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除了那日破碎的珠帘,裁决shén殿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任何灰尘,当然不包括那些夹在石缝深处,只能被墨玉、shén座上的恐怖气息逼将出来的细沙,但至少在地面上跪半晌,绝对不会沾惹到了什么污物。

  所以紫墨统领站起身来,轻掸膝头这gè动作,并不能真的掸落什么灰,只是借这gè动作表示自己对shén座上少女的轻蔑,或者是想用这gè动作来重拾信心,好让自己不被墨玉shén座的威严重新压垮。

  西陵shén殿骑兵一共十队,每队都有一位统领,紫墨其人修为境界早入洞玄上境,与陈八尺齐名,他当然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叶红鱼的对手,然而他此时必须站出来,因为他不想死。

  叶红鱼眼睫微眨,缓缓睁开眼睛,看着shén座前方的这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未及说话,秀眉微蹙,痛苦地咳嗽起来。

  一名侍女紧张地走到shén座前,递上洁白如雪的丝巾。叶红鱼接过丝巾,轻轻擦拭唇角,雪白丝巾上顿时多出两朵红梅。

  西陵shén殿所有人都知道叶红鱼受了重伤,包括这些实力强大的统领大人在内,然而虽然裁决司一向奉行的便是弱肉强食的冷酷法则,却没有一gè人敢趁着她受伤的时候发难,因为没有人有信心。

  当日叶红鱼一剑碎了珠帘,杀死前任裁决大shén官,坐在墨玉shén座后,shén殿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就此接任裁决大shén官一职。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她在闭目休息片刻后,竟是走下墨玉shén座,向着桃山最高处的那座白色shén殿走去,在无数人震骇莫名的眼光注视下,一招重伤shén卫统领罗克敌,如果不是掌教大人发话,只怕她会直接杀了那人。

  先杀裁决大shén官,再杀shén卫统领,世上没有几gè人能够做到,即便能够做到的人,大概也不会敢这样做,按道理来说,叶红鱼就算破境入了知命做不到,但她敢做,而且居然真的让她做成了。

  当日那道青衫飘行在桃山上的画面,必将永远地停留在shén殿所有人的记忆里,而这一役也完全奠定了青衣道门少女在shén殿里的地位,从那一天开始,裁决shén殿将不会有任何人胆敢挑战她的威严。

  紫墨也不敢挑,就算看着她咳血,知道她这时候重伤未愈 连续击败恐怖的裁决大shén官和强大的罗克敌统领,shén座上的少女居然没有死只是受了些伤,那么这绝对不能说明她很虚弱,只能说明她强大的难以形容。

  叶红鱼撑着下颌,静静看着他,轻声说道 “跪下。”

  此时依旧跪在shén殿地面上的shén官和执事们,听着这两gè字,不由面面相觑,很自然地想起那日shén座大人走入shén殿时的画面,响起当时自己曾经无比狂热地集体呼喊着跪下跪下,脸色顿时变得极为怪异。

  shén官和执事们读懂了彼此眼中的恐惧和想法,纷纷抬起头来,伸手指向唯一站着的紫墨统领,愤怒地大声喝斥道:“跪下!”

  “跪下!”

  “跪下!”

  数百人的声音无比整齐,如雷声一般轰隆响起,回荡在空旷的裁决shén殿里,人们的shén情是那般的愤怒,唾沫乱飞,声音喊的有些嘶哑,五官扭曲变形,看上去就像一群狂热癫狂的疯子。

  叶红鱼平静看着,有些满意又有些厌倦。

  听着身旁传来的如雷喝斥声,看着身旁同僚们脸上往日里的温和甚至是谄媚shén情变得如此冷酷而愤怒,紫墨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甚至有些无法保持平衡,像虚弱的病人般摇晃起来。

  “为什么?”

  他再次问出这gè问题,只不过再像先前那般平静甚至刻意带着一丝不恭,眼shén里充满了乞怜的shén色。

  那名shén官阖上厚厚的卷宗,看着紫墨和那几名跪在地上不停叩首求情的骑兵统领,寒声训斥道:“放肆!尔等身为shén殿将领,却堕落如斯,shén座大人念在你们为裁决司立下了些微功,特发慈恩,不夺躯壳,只剥●夺尔等职司修为贬为庶民,尔等不感shén恩,居然还敢在此罗嗦!”

  不夺躯壳便是不杀头,然而紫墨等人身为西陵shén殿骑兵统领,这些年替裁决司在世间追杀魔宗余孽,搜捕异端,不知做过多少灭门毁户◆◇的事情,有无数人都恨不得他们去死如果真的被强行废掉一身修为境界逐出桃山,失去了西陵shén殿的庇护,那将面临怎样凄惨不堪的结局?

  听着这话,紫墨身体摇晃的更加力害,险些跌倒在地,看着远处sh☆én座上的少女惊恐喊道:“只有罗大统领才有权限处罚我们……shén座大人,你越权处置,难道不担心掌教大人会动怒?”

  叶红鱼缓缓坐直身体,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罗克敌统领如今卧病在床,所以掌教大人把你们管辖权重新交回到本座手中。”

  西陵shén殿shén卫统领罗克敌,是晋入知命境多年的大修行者,这种人怎么可能生病?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罗大统领卧病在床的真实原因根本不是病,而是被叶红◎鱼重伤将死想到这点,裁决司众人更是心生寒意。

  裁决shén殿里整集如露的喝斥声渐渐消失,紫墨的脸色却越发苍白,他失魂落魄地站着,嘶声说道!:“shén座大人,请明示我们这些人的身上到底有什么◎◎鱼重伤将死想到这点,裁决司众人更是心生寒意。

  裁决shén殿里整集如露的喝斥声渐渐消失,紫墨的脸色却越发苍白,他失魂落魄地站着,嘶声说道!:“yúzhòngshāngjiāngsǐxiǎngdàozhèdiǎn,cáijuésīzhòngréngèngshìxīnshēnghányì。

  cáijuéshéndiànlǐzhěngjírúlùdehēchìshēngjiànjiànxiāoshī,zǐmòdeliǎnsèquèyuèfācāngbái,tāshīhúnluòpòdìzhànzhe,sīshēngshuōdào!:“shénzuòdàrén,qǐngmíngshìwǒmenzhèxiēréndeshēnshàngdàodǐyǒushíme□罪孽?”

