāng睁着眼睛看着他,不解问道■:“为什么不能下这里?”

  陈皮皮很仔细地给她讲解了如此下法的问题,然后非常不解地问道:“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而且记忆力又如此恐怖,那么在了解规则之后,只需要稍微动一动脑筋,便能知道问题所在,●:“wéishímebúnéngxiàzhèlǐ?”

  chénpípíhěnzǎixìdìgěitājiǎngjiělerúcǐxiàfǎdewèntí,ránhòufēichángbújiědìwèndào:“nǐshìyīgèhěncōngmíngderén,érqiějìyìlìyòurúcǐkǒngbù,nàmezàilejiěguīzézhīhòu,zhīxūyàoshāowēidòngyīdòngnǎojīn,biànnéngzhīdàowèntísuǒzài,那你为什么不肯多想一下呢?”

  sāngsāng认真回答道:“想事情很辛苦的,我一般都不怎么想。”

  陈皮皮傻眼,粗圆手指间拈着那枚棋子硬是放不下去。

  便在这时,老笔斋门口传◆来一道声音:“在下棋啊。”

  sāngsāng看着门口惊讶说道:“这么早就回来了?”

  老人迈过门槛走了进来,点了点头,从腰间摸出碎银子递了过去:“没喝茶。”

  sāngsān■g起身让开座位,示意老人替自己,说道:“我去看看腊肉,吴婶说刚开始薰的时候,新鲜肉肥容易滴油,得当心松枝燃起来,你来替我下,过会给你茶喝。”

  老人嗯了一声,走到椅上坐下,抬头看着陈皮皮,说道:“该谁走?”

  陈皮皮看着眼前的这张苍老容颜,看着对方纯净的眼眸,看着眼眸里氤氲着的圣洁光辉,想着世间这些天让长安城警惧不安的那件事情,这次真的傻眼了,拈着黑色棋子的手指微微颤抖,不知道应该是落到棋盘上,还是放回棋瓮里。

  老人低头看着棋盘上的局势,继续问道:“该谁走。”

  陈皮皮老实说道:“该我走。”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来便准备走出老笔斋。

  老人抬起头来,看着他疑惑说道:“我是说该谁走棋。”

  陈皮皮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然后缓缓重新坐回椅中。

  他手指间拈着的那枚黑子轻轻落下。

  老人把手伸进棋瓮,摸出一枚白子,半晌没yǒu落下,似乎在思索该如何应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