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竹下见故人


  在秋雨中,níng缺kàn似虔诚祈祷,shí则极为冷静地威胁了一番瓦山顶的佛祖石像,但他其shí很清楚,佛祖早已经死了,真正能够治病的,是瓦山里的歧山大师,所以第二天他带着桑桑坐着黑色马车,顺着山道往瓦山里去。

  寺后的山道依然幽静,道旁的棵树残有湿意,缓平的道面上隐隐可以kàn到一些马车车轮留下的痕迹。

  níng缺坐在窗边,kàn着山道上的道道痕迹,眉头微微皱起,心想盂兰大会还有数日才会在烂柯寺前举行,即便各国使团或修行界想要提前讨论荒人南下或冥界入侵的传闻,也应该是在烂柯寺中,为什么今日会有这么多辆马车进入瓦山?

  他很自然地想起昨日清晨在烂柯寺遇到的那位南晋贵公子,当时他便已经猜到对方身份,能够让一名剑阁知命境强者随侍在旁,除了南晋皇帝便只能是那位太子殿下,只是这些南晋人入瓦山想做什么?“

  观海僧人,再次出现在大槐树下,对着马车单掌合什行礼,微笑说道:“小僧本以为十三师兄会到的更早些。”

  níng缺下车回礼,似随意说道:“难道已经有很多人已经到了?”

  观海说道:“正是如此。”

  níng缺问道:“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观海微微一怔,这才知道níng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老师开庐意味着什么,认真解释道,歧山长老每次开庐时,都会选择一位有缘之人,解答对方心中的困惑,或是帮助那人指明人生的某个方向。

  佛宗大师点化信徒,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在月轮国便有很多这样的传说,但在世人眼中,歧山大师却不是普通佛宗大师,而且数十年前,大师数度开庐替有缘人解惑时说的话,事后都被证明变成了现shí。

  能够如此,似乎证明歧山大师能够预知未来之事,这可比西陵神殿的天谕神座还要神奇,甚至有些近乎传说中佛祖有求必应的能耐,自然令得世间万姓为之狂热。

  当年烂柯寺血案之后,歧山大师大概是心伤故友莲生之恶,又恸于寺前那些鲜血,闭庐不出已有多年,今年传闻大师会开庐一日,自然变成了修行界的一椿威事,那些参加盂兰节威会的修行者以及各国的达官贵人,都毫不犹豫地选择进瓦山,kànkàn自己有没有运气成为大师眼中的有缘人。

  níng缺这才知道烂柯寺长老这五字,对于世间诸人来说还有这样的意义,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候,忽然听着山前烂柯寺内响起了悠扬的钟声。

  晨钟暮鼓,在佛寺里乃是常寺,不过今日清晨召集早课的钟声早已敲响,不知为何此时会再次响起,他不由微感诧异。

  观海僧本就是寺中僧人,从钟声里听出了更多的讯息,神情微变。

  níng缺问道:“出了什么事?”

  ■观海僧说道:“有远客至,住持师兄用钟声宣我前去一道迎接。”

  níng缺说道:“那你gǎn紧去吧。”

  观海僧大为感激,向níng缺诚恳致歉,又隔着车窗对桑桑行了一礼,匆匆离去。
☆   kàn着在山道上飘然而去的年轻僧人背影,níng缺眉头微挑,没有说什么,坐到车前的软垫上,轻踢大黑马的翘臀,说道:“走。”

  大黑马昨夜在寺里捉秋蚂蚱玩的晚了,今日有些犯困,被níng缺◇☆   kàn着在山道上飘然而去的年轻僧人背影,níng缺眉头微挑,没有说什么,坐到车前的软垫上,轻踢   kànzhezàishāndàoshàngpiāoránérqùdeniánqīngsēngrénbèiyǐng,níngquēméitóuwēitiāo,méiyǒushuōshíme,zuòdàochēqiánderuǎndiànshàng,qīngtīdàhēimǎdeqiàotún,shuōdào:“zǒu。”

  dàhēimǎzuóyèzàisìlǐzhuōqiūmǎzhàwándewǎnle,jīnrìyǒuxiēfànkùn,bèiníngquē踢了一脚才醒过神来,打起精神,昂首阔步便往瓦山深处驶去。

  辘辘声里,响起桑桑有些忧虑的声音:“来的人肯定是大人物。”

  能够让烂柯寺响起隆重钟声,让观海僧亲自去寺前接的人物,自然来历非凡,níng缺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只不过就算他再如何自卑自贱自怜之人,也不得不带着几分自恋、欣喜又无奈地承认一个事shí:

  如今世上根本找不到比他的师门背景更强大的人,简单来说便是,不管惊起烂柯寺钟声的人们来自何方,都不可能比他的来头更大。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些疑惑寺前那些客人的身份,为什么观海僧会不陪自己这个书院弟子,而去陪对方,而听出桑桑担忧,又让他觉得好笑复又疑惑,桑桑向来是个不理会这些事情的人,她在担忧什么?

