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昊天的影子


  隆庆醒了过来,迎接他的是如重纱般的瘴气厚雾,满地厚厚的**树叶,以及身上传来的无尽痛楚。

  从那般高的山崖摔落,居然还活了下来,他自己都寻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答案,或许是瘴雾上方那些若隐☆若现的古树减轻了下坠之势,或者是身下这些厚若软榻的腐叶淤泥起了作用。

  隆庆更觉得,自己能够活下来是昊天的意志,就如在知守观里与师叔对话里提到的那般,如果自己真是传说中的天谕之人,承载着昊天最隐晦的意志,那么昊天便不会让自己随随便便死去。

  自己果然没有死,这个事实让他生出无穷信心,同时也生出很多惘然和恐惧,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应该怎样走。

  淤泥腐叶虽软,隆庆身上依然有很多骨头折断,但真正的痛苦并不是肉身上的伤害,而是体内那两道正在不停冲突的强大气息。

  来自半截道人的天启境气息,在他昏迷时,不再有意志束缚,咆哮着从识海、从他身体各处喷涌而出,变成了无数把锋利的钢刀,不停地刮着他的骨头,切削着他的肌肉,更试图把他的雪山气海轰成废墟。

  而通天丸里蕴藏着的灵药气息,则是不停地修复着他骨头上的裂口,肌肉上的断络,滋润着他的生机,不停地从那些废墟中,依着最hòu残存的影子,一次又一次地修复着雪山气海。

  这是不断破坏毁miè又不断修复重生的过程,极为痛苦。

  昏迷时倒无所谓,此时醒来之hòu,这些痛苦便成为了最真切的存在,隆庆的脸瞬间变得雪白一片,一声极为凄惨的嘶吼,从渗着血的牙齿里迸将出来,在幽静的谷底林间传的极远。

  因为痛楚太过剧烈,隆庆险些刚醒过来,便再次昏迷过去。但他清楚此时的清醒对自己有多么重要:如果■昏迷在充满毒素和未知危险的谷底密林里,自己根本撑不了太长时间,到那时昊天再如何仁慈也只能抛下自己。

  又是一声惨嚎,隆庆向着身旁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重重撞去,硬生生撞断自己的一根肋骨,用xīn鲜●的疼痛压制住其余的痛苦,在昏迷前的那刹那,争取到片刻时间。敛神归意。盘了个散近无形的莲花坐,开始冥想疗伤。

  时间缓慢地流逝。

  隆庆脸色苍白,道袍上的血水早已凝固。他坐在腐叶烂泥上,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式,胸膛毫无起伏。仿佛已经没有了呼吸,看上去就像是一具死了很长时间的尸体,然而在他的体内,那两道气息依然在不停冲突厮杀。

  通天丸的药力和半截道人的天启境气息,把他的身躯和原本的气息尽数清除干净,变成一个仿佛是空着的桶,身周那些极毒的雾瘴,不停地向着他的身体里涌入,以最小的尺度不停改造着他的身体。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谷底的密林里始终天光晦暗,不知是晨还是暮,隆庆的身体微微颤抖,哇的一口喷出血来。

  匪夷所思的是,这口血竟是黑色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带毒雾瘴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隆庆身体里的血变成了黑色。看上去像是墨汁,又像是泥沼里的腐水!

  多日前,在南海舟上舷畔,生出了一朵黑色的桃花,隆庆摘下那朵黑色桃花。佩在自己胸前,此hòu便再也没有取下来过。

  在逃离山窟和知守观的过程中。他胸前这朵黑色桃花,染了很多血,红黑相间,格外艳丽诡魅,此时被黑色的血重xīn涂染了一遍,顿时泛出幽幽的黑芒,然hòu光泽迅速敛miè,只余下纯净的黑,寒凉有如黑夜。

  坐在腐叶的隆庆,整个人也仿佛变成了一朵黑色的桃花,体表温度渐越寒凉,渐渐融入周遭的环境之中,仿佛变成了雾瘴里的一部分,变成了一堆腐叶。

  有色泽斑澜的毒蛇,在腐叶滑游而至,围绕着隆庆的身体转了数圈,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然hòu游走。

  又有面若厉鬼的山猴,怪叫着在林间荡来,蹲在隆庆的身体旁边,骚首弄姿,呼啸唤伴,然hòu很无聊地离去。

  有枯叶飘落。

  有风起,枯叶再次飞起。

  隆庆依旧坐着,无知无觉,与周★遭融为一体。

  此时,即便是修行者仔细感知,也无法将他分离出来。

  而这,正是晋入知命境最明显的象征。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隆庆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的眼眸里不再有劫hòu余生的庆幸,也没有对未知前途的惘然,更没有什么痛楚,有的只是平静和冷漠,对世界和自己的平静,便是绝对的冷漠。

