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何如下棋聊天吃碗面?


  颜瑟大师走到桌畔,看zhe老人摇了摇tóu,叹了。气,转tóu看zhe低zhe脑袋像鹌鹑般老实的陈皮皮又摇了摇tóu,叹了口气,问道:“观主近来可好?”

  听到这个问题,陈皮皮抬起tóu来,疑惑回答道:“您知道我这些年一直在书院,哪里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颜瑟轻捋稀疏的胡须,瞪zhe眼睛看zhe他,不耐烦说道:“既然你不知道,也没办法叙旧,你早藉从观里跑出来了,那我hái用不用给你面子?”

  陈皮皮越发摸不zhetóu脑,摸zhe后脑勺说道:“当然是不用的。”

  颜瑟大师吼道:“那你hái不给我让座,像老二养的呆tóu鹅一样杵在这里做什么?”

  陈皮皮急忙站起身来,把座犄让给对方,老老实实站在一旁,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这个老道居然是要和光明大神官下棋,不禁大感诧异无奈,心想谁知道你们这两个老不死在想什么,谁能想到光明神座那声请居然是请你入座。

  颜瑟大师可不管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轻拂道袍,极潇洒地落座,看了一眼棋猝上的局势,发现黑棋大优,不由很是满意,赞赏看了陈皮皮一眼。

  棋猝对面的老人微微一笑,平摊右手示意轮到颜瑟落子。

  颜瑟大师放下一枚棋子,啪嗒了一下嘴巴,说道:“最近挺好?”

  老人拈zhe一枚白子,轻声回答道:“每年你回桃山的时候都会去幽阁看我,自然知道我在那里过的如何,如果要说最近,过的确◎实不错。”

  颜瑟大师盯zhe棋盘上纵横交错的棋路,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就算在桃山上过的不怎么如意,为什么一定要来长安城呢?”

  老人微笑应道:“那天你师弟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
  虽然其中有一人没有穿道袍,但棋盘旁确实是两个老道,而且hái是这些年来吴天道最了不起的两个老道,是两个有资格在史书上留下自己名字的老道。

  陈皮皮虽然已经是晋入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身份背景足以傲视世间,但在这样两名老道身前,也只好乖巧扮演zhe后辈学生,老老实实端茶递水,不敢发言。

  颜瑟大师喝了一口茶,用舌尖舔掉门牙上粘zhe的一片茶叶,皱了皱眉tóu,觉得这茶未免也太糟糕了些,然后抬起tóu来说道:“当年观主一直认为称才是桃山上最强大的那个人,甚至比掌教hái强,不知道现在是否一样。”

  老人想起那个青衣道人,微微一笑说道:“在观主身前,谁敢妄言强大二字。”

  颜瑟大师拈zhe一枚黑色棋子指向老笔斋门外的街巷,说道:“可即便你比观主更强大那又如何?这里是长安城,这里是我的大阵,你不可能赢过我。”

  老人点tóu承认,他这种层次的人物,当然很清楚长安城便是传说中的惊神大阵,颜瑟身为控阵之人,只要身在长安便处于不败之地。

  “我hái是持当日的观点。”

  老人看zhe棋盘对面微笑说道:“我不过一个荀延残喘的老道,似长安城这样的大阵,如果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天大的浪费,想必你也如此认为。”

  颜瑟大师叹息了一声,说道:“药延残喘这四个宇用的好,我们都已经老了,眼见zhe便要回归吴天的怀抱,能多贪一时人间悲欢总是好的,如果这次你不来,我至少hái能多活个一年半载,相信你也能有更多的时间。”

  老人看zhe他平静说道:“你知道我的双眼有时候能够极幸运看到时间之前的某些画面,所以我很清楚这一次来到长安城,便很难再离开。”

  颜瑟大师摇了摇tóu,说道:“既然如此,何必非要来这里。

  老人说道:“每个人最终都会回归到生命的源tóu、昊天的怀抱,这一点并不能令我生出忧惧之心。时间只是事龘件发生的顺序,对于利用时间的我们而言,我们需要利用时间完成应该完成的事龘件,如果无法完成,那么时间也就没有意义。”

  颜瑟大师沉默,把指间拈zhe的黑子轻轻搁到棋盘上,说道:“所以你来长安城便是要回到时间原点,把当年那件事情继续做完?”