  那名shén官面色一肃,正准备再训斥几句,就在这时,叶红鱼举起手来,这名shén官马上闭嘴,谦卑地退到了墨玉shén座的侧方。

  叶红鱼静静看着紫墨和那些骑兵统领们,看了很▲○长时间。

  裁决shén殿里鸦雀无声,死寂一片。

  叶红鱼忽然微微一笑,平静却不容质疑说道:“你们很清楚,什么罪孽都是假的,本座之所以要把你们逐出shén殿,原因很简单,因为当初你们曾★经那样看过本座,那么本座便再也不想看见你们。”

  紫墨顿时明白了。

  去年春天,叶红鱼堕境虚弱,整座shén殿都在传闻,罗克敌统领已经获得了掌教大人的认可,准备向她提亲,在这种情况下,◎以陈八尺为首的shén殿骑兵统领们看她的眼光渐渐变得不同,有的人像陈八尺一样流露出贪婪,有的人像欣赏孱弱美女般带着怜惜,有人像看着嫂子般目光有趣。

  这些目光里没有什么敌意,更不是全部都带着恶●意,然而当那些目光是落在裁决大shén官的身上,那么便都很该死。

  紫墨绝望了,低头看着shén殿光滑的地面,似笑非笑说道:“我们替shén殿立下如此多的功勋,就因为多看了两眼便要死吗?”

  “多看一眼,便很该死了。”

  叶红鱼微笑说道:“如果不是想着你们曾经替裁决司立下些功劳,你们以为本座还会让你们活着离开桃山?”

  紫墨看着墨玉shén座上的她,带着最后一线希望颤声说道:“shén座大人,我们这些人还有些用处,一身修为还能替shén殿 ……不,替大人您办些事,就这般废了着实有些可惜,请您给我们一gè带罪立功的机会。”

  叶红鱼有些疲惫,重新撑颌半倚,说道:“我说过你们本就无罪,那么何来带罪立功的说法?我只不过是不想看见你们。”

  那名shén官再次走上前来,看着这些骑兵统领,平静说道:“稍后自去接受惩罚,shén座大人悯尔等不易,特赐老马一匹犁田,银百两安家。”

  裁决shén殿内,数百人跪拜于地,五体颤栗,莫不敢从,紫墨垂在身畔的双拳缓缓握紧,身旁的那些统领也忍不住抬起头来。

  叶红鱼根本没有看他们。

  那名■shén官看着他们,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们此时情绪上的变化,继续面无表情说道:“日后ruò尔等再踏入西陵shén国一步,死。ruò胆敢在世间提及自己曾效命于shén殿,死。ruò怀恨在心,口出妄言,死☆。”

  紫墨看了看四周,一片静寂,那些统领在听到这番冷酷至极的判决后,也不敢再与他对视。良久后,他脸上的挣扎shén情尽数化为浓郁的自嘲,他黯然叹息一声,缓缓双膝跪倒在地,痛苦无言地接受了这gè冷酷的惩罚。

  裁决shén殿侧方亮起圣洁而冷漠的光辉,响起紫墨痛苦愤怒如野兽般的嚎叫,骑兵统领们凄厉的痛呼声,此起彼伏不停。

  他们勤奋苦修半生,终于晋入洞玄境,成为了真正的强者,然而在今天,他们修为被废,成了比普通人更不如的普通人。

  渐渐的,黑色的裁决shén殿恢复了平静,甚至变得更加冰冷恐怖。

  空旷的shén殿内幽寂有如非人间。

  叶红鱼坐在血色的墨玉shén座里,面容平静。

  墨玉shén座很大,坐着似乎应该不舒服。

  但她坐着很舒服。

  那名亲信shén官跪在shén座前,低声劝谏道 “shén座大人,紫墨等人确实很有实力,而且看他们先前表现,对您的忠诚可以期待,就此把他们打成废人逐出shén殿,着实有些可惜,而且罗大统领那过……”

  叶红鱼在shén座上微低着头,以手撑颌,似乎睡着了一般。

  “罗克敌这gè手下败将何足道哉,将来某日,我总是要杀了他,既然如此,我何必还要考虑他的感受。”

  “而且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这gè世界正在变化,将要变化成很多人都陌生的模样,在那gè世界里,即便是知命境的大修行者也随时可能被人杀死任何倚重洞玄境修行者的想法都是那般的可笑。

  大唐天启十六年,西陵大治三千四百四十七年,深春,七名shén殿骑兵统领被新任裁决大shén官叶红鱼废去一身修为,逐出shén殿,严禁再踏入西陵shén国一步,这些曾经风光无限的统领大人们,牵着一匹老瘦的耕马,怀揣着一百两银子,带着他们的扈从,像丧家之犬般走下了桃山。

  在西陵shén殿教典的记载里,这七名骑兵统领的罪名很含混,只有一gè词:堕落,于是他们拥有了一gè耻辱的代称:堕落骑士。

  而西陵shén殿里的人们都很清楚,这些骑兵统领之所以会受到如此严酷的惩罚,只是因为在前一年的春天,他们在人群里多看了那名少女一眼。

  (存稿真的很痛苦,周一请您投推荐票支持,聊解我的痛苦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