  他站起身来。

  胸前那朵黑色的桃花愈发幽黑,欲滴。

  便在这时,一朵纯粹由气息凝成的桃花,在隆庆的身hòu绽发。

  那是他的本命桃花。

  同样也变成了黑色。

  就在这朵黑色本命桃花绽放的一瞬,密林雾瘴里,被一道寂miè的气息所笼罩。

  正在腐叶底歇息的那条色彩斑澜的毒蛇,身躯一僵,然hòu死去,而远处林中的鬼面猴,惊恐怪叫着,向着更远的地方开始逃亡。

  ……

  ……

  在南晋军队的追☆剿下,尤其是随着神殿裁决司的加入,逃亡的人,现在只剩下了十几人,骑兵统领们也只有五人还苟活着。

  这些曾经在西陵神殿拥有无上荣光的人们,如jīn成为了罪人,像狗一样在西陵神国境四周的山林里逃亡◇

  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几乎每天都有重伤的人被抛弃,他们不知道逃亡要逃亡多久,更令他们心生绝望的是,他们不知道这场逃亡的尽头是什么,哪怕是绝望的末路,至少也知道末路在哪里。

  他们现在是西陵神殿的罪人,在昊天的世界中,没有任何国度敢收留他们,唯一有实力收留他们的唐国。绝对更愿意砍掉他们的脑袋。

  他们逃亡道路的尽头会在哪里?

  他们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紫墨的容颜削瘦,神情疲惫,眼神里充满了麻木。

  他看着暮色中山下的原野,看着那片属于宋国的疆土,知道那里的道观们都已经拿到了自己这些人的画像,就算想要潜入民间,也已经无法做到。

  想着逃亡之初,对着漆黑夜色默默许下的愿望。紫墨脸上流露出极痛苦地神情。喃喃说道:“只要能够活下来,我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与灵魂都奉献给冥王,不惧万世沉沦。然而……这是何等样的妄自尊大啊,冥王又如何会在意你我这些蝼蚁,你即便想奉献。又哪里能够接近这样伟大的存在?”

  “凡俗想要接近伟大,往往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个引路人。”

  崖畔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

  紫墨神情骤变,身hòu的十余名逃亡者,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拿起了手中的武器,警惕地望向崖畔,随时准备攻击。

  一名年轻男子站在崖畔,看着落日的方向。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正好挡在落日之前,所以身影显得极为幽暗,微寒的秋风从原野间来,顺崖壁而上,卷动黑色道袍的袂角,不时漏过几缕暮光。

  逃亡者们都曾经在西陵神殿生活过很长时间,看着崖畔的男子。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某种幻象,仿佛看到了昊天的影子。

  又或者是看到冥王的影子。

  连日逃亡,他们的神经已经绷紧到快要断裂,选择的宿营地极为偏僻隐密,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居然这样还被人发现,被人悄无声息地靠近。

  在他们看来。能够悄无声息出现在崖畔的人,定然拥有极强的实力,如果不是宋国道门的高手,那么只可能是西陵神殿的强者。

  修为被废的逃亡者们,根本不奢望能够战胜道门的强者,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绝望的情绪,便占据了他们的身心。

  绝望之余,他们逼将出极为强烈的战斗意志,反正都是要死,而且jīn天可能是最hòu一战,那么死也要死的壮烈一些。

  然而没有人动手。

  因为崖畔穿着黑色道袍的年轻男子,给人一种无法挑战的感觉。

  更因为紫墨忽然跪到了那名年轻男子身hòu,痛哭不已。

  紧接着,有更多的人认出了那名年轻男子,尤其是那四名曾经的神殿骑兵统领,颤抖着奔到崖畔,在紫墨身hòu双膝跪地,对着那名年轻男子的背影放声痛哭,就像是离散在荒原上的牧羊看到了自己的主人。

  紫墨统领看着那个背影,泪流满面,颤声说道:“司座大人……所有人都说您已经死了,您还活着……这真好。”

  一名断臂统领嚎啕大哭道:“大人……大人……我就知道大人您不会就这么抛弃我们,您终于回来了!”

  隆庆转身,望向自己这些曾经的下属,说道:“愿意重xīn追随我吗?”

  崖畔哭声渐止,所有人连连叩首。

  紫墨抬头,看着隆庆脸上的那道伤痕,看着他胸前的那朵黑色桃花,想着那些传闻,震惊地发现,司座大人非但没有死,而且修为境界更是远胜当初!

  然而紧接着,一股极寒冷的气息渗进了紫墨和所有人的心底深处。

  这股寒冷气息来自隆庆的身上。

  也来自他说的这句话。

  “我确实曾经死过,只是不知道在死之hòu见到的是昊天还是冥王。在死去的那段时光里,我想◇了很多事情,然而直到现前听到紫墨你的那句话,我才忽然想明白,或许我根本不是什么天谕之子。”

  隆庆望向天边的夜色,若有所思说道:“也许……我是冥王的儿子?”

  ……

  ……

  (我被焦虑撞了一下腰,jīn天就不要yuepiao……前戏基本做完了,马上便是连番大戏开场,焦虑是多重的,思考很长时间hòu确定,更xīn多拉yuepiao是应该的,但还是要更多注重在写的情节咋样上,我努力写着,请大家监督,希望能把hòu面整整半年的**写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