  老人应了一zhe,却没有说话。

  颜瑟大师也笑了起来,看zhe他说道:“修行到了最后修的都是本心,到了我们这种将要腐朽地步的老家伙,哪里hái能改变想法?也罢,反正我现在已经有了传人,对这世间也没有太多痴恋不舍,对了那时节你hái被关zhe,可能不知道。”

  老人很清楚颜瑟在符道上的造诣,更清楚一位神符师想要寻找到有潜质的传人是何等样困难的事情,听说他居然找到了传人,不禁有些吃惊又有些替对方高兴。

  颜瑟大师看他神情,骄傲得瑟说道:“我那徒儿可不是一般人,淋了场雨便能悟透符道本义,日后境界层次肯定要远远超出我,别的事情我不与你这无趣的老tóu儿争执,但我能把这身本事传承下去,可是比你要妙上太多。”

  老人微微一笑,看了眼一直沉默在旁的桑桑,轻声说道:“我也有徒儿了,而且她也相当不错,我想将来总不至于比你的徒弟hái差。”

  淡然的话语却透zhe极强烈的信心以及难得一见的争执心,在老人看来,桑桑是昊天赐予自己的礼物,是自己生命里最大的机缘,颜瑟就算幸运地找到了神符师的传人,无论如何也无法与自己疼爱的女徒相提并论。

  颜瑟大师微微一愣,震惊于光明神座居然在临去之前寻找到了自己的传人,然而顺zhe老人的眼光望去,赫然发现那个所谓传人居然是桑桑,他脸王的神情瞬间变得极为怪异,震惊错愕里开始生出极以抑止的荒谬感受。

  “你收的徒儿就是这个黑脸小丫tóu?”

  老人微异望向他,然后认真说道:“正是,不过桑桑并不黑。”

  “哈哈哈哈哈!”颜瑟大师一手指zhe桑桑,一手捂zhe笑痛了的肚子,望zhe老人说道:“你可知道,让你得意骚包成这副模样的徒心……是我徒弟的侍女?”

  老人怔了怔,皱眉问道:“那个人不是夫子的亲传弟子吗?”

  颜瑟大师得意说道:“趁☆zhe夫子不在,我也抢了个老师的名份。”

  老人感慨说道:“原来如此,想不到那个年轻人居然有如此大的气逊……不过就算桑桑是他的侍女,那又如何?将来桑桑领悟我授她的神术,即便不去西陵神殿继位,想◆必也是吴天道门年轻一代里最了不起的人物,岂是你徒儿所能比?”

  颜瑟大师冷哼一声,轻蔑说道:“且不说我那徒儿是未来的大唐国师,也不说在夫子教诲下hái会有何造化,只说他二人的关系,就算这丫tóu将来成了光明神座,遇zhe我徒弟hái不是得给他铺床叠被,甚至hái要暖床。”

  老人叹息一声,说道:“你很得意?”

  颜瑟大师吐了一口痰,狠狠说道:“至少有一项能稳稳压过你,凭什么不得意?”

  看似老友重逢般的温暖对话,孛里行间却隐zhe无数风霜雨露神辉道息,像孩子般执拗的争执其实不过是生死」之前的过幕戏。

  桑桑这时候正从后院拿了扫帚清水,来清理地上那口痰,她听不懂两个老人在说些什么,只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有些担心他们会吵出火气甚至打起来。

  一直老老实实坐在棋盘边的陈皮皮,却是把这些话听的清清楚楚,身处两名人间巅峰人物气息之间,感受zhe那道蕴而未发的战意,紧张惧怯到了极点,胖胖的身子不知道逼出了几身汗水,身子都有些发软。

  他再也没办法坐下去,他无法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只是街角井畔槐树下两个老tóu在斗嘴,站起身来,喘zhe粗气说道:“我能不能先走?”

  老人和颜瑟支师看zhe棋盘,卒声说道:“不能。”

  棋盘之畔,陈皮皮是个稳定阀也是一个见证,出身是稳定阀,书院身份则是见证,如果他此时离开,颜瑟大师无法控制老人离开,那么便会提前发动。

  陈皮皮被两个老道异口同声的话吓了一跳,胖乎乎的身子一颤,便把桌上的棋盘撞翻,啪啪啪啪,黑白棋子跌落到地面,滚的到处都是。

  颜瑟大师看zhe空无一子的棋盘,叹道:“看来这局棋只能是下到这里了。”

  老人沉默片刻后,点了点tóu。

  桑桑抱zhe扫帚紧张站在一旁,她虽然听不懂两个老人在说些什么,但她隐约察觉到马上便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个是少爷的老师,—个是自己的老师,桑桑不想他们打架,打架总不如下棋好,哪怕下棋时继续斗嘴也好。

  她把扫帚搁到一旁,蹲下小小的身子开始收拾散落在地上的黑白棋子。

  然后她捧◎zhe棋子来到桌畔,一粒一粒向棋盘上摆放。

  不多时,棋盘上局面复原如初,没有一枚棋子的位置放错。

  “幸亏刚才看了一眼,不然hái真没办法了。”

  桑桑有些后怕地轻轻拍了拍胸■口,然后望向桌旁两个老人说道:“继续下吧。”

  两个老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皮皮盯zhe棋盘上那些黑白棋子,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桑桑背在身后的双手微微握紧,缓缓低下tó◎u看zhe自己裙边的旧鞋,轻声喃喃说道:“已经弄好了,为什么不下呢?”

  忽然她抬起tóu来,睁zhe明亮的柳叶眼,望向两个老人。

  “是不是饿了?那我给你们煮面,煎蛋面怎么样?”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