  桑桑低声说道:“歧山大师出关,每次只会选中一个有缘之人,回答对方的问题,解答对方的困惑,今天瓦山来了这么多人,而且肯定有很多大人物,也不知道大师会不会选我做有缘之人,替我kàn病。”

  níng缺笑着说道:“你和我有缘就够了,和活了一百岁的老和尚要有什么缘份?至于其余那些人,你更不用担心。”

  桑桑推开马车前门,kàn着他的的◆脸,说道:“我就是担心又要像小时候,又或是进书院二层楼那样,少爷你要和很多人抢。”

  “我们身份在这里,谁敢和我们抢?就算有不怕牙的疯子真把我们抢赢了,那老和尚难道还敢不给你治病?莫说他曾经问●学于夫子,和书院有些旧谊,就算他不念旧情,如今我俩左书院右神殿,浩然气和吴天神辉在胸中,袖里藏着老师的亲笔信,真可称得上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到时他想治得治,不想治还是得治。”

  马车行驶在幽静山道间,碾压微湿道面的声音很小níng缺对瓦山很不恭敬的声音,飘荡在槐树和别和秋树的枝叶间,久久盘桓不去。

  山势平缓,马车行驶在山道上非常轻松,只不过两地之间的距离也变得稍微长了些,晨雾散尽,秋日浮出林梢时,黑色马车才驶抵虎跃涧前。

  虎跃涧是当年瓦山很出名的风景,只不过这些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僧选择在此隐居,烂柯寺里的僧人对瓦山的进出管理的严格了很多,每年只会择机开放一段时◆间,最近这些天自然是封闭的,所以涧旁没有游客。

  没有游客,不代表没有访客。

  虎跃涧上有座石桥,石桥对面是重重秋林,桥的这面这片极大的石坪,石坪上有一株叶冠面积极大的青树,青树下有个☆jiān,zuìjìnzhèxiētiānzìránshìfēngbìde,suǒyǐjiànpángméiyǒuyóukè。

  méiyǒuyóukè,búdàibiǎoméiyǒufǎngkè。

  hǔyuèjiànshàngyǒuzuòshíqiáo,shíqiáoduìmiànshìzhòngzhòngqiūlín,qiáodezhèmiànzhèpiànjídàdeshípíng,shípíngshàngyǒuyīzhūyèguànmiànjījídàdeqīngshù,qīngshùxiàyǒugè小石桌。

  大青树下已经汇集了数十人,那些人或站或立,或低声交谈,或沉默不语,从人群的缝隙中,隐约能够kàn到一位身着黄色僧衣的老僧,正在与人对弈。

  黑色马车离大青树还有很远便停下,níng缺远远kàn了一眼,感知到那些人身土或浓或淡的气息,确认都是些修行者,想必来自很多不同的修行宗派。

  大青树下围着石桌的人们,注意力大多集中在对弈上,有些人则是围着一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在神态恭谨地说着些什么。

  正是昨日清晨在烂柯寺里遇到的那位南晋公子,níng缺既然猜到他的身份,当然不会对这幕画面感到吃惊,只是想着世间那些大道无望的普通修行者,苦修半生,最终还是要把一身本事卖于帝王家,不由有些感慨。

  而kàn到离大青树数十丈远外,一排翠绿青竹下的那个熟悉的少女身影时,他的感慨无法阻止地从这些修行者的身上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很明显kàn出,有很多修行者试图接近青竹下的那位少女,却又因为敬畏或是别的原团不敢上前,只敢远远地隔空行礼问安。

  于是那位少女只是一个人静静站在那排翠绿的青竹下。就像青竹一样孤单而坚强。

  但展níng缺的眼里,地更像那些青竹一般不禁风。

  一年多没见,她清减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